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被自己的儿子弄,男人J桶进女人P无遮挡动态图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楚修远一想到那天晚上林沫晚说的话,心口闷疼闷疼,可是这几天他仔细想想,林沫晚因为他跟林微竹,所以赌气把自己嫁给了一个残废。

这也说明,林沫晚是爱自己的。

当时他实在是气疯了,既然没想到这一层,反而还质问林沫晚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明明是他对不起林沫晚。

“对,沫晚,你妹妹也没什么朋友,她就你这么一个姐姐,就帮帮她吧。”楚修远望向林沫晚,眼神中带着一丝愧疚。

林沫晚挺无语的,她自认为那天晚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这两人又想干嘛?

“不好意思,我家还有事,先走了。”林沫晚也懒得跟两人掰扯,想赶紧离开。

“去看看吧,你要是忙着把孩子送回去,我可以让人帮你送。”

楚修远暗暗伤怀,林沫晚现在应该压根就不愿意搭理他吧,心里肯定恨死他了,他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可是他没办法,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去挽留她,哪怕再次让她受伤,他也不愿意放手。

“对呀,姐姐,你跟姐夫结婚时就领了一张结婚证,连婚纱照都没拍过,要不这样你也去挑一件,试试。”林微竹故意刺激林沫晚,在她看来林沫晚嫁给那个残废,除了一张结婚证什么都没有。

别说是林沫晚了,换成别的女人铁定对这段婚姻极不满意,越是这样林沫晚就越是不甘。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她也就只配那种残废!

听到林微竹这句话,楚修远整个人都顿了顿。

原来林沫晚嫁给这个废物时,连婚纱都没拍,楚修远的心像是被人揪住,钻疼钻疼。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把一切都安排好,可是最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林沫晚瞥了一眼两人,看来这两人是打定了注意让自己去了。

“行吧。”既然这样那就去吧,这可是他们自己说的,到时候受气了也不关她什么事。

林微竹见状勾唇冷笑,林沫晚这个女人还真是蠢的可怜。

几人进了商场一家婚纱店。

林微竹望着橱窗里一件婚纱,笑着道:“姐姐,我觉得这件婚纱挺适合你的,你要不要试一试?”

楚修远抬眸,望向橱窗里那件婚纱,目光微微一滞,这件婚纱怎么在这儿?

“这件不行。”

这话一出,林微竹跟林沫晚双双望向楚修远。

林微竹眸色阴冷,表面上却持着笑意,“可我觉得这件挺适合姐姐的。”

“修远,不就是一件婚纱嘛,再说了这件婚纱本来就是你设计给姐姐的。”

听到这句话,林沫晚瞬间明白了,难怪林微竹这么阴阳怪气的,这怕是表面上装大度,其实心里酸的不行。

“现在正好,姐姐也结婚了,只差个婚纱了。”林微竹娇滴滴的望着楚修远,楚修远脸都快黑成锅灰了。

林微竹见状,又假装关怀,“对……对不起呀,修远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姐姐,如果不是因为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你跟姐姐就不会被拆散,这婚纱本来就是你为姐姐做的。”

楚修远见林微竹一副楚楚可怜,又无辜的模样,觉得是自己误会了她,

毕竟在这件事上,林微竹也是受害者。

他同样对不起她。

“既然微竹都说了,沫晚那你就试试吧。”楚修远侧头望向林沫晚,神色中试婚纱,这种事情林沫晚并不觉得有什么,她就是想知道林微竹到底想做些什么。

既然来了,不试试,岂不是很对不起自己。

林沫晚拿了婚纱跟销售员一起进了试衣间。

小宝拿着林沫晚的手机,乖乖等着,就在这林沫晚的手机响了。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名,小宝立刻接了电话。

“爸爸?”

林微竹闻声眸光一亮,从小宝手里抢了林沫晚的手机,“姐夫?我姐在婚纱店试婚纱,你跟我姐还没拍过婚纱照吧,你也过来吧,地址是……”

将手机又重新递给小宝,小宝望着跟前这个阿姨心里很不悦。

他紧蹙起眉头。

林微竹望了他一眼,勾唇冷笑,“看什么看,你以为林沫晚是真心对你好?”

“等林沫晚有了自己的孩子,你觉得她还会对你好?”

“你胡说八道,你是个坏阿姨!”小宝气哄哄的对着林微竹大吼。

“我怎么胡说了,我说的是事实,林沫晚又不是你亲妈,她怎么可能真心待你。”林微竹继续刺激小宝。

小宝一激动,将身侧的水杯给碰倒了,撒在了林微竹身上。

“啊!”

林微竹愤怒的伸手欲推小宝,余光瞥见楚修远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立刻收回了手。

“你这么没教养,林沫晚怎么可能真心喜欢你。”

“你胡说!”

“不许你说林医生!”小宝从椅子上爬下来,伸手去推林微竹。

林微竹故意侧腿,整个人往后倒,楚修远正好过来扶住了她。

“修远哥哥,你看这孩子,我就说了他几句,他就推我,这孩子这么没教养,姐姐在家里肯定很不好受,又要养他们父子还得受气。”林微竹侧过身,靠在楚修远怀里,假装难过的哭。

楚修远望着小宝,神色暗了几分,心里越发的难受。

林微竹望着楚修远,心里暗暗冷笑,心疼林沫晚又有什么用,她都已经嫁人了。

她就是要故意刺激楚修远,要让楚修远认清现实,知道他跟林沫晚绝无可能!

