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文轩: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作文

时间:2022-05-23人气:作者:

 那男子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缓缓的靠近夜魅,男性身上特有的气息对着她扑面而来。夜魅的脸刷的红了起来,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依旧抬着头直勾勾的看着他。

 

  男子诡异的一笑,身体微倾,附在她的耳边,“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说罢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夜魅愣了一下,惊骇的看着他,半天才平复了心情,本想反驳他的话,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李三疑惑的看着夜魅的反应,抓了抓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每走一步便发出一道有节奏的声响,仿佛一块石头砸进众人的心头,隐约间竟让人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列队!”蓦地一声大喝,所有人的神经皆是一振。

 

  夜魅随之反应过来,拉着还在愣神的李三躲过众人,快速站到了一个有利的位置。

 

  其他几个身穿盔甲的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分别站在三个方向,面对着众位新兵。

 

  “作为一个军人,首先要学会忍。”男子开口,抬起脚一步步的来回走动。威严的双目时不时的对上众人,很显然他并不满意这些人今天的做法。

 

  这将领虽然年轻,可管理起来也是一套一套。说了一大堆军队守则后,这才消了火气。

 

  夜魅只当左耳进右耳出,这些话她在前世早就听够了,没想到如今竟然又重新体验了一回。

 

  一堆训话完毕后,便是编营。

 

  这回的新兵被骑兵营,步兵营和车兵营收整。最苦的的骑兵,不过这个营编整的人数也是最少。

 

  “李三,骑兵营。”精瘦男子手中拿着册子用笔在上面轻轻一划,对着他点了点头,示意其走到骑兵营的范围。

 

  李三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乐呵呵的走了过去,一脸兴奋的模样。

 

  那骑兵营的兵长就是之前说话的大胡子,体型和李三差不多,不过智商却是相差悬殊,不然他也不可能混到兵长这个地位。

 

  “叶枚,骑兵营。”那人再次开口,见夜魅从队伍中走出,眉头微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叫住了夜魅。

 

  “将军吩咐过,要特别照顾你一下,这骑兵营你别去了,跟我去做个副先锋。”

 

  夜魅愣了一下,客气的一笑,对着他摇了摇头。“替我谢谢那个人,我还是从这骑兵营开始吧,这副先锋应该给能力强的人胜任。”她客气的回绝,转身向着骑兵营所在的方向走去。

 

  那人的胡子翘了翘,本想说什么,却正好对上将领的威严的目光,只得闭嘴。

 

  骑兵的兵长哈哈大笑数声,对着夜魅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不过从那眼神中便可以看出明显的赞赏。而其他人则是露出了你是白痴的目光。

 

  夜魅在心里冷笑一声,副先锋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这精瘦男人当着这么多新兵的面前给夜魅开后门,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若是她答应了,不仅会成为众矢之的,也会因为不能胜任职位受到处罚。

 

  这种手段她见得多了,自然不会让自己往坑里跳。毕竟她进兵营的目的只是为了那一笔不小的安家费。

 

  说不定过些日子,犯点错误就被逐出了兵营,到时候便可以天高海阔任鸟飞了。

 

  不过夜魅怎么也想不通,她到底得罪了谁,才刚刚到这里便被人盯上,这般算计。

 

  慕容岄应该不可能,那么只有龙陌倾,他虽然难以捉摸,可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想来也不可能耍这个花招。

 

  夜魅心里明白,日后的生活恐怕也不会好过。

 

  大雪越下越大,精瘦男人很快将新兵分配到位便急匆匆的离开。看那瑟瑟发抖的背影

 李三拍了拍强壮的身躯,信心满满的点了点头。

 

  “不行就别硬撑。”那将领刻意走到夜魅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夜魅微微一笑,倨傲的目光中露出不服输的神色。

 

  不过是站上三个时辰,这对于夜魅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前世比这辛苦艰难的任务她都执行过,而且每次都挺了过去。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

 

  见她这样,将领再次意味深长的一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那身影很快便在大雪中消失。

 

