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我对象是个处但水很多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萧宸原本想起身拦住莫玄,只可惜他的身体不允许,这么一耽误,莫玄就离开了,他想了一下,又慢慢地躺回去了。

 

  年轻人啊,总是稳不住,年轻气盛的,长点教训,也不是什么坏事,就随他去吧。

 

  反正,风清染也不会伤了莫玄的性命,他就静静地等着莫玄回来吧。

 

  莫玄冲到凌熙殿的时候,风清染正指挥人除草开垦土地,安置围栏,准备种植草药,看到他来了以后,风清染挑眉轻笑一声。

 

  “莫玄,你不在仪元殿里照顾你家王爷,跑到凌熙殿来做什么?”

 

  风清染这么一说,莫玄才记起来他来凌熙殿的目的,脸色当时就暗沉了下来。

 

  “王妃娘娘,属下来凌熙殿是想问你为何要给王爷的膳食里面下泻药,你知不知道王爷被你搞了这么一通,身上的,……”

 

  莫玄正说着,突然间想起来萧宸受伤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声音迅速地低了下来。

 

  但风清染是什么人,她做的事情就知道萧宸最后的结果,所以就算是莫玄不说,她也知道萧宸被她这么一通折腾,身上的伤又加重了。

 

  不过,萧宸的死活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还巴不得萧宸早点挂了,她好拿着宸王府的财产跑路,远离京城这个是非之地,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王妃娘娘,王妃,……”

 

  耳边传来一道声音,风清染迅速地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挑眉一笑。

 

  “我乐意,谁叫你家王爷先欺负我的!”

 

  “可是,……”

 

  莫玄被风清染气得直跺脚,但是他又不敢对风清染做什么,只能在言语上劝说一下她,让她对萧宸好一点,不要再让萧宸伤上加伤了。

 

  “王妃娘娘,属下知道王爷一向喜怒无常,喜欢折腾人,但是请你看在王爷现在不方便的份上,就不要跟王爷计较了,好不好?”

 

  “不好!”

 

  风清染扯了扯嘴角,冷哼一声。

 

  “整个宸王府里,除了萧宸以外,就属本妃最大了,萧宸都还没有说什么,你凭什么在这里指点本妃?”

 

  “属下,属下,……”

 

  “行了,你不就是想找茬吗,本妃找人带你去别的地方玩玩,你就别在这里给本妃添乱了。”

 

  风清染微微摆了摆手,直接打断莫玄的话,然后冲着正弯腰撒蔬菜和药材种子的某人喊了一声。

 

  “青络,带着莫玄去别的地方玩玩,玩够了再回来继续干活。”

 

  “是,王妃娘娘。”

 

  话音刚落,莫玄就看到那个叫青络的侍女朝他扑过来,下一刻他就被揪着跃出了凌熙殿。

 

  半个时辰以后,萧宸正趴在案头处理公务,就看到莫玄的外衣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浑身上下都在淌水,脸上和手上都是伤,十分地狼狈。

 

  饶是他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还是有点震惊。

 

  看到萧宸的时候,莫玄瞬间就哭了。

 

  “王爷,王爷,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王妃娘娘身边的青络太欺负人了,等你好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地收拾那个丫头,为我讨回公道啊!”

 

  丫头!

 

  萧宸眉梢微微一挑,好笑地问道。

 

  “莫玄,青络对你做了什么?”

 

  “她,她,……”

 

  想起刚才青络对她做的事情,莫玄的脸色就十分难看。

 

  但萧宸毕竟是主子,他想要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莫玄自然不敢不交代。

 

  “刚刚属下去了凌熙殿,想要给王爷讨一个公道。”

 

  “谁知道王妃娘娘正在组织凌熙殿的侍女和侍卫开垦土地,种蔬菜种子和药材种子,压根就没有搭理我,然后就让青络将我带到王府的花园里面。”

 

  “我本来以为青络那个丫头只是轻功了得,但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丫头的武功也很高。”

 

  “她把我摁在地上一通打,打完以后又扒掉我的外衣,把我丢在湖里,王爷,你说说气人不气人?”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这是萧宸有生以来听过最有意思的事情,所以他难得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莫玄,你啊你,让本王怎么说你才好呢?”

 

  “你打不过人家姑娘,还在这里跟本王哭诉,让本王帮你报仇,你好意思吗?”

