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摸着她的下面流了黏黏的液体

时间:2022-05-23人气:作者:

 第一天上班果然很累。夏璃走在回家的路上,脚步虚脱的快要跌在地上了。没办法,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也是亲姨妈来的第一天,可是把她折磨的够呛的!

 

  还好,住的地方就在公司不远的地方,只要步行五分钟,过一个红绿灯就到了。但偏偏,就是这个红绿灯麻烦,着实让人气愤。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那是因为这里是个十字路口,夏璃要走的方向是直行,红灯有七十几秒,着实让人等得不耐烦。但有的时候,如果你赶的巧了,刚好绿灯过去了,就没事了,可是好巧不巧,每次下班走到这里的时候,都是绿灯刚刚跳转,苦逼的她就要继续等着。

 

  今天的天气,有点冷~在路上行走的人不是很多,大概都选择坐车了吧。当她抱着等待的心情蹒跚到路口的时候,惯性的等待着,都不用抬头去看!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久到她觉得可以过去的时候,背后竟然传来了车子鸣笛的声音!下意识的转头去看,是一辆广本,竟然大剌剌的开在人行道上,还一个劲的朝着自己按喇叭。有汽车了不起啊~一脸鄙夷的她不再继续看着那辆车,而是转过头看着前方的指示灯。妈呀,这一看不得了。绿灯都快过去一半了!赶忙往前跑去。可这一跑,还真是欲哭无泪啊~至于个中缘由,就不细说了,相信,女子都会懂!

 

  好不容易爬上了自己位于四楼的小套房,就像是夜归的人已经玩的精疲力尽一样,直挺挺的就往沙发上躺去。鞋也不脱了,反正脏了也是自己拖地,无所谓了。依着她的想法的话,最好是躺床上去才好的。但是相比较而言,沙发是离她最近的,所以就勉为其难的选择了沙发。

 

  夏璃是个孤儿,且单身,所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不用在乎会不会被别人人看到自己的睡姿难看,不用在乎家里乱了会很难看。事实上,她家里的摆设简单到几乎空旷。

 

  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跟一个小桌子,电视都没有;厨房里,虽然有电磁炉跟微波炉,但用到的次数屈指可数;房间里,一张席梦思的大床,床边的书桌上放着电脑,简单的实木衣柜,除此之外,就别无其他了!简单到一目了然。估计连小偷都不会光顾吧!

 

  她不是个喜欢享受的人,但是该享受的时候她也会毫不犹豫的享受一把。就像是客厅里的沙发,房间里的席梦思大床,都是她享受的奢侈品。只是今天,这个沙发,好像不对劲!

 

  迷迷糊糊间,觉得肚子下面好像压着什么东西,软软的,像个抱枕。但是自己没有买抱枕啊,买沙发的时候,觉得抱枕太贵了,就没有买。那现在,压在自己肚子下面的是什么东西呢?

 

  想到这个,她迟疑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看着沙发上的那一团,呃,黑漆漆的东西!

 

  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是自己眼花了吗?她怎么看到自己的沙发上有一团黑黑的东西啊?忍不住拿手指去戳戳它,软软的,好像还有温度耶!

 

  用力的甩了甩头,把瞌睡虫暂时的甩掉之后,才慢慢的蹲下身子,趴在沙发上看着这团黑乎乎的东西。

 

  这个是什么呢?她不记得自己有买什么东西回来啊?这个小套房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啊,那、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

 

  就在她盯着这个东西想的出神的时候,冷不防的对上了一双黑眼睛,眨眨眼才哇的一声跌倒了地上,这个,这个不是她在青秀山的桃花节上看到的那只猫吗,怎么会在我家里啊?

