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小梅的性荡生活,对象吸了小兔兔的感觉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想要打破这份沉默,他正准备开口时,叶梓晴收回目光,将呼吸压抑下去,话语异常平和,却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沈先生若是有闲暇的时间,还是对自己的弟弟多上点心……”

 

话音落,她没有再作停留,心平气和的向着房间外走去,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对自己说,平和,平和,平和,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只是,在带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心中却不受控制的耍了性子,手上的力道又狠又重,甚至都能听到“啪——”一声!

 

那声音沈少廷自然也听到了,眼眸有些玩味的上挑,淡淡的对着沈连爵道:“叶老师的脾气好像有些不怎么好,很容易激动……”

 

沈连爵哼了一声,反驳道:“才没有!叶老师的好脾气是全校公认的!”

 

“是吗?”沈少廷的态度随意而敷衍,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坐下,沈连爵蹭的一下将手伸到大哥眼前,辩解还有些炫耀:“叶老师送给我的圣诞礼物,这可是她亲手织的,是不是很心灵手巧?”

 

白色毛线手套映入眼帘,沈少廷眸光微微闪烁,睨了几秒后移开,丢下几个字:“卖相的确非常难看……”回到家已经是下午,推开客厅门,只见许天爱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面前摆着一堆零食。

 

电视上正在播放财经栏目,叶梓晴无意中瞟了两眼,有些好奇,她什么时候对财经竟然还有了兴趣?

 

她不是只对美容和时尚有兴趣吗?

 

听到声响,许天爱抬起头,兴奋的对着她招手:“快坐过来,一起看。”

 

“我看不懂,也不怎么感兴趣,还是嫂子自己看吧。”叶梓晴换上拖鞋,端起热水杯,暖着已经冻僵没有知觉的手。

 

“我只读到高二,连高三都没有撑到底,你倒是以为我能看的懂?”许天爱一脸不以为然:“我看的是这期介绍的人物,沈少廷,喏,你瞧,出来了……”

 

转身,叶梓晴的视线落在电视上,身着黑色西装的女主持人正在眉飞色舞的介绍着沈氏集团。

 

沈氏集团每年的盈利与分红,更包括它是唯一一个进入世界二百强的集团,是所有s市人的骄傲!

 

而紧接着放出来的则是沈少廷的照片,黑色及膝大衣,烟灰色西装裤,薄唇紧抿并没有什么神色,散发出来的气息成熟而优雅。

 

“简直比明星和模特都有型,怎么会这么迷人?”许天爱啧啧的感叹:“梓晴,感觉怎么样?”

 

“一般吧。”叶梓晴淡淡开口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他不可理喻,强词夺理的神色,手不自觉地又将水杯握紧一些,微微咬牙。

 

“一般吧?你的眼光真不怎么样,比你那窝囊废的哥哥不知道强了几千万倍,一大男人一月才赚四千,够谁花?”冷哼,许天爱一脸的鄙夷。

 

叶梓晴本不想和她一般计较,毕竟她是自己的嫂子,但一听到窝囊废三个字,终究还是嘲讽的开了口:“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再找一份工作?两个人赚自然比一个人赚的多。”

 

许天爱却是冷哼一声:“男人养自己的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连老婆都养活不了的男人不是窝囊废又是什么东西?”

 

眉眼间有些冷意,叶梓晴喝了一口水,反驳道:“遇到嗜赌的女人,平常男人里面十个有八个只怕都是窝囊废。”

 

她一天正经事不做,总是出去赌博,大哥每月的工资都是被她输的一干二净,还喜欢逛街,只要一上街,就会买回来一堆衣服。

 

除此之外还好吃懒做,对食物特别的挑剔,不是好的,嫩的,鲜的,她连碰都不碰一下!

 

更甚至早上出门连自己的被子都不叠,总是等着妈妈去收拾。

 

真不知道大哥当时到底是看上了她哪一点?

 

她总觉得妈妈和爸爸太过于纵容,而妈妈却又不想和媳妇之间有什么矛盾,弄得难看,所以一直不让她参与其中。

 

闻言,许天爱恼羞成怒,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激了出来,正准备出口大骂时,心中似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忙将怒火压了下去,道:“梓晴啊,我们家的房本在哪里啊?”

 

“不知道,还有你最好别打房本的主意!”警告,叶梓晴没有再理会她,径自走进自己的房间。

 

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不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是绝不会理会那种人的!

