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的故事,一卷胶带怎样玩哭自己

时间:2022-05-23人气:作者:

“放肆,见到龙将军还不行礼!”那士兵横眼瞪着夜魅,一副小人的样子。

 

  “将军?”夜魅愣了一下,猛地想起眼前的男子就是那日和襄王爷说话的人。

 

  “叫我龙陌倾就好。”说罢伸出手把坐在地上的夜魅扶起来。

 

  明明是浑身戾气的人,却露出一脸温柔的样子,看着夜魅的目光让人觉得十分别扭。

 

  “这个人,我要了。”又一道声音从人群外响起。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愣,转身看去,却见一身白衣的男子缓缓走来。

 

  夜魅眉头微皱,竟然是他。

 

  “公子怎么称呼?”龙陌倾问道。

 

  “夜魅。”她脱口而出,挤出一道自认为十分正常的笑容。

 

  显然,她根本受不了龙陌倾的这种注视。

 

  “这钱,你拿回去给你爹治病吧。”慕容岄开口,冷清的声音中带着一股难以抗拒的魔力,“这是你应得的安家费,回去和你爹道别,过几天来军营报道吧。”

 

  夜魅愣愣的接过那堆银子。

 

  那慕容岄出手倒也大方,竟然给了夜魅两倍的安家费。

 

  这倒也替她解决了阮氏以后的生计问题,等过些日子军队停止征兵,她再想办法溜出去,带着阮氏离开这个地方。军营里那么多人,少了一个估计也没有人会在意。

 

  念此,她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阮氏的生活有着落,这才是最好的。

 

  和他们二人又说了几句话,她这才离开。不过夜魅两个字被她换成了谐音,叫做叶枚。毕竟是一个女人在军营里生活,要是被发现了女儿家的身份,那后果肯定是不堪设想。

 

  况且夜魅曾经和慕容岄有过一面之缘,要是用真名,只怕会被发现。到时候被揪出来送到候府,那肯定会死的很惨。

 

  夜魅脱掉了那身男装,重新恢复了女儿身。身子骨看上去虽然瘦弱,可依旧掩饰不了那风华绝代的容貌。

 

  乌黑的大眼睛,纯净的如同一潭清水,琼鼻上沾着没有擦干净的灰尘,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似乎心情很好。

 

  回到茅屋,阮氏连忙迎了过去,将她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良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东家今天派人来要衣服,我见你没送去,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阮氏拉着夜魅,缓缓的向着屋里走去。

 

  夜魅一拍脑门,露出懊恼的神情。之前急着混进军营,竟然把送衣服这件事给忘了。

 

  一脸歉意的对着阮氏笑了笑,而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他们没有为难你吧?”说着,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伸出手轻轻的捶着她的肩膀。

 

  阮氏摇了摇头,“他们是想要赔偿来着,只是看我们家中这番模样,就没要了,不过估计他们以后也不会在让我洗衣服了。”

 

  说到这里,阮氏便又开始发愁了。不让洗衣服,这就意味着一条生计来源会随之断绝。

 

  见阮氏这般模样,夜魅只觉得愧疚难当,捶着肩膀的手一滞,思衬片刻后,将慕容岄所给的安家费放在桌子上,道:“娘,我找到工作了。”

 

  话一出,椅子上坐着的阮氏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怡红院三个字,错愕的看着那堆银子,一脸严肃的问:“什么工作?”

 夜魅对着阮氏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清了清嗓子,编了一个自己英勇救下遭遇劫匪的大家小姐,那个小姐心善,得知其家境后,收了自己当她的贴身丫环,而那些钱是提前预支的半年薪水,整个过程,她只字未提征兵一事。

 

  那阮氏被夜魅一脸认真和兴奋的样子唬住,竟想都没想就信了她的话。只当夜魅好人有好报,找到了一个大户人家当差,毕竟预支的那半年薪水,对于平常人家来说,省吃俭用已经够用好几年了。

 

  “娘,我明天就要去小姐身边了。”夜魅开口,语气中带着不舍。

 

  阮氏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欣慰的点了点头,不停的对着夜魅交待在外面要注意什么。

 

  “在那里,你可别轻易和男主人靠近,娘当初就是一时糊涂,这才苦了我们魅儿。”说到底,阮氏最后悔的也就是被夜天云强了。

 

  要是没有那件事,或许她的生活应该是幸福美满的。

 

  “是那老不死的不知好歹。”一想到夜天云,她便莫名的来气,若不是二人都姓夜,她肯定要把夜天云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一遍。

 

  “不可无礼,毕竟那是你爹。”阮氏连忙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

 

  夜魅暼了撇嘴,显然十分不认同她的话,“是我爹他会这么对我们?”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阮氏瞬间陷入沉默。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

 

  “娘,你还有我呢,以后我就是你的依靠了。”夜魅拍着胸口,一脸豪气的说道。

 

  许是舍不得夜魅离开,又或者是哭自己命苦。那一晚,她们二人都哭了很久。

 

  黎明前的天气是最寒冷的,夜魅早早便起了床,拿着行礼悄悄的离开。

 

  若是等阮氏醒来,她肯定又要不舍。与其那时候二人痛哭流涕,不如现在偷偷离开。

 

  毛草屋的大门即便小心的合上,也依旧发出了吱呀的声响。床上双眸紧闭的阮氏突然睁开眼睛,双目直直的看着房门,叹了口气,再次将眼睛闭上,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的滑落。

 

  还未接近军营,她便听到了整齐有力的喊声。这些人也没有懈怠过,这么冷的天,那么早就出来训练。

 

  夜魅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抬起头对着天空一笑,扎起的头发随风飘动,配上那张刻意雕琢一副的黑脸,到颇有几分正气凛然的样子。

 

  “老天爷,既然你让我活过来了,那我就重新活一次。”她自语,露出满腔热血的样子,迈着有力的步伐向着新兵集合的地方走去。

 

  这兵营倒也不小,夜魅打听了半天才找到集合的地点。这会天才微亮,只来了两个人,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

 

  “你小子也是新兵?”粗野的声音突然响起。

 

  竟然是那日在城门口招兵时遇见的大汉!