“修远哥哥,姐姐出来了。”林微竹侧头望向试衣间门口,眸光一亮,整个人都不好。

她真是傻了,居然让林沫晚试这件婚纱。

侧头只见楚修远紧紧盯着林沫晚,神色中带着几分惊艳。

林微竹气的咬牙切齿,真想直接冲过去把林沫晚身上得婚纱给撕扯下来,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林沫晚身上得婚纱真的很适合她,抹胸设计衬得她的天鹅颈修长美丽,腰部的收缩设计真的很衬身材。

她像是一只骄傲的白天鹅,浑身都沾染了一股高贵傲慢的气质,美的让人不忍挪开目光。

楚修远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林沫晚穿上这件裙子的模样。

他想过她穿上一定会很好看,只是没想到当有一天她真的穿上是会这么好看。

林沫晚望着前面的人,微微顿住,对上他那双深邃炽热的目光,蓦然面颊微红略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怎么来了?”林沫晚提着裙子,朝着楚修远走。

恍然间楚修远微微挑眉,正要伸手时,林沫晚从他身侧绕过。

他紧了紧拳头,余光扫了一眼门口。

傅庭琛正坐在轮椅上,深深地望着林沫晚,一直知道林沫晚长的好看,今天她穿的这身婚纱更是让人惊艳。

“好看。”他薄唇微动,嘴角带了一丝笑意。

林沫晚红了脸,“我知道。”

其实这还是傅庭琛,第一次夸她。“你怎么过来得?”林沫晚疑惑的问道。

一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跟林沫晚打招呼,“嫂子,你好我叫沈辞。”

“是我送三哥来的。”

林沫晚望了一眼沈辞,看来这人又是傅庭琛的朋友。

“沈辞叔叔。”小宝看到熟人,那迈着步子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沈辞的大腿。

沈辞将小宝抱进怀里,见他泪眼惺忪,蹙眉道:“小宝,怎么哭了?”

“坏阿姨,欺负小孩。”小宝知无不言的瞪向林微竹。

所有人都望向林微竹,林微竹略有些尴尬道:“姐,我就是跟他说了几句话,没想到这孩子脾气这么大。”

“你一个大人欺负小孩算什么,赶紧给小宝道歉。”林沫晚望着小宝有些内疚,刚才自己忽略了小宝,也不知道林微竹到底说了什么把孩子气成这样。

林微竹气的直瞪眼,“你让我跟个三岁小孩道歉?”

这话刚落下,林微竹突然想到什么侧头看了一眼楚修远,强挤出一抹笑,硬着头皮道:“刚才那些话不过是为姐姐打抱不平,对孩子发泄的确是我不对。”

“小宝是吧,对不起哦。”林微竹洋装着一副人畜无害的天使大姐姐形象,歉意的望着小宝。

在楚修远看来,是林沫晚在故意刁难林微竹,他觉得林沫晚变了。

小宝瞪了她一眼,林微竹气的心肝疼。

林沫晚摸着小宝的头笑了笑,她就知道林微竹为了在楚修远面前维持形象一定会道歉的。

楚修远扫了一眼傅庭琛几人,心中十分不悦道:“我去试衣服。”

见楚修远离开,林微竹强挤出一抹笑,赶紧转身跟着楚修远离开。

“我们结婚太仓促,都没有拍过婚纱照,今天就拍一套吧。”林沫晚望着傅庭琛道。

傅庭琛点了下头。

林沫晚选了一件西装,沈辞推着傅庭琛去试衣间试衣服。

这家婚纱店很大,有独立的男更衣室和女更衣室。

林微竹换好衣服,绕到林沫晚跟前,笑着道:“姐姐,楚修远也在试衣间,你猜他们会说些什么?”

林沫晚勾唇一笑,“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到时候大着肚子嫁给楚修远,让人看了笑话。”

这话带着一丝讽刺,豪门世家最忌讳的就是怀着孩子出嫁。

林微竹气的怒瞪林沫晚,“你跟楚修远曾经的那些过往,你觉得傅庭琛会不在乎,就算你跟傅庭琛不是因为爱情在意,这件事情随便放在一个男人身上,都会发怒。”

“更何况,现在傅庭琛他就是一个废物,你猜他会不会多想?”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林沫晚,想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慌乱可惜没有。

林沫晚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林微竹那些看似带刀的话,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让她十分不爽。

她觉得林沫晚肯定是在隐忍,其实心里已经开始害怕惶恐了。

“林沫晚,你身上穿的这件婚纱,是当初你出国留学时,楚修远亲手给你设计的,他当时做梦都想娶你进门,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你哪是真出国留学,其实你是去生孩子了。”

林微晚望着她笑,“你觉得楚修远要是知道,你曾经生下过一个孩子,他会不会对你恨之入骨?”

“他一直觉得是他自己背叛了你,实质上是你先背叛的他。

含着别样的情绪,像是在隐忍。

林沫晚挑眉,俯下身摸了摸小宝的头,“小宝,在这儿乖乖坐着,等我回来哦。”

小宝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压根就毫不畏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