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公憩止痒玉米地,怎么用棉签玩哭自己

时间:2022-05-23人气:作者:

“我来!”最右边的那个男子自告奋勇的来打头阵,或许是仗着自己个子高,那神情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赵一鸣点了点头,打量了他一番,挥着斧头指向身后的马,“自己选一匹到场上驯服吧。”

 

  男子点了点头,不出众人所料走向了第一排那匹白色的骏马旁边。所有人皆是一阵唏嘘,这匹马是第一排当中卖相最好的,可看那样子,也是最难驯服的。

 

  “不自量力。”夜魅冷笑了一声,露出看好戏对视神情。

 

  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偏头看着一边的李三,指着第一排另一边的一匹马说:“你想要那匹棕色的马吗?”

 

  李三几乎想都没想便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只要是马,他都想要。

 

  夜魅诡异的一笑,对着他招了招手。李三愣愣的看着她一脸茫然之色。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伸出手将他拽了过来,附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了一阵。

 

  赵一鸣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瞥向二人,眉头一皱,扬着斧头便指着他们,“不可窃窃私语。”

 

  二人立刻拉开距离,闭上了嘴巴。李三抓了抓头,露出一贯的茫然之色,忽然傻呵呵的对着夜魅一乐,双目再次转向那匹棕马,露出势在必得的神情。

 

  那边,马场上的男子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灰头土脸的选择了放弃。白马高傲的仰起头嘶鸣了一声,这才被马夫拉倒一边休息。

 

  赵一鸣显然也料到了这个结果,十分友善的给了男子一个鼓励的笑容。而后看向其他人,厉声道:“还有谁来?”

 

  “我!”李三傻乎乎的声音随之响起,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到了那匹棕马身前。

 

  马夫立刻帮他把马牵到了马场上。李三倒也不着急骑上去,而是绕着马跑了几圈,边跑边对着夜魅傻乐呵。

 

  那棕马蓦地嘶鸣一声,扬起后蹄就像在李三身上踢去。然而却被李三轻松躲过,依旧绕着它打圈。棕马的脾气瞬间被点燃,跟着李三也跑了起来。

 

  “真是个傻子。”所有人一致认为李三这是在犯傻。

 

  夜魅冷哂,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势在必得的看着马场上的身影。

 

  果然,不过片刻的功夫,那棕马的脚步已经开始变得不稳。李三双目一凛迅速抓住马鞍,用力一跃坐到了马背上。

 

  那棕马不甘的嘶鸣一声,然而早已经转圈转的身疲力竭,李三本就力大无穷,它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好!”赵一鸣这才明白过来李三之前的用意,大喝了一声赞赏的看了眼马背上傻乎乎的他。那双眸却又有意无意的看向了队伍中的夜魅,不过只是淡淡瞥了一下。

 

  李三对着众人一笑,骑着马绕着马场跑了一圈,这才回到队伍之中,感激的看着夜魅,正欲开口,却想起之前赵一鸣的警告,只得乖乖的闭上嘴巴。

 

  夜魅对着他悄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眨了眨眼睛,也没有开口说话。

 

  那边,陆续有人走去驯服,虽然一致都选择了最好的品种,可真正成功的只有寥寥两三个人,相比较李三而言,那几个都是凭借真正的实力,而他是投机取巧。

 

  “下一个谁来?”赵一鸣看着剩下的几个人,问。

 

  夜魅眯着眼看了下剩下的几匹上等好马,不出意料,她相中的那匹马还在原地站着。

 

  “我来。”

 

  清冽的声音响起,夜魅略显瘦弱的身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着赵一鸣颌首一笑,而后健步向着第一排中卖相最差的那匹马走去。

 

  本来对夜魅还有所期待的众人一致发出了长长的唏嘘声,那匹黑色的马不仅异常瘦弱,而且毛发十分稀疏。双目也不如其它的马有神韵,总之怎么看,它也不应该放在第一排。

 

  赵一鸣的双目却突然升起了浓浓的兴趣,脚下的战马突然变得焦躁起来,隐约间似乎在畏惧着什么。

 

  夜魅可不管别人怎么认为,这匹马显然是因为卖相不好,不被马夫待见,饿成了这般瘦弱的模样。这就好比千里马恨没有遇见伯乐一般。

 

  当然,对于它来说,夜魅就是伯乐。

 

