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性饥渴的老妇教我玩她,不小心进了岳坶的身体A片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余深到了会客室,才知道前台小妹那表情还算镇定,因为她的表情更加夸张和震惊。她万万没想到顾铭昊竟然会在会客室内。

  昨晚刚发生那种事,按道理,她没找他负责,其实就想让彼此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忘了,现在他上门来干嘛?

  “顾总……”秉着职业操守,余深硬着头皮,假装镇定缓慢地走了进去,她一直在自我催眠,告诉自己,别去想昨晚的事。

  顾铭昊微微眯着眼,冷厉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余深,沉声道:“昨晚……”

  “昨晚我喝醉了。”余深迅速地打断顾铭昊的话,在公司谈私事,顾铭昊难道公私不分吗?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他不懂吗?

  “余律师,昨天晚上……”顾铭昊看着余深那急于撇清关系的态度中,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他喝的酒被人动手脚,她应该是不知情的。还有,这个女人跟他,应该正如她醉酒时所说,只是为了不让他帮忙余建国,并没有其它更深一层的目的。

  “顾总,能别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吗?就当是彼此喝醉酒,做了一件错事,我们双方都不应该为了一个错误去买单,对吧?”余深蹙眉,紧张地看着顾铭昊。

  此刻顾铭昊眼中那森冷的寒意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慌什么?”顾铭昊挑眉。

  余深纤肩轻耸,摇头,故装冷静地回答道:“我没慌,我慌什么,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放心,昨天晚上的事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

  “副作用?”顾铭昊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知所措起来还挺有意思,如此自信潇洒的女人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余深四周环望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放心,我不会找你负责的。”

  昨天只是因为酒喝得太多,又因为受到打击才会做出一些难以理解的事,现在清醒了,一切都应该恢复正常了。

  “桌面上有一份合同,你看一下。”顾铭昊沉声提醒后,余深这才发现桌面上有一份文件,她刚刚乱七八糟地说了那么多,难道都不是顾铭昊来的真正意图?

  丢人了!

  余深尴尬地扯着嘴角,“呵呵”两声掩饰心虚后,拿起桌面上的合同望了一眼,吓了一跳。

  顾铭昊居然要租她半年,还标明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余深震惊地看着顾铭昊,皱眉问道:“顾总可真会开玩笑,你明知道我是律师,这种合同是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的,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你考虑一下。”顾铭昊缓缓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余深,眸色沉沉,低声道:“对了,如果想通的话,合同上有电话。”

  余深也站起身,轻声问道:“我能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顾铭昊双眸微垂,思了片刻,回答道:“我想让她回来。”

  她?

  谁?

  余深不笨,很快就猜出来所谓的她是谁了。顾铭昊应该说的就是他的未婚妻,那个把世纪婚礼拒绝掉的女人。

  谁都不知道是谁,是什么身份?原本新娘的身份要在婚礼上揭晓的,媒体都把酒店围得水泄不通,谁能想到,新娘逃了。

  本世纪最悲惨的一个案例,应该是顾铭昊的被抛弃吧!

  顾铭昊现在是想利用她来刺激他的未婚妻回来?他的方法可真极端,有钱人的想法真让人猜不透。

  当看到顾铭昊即将要离开的时候,余深立马就叫住了他,“我不会同意的,你想用这种方法逼一个女人回来是愚蠢的。”

  顾铭昊的脚步停在原地很久,继而慢慢地回过头,看着余深,嘴角微扬,从容地说道:“你会同意的,一个律师喝醉酒,还跟男人上了酒店,然后照片被人拍下,你说这种照片被媒体一公布的话,你……”

  余深震惊。

  “我答应了你的无理条件,我喝醉了酒,落在你手里,这是给我的一个教训。”余深暗暗吸气着。

  余深做事一向小心翼翼,从来不让自己犯任何的错误,原本以为昨晚就是一个结束,却没想到是一个未知的开始。

  照片的事应该不是顾铭昊做的,他堂堂丰信集团的总裁,没必要来算计一个微不足道的她。或许是昨天运气不好,被媒体拍到了,然后有人威胁顾铭昊了。

  “余律师,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顾铭昊问了一个余深最想知道的问题。

  余深摇头,她还真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你足够理性,分得清黑白,我不喜欢纠缠的女人。”顾铭昊的回答让余深恍然,她默认地点头,淡淡地笑了笑。

  “很好,我也不喜欢纠缠的男人。”

  顾铭昊浅笑,一向冷漠的他笑起来格外好看。

  顾铭昊离开了,他拿着余深带着愤怒而勉强签的合同离开了事务所。

  因为顾铭昊的合同,余深一整天都打不起精神,浑浑噩噩着。

  很快,一天过去了,她下班了,刚回到家,便看到余建国还有那个女人正在跟李朝亮商量着什么,余然从厨房内端出洗好的水果,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余然在有人的情况下,一般都会摆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特别是在余建国的面前,对余深特别的客气。

  “姐,回来了,上了一天班累吗?”余然甜美的笑着,脸颊红通通的,看起来特别迷人精神,“对了,我刚刚洗的葡萄还有新鲜的青枣,要吃不?”