 

  那只黑猫自顾自的坐了起来,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爪子,又整理了一下脸上的毛才继续盯着她,慢悠悠的说了句:“你好重”

 

  而夏璃给它的反应则是直接晕倒。脑袋嗑到瓷砖上的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疼!她想自己又出现幻觉了,竟然看到我的家里有只猫,还是她在青秀山上看到的那只会说话的怪猫。天呐,这两天的幻觉好多

 不知晕了多久,等她醒来的时候,看到窗外的霓虹灯闪烁,她想,已经很晚了吧,最起码,自己的肚子是饿了!

 

  从地上爬起来,三月的天气,睡在瓷砖上还是很冷的!她瑟缩着揉着后脑勺,一边揉着一边嘀咕:“这么个大冷天,冬天不像冬天,春天不像春天的,穿衣服都不好穿,乱七八糟的!”

 

  摇头晃脑的,准备去墙边上开灯,趁着窗外的霓虹灯,晃在不是很黑的客厅里,摸到墙边开了灯,顿时,屋子里亮堂了,但同样的,沙发上的某个东西,也同样显眼!

 

  “呃,你怎么还在我家?”她有点愣愣的看着那个矗立在自己沙发上的还猫,不是说是幻觉吗?怎么还在?

 

  “我要住在你家!”黑猫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站在墙角的夏璃,说出自己的决定。

 

  “你,”不是幻觉啊,那,这只猫,是猫吧,那里来的?“你是那里来的?”她直接把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笑话,自己的私人空间要被陌生人,呃,是陌生猫进驻呢?

 

  “你是再问我吗?”它,黑猫眨着自己的圆眼睛看着她。

 

  “不然我能问谁?这里除了我就是你了啊!”这猫,是不是外星来的啊?听不懂人话?

 

  “我说了,你可不要在晕了啊~”都说猫是爱美的,果不其然,黑猫又开始舔起了自己爪子上的毛。“要是你再晕倒的话,我会毫不客气的咬你的!”它凉凉的丢下自己的威胁。

 

  要不是你太怪异,自己会晕倒么,真是不可理喻的猫!

 

  “听到没有?”那猫傲慢的跳下沙发,走到她的面前。

 

  “呃,你说啊,不是好说么,要说就快点说,别磨磨蹭蹭的跟个娘们似的!”被逼急了的夏璃,会不由自主的发点神经质!

 

  “哟!”猫赞赏的瞄了她一眼,走进她的房间,一个奋起跳跃,跳上了她的床!

 

  “啊,我的床啊,你给我下来!”她顿时炸毛,这只臭猫竟然敢跳到自己的床上去,真是,脏死了!

 

  “叫什么叫,我可是一只干干净净的好猫!身上一点都不脏!”它趴在床上,继续着之前的动作,舔爪子上的毛。

 

  “干净你添什么啊,”她火大的看着它把自己的毛粘在被子上,一脸的心疼。她的蚕丝被啊,都背它给弄脏了。明天要拿去干洗,一定要!

 

  “呃,”它的动作顿了顿,不自然的缩回自己的舌头,放下了抬起来的爪子,“习惯而已!”

 

  “习惯习惯,你看看你都把毛弄在我的被子上了,你给我赔!”夏璃抓狂的大叫着。她受不了,这该死的猫,竟然这么对待她的蚕丝被,她自己都舍不得在床上梳头发啊,就怕把头发粘在被子上啊,它,它竟然......

 

  “我给你赔!”它吼吼的叫了声顿时,安静了!

 

  “那你的毛来赔么?”她恨恨的盯着它,“你的这身毛,算命的人会很需要吧!”说着就阴恻恻的笑了!现在可是有很多人都想要寻找这种通体全黑的猫毛去给自家的孩子挂在身上辟邪呢!