  也不知是不是那马也明白这一点,夜魅骑到它的身上,谁知那马竟然嘶叫一声,似疯了一般撒开了蹄子朝外跑去……

夜魅微微一笑,伸出手轻轻在它身上摸了一下,那手心瞬间多出了红色的液体。

 

  汗血宝马!这可是她前世一直梦寐以求的,没想到如今让她在这里实现了。

 

  赵一鸣颇为肉痛的看着夜魅坐下的宝马,显然他也不是傻子,这马是何品种他比谁都清楚。只是没想到,即便毁了马的形象最后还是被人挑走并且驯服了。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夜魅刻意骑着马走到赵一鸣身边。寒暄了几句,这才回到原位。

 

  “襄王爷来了。”马场的守卫急匆匆的跑来通报。

 

  闻此,赵一鸣立刻从马上跳了下来,快速走到马场门口。而其他人则立刻紧随其后。

 

  慕容岄骁勇善战,一直担任着主将之位。看这情况,估计不久就会有战争发生,而夜魅这些新兵,除了表现优秀和运气好的之外,大多数人的结尾都是被当炮灰。

 

  慕容岄一身白衣,面容俊冷的走到众人面前。和赵一鸣寒暄了几句,这才领着他向着马场走去。似乎他已经很熟悉骑兵营的规矩,竟问都没问其他的问题。

 

  扫视了一下站成好几排的马,双目却猛地停在一个空荡荡的地方,而后诧异的转头,看向身边的赵一鸣,“宝马被人驯服了?”这方向正是夜魅驯服的马匹丑马所在方向。

 

  赵一鸣颇为肉疼的点了点头,显然舍不得那匹马。

 

  慕容岄摇了摇头,“看来我只有等它交种生下幼马了。”听他的口气似乎也相中了那匹,只是被夜魅动作迅速的枪战一步。

 

  之前嘲笑夜魅的人突然变得表情复杂起来,将头偏向另一个方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匹瘦马,可却仍然没有发现它有何特别之处。但即便这些,他们也不会继续轻视夜魅,而是一致觉得,夜魅并不简单。

 

  “不知是哪位新兵驯服了那匹宝马?”慕容岄开口,目光落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

 

  对于夜魅,他只是淡淡的撇过,似乎在所有人的印象里,这么瘦弱的人是不可能将马驯服。

 

  “叶枚,出来。”赵一鸣喝到。

 

  夜魅连忙从队伍中走了出来,精瘦的身子显然让慕容岄愣了一下。

 

  “竟然是你?”他诧异的开口,旋即仔细打量了她一下,“没想到啊。”本来他好心破例录取了夜魅,之后因为诸多事情,便将比搁置在了脑后。并没有过多的问事。

 

  “小的也没料到会这么快就见到王爷。”她还是要好好感谢慕容岄的,若不是他出手,兴许根本混不进这军营,也不可能拿到双倍的安家费了。

 

  慕容岄挥了挥手,只道了几声罢了,示意夜魅归队。而后转身,快速消失在众人的眼中。被他这么一番打扰,训马不知不觉便到了尾声。

 

  冬去春来,地面上的冰雪悄然的被绿色覆盖,空气中处处充满了春的气息。

 

  本来夜魅打算逃跑,却一直没有实行,似乎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已经把军队当做家来看了。

 

  女扮男装多少会有些尴尬的时候,不过好在都被她一一化解了,而骑兵营里的人,私下里都认为夜魅在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才会变得有女儿家的姿态。

 

  轩灵大陆小国众多,分布广泛。唯有燕国,齐国,盛国实力最为强大,诸多小国皆依附他们生存。由于三个国家相互牵制,所以一直处于三足鼎立的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

 

  燕历三十年春,齐国突然派了数万名良将攻打燕国边城。燕国即便有所防备,也被打的措手不及,一时间边城民众死伤无数。

 

  朝廷立刻派下圣旨,封了三皇子慕容岄为骁勇大将军,龙陌倾为副将佐之,带领五十万大军保卫边城,势必给前来挑衅的齐国一个教训。

 

  同天,一直没有说话的盛国突然宣布和齐国联手,派了三十万大军支援前在边城的齐国军队。势必要把燕国从轩灵大陆上除掉。

 

  一时间,太平盛世变成战火纷飞。

 

  兵营——原本还带有欢乐的地方,不知不觉变得气氛沉重起来。皇帝的圣旨已经颁布,要不了多久,这些人就会前去战场杀敌。

 