 

“有什么好神气的,你不说难道我就不会自己找!”许天爱在背后冷哼,想到那件迫在眉睫的事,脸色又变了几变……随即,她在房间中轻手轻脚的找了起来,更是偷偷摸摸的溜进了郭艳芳的房间,四处的寻找着。

 

房间内。

 

沐浴之后,叶梓晴将电话给郭艳芳打了过去:“妈,我们家的房本在哪里放着?”

 

虽然刚才许天爱只是随意问问,可她心中总是有些不踏实,不放心。

 

只怕许天爱会对房本打什么坏主意……

 

郭艳芳这会儿还在火车上,周围人声嘈杂,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后,才回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房本一向是你爸爸收拾,我也不大清楚,不然我问问你爸爸?”

 

“那我嫂子知道房本在哪里吗?”

 

“你爸放的连我都不知道,她肯定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听到这里,叶梓晴的心放下了:“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和我爸路上注意安全,我挂了。”

 

房本既然连妈妈都不知道在哪里,许天爱肯定更不会知道。

再过两天就是十二月二十五,也就是圣诞节。

 

而圣诞节过后便又是元旦,元旦过后不长时间就是年终期末考试,每天这个时候总是会忙的喘不过气,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不对,今年比往年更忙一些,因为每天晚上还要再去给沈连爵当家庭教师。

 

想到那一大堆的事,叶梓晴的脑袋就有些发疼,不过还好的是,这两天去补课时,都只有沈连爵一人在,两人再也没有碰到过。

 

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二十五,道路两旁的商店早已经装饰好了,绿色的圣诞树,白色的雪花,红色的圣诞老人。

 

看了一眼时间,叶梓晴着急的催促着出租车司机:“师傅,麻烦你再开快点,我赶时间!”

下午一点还有她的课,可早上走的有些太过于匆忙,拉下了两份材料。

 

“小姐我也想要开快,但今天是圣诞节,路上堵车状况这么严重,怎么可能开的快?”

 

平常只要半个小时的路程,今天却用了五十分钟,足以见堵车有多么的严重。

 

眼看就要迟到了,没办法,叶梓晴给陈老师打了个电话,想要换一下课。

 

陈老师也没有多问,而是欣然应允,她松了一口气,陈老师的课是下午三点钟,所以时间还很充裕。

 

推开院子的门内,却见站了一大群人,她心中生出几分疑惑,开口道:“你们是谁?”

 

闻言,一个年级约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看着她:“你是不是这里的前主人?”

 

叶梓晴一下子就捉到了他话中的重点:“什么叫做前主人?”

 

“这还不简单,这栋房子以前的主人是你,但从今天开始,我是这里的主人。”中年男人道。

 

“你到底乱七八糟的在说些什么?我们并没有转卖这套房子,肯定是你哪里搞错了!”

 

“小姐,你看看这份文件……”中年男人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伸手接过文件,越向下看,叶梓晴的脸色便越难看,难看的发白,捏着文件的手指手捏,硬生生的像是要撕碎。

 

很显然,男人递给她的是转卖合同书,两方都已经签字,钱也已经支付,同时也已经公证,盖上了印章。

 

脸上的血色被抽的一干二净,叶梓晴心中如明镜,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是无用。

 

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现实!

 

“哪个,我们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能不能先通融几天?”

 

此时唯一的办法便是拖延时间,多一天时间,便能多想一点办法。

 

中年男人收回合约:“没办法,我们目前也没有地方住。”

 

“一天,就一天好不好?”叶梓晴哀求道:“我们的东西还没有搬走,你也不好搬家,是不是?”

 

“不好搬也得搬,难不成晚上风餐露宿?小姐,你就别替我们担心,还是想想你们那些东西往哪里放吧!刚才就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倒还回来的挺及时。”

 

言语间,叶梓晴只见几个搬家公司的员工走出来,抬着她房间的那张床。

 

这么突然,她到哪里去找地方放这些东西?

 

咬咬牙,她对着中年男人乞求道:“你看我也真的是没有找到地方,不然这样,你先腾出一间房让我放东西好不好?我明天保准搬走,好不好?”

 

看着她的模样,中年男人的神色有些松动,最终开了口:“那好吧,不过你明天一定得搬走!”

 

“一定一定!”

 

帮着忙将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后,已经是三点钟了,到了上课时间。

 

可叶梓晴现在哪里有心情去看时间,随意将额头上的汗水抹掉,她拨着许天爱的手机,心中的怒火如巨大的波浪在翻涌。

 

但甜美的女声提醒她对方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她来来回回总共打过去了五次,没有一次例外,许天爱肯定是故意不接!

