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对象的那个特别大,yin荡的护士乳在办公室揉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被迫,叶梓晴蹬蹬蹬往后连退了好几步,车窗摇下,她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怎……怎么……又会是他?

 

沈少廷看了她两眼,眸光随即落在身旁的沈连爵身上,扯动薄唇,淡淡的丢出两个字:“下车!”

 

车门打开,沈连爵下车,脸庞上扬着微笑,对她做出绅士的举动:“老师上车,我大哥有些事情要和你谈。”

 

他和她有什么事情可以谈?

 

叶梓晴的心揣揣跳动了两下,眼睛瞥过车内的男人,警惕的问道:“什么事?”

 

沈连爵讪讪一笑,轻咳道:“关于我学习上的事。”

 

看来是她的精神太过于紧绷了,舔了舔唇瓣,她道:“既然是学习上的事,那还是去我的办公室吧。”

 

“我大哥的身份有那么一些特殊,这会儿说不定都已经有记者赶过来了,所以还是找个清静的地方。”

 

还正在言语间,校长已经闻讯赶来,一脸讨好的笑:“沈先生过来怎么不打一声招呼,我也去好迎接。”

 

沈少廷喉结动了动,淡淡点头:“今天来这里只是给连爵开家长会,怎好打扰校长?”

 

“哪里哪里,沈先生言重了……”校长有些局促的搓着两手,这时才留意到一旁的叶梓晴,诧异道:“叶老师?”

 

“校长。”她点头,打着招呼,没想到校长还能注意到她这号人物。

 

“关于连爵学习上的事,我想要和叶老师谈谈。”沈少廷又开口续道。

 

“那是当然。”校长的眼睛简直都笑的眯在了一起,又对着叶梓晴道:“叶老师,你下午就不用回学校了,好好的和沈先生谈谈,最好再具有针对性的拟好学习计划,不要让沈先生担心。”

 

就算是巴结,可也不需要巴结到这种地步吧?

 

校长这会儿像极了卖女求荣的父亲,叶梓晴心中暗想,还是想要推脱:“可是我下午还有课……”

 

这叶老师也真是没眼色,校长心中都有些发急,这会儿就是有十节课,也得先陪沈先生:“叶老师下午的课让陈老师带……”

 

沈连爵对着校长挑了挑眉:“校长老头,谢了,叶老师就带走了!”

 

话音落,也不等叶梓晴言语,沈连爵拉开后座的门,按住她的肩膀,直接将她塞了进去,自己则是坐进了副驾驶位上。

 

“大哥,去哪里?”沈连爵偏头问道。

 

“我饿了。”沈少廷嗓音低沉,还带着几分沙哑,身子向后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假寐,眸光似有似无的从她身上扫过。

 

从身旁传来的压迫感那么强烈,叶梓晴皱眉,有些坐立难安,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虽然车中还有沈连爵和司机,但是那份压迫感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烈……

 

即便是眼睛不动,可只要眼睛一转,余光还是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

 

车子在路上平稳的向前行驶着,最后在名贵的西餐厅前停了下来……

优雅而富丽堂皇的包间内,三人面前都摆着一份七分熟的牛排,还有一瓶红酒。

 

牛排是沈连爵点的,他一直在询问叶梓晴想要吃什么,并拿出菜单让她点。

 

可叶梓晴心中想的只是能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百般推辞,连连拒绝。

 

但她的拒绝根本没有用,沈连爵还是强硬的点了份七分熟的牛排,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黏稠的红酒顺着透明的玻璃杯缓缓滑下,醇厚的酒香立时在包间中流散。

 

沈少廷眸光落在她身上,端详了几秒,然后放下手中的红酒:“叶老师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

 

两人都已经坐下,只有她还站着,这样显得的确有些突兀,叶梓晴只好讪讪的坐下。

 

一时之间,包间内只有切牛排的声音在响起,捏了捏手指,叶梓晴打破了这份窒息的沉默:“关于沈连爵的学习,沈先生有什么想和我谈的?”

 

一听到提起自己,沈连爵连杯子中的红酒也顾不上喝,找着借口:“我去卫生间。”

 

离开包间的时候,还故意对着沈少廷眨了眨眼睛……

 

沈少廷优雅的切着牛排,闻言,眸光落在她身上:“叶老师认为请一个家庭教师如何?”

 

看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叶梓晴心中的警惕也放下了,表示赞同:“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随即,是他的声音:“看来叶老师是同意做连爵的家庭教师。”

 

闻言,叶梓晴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坐直了身子:“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放下手中的刀叉,沈少廷端起了红酒,轻轻地抿着:“叶老师现在的回答呢?”