  余深看着余然的两副面孔,冷冷地白了她一眼,默不作声。

  “余深,你过来一下,帮阿姨出出主意。”继母白薇挥手让余深过去。

  余深斜上好瞥了白薇一眼,换成平时,她肯定直接走过去根本不会搭理。

  这个女人抢走了原本属于她母亲的一切,在余家这么多年,表面上是个温柔娴熟的女人,背地里却不知道阴了她多少次。

  此时的李朝亮抬头朝余深望了过来,那双幽幽的眼神中翻涌着复杂的神色,余深明白,他其实并不想让余深参和进来。

  可她偏不,余建国跟白薇明知道李朝亮曾经是她余深的未婚夫,现在竟然还这般坦然地商量着李朝亮跟余然的婚事,他们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

  他们现在三缄其口的原因就是只照顾余然的感受。

  余深缓缓地朝他们三人走了过去,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在订酒店,选了福城的四个大酒店,各有各的好,正拿不定主意。

  余建国一脸凝重地望着此时高傲的余深,早上的不愉快让父女俩之隔阂更加重了一层。

  而白薇却一脸笑意地将四个酒店的对比推到了余深的面前,浅笑道:“余深,帮阿姨挑挑,看哪个酒店适合办婚礼。”

  余深冷漠地望着面前酒店的照片,再看看家里每个人的嘴脸,心沉沉地揪着。

  “问你话呢,哪个酒店适合办婚礼?”余建国见余深沉默,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声。

  余深拿起照片望了一眼,回想到李朝亮之前跟她商量办婚礼的情形,当时她正在跟一个当事人了解情况,而李朝亮就在一旁自说自话着,或许当时他挑的就是这四个酒店吧!

  余深自嘲地笑了笑,不轻不重地说道:“我可能会先结婚,你们帮我先挑酒店吧!”

  余深的这句话顿时震住了大厅内的所有人,一旁的余然被水果卡住,狂咳了好几下,才缓过来。

  “什么意思?”余建国震惊地看着余深,“你跟谁结婚?”

  “是啊,余深,这么大的事,可别开玩笑,除了李……”白薇下意识地闭上嘴之后,眼球狡黠地转了一圈后,继续说道:“我们怎么不知道你要结婚的事?”

  “今天早上决定的。”余深淡淡地说着,

  “谁?”一旁的李朝亮不淡定了,眼神充满着愤怒,沉声问着。

  余深侧目看着李朝亮,讽刺道:“是谁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李朝亮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余深这话中的怒气,他了解余深,不可能在外面乱搞,刚刚她说的结婚一定是气话。

  余深见众人神色异常,心中无数次嘲讽之后站了起来,“刚刚我说的话都是真的,至于跟谁结婚,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当余深转身准备上楼时,余建国在身后叫住了她,“余深,爸知道你心里委屈,在跟我们赌气,可婚姻不是儿戏,我希望你自己要理智一些,现在余然已经怀孕了,我们……”

  “能别在我面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吗?你就是不相信我要结婚的这个事实。”余深愤怒地打断了余建国的话。

  看着余建国错愕的表情,余深继续说道:“余然结婚,你们高兴很正常,可为什么我说我结婚,你们就这副表情?”

  “姐,爸的意思是怕你被人骗了,毕竟……”余然语顿了一下,轻盈地扭着身子走到了余深的视线内。

  她知道余深只有李朝亮这个一个男朋友,怎么会突然要结婚,她太好奇想看看余深唱得是什么戏。

  在众人面前,余然的声音一直是那样的温柔,她浅声道:“毕竟大家都是关心你,你突然说要结婚,又不说结婚对象是谁,我们是怕你被人骗了。”

  余深听此,轻挑嘴角,讥讽道:“被骗?谁能骗律师呢?只有没大脑的才会被人骗。”

  余然一听余深这骂人的话,尖锐的声音顿时响起,“你骂谁没大脑呢?”

