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晚上一个劲的要我,疫情期间男朋友一直做我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清晨。

 

叶梓晴的眼睛微动,醒来后的第一知觉就是浑身酸痛。

 

直觉的她低下了头,身上寸无着缕,就连最贴身的内衣内库都没有了去向。

 

环顾房间一圈,房间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而床单上的鲜红,还有地上男人女人胡乱撒在一起的衣服,充分表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

 

就当了次伴娘,怎么还失身了?

 

呼吸急促,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背上出了一层冷汗,迅速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将电话给闺蜜陈媛媛打了过去。

 

“你昨天晚上醉的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我就只好把你带到申雅提前准备好的套房8802,怎么了?”

 

“房间里除了我还有谁?”

 

“还能有谁,只有你一个啊,我这会儿还有点事要忙,回聊。”

 

握着手机的手缓缓垂落,叶梓晴闭上眼睛,只觉得脑袋中一片混乱,轰轰轰的响。

 

“准备好衣服,送到套房8804。”一道沉沉的声音从浴室门口的方向传来。

 

房间中还有其他人?

 

咯噔吓了一跳,叶梓晴抬头看去,男人斜倚在浴室的门框边,白色的浴袍包裹着结实的身体线条。

 

她震惊的瞪大眼睛,惊魂未定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昨天婚礼上的伴郎吗?

 

陈媛媛不是说只有她一个人在房间,那么他是怎么回事?

 

“恩……”沈少廷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她似见鬼的神情映入眸底,冷笑:“你的演技足以高明到去当演员,并且绰绰有余。”

 

闻言,她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沈少廷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她,目光骤冷,缓缓地挑着尾音:“先是引起注意,然后再趁我醉酒混进房间,不得不否认,一系列的安排很是恰当……”

 

叶梓晴压抑着心中强烈的火焰,脸色也冷了下来:“你确定自己没有幻想症,不用去医院吗?”

 

眼眸中聚集起来的光芒在瞬间变的危险,更多的则是冷淡,沈少廷在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点燃了一根烟。

 

“付出便该得到回报,既然你昨天晚上已经付出,那么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回报,说吧,你想要得到一些什么?”

 

“简直是病的不轻!”

 

飘散过来的烟雾让叶梓晴忍不住轻轻咳嗽了几声,伸手拉过被子将自己拥住,然后开口:“你的房间号码是多少?”

 

眯起眼睛,沈少廷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淡淡的看着她:“8804。”

 

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他略有几分兴味……

 

没有再看他,叶梓晴找到了酒店的前台电话,拨过去,并打开了免提,心中有些忐忑:“请问我的房间号码是多少?”

 

电话那端的前台服务人员显然愣住了,片刻后,甜美的女声透过话筒清晰的传过来:“尊敬的客人您好,您的房间号码是8802……”

 

8802?沈少廷的眉向上一挑,身子略有些微僵,但也只不过是片刻功夫,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但心中却咒骂一声,该死的季辰逸!

 

方才还有些不敢肯定到底是谁出了错,现在叶梓晴心中的忐忑落地,也有了底气。

 

“沈少爷现在作何解释?演技高超,还有那一系列太过于恰当的安排,付出和回报,你不觉得可笑吗?”

 

心中有了底气,她的语气也有了气势,从方才低头的母鸡变成此时高昂着头的公鸡,咄咄逼人。

 

“在凡事没有搞清楚之前是不是不应该过于太快的下结论?受害人是我,而不是沈少爷,就刚才的那些言语,沈少爷是不是应该向我赔礼道歉?”

 

叶梓晴昂头挺胸的看向他,线条刚硬,下颚线有着刀削般的锋利感,带着男人特有的性感,只是眼眸深邃危险如猎豹,让人有些惶恐紧张还有坐立不安。

 

但即便如此,她也要洗刷自己的清白,捍卫自己的尊严,如果他不道歉,她势必会纠缠到底!