 

“抱歉,我没有时间。”叶梓晴想也没有想的一口回绝。

 

“不用叶老师太多时间,每天两个小时而已……”

 

“沈先生,不是多长时间的问题,而是我真的没有时间。”她鼓足勇气直视着他的眼睛。

 

而沈少廷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语一般,只是扯动薄唇,径自道:“工资翻倍……”

 

叶梓晴的声音有些冷了:“不是钱的问题,沈先生还是另寻他人吧。”

 

她已经彻底的想要将那天晚上的记忆全部都剔除,所以不想要和他之间再有牵扯。

 

因为,只要一看到他,那天晚上的记忆就会如潮水般涌现而出!

 

轻轻地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相比于她的激动,他则是一脸的淡然,惬意:“叶老师觉得我和贵校的校长商量此事如何?”

 

这句话中无疑多了抹威胁的意味,以校长刚才的表现,她百分之百的敢肯定,校长绝对会将她拱手送上!

 

心中的怒火终于被激发了出来,叶梓晴胸口微微起伏着,蹭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你为什么非我不可?”

 

想要当家庭教师的人不计其数,何必这样威胁她?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意图?

 

“叶老师误会了……”沈少廷眼眸中沾染上了轻浅的笑,低笑道:“并不是我非你不可,而是有人非你不可……”

叶梓晴愣住,定定的看着他,从口中吐出三个字:“沈连爵?”

 

“恩……”沈少廷慵懒的应了一声。

 

原来是她多想了,窘迫从心底升起,叶梓晴的脸庞不由自主的染上红,深呼吸,道歉:“对不起,刚才是我激动了。”

他抬头,再次询问道:“叶老师的回答呢?”

 

“我还是拒绝。”直视着他,她一字一句的回答道。

 

眸光缓缓眯起,沈少廷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也不言语,就那样一瞬不瞬,似是要活生生的将她看穿。

 

半晌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叶梓晴诧异的抬头,瞬间跌入他深沉难测的眼睛里,心失序的狂乱跳动起来。

 

寂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动,突然,沈少廷开了口,低沉的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叶老师的拒绝和那天晚上有关……”

 

脸庞在瞬间变色,叶梓晴对眼前的男人有些忌惮,他就像是一只优雅的猎豹,看似随意,却一招致命。

 

但,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她没有退缩,而是点头。

 

“对于那晚,我倒有句话要说……”沈少廷睨着她:“我的确是出于好意才向叶老师提出修补初女膜一说,而叶老师显然是误会了……”

 

身体中的血液一下子全部冲到了头顶,叶梓晴咬牙切齿的低声道:“那件事我希望沈先生彻底的忘记!无论是出于好意还是什么!”

 

“我已经忘记,在意的不过是叶老师,如此而已……”

 

他的双眸锐利如箭,一直观察着她的神色。

 

她垂眼避开他洞察人心的眸子,反驳道:“没有!”

 

“既然没有,做家庭教师又何妨?”沈少廷挑眉,一步一步的紧逼。

 

鲜少的烦躁和暴躁终于被他成功的激发出来,她蹭的一下站起来,带了几分蛮横:“不做!不做!就是不做!沈先生你听明白了么?”

 

脸颊红润,她大大的眼睛干干净净,又黑又亮,沈少廷似乎被她的目光吸附住,眼睛里的光闪烁了一下,薄唇微勾,淡淡的提醒她:“叶老师似乎又激动了……”

 

“我就是激动了又怎么着?总之,家庭教师我是不会去做的,我下午还有课,沈先生自便!”

 

话音落,叶梓晴拿起包就向着包间外走去,才走了两步,包间的门被人推开,沈连爵走了进来。

 

沈少廷挑眉,眸光落在沈连爵身上,唇掀动,开口道:“既然叶老师并不同意,还是不要太过于勉强的好,对了,让刘司机送叶老师回学校。”

 

而沈连爵的眉却狠狠地皱了起来,紧盯着叶梓晴:“你为什么不同意?”

 

“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去做家庭教师。”叶梓晴抱歉的看着沈连爵。

 

随即,她绕过沈连爵,离开了西餐厅……

 

沈少廷颀长的身躯站起,也向外走去,却见沈连爵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他挑眉:“不走?”