 

叶梓晴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咬着牙,编辑着短信:嫂子,你还在忙吗?哥刚才给我来了电话,说因为过元旦,他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提前一起发,现在把钱都已经打到了我卡上,三百块留给我买圣诞礼物,余下的让我拿给你,如果你再不回电话,可别怪我一个人私吞,还有,是不是得请小姑子吃顿饭?

 

编辑完毕后,她甚至还在短信后面附加上笑脸,可手的骨节处已经泛白。

 

另外一旁。

 

烟气缭绕的房间内,许天爱正在打麻将,听到短信的声音,她将手机拿出来浏览。

 

随即,她的眉皱了起来,心中有些疑惑,买房的房主不是说今天就搬进去吗?难道叶梓晴还不知道那件事?

 

又想了一想,她也觉得有可能,可能房主突然决定往后推迟一天再搬家,所以叶梓晴不知道也算是情理之中。

 

只是,那个死人头将钱打到他妹妹卡上是干什么?她是电话接不通,又不是银行卡接不通,搞什么东西?

 

低骂了一声,许天爱将电话给叶梓晴回了过去,眉开眼笑:“梓晴啊,嫂子才刚看到你的短信,你前段时间不是总说想要吃海底捞,那我就在建设路的海底捞店前等你,好,那我挂了,你快点啊……”

通话的时候,许天爱又留了一个心眼,仔细的听着叶梓晴的语气。

 

但从开始到结束,她的语气都很平淡,和平常没有什么差别,她的心这才安然落下。

 

丢下手中的麻将,去了建设路新开的海底捞。

 

在店门口等了约有二十分钟,这才终于看到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叶梓晴。

 

顿时,许天爱眉开眼笑,踩着脚下足有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迎了上去:“你可总算是到了。”

 

叶梓晴静静地将钱付给出租车司机,眼睛内波涛汹涌,火焰在肆意的燃烧,沸腾。

 

转身,她抬起手,使出全身力气,一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了许天爱的脸上。

 

这一巴掌果然是用尽了力气,许天爱被打的向后倒退了好几步,高跟鞋的鞋跟一歪,整个人跌倒在地。

 

过往的行人先是一愣,然后围成一团,津津有味的看起热闹来。

 

没有任何防备的许天爱给打懵了,片刻后才回过神,心中这时才明白,她是在故意勾引自己上钩!

 

心中发狠的咒骂着小践人,许天爱从地上站起来,手捂着红肿火辣的脸,故意装作无辜的看着叶梓晴:“小姑子,你这是做什么?”

 

叶梓晴冷冷的看着她,只恨不得再给她两巴掌,咬牙道:“你再装?”

 

她对她一次又一次的忍耐终于到了极点,再也无法忍耐下去!

 

“装?小姑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许天爱委屈的摇头。

 

周围路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叶梓晴身上,纷纷指指点点,尽是指责。

 

可叶梓晴这会儿哪里又能看到路人,她眼中只能看到许天爱,理智和冷静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真的听不懂,难道我做了什么错事吗?”许天爱还在装。

闻言,叶梓晴直接冲了上去,狠狠地就揪住了她的头发,抬手再次毫不留情的又给了两巴掌:“你丧尽良心做的事,还用我提醒你吗?”

 

她从来没有对谁动过手,许天爱是第一个,她现在只恨不得掐死她!

 

压低声音,许天爱嘲讽至极的冷笑一声,只有两人听得到:“我就是做了又怎么样?叶梓晴,你要是有能耐现在就整死我,不然我绝对让你后悔!”

 

做了错事非但不知道认错,竟然还这么张狂!

 

叶梓晴最后一丝理智终于烟消云散,对着许天爱动了狠手,发泄着心中的滔天怒火。

 

也不还手,许天爱就那样硬生生的承受着,嘴角却露出冷笑。

 

围观的行人越来越多,甚至都已经造成了交通堵塞,也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大声道:“快报警!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快报警!”

 

听到这句话后,许天爱这次倒大声的喊了起来:“救命啊!人民教师打人了!人民教师当街打人了!”

 

闻言,行人对叶梓晴的厌恶又更深了几分,身为人民教师,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殴打!

 

不过片刻功夫,警车停下,两名警察从车上走下来,道:“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矛头全部指向了叶梓晴:“她可是老师,竟然当街打人,受害者绝对连手都没有还一下,我们都可以作证!”

 

警察上前,两人分别捉住了叶梓晴的胳膊,道:“都带回警局!大家都散了,散了!”