 

  “属下,属下,……”

 

  莫玄瞬间就被噎住了。

 

  打不过人家姑娘,还回来跟王爷告状,让王爷帮他出头,确实不太好。

 

  想到这里,莫玄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那王爷先忙吧,属下回去换衣服了。”

 

  “换好衣服去一下厨房,让厨房的人给你熬一碗姜汤驱驱寒,免得着了风寒难受。”

 

  “多谢王爷关怀。”

 

  莫玄刚刚转身就看到风清染提着医药箱进来,身后还跟着提着一个食盒的青络。

 

  不知怎么的,他看到青络以后,就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风清染见状转身名为教训青络,实则是羞辱他地说了一句。

 

  “青络,本妃刚刚叫你陪莫玄玩玩,你怎么把莫玄欺负成这个样子?”

 

  青络微微福身,跟莫玄道歉。

 

  “对不起,莫玄大哥,我这个人下手一向没轻没重的,伤到你了,对不住啊。”

 

  “我特地拿了王妃娘娘刚刚命人熬的姜汤和祛寒药,还有王妃娘娘亲手做的糕点过来给你赔礼道歉。”

 

  “你赶紧回去换一身衣服,喝了姜汤和祛寒药,尝尝王妃娘娘亲手做的糕点吧。”

 

  “好。”

 

  见青络赔礼道歉的态度比较好,莫玄刚才憋的那一口气终于散了,脸上的表情也稍微好了许多。

 

  姜汤辣中带甜,喝完以后,莫玄瞬间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青络笑着接过药碗,赶紧将红豆糕递过去,莫玄尝了一口,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王妃娘娘,这个红豆糕当真是你亲手做的吗?”

 

  “不然呢?”

 

  风清染挑眉轻笑一声。

 

  “你觉得本妃有跟你开这个玩笑的必要吗?”

 

  “当然没有了。”

 

  莫玄呵呵一笑。

 

  “王妃娘娘的手艺真好,比醉仙楼的大厨做的红豆糕还要好吃。”

 

  “是吗?”

 

  “喜欢你就多吃一点。”

 

  “那属下就多谢王妃娘娘了。”

 

  眼看着莫玄已经快吃了半碟子红豆糕了,萧宸终于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风清染闻声淡淡地瞥了一眼萧宸,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青络,还不赶紧将剩下的那一碟红豆糕给王爷送去,万一待会儿王爷生气了,小心他让你挨板子。”

 

  挨板子?

 

  萧宸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他从来都不会让下属挨板子的,因为,……

 

  板子太轻了,还是军棍更会教训人一些。

 

  两人的眼神交汇之处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气场,青络和莫玄对视一眼,心里面同时出现一个想法。

 

  他们两个人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啊!

 

  “莫玄大哥,你这么快就把红豆糕吃完了啊。”

 

  “来来来,赶紧喝药,喝完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等晚上的时候差不多就好了。”

 

  “谢谢青络。”

 

  莫玄十分感激地看了一眼青络,然后直接端起药碗,一口气喝完,刚刚喝完以后,他就感觉一股浓烈的口味从心底里蔓延上来。

 

  他脸色大变,赶紧转身去了茅房,将喝下去的药全部都吐了出来。

 

  果然,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要是相信风清染这个女人会送给他免费的午餐,那那个人的下场一定会很惨的。

 

  莫玄就是前车之鉴。

 

  萧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目光落在风清染身上,开口问道。

 

  “你在药里加了什么,怎么把莫玄折腾成这个样子了?”

 

  风清染转身看向萧宸,微微挑了挑眉。

 

  “我让青络在准备药材的时候多加了二两黄连,怕他闻到黄连的味道,又在上面撒了一层桂花蜜。”

 

  “那味道,简直就是苦中带甜,甜中带苦,非一般地爽啊!”

 

  “认识你,莫玄真的是太倒霉了。”

 

  “不不不,以后他要是再敢找我的茬的话,一定会比刚才还要倒霉的。”

 

  “好了,青络,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是,王妃娘娘。”

 

  青络迅速地将桌上的东西全部都收拾好,然后微微福身,转身离去。

 

  “风清染,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帮王爷你处理伤口了,不过,亲夫妻也要明算账,我救了你一条命,收你一万两银子应该不过分吧?”

 

  萧宸瞥了一眼风清染,无奈地笑道。

 

  “你就这么缺银子吗?”

 

  “那当然了,不是缺,而是很缺,非常缺。”

 

  “王爷要是愿意支付我一万两银子,我保证你三天以后伤势就恢复得七七八八,可以下床自由行走,如何?”

 

  萧宸心中一动。

 

  “你说的,可是真的?”

 

  “比真金白银还要真。”

 

  “行,那我待会儿让莫玄去账房取一万两银子的银票,送到凌熙殿,现在,可以给我处理伤口了吗?”