 

“大哥,你信不信我有办法让她同意?”回神,沈连爵嘴角勾起灿烂的笑:“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去学校……”

 

显然,沈少廷对他的话语没有多大兴趣,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上了黑色的宾利。

而叶梓晴则是回到了学校,才一到办公室,便被校长给叫走了。

 

校长问的全部都是毫无营养的话题,无非不就是沈先生怎么了,怎么了,还是怎么了!

 

坐在那里,叶梓晴一边胡乱的打着马虎眼应着,一边昏昏欲睡,更甚至肚子差点传出响亮的叫声。

 

中午的鸭血粉丝没有吃上,直到这会儿肚子都还饿着。

 

最后离开的时候,校长对她更是千嘱咐万嘱咐,一定要抓紧沈二少爷的学习!

 

叶梓晴对他奉承的程度有些咂舌,直觉得这人已经没救了!

 

只是随后几天上课时,她留意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永远都是空的,那是沈连爵的座位。

 

她将电话打过去,每一次甜美的女声提醒的都是对方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如果偶然或者一两次是通话中倒还正常,可每次都是这样便说明有问题,沈连爵是故意的。

 

都已经是二十岁的成年人了,发起脾气来却像是一个幼稚的孩子。

 

他为什么会这样,她心中也是明白的,无非是因为她没有答应他做家庭教师。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叶梓晴将学生名单拿出来,开始翻找沈连爵填下的家庭住址。

 

再过两天就是年末考试了,他必须要来学校参加期末考试!

 

将家庭住址记在了手机上,她拦下计程车,对着司机道:“去阳光丽园小区。”

 

计程车司机多看了她两眼,笑米米道:“小姐住哪里?听说那里房价可是特别贵的。”

 

“不是,我只是过去找个人而已……”

 

她也听说过阳光丽园小区的房价是非常高的,但从来也没有去过,今天倒是第一次去。

 

半个小时后,计程车在小区前停下来。

 

空气果然很好,环境做的很好,走在小区,闻到的都是淡淡的花香。

 

顺着地址,叶梓晴上了第三栋楼,在房间门前停下,而令她有些诧异的是,房间的门居然没有锁,留着一条缝隙。

 

将地址来来回回核对了好几遍后,她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但是向前没有走下几步,叶梓晴整个人像是雕塑一般的愣在原地,脚底下更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般,那些暧昧的声音清楚的传入耳中。

 

女人的声音逍魂而妩媚,和男人混合在一起,酥麻的让人浑身上下直起鸡皮。

 

也知房间中这会儿上演的是怎么一回事。

 

肯定是在干那种事!!

 

顿时,浑身上下的血液全部都聚集到了头顶,叶梓晴嘴唇有些发干的厉害,脸颊更是涨红的鲜艳欲滴,活生生的似是要滴出鲜血一般。

 

这……这……这算是什么事……

 

回过神,她异常不知所措,就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便是迅速,立即离开这里!

 

但,在她转身的时候却没有留意脚下,只听“噗通——”一声,垃圾箱撞翻在地,发出响亮的声音。

 

叶梓晴脸色大变,顿时石化在原地!

 

正在这时,沈连爵的声音却突然传了出来:“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响?”

 

“如果保持不了安静,就自己给我滚出去……”随即响起来的语调又低又沉。

闻言,叶梓晴攸然拉回了僵硬的思绪,整个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好像……好像里面不是在干那种事……

 

心中出于疑惑和好奇,她绕过玄关,轻手轻脚的向前走去。

 

前脚才一踏进客厅,对面墙壁上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就那样活色生香的映入了眼帘中,清清楚楚。

 

脸红心跳的垂下眼眸,叶梓晴这时才留意到沙发上的两人。

 

沈连爵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一边还在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大哥,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叫的有些太媚?还有,你瞧她胸前一晃一晃,肯定是整的,腿倒是又直又长…”

 

而沈少廷显然是刚洗过澡,发梢还没有干,一身舒适随意的家居服也被他穿的颀长挺拔,优雅十足,面前还放着一叠文件,正在批阅文件。

 

敏锐的察觉到那道视线,他指尖的笔微顿,抬头,深邃的眸子对上叶梓晴。

 

没有一丝诧异,更没有丝毫窘迫,挑眉看着她,沈少廷扯动薄唇,开口道:“叶老师。”

 

还在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看的沈连爵一听到叶老师三个字,条件反射性的转过头。

 

然后,俊逸的脸庞在瞬间变红,暗暗咒骂一声,修长的身躯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想要遮住屏幕,但是发现不可能后,脚步迅速向前迈动,两手遮住了叶梓晴的眼睛,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赶紧看向大哥,有些窘迫的叫着:“大哥,快点!”