 

  夜魅不禁失笑,冲着他点了点头,这副身体的年龄并不大,所以个子并不高,掂着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结实的肌肉竟然让她的手阵阵发痛。

 

  那大汉傻呵呵的一乐,同样拍了一下夜魅,夜魅闷哼了一声,这一下着实被拍的不轻。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夜魅便知道了他的全部家底。不得不说,这个人心思单纯的很。

 

  而另一个新兵,夜魅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见他说过一句话。

 

  这个男子,一身黑色的劲装将他的身材衬托的十分高挑,面色冷峻的看着前方,深邃的瞳孔仿佛根本看不到底。

 

  这个人不简单!

 

  “别看了,他不会理你的。”李三没好气的开口,显然是之前和他搭讪碰到过钉子。

 

  夜魅点了点头,双目始终没有从那个男子的脸上移开。似乎只要这样盯着看下去,就能把这个男子看透。

 

  “看够了没有?”冷清的声音幽幽的传进夜魅的耳朵中。

 

  她只觉得背脊突然一阵发凉,恍然间一个东西重重的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那个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她身旁,快速后退,她责怪的瞪了一眼男子,正准备开口说话,却听见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

 

  偏头看去,却见一群背着行礼的新兵有说有笑的向着这边走来。

 

  午时,整个新兵集合营站满了人,一堆人从穿着上很明显的分出了三六九等。

 

  夜魅和李三都是衣着破旧,因此也顺理成章的站在了一起。至于那个性格古怪的男子,却也依旧一个人站在原地。

 

  “还看着他呢。”李三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夜魅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不过心里却愈发觉得疑惑,但也不好妄自去猜测什么,说不定人家天生有心理疾病。

 

  数九寒冬,他们这些人一直站在这里。虽然说是正午时间可天气依旧冷的让人发抖。

 

  接应新兵的将领迟迟没有过来,新兵们的那股热闹劲过去,一时间便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

 

  寒风吹过,那本来光线就弱的太阳瞬间被笼罩在云层之下。

 

  洋洋洒洒的大雪突然从空中飘落,可那个将领却始终不见踪影。这附近也没有可以避寒挡雪的地方,一群人只得傻傻的站在原地,任凭大雪打在头上。

 

  “他们明显在欺负我们新兵,既然将领不来,我们就自己去找将领。”不知是谁喊了这一句话,一时间激愤四起。

 

  那傻乎乎的李三自然也被激怒,露出义愤填膺的神情,挥舞着拳头,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叶枚,你去不去找将领。”李三回头,横鼻子竖眼的看着夜魅。白色的雪落在头上,乌黑的发丝变得雪白。

 

  夜魅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别瞎起哄,这些人没安好心,你乖乖在原地站好,到时候有你的好处。”

 

  怎么说她也活了三十几年,在黑道摸爬打滚这么久,那些将领使得小把戏,她早就看穿了。

 

  李三点了点头,立刻乖乖站在原地不动。

 

  下意识的偏过头,却不见那个古怪男子的身影。夜魅眉头微皱,愈发觉得奇怪。

 

  “这里是军队,你们嚷嚷什么!”粗犷的声音瞬间压住在场的嘈杂。

 

  所有人皆是不由自主的闭上嘴巴,循声看去,却见几个身穿盔甲的男子一前一后的向着这边走来。

 

  那说话的是一个大胡子男人,手里拿着两个大斧子,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狠狠地瞪着在场的所有新兵,胆小的早已经低下头不敢直视。

 

  “这不是见领将你还没来,兄弟们合计着要不要去寻寻你。”反应快的人连忙开口,巴结的样子显而易见。

 

  为首的男子正是新兵的将领,看上去十分年轻。淡淡的撇了眼说话的人,波澜不惊的双眸似乎能看透人心底的深处。

 

  夜魅眉头一皱,看着那领将的脸,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那领将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不知何时消失在原地的古怪男子。

 

  四目相对,夜魅只觉得浑身如同触电了一般,连忙收回目光,心有余悸的松了一口气。

 

  李三疑惑的看着那个男子,抓了抓头努力的想着什么。头上的雪一点点的掉下,忽而双目一亮,伸出手指着将领,“原来是你啊。”

 

  他这才想起来,这将领是那个奇怪的男子。

 

  话一出,整个场面瞬间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李三。当看到他的那副寒酸样后,大部分人都露出了鄙夷之色。

 

  男子眉头微皱,沉静的双眸中露出威严的神色。一挥衣袖,抬起脚缓缓的走过每个新兵身旁。所到之处,那些人无一不畏惧的低下头。

 

  夜魅嘴角轻斜,瘦弱的身体不过刚刚达到男子的肩膀,羁傲的双眸毫无畏惧的和他四目相对,似笑非笑的目光中露出些许挑衅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