 

  “你不会这么残忍吧?”它哑着嗓子,有点呼呼的说着。

 

  “你说呢?”这时候的夏璃,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没办法,谁叫那该死的猫触及到了她的逆鳞呢~

 

  “我还是觉得沙发比较舒服,我还是去沙发上!”它夹着尾巴,颤颤的跑回了客厅。

 

  夏璃跟着她,有转到了客厅。只见它老实的趴在自己原来趴的地方,两个爪子盖在眼睛上。一副奇怪耳朵模样。

 

  “你还没说,你是那里来的!”夏璃坐在小凳子上,盯着它。

 

  “呃,我可以说嘛?”它怯怯的看了夏璃一眼。看来刚刚夏璃把它是吓得着实不轻啊~

 

  “快点说!”她不耐烦的拉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嗯,要剪头发了!

 

  “那,我说了哦!”它小心翼翼的把脑袋从爪子里谈了出来。“我是月老的弟子,为了成为正式的弟子,月老给我下了个任务,只要任务完成我就能成为正式弟子了。而这个任务就是帮你找到你的真命天子!”

 

  它一口气说完直喘气,那小舌头不断的哈着气。

 

  “你说,你是月老的弟子?”她怀疑的看着它“还是实习弟子!”委屈的猫样,不自觉的伸出舌头又想舔爪子,却似想起什么而尴尬的放了下来。

 

  “你说,你要帮我找到我的真命天子?”这会不会扯大了啊?

 

  “嗯,确定要是你的真命天子才算完成任务!”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期冀。

 

  “那你再帮我找到真命天子之前,能做什么?”自己可不想养个闲猫!

 

  “做什么?”它疑惑的看着她。自己还要做什么啊?

 

  “会抓老鼠吗?”猫都会的吧!

 

  “不会!”它默默的低下了头。虽然自己是猫,但却从小就跟着月老,天上是没有老鼠的。所以......

 

  “看家呢?”不会抓老鼠的猫?还真是稀罕事了!

 

  “怎么看?”它把脸埋在爪子里,闷闷的问。

 

  “你说你,”她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是只猫却不会抓老鼠,家也不会看,你说你作为一只猫,你就不感到羞愧吗?”

 

  “我......”它抖着小身子,嗫嚅的说:“我会帮你找男人!”

 

  “啪!”她狠狠的拍了它的小脑袋一记。“找男人?你是猫耶,不是人,会有人相信你吗?”笑话了,自己竟然沦落到要靠一只猫来帮自己找男人,你说可笑不可笑?

 

  “呜呜......”它一动不动的继续埋在爪子里。呜呜的叫着。

 

  “不管你了,你要是想呆这的话,就呆在沙发上。我明天还要上班,你要么就呆在这里,要么就离开!”她起身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还、落了锁!

 

  黑猫听到房间落锁的声音,才把猫脸从爪子里抬了起来。圆眼睛里,有着一丝迷惑。师傅说她很温柔善良的呢?那刚刚的是谁啊?一点都不怜香惜猫,呜呜,师傅骗猫!猫的人生怎么这么悲催啊~呜呜,这样的一个凶巴巴的女人,哪个男人会喜欢她啊,师傅骗猫,猫要成为正式弟子的梦想,越来越远了!!! 

 夏璃气的晚饭都没有吃,洗完澡之后就上床睡觉了,只是,她总觉得,被子上有着那只臭猫的味道,让她很不习惯。就那么煎熬着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大清早,夏璃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就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遮住了,喘不过气来!

 

  “呼呼~呼呼!”她不由的张开嘴呼吸。这一呼吸,就感觉不对劲,自己脸上怎么有个毛绒绒的东西啊?自己没有买什么洋娃娃之类的啊?

 

  想了一圈之后,她猛地坐了起来,指着被她甩到一边去的黑猫叫到:“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落锁了啊!”可恶,是那只该死的黑猫

 

  “我,我可以穿墙!!!”猫委屈的对着爪子

 

  “什么,穿墙?”天呐,这究竟是只什么样的怪猫啊?“你昨天怎么没说你会穿墙的?”

 

  “你,你没问我!”它眨着可怜的圆眼睛看着她。“还有,你还有十分钟就要迟到了,我才进来叫你的!”