 

相对于他的窘迫,沈少廷却怡然自得,俯身,修长的手臂勾过大理石茶几上的遥控器,关掉屏幕……等到周围彻底的变安静之后,沈连爵才轻咳两声,放开自己的手:“我先去泡咖啡。”

 

话音落,已然没有了身影,完全不等叶梓晴开口。

 

见状,叶梓晴只好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四周。

 

房间很大很豪华,颜色非常的单一,只有黑和白两种色调,她也是此时才发现,坐在这里竟然能看到大海!

 

还在吃惊间,沈少廷低沉的声音传进她耳中:“叶老师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沈连爵在家庭住址那一栏里写的是这个地址。”叶梓晴如实回答道。

 

闻言,沈少廷眼眸眯起,直接射向了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沈连爵。

 

在那泛着寒意的目光下,沈连爵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大哥肯定是知道他写的是这里的地址,而不是家里的。

 

没有喝咖啡,叶梓晴只是径直看着沈连爵,道:“再过两天就是期末考试,你打算怎么办?”

 

沈连爵回答的异常顺口和自然,用她之前的话去堵她:“我还有些事要忙,没时间去学校。”

 

“沈连爵!”叶梓晴恼怒,连名带姓的吼道。

 

“反正老师不答应做家教,我是绝对不会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的,老师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叶梓晴已经教了他一年,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子,其实今天来到这里,代表她已经妥协。

 

“那好,我们现在在来说说刚才的那件事。”她改变了话题:“你已经是二十岁的成年人,对于那种事感觉到好奇和冲动是很正常的事,那些片子也并不是不让你看,而是在看时要有正确的观念……”

 

从未和男生谈论过这样的话题,叶梓晴虽佯装镇定,但脸颊还是红了很多。

 

沈连爵的窘迫在此时却消失,一边微笑,一边点头。

 

一旁正在安静批阅着文件的沈少廷听到那样的谈论,眼眸略有略无扫过那张因为害羞绯红而又一本正经的脸,薄唇玩味的勾起。

 

她真以为那小子是不谙世事的小毛头?这样的片子他只怕已经看得不下几十部,更甚至都已经有了实战经验……

 

“还有沈先生……”叶梓晴的目光一转,看着他:“作为家长,你难道就是这样纵容他的?”

 

这批评教育似乎还沦落到了他身上……

 

沈少廷抬头,眼眸微微眯起,身子随意的靠在沙发上,倍感慵懒:“叶老师刚才不是说他对于某些事感觉到好奇和冲动是很正常的事,我并没有理由阻止他看片子,不是吗?”

 

一时之间被堵的语塞,她深呼吸,压住心中的怒火:“那也应该给他提供正确的观念不是吗?”

 

她自问不是容易生气的人,可他三两句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将怒火激发出来。

 

修长的手指落在额际,沈少廷轻轻的揉捏着,同时眸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皱眉,一本正经的开口:“什么是正确的观念?用什么体位最好?“

 

闻言,叶梓晴双目瞪圆,心中怒火上扬,气的胸口不断上下起伏,甚至连细茸茸的血管都能看到,咬牙切齿:“沈先生!”

 

他简直……简直……强词夺理……不可理喻……

 

沈少廷眉又向上挑起了一些,房间内的温度不低,她的脸颊微红,嫩黄色的羽绒服衬托着,更显得肤如凝脂,白希莹润。

 

那晚的荒唐,忽然浮现在脑海中。

 

眼眸瞬间暗沉了许多,他薄唇掀动,低沉的话语再次流溢而出。

 

“男人应该怎么样让女人快乐?或者用什么样的方式?”

 

令人发指!简直太令人发指!当着沈连爵的面,他这是作为大哥应该说的话吗?

 

他就不怕会带坏沈连爵吗?

 

叶梓晴再次狠狠地咬牙:“沈先生,你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吗?”

 

完全不理解别人的话语,更甚至还扭曲其中的意思,她只气的差点没有蹦起来!

 

闻言,沈少廷淡漠的笑着:“叶老师受到的教育似乎也不过如此,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叶老师,进别人家之前应该先按门铃吗?”“你——”叶梓晴气的哑口无言,垂落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收紧,狠狠地瞪着他。

 

依然是那般优雅,他眸光抬起,淡淡的睨着她,笔下更甚至还在龙飞凤舞的签着字。

 

房间中流动的空气顿时变的紧绷起来,还站在一旁的沈连爵似乎已被两人遗忘,成了透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