 

  “王爷果然爽快,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

 

  萧宸呵呵一笑。

 

  “只可惜,我不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太累了。”

 

  “没关系,累累更健康。”

 

  贫完嘴以后,风清染就拿着医药箱过去帮萧宸处理好伤口,萧宸刚刚将衣裳拉好,然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莫玄就带着一个姑姑进来。

 

  然后,莫玄就看到风清染的手放在萧宸身上,而萧宸正一脸不快地看着他,就好像是他打扰了萧宸的好事一样。

 

  “那个,王爷,要不然,我先带着金姑姑出去,等你和王妃娘娘收拾好了以后再进来?”

 

  萧宸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你给我闭嘴。”

 

  “是,王爷。”

 

  “金姑姑,你怎么来了?”

 

  金姑姑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微微福身。

 

  “奴婢给王爷请安,王爷万福金安,见过王妃娘娘,王妃娘娘万福金安。”

 

  “姑姑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王爷。”

 

  “回王爷的话,华清郡主想让王妃娘娘到王府里小住几日,陪一下她。”

 

  “所以奴婢就来宸王府传达一下华阳公主之命,请王妃娘娘稍微收拾一些东西,随奴婢回去吧,王爷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萧宸先是一愣,然后扬唇轻笑一声。

 

  “自然不会,清染,你就带着青络跟着金姑姑去华阳公主府小住几日,得空的话,为夫会去看你的。”

 

  “可是,……”

 

  风清染的目光落在萧宸的伤口之处,眼中浮现出一抹担忧。

 

  “王爷你刚刚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我走了以后,谁来照顾你呢?”

 

  萧宸微微挑了挑眉,无声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担心你而已。

 

  所以,你是不想去华阳公主府了?

 

  不不不,相比起跟你相处来说,我还是更喜欢跟华清相处,所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去华阳公主府的。

 

  哦,那你这是,……

 

  当然是表达对王爷你的关心和爱护了,毕竟,我们可是要在外人面前做一对恩爱夫妻的,不是吗?

 

  萧宸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重了。

 

  金姑姑眉心微微一蹙。

 

  “王爷病了,没有去宫里面请太医来诊治吗?”

 

  “让金姑姑担心了,本王无碍。”

 

  “只是昨晚就寝的时候,清染睡姿不好,害得本王有些着凉。”

 

  “刚刚清染已经给本王熬了一碗祛寒的药,本王现下已经好多了。”

 

  “所以啊,清染,你就跟着金姑姑去华阳公主府吧,不用担心本王。”

 

  说完以后,萧宸还在风清染脸上摸了一把,眼中浮现出一抹被妻子担心的暖心和爱意,金姑姑见状也会心地笑了一下。

 

  “好吧,那你就乖乖地待在王府里,莫玄,照顾好王爷,要是让本妃听到王爷受伤生病了,本妃回来以后一定会好好收拾你的。”

 

  “请王妃娘娘放心,属下一定会照顾好王爷的,若是真的有事的话,属下就派人去华阳公主府请王妃娘娘回来。”

 

  “行。”

 

  风清染点了点头,起身就跟着金姑姑离开了。

 

  半个多时辰以后,华阳公主府正厅,华阳公主看了风清染一眼,笑着说道。

 

  “听金姑姑说,你跟阿宸夫妻感情十分和睦,就连来我这公主府之前也依依不舍的,怎么,他是怕我将他这个美妙小娘子给欺负了吗?”

 

  风清染轻笑一声。

 

  “华阳公主说笑了,你可是阿宸的亲姑姑,阿宸自然不担心你欺负我。”

只不过是因为昨天晚上就寝的时候,我不小心将他那边的被子弄开了,害得他不小心着凉了。”

 

  “这人一旦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耍小孩子脾气,让公主见笑了。”

 

  “行了,你都说我是阿宸的亲姑姑,那你以后就跟着阿宸叫我姑姑吧,叫公主未免也太见外了。”

 

  “好的,姑姑。”

 

  风清染微微点头,轻笑一声。

 

  “对了,不知姑姑今日让金姑姑将我叫来,到底所为何事?”

 

  一说到这里,华阳公主的脸色就迅速地暗沉下来。

 

  “你们都下去吧。”

 

  “是,公主。”

 

  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正厅里面只剩下风清染和华阳公主,以及华阳公主的奶嬷嬷,兼她最信任的人,金姑姑了。

 

  “清染,我今日让金姑姑将你请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

 

  “姑姑请说。”

 

  “华清大前天回来以后,将你跟她说的话一五一十地跟我说了一下,然后我就让金姑姑将她身边伺候的人的身世背景全部都调查了一遍。”

 

  “今天终于抓到了这个人。”

 

  风清染心中微微一动。

 

  “那不知这个人是谁?”