 

她还正在做着剧烈的心理活动时,一道低沉低沉的声音却突然传了过来:“抱歉。”

 

“啊?”

 

他这么轻易的就道了歉,叶梓晴还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他。

 

烟头在烟灰缸中拧灭,沈少廷微扬起下颚,指尖揉着额际:“抱歉,昨天晚上喝酒有些过于太多,走错了房间。”

 

叶梓晴已经做好了和他对抗的准备,可他都已经道歉,若是再闹,就显得自己无理取闹。

 

她一向是讲道理的人,而且吃软不吃硬。

 

再说她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是申雅的婚礼,对她的影响不好。

 

无话可说,她索性也就不言语,反正第一次没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此时只想要离开这里。

 

抓过内衣,她整个人钻进被子中,悉悉蔌蔌的穿起内衣。

 

眸光落在那一团似毛毛虫般蠕动的被子上,沈少廷眉上挑,薄唇勾起一抹弧度,微笑得似无:“小姐的职业是?”

 

蠕动的被子停下来,由于被子蒙着,她的声音有些沉闷:“老师。”

 

“原来如此,方才你给前台打电话时,心中也不敢确定到底是谁做错,得到答案后,义正言辞的模样的确像老师……”

 

他的眼眸依然落在被子上,被子中被看穿的叶梓晴的身子颤了颤,不言语,只是加快了穿衣服的动作。

 

等从被子中出来,她脸颊微红,额头上甚至冒出了细碎的汗珠,脚尖落地的那一刻,双腿一软,差点没有跌坐在地。

 

双手迅速撑在床上,目光不经意间对尚了床单上的鲜红,她怔在原地,心中刺痛。

 

白色的床单上映衬着鲜红,果真是刺眼!

 

顺着她的目光,沈少廷自然也看到了那抹鲜红,神色慵懒而随意,异常的淡漠:“既然是我的过错,那么自然会弥补,所以你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对了……”

 

话语微微顿了一下,他端详着她,又道:“修复那层膜,也完全可以办到……”

 

屏住呼吸,由于愤怒,叶梓晴的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咬牙切齿地迸出两个字:“流氓!”

 

随后,她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眼看就要走出套房,沈少廷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从后面捉住了她的手腕。

 

“还有什么事?”叶梓晴愤怒的看着他。

 

“喝避孕药……”

 

***

 

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敲了敲门,得到默许后走了进来,目不斜视的道:“总裁,这是你的衣服,还有紧急避孕药。”

 

两个陌生人的一夜荒唐,喝事后避孕药自然是必须的,即便他不让助理带,她回家后当然也是要喝的。

 

既然他已经买了,她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按照说明书服用了紧急避孕药以后,叶梓晴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已经走到了门口,似又想起什么的突然住脚步,转身,有些嘲弄。

 

“沈少爷的魅力是能抵得过明星刘德华,还是能抵得过人民币,虽然的确很有魅力,但是不是自信过头?”

 

扣着衬衣纽扣的修长手指一顿,沈少廷人生里第一次真正的愣在原地……

 

片刻后,他眸色加深,优雅高贵的将衬衣穿好,墨色流动,醇厚迷人……

走出酒店,叶梓晴用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口中长长的呼出一口白气。

 

果真是流年不利,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参加朋友的结婚典礼,却将自己的清白给断送了!

 

参加婚礼,碰到一只喝醉的狼!

 

谁能有她倒霉?

 

又是一阵冷冽的寒风迎面而来,她忍不住缩了缩颈间,今天真的是太冷了!

 

可是,痛失第一次已经是无法否定的事实,再这样哀怨下去又有什么用?

 

她二十四岁,已经是成年人了,就当作是一荒唐,然后再彻底的将它从记忆中剔除。

 

抬头,她的目光无意中落在了巨大的户外电视屏幕上。

 

“请问沈少这次回到大陆是准备开拓新的市场吗?”

 

“沈少,美国的公司风头正劲,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大陆?”

 

“沈少,请问什么时候能接受我们杂志社的专访?”