 

  “啊?”她拿过书桌上的闹钟一看,哇,真的还只剩下十分钟不到了!“你给我出去!”她急急忙忙的下床冲进洗手间。

 

  “我、我做了早饭!!!”猫在她冲进洗手间的时候,弱弱的说了句。

 

  赶时间的夏璃没有管它说什么,只顾着刷牙洗脸换衣服,出了房间之后看到小桌子上有三明治随手拿了一个就冲出了房间。只留下黑猫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背影!

 

  这个女人,是在赶着去投胎吗?奇怪的回头看看她的床上,那个,被子没叠,床单没铺好,衣柜的门还开着,衣服被随手仍在了床上,还有那个,她的‘内在美’!黑猫觉得自己的鼻血快要留下来了!真是的,大早上就让它看到这么刺激的东西。这下知道了吧,黑猫是只公猫,只是不知道,夏璃有没有这个认知。

 

  赶着去上班的她,没那么多时间去等红绿灯,只能看着马路,利索的闯了红灯。好不容易赶在九点之前打了卡,安稳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嘴上的三明治还叼着,要掉不掉的。

 

  她把三明治拿下来,有一口没有口的咬着。话说,这三明治还不错,谁做的?这是个问题!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会是黑猫做的!没准,知道是黑猫做的话,她还不一定会吃呢。

 

  “哟,夏璃,今天有点早的么!”白洁端着水杯悠悠的晃进了办公室。她是经理的大侄女,有着很强硬的后台,虽然是个小文秘,但却过着比文秘还舒服的日子。

 

  “还好还好!”夏璃笑着打哈哈~几口吃掉了三明治打开电脑。

 

  “你刚刚可是险险的踩在迟到的边缘啊,下次可要小心哦~”她笑脸如花的提醒着。

 

  “嗯,谢谢你的提醒!”夏璃也笑着回应她的热情。但个中的争斗,彼此都懂!只不过是相互嘲讽一下而已。

 

  “小璃,别管她!”夏璃旁边的雅安安慰的轻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就那样,跟个花瓶似得!”

 

  “嗯,我没有放在心上。谢谢雅安姐的关心哈~中午一起吃午饭吧”夏璃笑眯眯的谢过雅安的关心。雅安早她一年来常晓,在这里已经呆了三年了,对她很好,再加上她为人和蔼可亲,夏璃很是愿意亲近她。

 

  “今天不行耶,我中午要去接佳佳!”雅安一脸无奈的说。佳佳是雅安的女儿,今年五岁了,在常晓旁边的实小念幼儿园。

 

  “佳佳下午不要上课吗?”怎么要去接她呢?

 

  “要上课的,但她好像感冒了,我准备请假带她去医院看看!”她那文件挡着自己,悄悄的说着。

 

  “不要请假了,反正老板也不过来,你把你的文件给我,我帮你做好了!”夏璃说着就把椅子移到了她的桌子边。“雅安姐今天你要做的是那几个文件啊?”

 

  “那怎么可以啊。怎么能麻烦你呢!”雅安一脸不赞同的摇着头。

 

  “没事啦。我今天不是很忙,刚好可以把你的那份也坐了!”她调皮的笑着说。

 

  “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啊!”雅安不好意思把文件递给了她。

 

  “哎哟,我跟你什么关系了啊~没事的啦!”她接过文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又补了一句,“实在过意不去的话,找个时间我去你家蹭饭,我可是很想念雅安姐的糖醋排骨呢~”

 

  “好啊,我找个时间,你来我家吃啊~”雅安笑着答应到。

 

  “嗯,那我就等着了哈~”说完之后就投入到手上的工作中去了。其实,她今天的工作很多,昨天还有几个文件没做完,今天的份加上雅安的,估计要加班了吧!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但是她知道,雅安姐更不容易,一个人要带孩子还要上班。要是请假的话就没有满勤了。本来这工资就低,少了满勤就更少了!反正自己就一个人,加加班也无所谓啦~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雅安下午三点左右走的,走的时候还特意谢谢夏璃帮她。因为她先把她的文件做好了,自己的却没有动。反正已经抱着加班的心态了,索性就慢慢做吧!