  老天似乎是开眼了,一直没有停得雪突然停了下来,整个天空一片明亮。军营的帐篷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远远的望去显得格外好看。

 

  “夜郡主来了!”不知是谁吆喝了一声,本来还算安静的众人瞬间变得嘈杂起来。

 

  那边,夜婉穿着狐皮大衣被一群护卫丫环簇拥着缓缓走来。刁蛮的本性被她深深的掩藏在了骨子里,双眸露出恬静的神色,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如同一个邻家小妹般可爱亲切。虽然是女人,可皇上却给了她随时来军营的权利。

 

  李三一脸激动的看着夜魅,本想说些什么,却见她一如既往的淡定,话到嘴边硬生生的被咽了下去,诧异的看着她,问:“叶枚,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这可是夜郡主来了啊。”说着忍不住将目光瞥向缓缓靠近众人的夜婉,黝黑的脸竟也出现的一丝红晕。

 

  夜魅冷哼了一声,眼里满是不屑,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夜郡主来了,那又怎样?”

 

  “这可是我们公认的女神,你还是不是男人。”说到这里,李三突然变得一脸嫌弃,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夜魅两腿之间,看了一眼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惋惜的摇了摇头。

 

  夜魅白了他一眼,“知人知面不知心,话可莫要说的太绝对。”

 

  女神?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她夜婉的心是什么颜色,夜魅可是比谁都清楚。说到底,她们母女能够到如今这般天地,她也做了波澜推助的作用。

 

  李三若有所失的点了点头,抓了抓脑袋,还是一脸不解。

 

  夜婉似乎十分受用这般注视,高傲的抬着头,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走到夜魅身边时,脚步突然放慢下来,偏过头和夜魅四目相对,眉头微皱,猛地停在了原地。

 

  夜魅的心瞬间咯噔响了一声,乔装成这样也能被发现?

 

  不过夜婉并未说什么,只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眉头微皱,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些可都是新兵?”她偏头问道。

 

  夜魅这才注意到,她旁边有个穿着盔甲的男子。

 

  那男子点了点头,笑嘻嘻的看着夜婉,“这些都是我们精心挑选的新兵,有了这些人,我们肯定百战百胜。”

 

  夜婉轻笑,目光转到夜魅的身上,“这就是你们精心挑选出的未来的精兵良将?”明显,她这是在质疑男子的话。

 

  夜魅眉头微皱,似乎他们二人天生犯冲。即便她换了身份,乔装成男人,夜婉也没有放过挖苦她的机会。

 

  那男人不好意思的一笑,而后把目光转到夜魅身上,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厉声喝到:“你,过来。”

  夜魅置若罔闻的站在原地,甚至连一个手指都没有动过。

 

  那男人眉头一跳,瞬间被夜魅的反应激怒,大步走到她的面前,男子体型比她高了一截,用着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夜魅,双手放在身后,幽幽的开口。

 

  “我让你过来,你没听见吗?”

 

  周围的人立刻来了兴致,目光齐齐的看向这边。方才夜魅当着龙陌成的面拒绝了当副先锋这个职位,如今又和军营里最会仗势欺人的左副将对上,谁都知道,接下来一定会有一场好戏。

 

  然而,夜魅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站着,若不是偶尔眨一下眼睛,恐怕众人都会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

 

  毕竟她的体型这般瘦弱,这天气又严寒难耐。

 

  “我看我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军队。”左副将的脾气立刻被引了上来。

 

  握紧了拳头便向着夜魅的脸上挥去。忽而,一道人影快速的出现,挡住了左副将的拳头,那速度快到让众人都没有看清楚。

 

  “龙陌成,龙少爷,别来无恙啊。”夜婉嫣然一笑,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龙陌成依旧板着一张脸,撇了眼夜婉,伸手将左副将震退。

 

  “军令,就是不管发生什么意外,也要一如既往的执行下去。叶枚做的很好,你们都看见了吗?”龙陌成非但没有责怪夜魅,反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她夸奖了一番。

 