  而这一去,谁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活着回来。特别是对于新兵,活下来大多数还是靠运气。

 

  是夜,整个军营都燃起了篝火。巡视的士兵强打起精神,一刻也不懈怠。

 

  瘦弱的影子突然从黑暗中一闪而过,那几个士兵只觉得眼前一暗,揉了揉眼睛却什么也没发现。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十分一致的点了点头,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谁!”低声的一道呼喊打破了眼下的沉静。

 

  随之便响起拔剑而出的声音。

 

  “是我。”清冽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惧意。那几个士兵将手中的火把靠近,却见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而他身上穿的正是骑兵营的衣服。看那瘦弱的样子,一眼便可辨出,这是夜魅。

 

  “这么晚,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那些人自然不会因此而放松警惕。

今天轮到我值夜,碰巧大将军找我们兵长有事,让我离开。我就在这晃悠几下。”夜魅连忙解释,同时掏出腰牌给几人看了一下。

 

  叶枚这个名字,他们也有所耳闻,就也没怀疑。只是叮嘱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见他们远去,夜魅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如今战争即将来临,她也会被派上战场,是生是死谁也说不准,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家中的那个母亲。所以才趁着夜色冒险潜出军营,回去和阮氏道别。

 

  双目快速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而后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到军营的门口。

 

  对着守门的士兵一笑,掏出腰牌,道:“骑兵营叶枚,奉兵长赵一鸣和副将军龙陌倾之命,出去购买良驹。”

 

  那几个士兵狐疑的打量了一下夜魅,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

 

  私语了几句后,几个士兵一致的点头,而后看向夜魅,“你等会,我们去马场核对一下。”

 

  闻此,夜魅的心猛地咯噔一声,暗道坏了。

 

  正欲开口阻止,却听见一道温和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不用去了,叶枚说的没错。”

 

  那几个士兵愣了一下,看清楚说话之人的样貌之后,连忙跪下,“将军。”

 

  来的正是那日和夜魅有过一面之缘的龙陌倾。说到底,夜魅能够进入这里,还有他一半的功劳。

 

  “起来吧。”龙陌倾点了点头,一身白色的盔甲衬托的他气度不凡。

 

  “良驹可遇不可求,我随你一起去吧。”龙陌倾又一次露出了那副温和的笑容。看着夜魅的表情,让她怎么也捉摸不透。

 

  那深邃的双眸仿佛一个黑洞,让人怎么也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

 

  “愣着干嘛,还不快走?”龙陌倾开口,将夜魅从愣神中拉了回来。

 

  头如捣蒜般点了点,连忙应了声是,跟在他的身后。

 

  不知是不是兵营里的气氛太过沉重,刚从里面出来,夜魅便觉得浑身轻松了一截。张开双手,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整个疲惫的身子都舒服了很多。

 

  龙陌倾缓缓的转过身子,看着一副女儿家姿态的夜魅。微微摇头,“成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他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龙陌倾满脸写满了看不懂的情绪,“这军营不是你待的地方,这次出来就别回去了,我会告诉上面,我们遭到刺客暗算,你为了救我因此牺牲。”

 

  夜魅突然想起那日刚来时龙陌成说的话,心猛地一沉,不过她也是在枪口上打滚了这么多年,旋即恢复镇定,“小人不明白将军的意思。”

 

  “这钱拿回去,够你用了。”龙陌倾似乎一眼便看出了她在强装镇定。从腰间掏出一袋银子,不由分说的放到了夜魅的手上。

 

  “小人只想保家卫国,这些银两,既然是将军下的命令让小人收下,小人一定遵从。”她开口,敷衍般的装傻充愣。那银子正好是她缺的,既然有人愿意给,她当然不会推辞说不要。

 

  龙陌倾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这打仗不是儿戏,你一介女流,不说身份随时会被发现,就性命也是堪忧。”不知为何,一贯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他,竟然会在乎一个无关痛痒之人的死活。

 

  “我是男人。”夜魅刻意将声音压粗,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扬着头摆出一副十分爷们的样子。

 

  “总之,出来了就别回去了。”龙陌倾并未继续和她讨论这个问题。

 

  听那语气,却是最为善意的忠告。“这夜里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

 

  夜魅后退一步,“多谢将军好意,夜深露重不敢劳烦将军送行,今日发生的一切,将军的恩情叶枚必将铭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