 

“……”

 

一大群记者的手中都举着摄影机,将男人团团围在中间,都想要得到回答。

 

男人没有言语,俊美的脸庞上带着清浅淡漠的笑,只是礼貌的对着众人点头,算是打招呼。

 

倨傲,清浅,淡漠,优雅,却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无礼……

 

呵,竟然是那只狼!

 

眼睛中流露出嘲讽,叶梓晴低头,转身,而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满了一层女人,有老有少,纷纷被男人所迷倒,赞叹爱慕无数。

 

*

 

回到家中是半个小时以后,前脚才踏进客厅,便闻到了一阵浓郁芳香的茶味。

 

郭艳芳看到是女儿,满脸笑容的对她招手:“梓晴啊,快过来喝茶。”

 

将心中的那些心思全部都掩去,叶梓晴面露微笑,像是平常那般:“什么茶啊?”

 

“我和你爸爸不是去云南大理旅游嘛,那里最有名的就是普洱茶,我和你爸就带回来了一些,太贵了!”

 

叶正霖笑着:“贵一点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喝到好茶叶,这才是享受!你真是妇人之仁!”

 

闻言,叶梓晴轻轻地笑着,三人围着桌子坐下来,一口一口的品茶,再听爸妈在云南大理旅游遇到的趣事。

 

普洱茶性本烈,而且又特别的浓,再加上爸爸一向又喜欢喝浓茶,所以泡的特别多,味道偏苦。

 

但苦的也另有一番滋味,她整整喝了四大杯的苦茶,低头再一看时间,放下茶杯,立即冲进了房间。

 

“怎么了?”郭艳芳不解的看着她。

 

“我下午还要上班呢,差点就迟到了!”

 

一边说着,叶梓晴一边将新手套塞进皮包中,快速跑出了房间。

 

等她一口气赶到办公室时是两点半,距离她上课时间还有十分钟,不禁松了一口气。

 

她所在的高中是s市的第一高中,同时也是s市最好的高中,每年都有不少的学生都想要挤破头皮的考进来,因为学校好,所以福利和待遇就好,当然规矩也就更严。

 

她带的是高三四班和五班的语文,也是五班的班主任。

 

“请同学们将课本翻到第85页,我们今天所要解析的是一首古诗,老师先朗读一遍,你们看下面的注字解释。”

 

站在讲台上,叶梓晴润了润嗓音,轻轻地开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老师,学生好逑……”一道清亮好听的男生突然插进来,打断了她。

 

 

顿时,全班学生都哄然大笑,纷纷转过身子,望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沈连爵手臂懒洋洋的撑在桌子上,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让他好看的眼睛眯起来,还一字一句的轻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老师,学生好逑……”

 

教室中的笑声又大了一些,叶梓晴没有忍住,清丽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了无奈的笑,低叫一声:“沈连爵!”

 

“老师,有何贵干?”他眯着眼睛,唇角勾着笑。

 

走过去,叶梓晴在他的身旁站定脚步,惩戒似的轻捏住他的耳朵:“下课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

 

办公室。

 

叶梓晴着实有些无奈地道:“沈连爵,你上课的时候能不能别捣乱?”

 

“老师,我认为我已经很乖巧……”沈连爵满脸微笑,挑着眉,不以为然:“我的生活太过于枯燥,总该要有些乐趣,你答应给我的圣诞节礼物呢,老师?”

 

“这你倒记得比谁都清楚,答应给你的圣诞节礼物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叶梓晴在办公桌前坐下:“我任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已经有一年了,每次开家长会都没有看到你的家人来过,明天的家长会务必要到,务必!”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着重强调务必两个字。

 

沈连爵修长的身子斜倚住办公桌,伸手摸了摸鼻子:“老师,这有些困难……”

 

“既然困难那就算了,你回教室准备上课吧,圣诞节礼物也就免了。”言语间,她拿起笔,开始备课。

 

“好,我答应你,老师,礼物……”沈连爵妥协。

 

叶梓晴的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从包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手套递过去:“给,圣诞节快乐。”

 

伸手接过,沈连爵翻看着手中的白色毛线手套,略有些不满的皱起眉。

 

自然看出了他的不满,她向他伸出手:“不想要就还过来,为了织你这副手套,老师熬了两天的夜!”