 

叶梓晴的理智还没有回笼,挣扎,费力扭动,大声叫喊:“放开!放开我!”

 

警察又怎么可能会听,将她直接向警车带去,一并带走的还有许天爱和作证的人。

 

不远处。

 

黑色的路虎中,沈少廷微眯着眼,刚才的那一幕已全然落入了他的眼眸中。

 

倒不是他想看,而是交通造成了围堵,想要前行也是不可能,所以也只能被迫的欣赏了一出闹剧。

 

却也见证了那个女人的彪悍……

 

“总裁,现在是回公司还是公寓?”交通终于疏散,司机也长出了一口气。

 

“公寓。”淡淡的丢出两个字,沈少廷收回平淡无波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警局。

 

那两名警察坐在办公桌前,对面依次而坐的则是叶梓晴,许天爱,还有目击证人。

 

“事情的始末你再重复一遍。”左边的警察伸手一指目击证人。

 

目击证人点头,然后仔仔细细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包括细节。

 

其间,许天爱轻轻地抽噎着,肩膀也跟着抖动,将受害人的委屈发挥的淋漓尽致,看起来好不可怜。

 

而此时的叶梓晴已经恢复了理智,余光扫过许天爱的表演,只觉得无比讽刺。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她的脸怎么能够厚到这种程度?

 

目击证人已经说完,坐在右边的警察也做好了笔录,对他道:“谢谢你配合支持我们工作,现在可以离开了。”

 

“那好,但是请你们一定要严厉的惩罚她!现在的人民教师真的是越来越猖狂了!前段时间性*侵犯小孩的案子还没有落底,今天又当众殴打,你们可是要好好管教管教的,人民教师越来越不得人心了,也不知道现在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唉!”摇头叹气,目击证人无奈离开。

 

“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叶梓晴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翻着文件工作的警察,着急的问道。

 

闻言,警察抬起头:“小姐,作为人民教师当众殴打,你以为你今天还能离开?”

 

听了,许天爱幸灾乐祸,乐得像是开了花,让她再张狂。

 

“你当众殴打,物证人证俱全,而且你作为国家公务人员知法犯法,拘留十日。”方才做笔录的警察皱眉走到她面前,一脸严肃道。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先出去,叶梓晴皱眉,冷静的开口:“那我申请暂缓执行行政拘留!”

 

两名警察相互看了一眼,点头:“可以。”

 

叶梓晴喜形于色,紧绷的心终于放松:“那多长时间可以离开?”

 

“半个小时。”

 

许天爱虽然不知道暂缓执行行政拘留是什么意思,但听到半个小时就可以离开后,她又开始演戏。

 

“你们现在这是要放她走吗?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殴打我了,平时隔三差五的就会打我,因为是一家人,也怕家丑外扬,所以一直忍着,可却没有想到她变本加厉,你们真的要放她走吗?我好害怕!”

 

“惯犯?”警察手中的笔顿了下来,看了一眼叶梓晴:“申请驳回……”

 

蹭的一下,叶梓晴站起来,情绪很激动,整个警局都能听到她大喊大叫的声音:“我不是惯犯,你们凭什么只听她的一面之词?凡事都要讲证据,你们的证据在哪里?”

 

“人证不就在这里。”警察伸手一指还没有离开的许天爱,然后将情绪异常激动的叶梓晴关进了看守所……

 

“拘留十日!哼!看你还怎么样出现在我面前!”许天爱冷哼一声,这才满意的离开。

 

看守所中有暖气,是以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意。

 

可叶梓晴的心却是冷的,冰冷的就像是一块石头,怎么捂也捂不热。

 

今天的确是她太过于冲动,失去了理智,她原本以为许天爱只是嗜赌,好吃懒做了一些,但总归没有想到的是许天爱会那么狠!

 

作为一家人,许天爱竟然故意陷害她入狱,最毒妇人心果真是没有说错!

 

冷笑,她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么从此以后,她也用不着对许天爱手软,因为那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和颜悦色的去对待!

 

手机被没收,爸爸妈妈又在旅游的途中,哥哥还在外省上班,连能过来保释她的人都没有。

 

她还答应明天就将那些东西搬出来,如今人被困在这里,房东会不会将那些东西全部都扔出去?

 

叶梓晴心中有些焦急。

已经晚上八点钟了,但叶老师还没有过来上课,沈连爵看着客厅的立体式石英表,再带着希冀的望向公寓门。

 

叶老师一向言而有信,只要答应了,就绝对会做到,即便有事不能来,她也会提前给他打电话。

 

一直没有电话,便表示她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