 

  黑猫在家等啊等,眼看时间都快超过七点了,夏璃还没有回家。它再次看看时间,终于忍不住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呃,夏璃家在四楼,它就这么跳了下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有夏璃的位置上还亮着灯,她正在做着最后一份文件,就快弄好了。

 

  “你怎么还在加班啊?”冷不防的想起一个声音,吓了她一跳。下意识的回头,却只看到两只发着绿光的眼睛。

 

  “妈呀~”她吓得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跌倒了地上。

 

  “你怎么每次见到我都要跌倒地上去啊?”猫慢慢的走到她旁边。

 

  吓得脸色惨白的夏璃这才看清,刚刚发出绿光的是黑猫的眼睛。“去,谁叫你来的啊,还吓人!”没好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是你自己胆小好吧!”猫不赞同的嚷嚷道。

 

  “还说,就是你!”她不依不饶的说着,手上却不停的进行着最后的存盘。

 

  “那你还要多久才下班啊?”黑猫跳上桌子,看着她的电脑问。

 

  “看不懂吗?”夏璃指着自己电脑问。“已经结束了,关机了,看到没?”

 

  “......”它不理她,直接跳下桌子。

 

  “哎,臭猫,等等我啊~”夏璃关了灯之后,跟在黑猫身后走出了公司。

 

  路上的霓虹灯不断闪烁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比比皆是。黑猫走在夏璃的身侧,迈着优雅的猫步。时不时的有人赞叹:“那只猫好可爱啊,好漂亮哦~”、“那只猫好像是全黑的也,好可爱~”......

 

  夏璃走在黑猫身边,不住的嘀咕着:有什么好看的,是只猫又不会抓老鼠,什么用都没有!

 

  黑猫听到前半句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至于后面那句,它自动的省略了!

 

  当一人一猫回到家后,前后的倒在了沙发上,不住的喘着气。早知道,就不租四楼的房子了。而猫则是想着:早知道就不陪她爬楼梯了,累死了!

 

  就那么躺了好久,猫才爬起来,跑到厨房去。犀利梭罗的一阵捣鼓,不一会,就传来了阵阵香味。

 

  她问着香味走进厨房,在看到厨房里的东西的时候,不禁啧啧称奇:“猫竟然也会做饭!”

 

  “我什么都会的好吧!”猫骄傲的扬了扬猫头。

 

  “就是不会抓老鼠”一句话差点把猫给气死!

 

  “天上没有老鼠!”它生气的嚷道。

 

  “反正我只知道,猫的天职就是抓老鼠。”她走进厨房,看着猫关了电磁炉之后。就拿碗把猫做的面条给盛进碗里。一人一碗。

 

  “我觉得奇怪的时候,你是猫,怎么吃人的食物啊?”吃饱喝足的夏璃躺在沙发上,看着还巴在碗上吸面条的某猫。

 

  “我只吃人吃的东西。”某猫吃的满脸汤汁。

 

  “这样啊~”她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那早上的三明治也是你做的?”

 

  “是啊~”猫继续吃着自己的面。

 

  “我在想,你究竟是只公猫还是母猫。”

 

  一句话,让猫喷出了嘴里的汤汁。“你问这个干嘛啊?”它扒拉着碗低着头。

 

  “没有啊,只是在想,你这么能干,一定是只母猫吧!”她自顾自地说着。

 

  桌上的某猫神情僵硬的跳下了桌子,跑进了厨房。

 

  跳在洗手池上洗脸的猫在心里想着:母猫就母猫吧,这样还方便交流,那就这样吧!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自己是只公的吧!师傅啊,这不算是猫说谎吧,不是猫说的,是人自己说的,说猫是母的,猫只是没有解释而已!!!所以,猫没有骗人,没有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