 

闻言,少年嘴角勾起的弧度迅速扩大,脚步向前迈了一步。

 

她虽是老师,但站在他面前却低了一大截,只能到他的下颚处。

 

弯腰,少年出其不意的拉过了叶梓晴垂落在身侧的手,她一愣,还没有回过神,他温热柔软的唇已经落在了她的手心,热热的,痒痒的。

 

“这是给老师礼物的回礼……”

 

沈连爵故作法国绅士那般的松开她的手,眼眸明亮的走出了办公室。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后,叶梓晴才回过神,手心处的触感还在,幸好办公室没有其他老师,不然真是!

 

还是一个高三学生,竟然还学绅士做那样的举动,真是人小鬼大!

 

目光一直看着手中的手套,走到拐角处以后,沈连爵拿出手机,话语愉悦而上扬。

 

“陈管家是我,你明天让老爷子或者夫人来学校一趟。”

 

“二少爷,老爷和夫人都没有在。”

 

“我大哥不是从美国回来了,让我大哥来吧,顺便再给大哥带句话,如果他不来的话,我就闹的天翻地覆,寻死觅活…

清晨。

 

因为要准备关于家长会上的事宜,所以叶梓晴在六点钟的时候就起床了。

 

由于是寒冬,所以还是一片漆黑,透过窗户,隐约能看到在寒风中晃动的树枝,看来是要变天了!

 

再过两天就是圣诞,可今年一场雪也未曾见过,也应该变天了,手中端着温水,叶梓晴站在窗户旁,心中想着。

 

正在这时,一阵响亮的脚步声传来,只见浓妆艳抹的许天爱东倒西歪的走了进来,一身酒气。

 

见状,叶梓晴的眉头皱起来,压低声音:“嫂子你怎么喝那么多的酒,是不是又去赌博了?”

 

闻言,许天爱一下子抬起头:“谁说我又赌输了?谁敢说我又赌输了!我只是运气不好而已,再过两天肯定就转运!”

 

没有再言语,叶梓晴看了她几眼,拿起围巾和包,走出房间。

 

学校。

 

十点钟,正好是开家长会的时间。

 

家长们已经坐好,其中只有一个空位,叶梓晴微咬着唇瓣,又是沈连爵的家长没有到?

 

她准备去找沈连爵,可才一转身,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子狂跳起来,怎么是他?

 

沈少廷上身穿着白色衬衣,驼色大衣挂在臂弯上,似来的有些匆忙,却也平添了几分慵懒。

 

深邃的眸光不经意间扫过面前的女人,微微的惊愕和深沉而过,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走过去,也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叶梓晴,擦身而过,似陌生人般。

 

心还在狂乱的跳动,就连手中的名册都有些轻颤,她又怎能想到,他竟然会是沈连爵的家人?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冤家路窄,可是世界不小不大,为什么这么轻而易举的又会遇到?

 

将卡在喉咙的吐沫咽下去,觉得喉间就像是掐了一根鱼刺,叶梓晴深深地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

 

基本上来开家长会的都是女人,而沈少廷的出现无疑是万花丛中的一点绿。

 

再加上他深邃的五官就像是天神精心打造一般完美,还有尊贵优雅的气质,周围已为人母的女人纷纷拿出手机,对着他照相,更有些微博控已经将照片发到了微博上。

 

沈少廷微微皱眉,众人的围观让他的眉宇间有些许不耐和烦躁,但并没有发作,淡淡的眼波落在叶梓晴身上,薄唇扯动,嗓音低沉:“叶老师,家长会还没有开始吗?”