  “我刚刚说你了吗?”余深冷冷地看着余然,淡定观望着大厅内所有人脸上那复杂的神情。

  “余深啊,这结婚不是小事,有空的话,把那个人带回来我们看看,替你把把关,好吗?”白薇非常好奇余深要结婚的对象。

  她不相信余深能短时间内找到比李朝亮家庭好的男人。

  李朝亮的父亲是政府部门当职,母亲是生意人,这种家庭打着灯笼都没地方找,她之所以默认余然去勾引李朝亮,就是看中了他们家的背景。

  余深这个时候说结婚,不就是在气余然吗?

  她怎么可能临时找个比朝亮还要优秀的男人来结婚。这一点白薇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就想看看余深怎么圆刚刚说的谎。

  “我会带回来的,很快。”余深上了楼,重重地关上自己的房门。

晚饭的时候,余深下了楼,发现所有的人都不在家,或许刚刚挑酒店的时候,没有得到她的意见,几个人亲自去挑结婚场所了吧!

  余深开了冰箱,看着里面的剩饭剩菜,顿时没了胃口。

  她转身时,被后面的人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一倒,后背重重地撞到了冰箱。李朝亮见状,立马上前。

  “撞到哪里了,疼吗?”他紧张地看着余深,心疼地问着。

  “我不需要你关心。”余深排斥着,心有余悸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来给余然拿衣服,她说有点冷。”李朝亮总是这么关心体贴自己的女人,曾经的他也那样的关心过她。

  冷热交替,他总能第一时间发来关心的提醒,余深想,当初之所以跟他交往,就是因为他的这份体贴吧!

  可就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的体贴可以随意的转移给其他的女人。

  “好好关心你的女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余深沉声说完,正准备离开时,李朝亮失控般地拉住了余深的手腕。

  “你说你也要结婚,是真的吗?”李朝亮想再确认一次。刚刚一家人都在,特别是余然也在,他不敢多问。

  余深僵站着,眸色略带疲倦地回答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是想让我说,我放不下你,卑微地求你回到我身边,这样你才开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朝亮被余深说得有些无地自容。

  他们之间的分开有着太多的原因,彼此闹成现在这样,还要在同一个屋檐下相见,余深已经做得够好了,起码没拿把刀把他剁成肉酱,够给他面子了。

  余深微微侧过身,看着一旁矛盾的李朝亮,冷声说道:“当你跟余然上床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会用什么态度来对你。”

  李朝亮沉默着,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女人。你若是背叛我,休想我会原谅你。”余深用力地甩开李朝亮的手。

  李朝亮石化般地站立着。

  余深缓缓地转身上了楼,关上门后,心思沉重着。早知道今天早上签了那份合同后,就直接跟顾铭昊走算了。

  按照合同的规定,起码现在她有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港湾,就算是临时的,也总比回余家好。

  刚想到顾铭昊,余深的心立马一沉,那份莫名其妙的合同始终就像千斤巨石压在她的胸口,为什么不顺心的事如海浪一般一波波地翻涌过来。

  正在沉思的余深突然听到手机响。

  她上前,拿起手机,望了一眼,那11位阿拉伯数字好像在哪儿见过,带着狐疑,余深接了电话,随意地“喂”了一声。

  “声音听起来这么疲惫?”顾铭昊那熟悉的声音就这样突兀地闯进了余深的耳朵里。

  她难以置信地皱了皱眉,却略带惊喜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前台。”

  “前台?”余深轻声附和着,她怎么忘了,事务所里的所有律师名片都会放在前台,以便顾客来的时候,可以挑选对口的律师。

  “明天有空吗?”顾铭昊询问着。

  “什么事?”余深不解地问。

  “挑婚纱,选日子,见家长。”简单的九个字把人的前半生一下子就概述了,顾铭昊言简意赅地回答了。

  “我要上班,明天早上有个重要的客户要来事务所,挑婚纱,选日子这种事,你定就好了。见家长的话,明晚吧!”余深干练地回答着。

  跟顾铭昊的这场协议婚礼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她并不期待,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热情可言了,见家长也不过是演演戏而已。

  “那婚纱我就让人订做最小码了。”顾铭昊自说自话之后,刚要挂断电话,余深立马沉声叫了一下。

  “挑婚纱,还是我过去好了。”

  “改变主意了?”顾铭昊调侃道,声音明显带着笑意。

  “是,我改变主意了,如果你号码挑得不对,我怕我的某个地方塞不进去。”余深一本正经地说完后,立马听到顾铭昊在手机那头的低笑声。

  “余律师,你真得太高估自己了。”顾铭昊的笑声持续了很久才停下,继而就是一句非常中肯的评价。

  “知道什么是潜力吗?”余深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