  那些新兵齐声的说了句,看见了。而后十分默契的退回原位,一动不动的站着。

 

  龙陌成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将目光转向夜婉。“襄王爷和家兄在主帐内商讨要事,郡主若是没有什么大事,就稍等一会吧。”

 

  夜婉点了点头,看了眼夜魅,这才转身向着主帐的方向走去。

 

  见他们离开,龙陌成缓缓走到夜魅身边,“你可以先回骑兵营休息了。”

 

  夜魅淡淡的暼了他一眼,“作为一个军人,这点任务都完成不了,还有什么资格保家卫国?”她反问了龙陌成一句,态度很坚定的选择继续站下去。

 

  第一天,她竟然被这么多人特殊关照,只是夜魅都一个个的回绝了。在这个都是男人的军队里,她一个女人,只有步步为营才能明哲保身,并且不被暴露身份。

 

  天色一点点的变暗,原本漫长的三个时辰竟也让人觉得不过如此。龙陌成好好的让这些新兵吃了一顿,这才让他们各自回到各自的营中。

 

  这一夜大家都睡得十分安生,或许是第一天站的太久了。还未和周公道别,一道尖锐的声音便突兀的响起。

 

  熟睡的众人猛地睁开双眼,利索的穿好衣服,洗漱整队。

 

  昨晚兵长赵一鸣就和他们交代过,每天锣声一响就必须起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在训练场上集合。

 

  冬天的早晨是一贯的寒冷,天不过才微微亮,众人皆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听说每次有新兵赵兵长第一件事,都是让新兵去训宝马。”李三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附在夜魅的耳边低声轻语。双目中露出狂热的神情。

 

  听他这么一说,夜魅也是来了兴趣,若是真的这么做,那赵一鸣应该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角色。

 

  如果所料不假,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新兵分为几个等次,接着再做不同的针对性训练。这个方法,夜魅在前世也用过,没想到这赵一鸣也会有这种想法。

 

  想到此处,她突然对这个兵长来了兴趣。说不定他们二人之间能够有什么共鸣。

 

  “叶枚?”见夜魅半天没有反应,李三疑惑的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

 

  “我没事,快点走吧。”夜魅淡淡的回到,加快的脚步向着训练场走去。

 

  赵一鸣早早的便到了训练场,手中握着那两把斧头,目光落在到场的每一个身上,而夜魅不出意外的被他多看了一会,明显是因为昨天她拒绝当副先锋的原因。不过夜魅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她也没有做什么错事。

 

  打量了众人一番,赵一鸣这才开口:“所有人绕训练场跑五十圈。”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脸都垮了下去。

 

  “不想训马的,就站在原地别跑!”他大喝一声。

 

  粗犷的声音让众人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所有人瞬间有了力气,整齐的排列好队伍绕着训练场跑了起来。

 

  马场,一匹匹骏马已经早早的被人拉了出来。众人运动了一番,整个筋骨都已经疏散开,即便是在冬天一个个也变得汗流浃背。

 

  赵一鸣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夜魅身上,却又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那马夫见众人走来,立刻指挥着其他人把马拉出来,一排排有序的站着。而后从独立的马房中拉出一匹体型健硕的宝马,恭恭敬敬的交到赵一鸣的手中。

 

  赵一鸣微微颌首,拉过马跃身坐在马上,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斧头,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提升了一截,“这里面,第一排为上等好马,第二排为次等,第三排最差。而你们所有人机会均等,每个人都有机会训上等好马。”

 

  话一出,整个场上的新兵变得热血沸腾起来,互相激动的对视一眼,眼中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之色。

 

  “你们谁先来?”赵一鸣开口,铿锵有力的声音让所有人不禁精神一震。

  

,就知道他被冻的不轻。

 

  沉默不语的将领再次开口,几番交代之下,给了众人进入兵营后的第一个训练任务。

 

  任务很简单,只要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上三个时辰。不过,这对于那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来说,已经苛刻到了不可能完成的地步。

 

  夜魅深吸了一口气,紧咬了一下牙齿,偏过头看着李三,问道:“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