 

身子轻颤,叶梓晴觉得浑身不自在,可还是挺直了脊背,尽量让自己忽略那道颀长而存在感又如此强烈的身影,用讲课时的语调道。

 

“很抱歉,在各位家长如此繁忙之际还让大家过来学校一趟,这次开家长会的目的是向各位家长汇报学生一年的学习成绩还有平时在校的表现,我点到以下几位家长的姓名时,请应一声到……”她开口叫的是全班前十名学生的父母,成绩优秀,而且在校时的表现都非常好。

 

叶梓晴的声音不紧不慢,似是因为感冒的缘故有一些沙哑,却掐到好处的好听,说起学生,她眉飞色舞,活力充足。

 

眉向上挑起,沈少廷的眸光落在她身上,眯着眼,打量。

 

发丝黑如云,就那样披散在肩头,眼睛圆而黑亮,如珠子一般,鼻头小巧而精致,嘴唇不点而朱。

 

她白希的脸颊泛着如玉光泽,再加上身上又穿着大红色的羽绒服,衬托的更加白里透红。

 

不施粉黛,无官端正精致,清妍秀婉,看起来倒很是舒服。

 

叶梓晴虽然尽力让自己一心一用,但还是能感觉到那道深沉的眸光似从自己身上扫过。

 

深深地呼吸,她告诫自己心平气和,心平气和的开口道:“沈连爵的家人?”

 

沈少廷颀长的身躯慵懒的向后靠,沉沉的应了一声:“在。”

 

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又惹得周围女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过来,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他现在是自己学生的家长,而不是那晚的男人!

 

叶梓晴在心中又对自己警告了一声之后,抬起头,一派平静的开口:“你知不知道沈连爵在学校的排名?”

 

沈少廷依然维持着方才的动作,只是俊美的脸庞微侧了一些,鼻梁愈发显得挺直,似是在认真聆听一般,异常迷人。

 

“他每一次的考试永远都是倒数第二名,从来都没有过意外,我希望沈先生对他的学校能抓紧一些。”

 

若是其他家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听到这种排名,怕是早已尴尬或者脸红,可他却依旧风淡云轻,优雅自若:“全校的高三学生总共有多少名?”

 

叶梓晴如实回答:“两千九。”

 

他修长的手指轻弹着衣袖,点着下颚,随意道:“他后面不是还有一名?两千八百九十九,这个排名挺不错的……”

 

没有预料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叶梓晴有瞬间的怔愣,片刻后又回过了神,心中有些嘲讽的暗想。

 

有钱人的思想和普通人果然不一般,即便是永远都考倒数第一名,也不用畏惧将来。

 

“沈先生的思想可真谓独特……”

 

“一般。”沈少廷的薄唇勾起弧度,眼眸却有些微眯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叶梓晴的心微跳,飞快的别开了视线。

 

家长会很快就到了末尾,家长会才一结束,沈少廷推开椅子,迈开长腿就走了出去。

 

沈连爵早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大哥。”

 

“恩……”沈少廷点了点头,片刻后,又开了口:“你就是这样给我考试的?”

 

轻咳一声,沈连爵嬉皮笑脸的:“大哥,你说那些大商场的物品标价为什么总是以9收尾,这就说明物以希为贵,你听听两千九,再听听两千八百九十九,哪个更有感觉一些?”

 

“你以为你是商场上明码标价的商品?”沈少廷没有温度的瞥了他一眼,警告道:“下一次你再敢给我考两千八百九十九试试!”

 

 

 

 

“什么时候大哥对我的排名还有了兴趣?下一次不考两千八百九十九了,还是考个两千八百九十八吧,这个名次也挺不错的。”

 

“下一次你如果考不进前一千名,所有的费用都给我中断……”沈少廷冷冷道。

 

一听,沈连爵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大哥,既然这样的话,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

 

将所有学生的家长都送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叶梓晴伸了伸懒腰,走出学校大门,准备去吃鸭血粉丝,而一辆黑色的宾利却拦住了去路,在她身旁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