 

  “她是,华清身边最贴心最忠实的侍女。”

 

  “说实话,当抓到她以后,不光是华清不敢相信,就连我也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由不得我们不相信。”

 

  华清身边最贴心最忠实的侍女!

 

  风清染嘴唇微微抿了抿,眼神逐渐暗沉下来。

 

  想来,华清现在心情一定不好,难怪华阳公主会让她来陪华清。

 

  “那姑姑没有弄清楚她背后的人吗?”

 

  “当然弄清楚了。”

 

  一说到这里,华阳公主眼中就浮现出一抹杀气,看得风清染一阵诧异,不过,很快,华阳公主就帮她解了疑惑。

 

  “对华清动手的人,是太子少师余洋的夫人。”

 

  太子少师余洋的夫人?

 

  “那不就是余婉的母亲吗,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对华清下手?”

 

  华阳公主看了一眼风清染,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

 

  “二十年前,我跟华清的父亲认识之前,就已经跟余洋认识了。”

 

  “余洋当时就对我心生爱慕,只可惜我不喜欢余洋,所以尽管他使出各种手段想要讨好我,让我下嫁给他,我都无动于衷。”

 

  “后来有一年秋猎的时候,我跟着皇兄一起去打猎,然后就看到当时还是一名校尉的他骑在马上,英姿飒爽。”

 

  “我当时就心动了,然后用了一些手段,将他留在我身边。”

 

  “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他都对我很好,即便是我们两个人只有华清一个女儿,他也没有想过纳妾,给他生一个儿子,继承他们家的香火。”

 

  “原本我以为我们一家三口一直都可以这么快快乐乐地过完这辈子,谁知道五年前黎国和魏国发生了冲突,他奉旨带兵去打仗,就再也没有回来。”

 

  “跟着他一起去的镇国大将军说他带着一队人马去夜袭魏国军营,然后就没有消息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得到这个消息以后,直接病倒了,等我病好了以后,华清就开始发胖了。”

 

  “我一直以为华清是因为无法承受失去她父亲的痛苦,所以才会将所有的情绪都转移到吃东西身上,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原因。”

 

  “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华清,要是他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会责怪我的。”

 

  “好了,姑姑,你别难过了,这不是你的错。”

 

  风清染劝了一下华阳公主,然后开口问道。

 

  “既然姑姑已经知道是谁将华清害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那姑姑打算如何处置那个侍女还有余夫人?”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不过,敢伤害我的华清,我一定会让她们两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跟华阳公主聊了一会儿,风清染就起身去看华清郡主了,看到她以后,华清郡主激动地跑过来拉着风清染,兴奋不已地说道。

 

  “清染,你知道我这几天瘦了多少斤吗?”

 

  “十五斤,整整十五斤。”

 

  “我身体里面的脏东西被排出来了,浑身舒服了很多,之前的衣服也大了很多。”

 

  “照这样下去的话,要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可以跟你一样瘦了。”

 

  “到时候,我看上什么衣服,就买什么衣服,再也没有敢对我指指点点了。”

 

  见华清郡主如此开心,风清染的心情也十分之好。

 

  “华清,你放心,等十日之期到了以后,我一定会让你瘦到一百五十斤的。”

 

  等到了一百五十斤,就该进行下一个阶段的练习了。

 

  “好的,清染,我都听你的。”

 

  风清染在华阳公主府待了五六天,每天都想尽各种办法让华清郡主多瘦一点。

 

  从控制饮食到针灸再到药浴,从每天各种锻炼身体,消耗身体里面的脂肪再到喝灵泉水,都把风清染给折腾得瘦了好几斤。

 

  等到十日之期的时候,华清郡主已经从堪堪两百斤瘦到一百四十八斤了,整个人瞬间缩水了一大圈。

 

  华阳公主看到以后,激动地热泪盈眶。

 

  “清染,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华清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好了,姑姑,你别激动了。”

 

  “华清现在体内的余毒还剩下两成,你给我一个月时间,我向你保证,一个月以后,她一定会彻彻底底地瘦下来。”

 

  “好,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华阳公主抹了一把眼泪,拍了拍风清染的手,然后转身朝门外喊了一声。

 

  “金姑姑,把我给清染准备好的东西拿进来。”

 

  “是,公主。”

 

  风清染看了一眼金姑姑递来的紫檀木箱子,微微皱了皱眉。

 

  “姑姑,我帮华清,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是好姐妹,我不想让她被别人看不起,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不想让姑姑背负那么大的心理压力。”

 

  “我并不是想要从中获取利益的,姑姑还是让金姑姑将这个箱子收回去吧。”

 

  “不,这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