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能随意插npc自由度高的游&欧美 亚洲 无码另类激情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说够了没?林微竹从小到大,你就一直都嫉妒我,恨不得将我身边所有关心我爱我的人都抢走。”林沫晚认识林微竹这么多年,她的心思林沫晚一直都很清楚。

“你现在目的达成了,还有什么不满?”

林微竹往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一丝讥笑,“我要让你伤心,让你难过,你每次都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真让我觉得恶心!”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做到无动于衷跟。”

林沫晚看了她一眼,神色中透露着一丝鄙夷,“你还真够可怜。”

这种人简直无药可救。

林沫晚也不愿在跟她有纠缠,提着裙子绕过了她。

“我可怜?可怜的是你!”林微竹望着林沫晚的背影,愤怒的吼道。

内心的多年的怨恨喷涌而出,从小到大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林沫晚一出生就是林家小姐,而她只能做林家的私生女。

林沫晚能光明正大的被林父宠爱,她品学兼优,学什么都是最厉害的,林父每次到她家来都会拿她跟林沫晚比。

就连赵梅都觉得她比不上林沫晚!

可她哪里比林沫晚差了?

“林微竹,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根本就不屑于跟你斗。”林沫晚侧过身,望着她露出了一丝怜悯的笑意。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一样。”

林微竹红了眼睛,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林沫晚这样,好似她从未把她放在眼里,“是?”

“你猜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被你弄没了,你觉得楚修远会怎么样?”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疯狂的想从林沫晚眼里看到恐惧。

“我觉得你最好别这么做,不然你跟楚修远之间,就没机会继续在一起了。”林沫晚神色微滞,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疯了……

男更衣室,沈辞跟傅庭琛刚进去,就对上了楚修远。

“你这种男人根本就配不上林沫晚。”楚修远鄙夷道。

沈辞觉得跟前这人怕是活腻歪了,居然敢跟傅庭琛这么说话。

“三哥……”沈辞紧了紧拳头。

傅庭琛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别急。

“那楚总觉得什么样的男人,能配的上沫晚?”傅庭琛手按在轮椅上,指腹轻轻敲击着轮椅柄。

他神色淡淡又道:“楚总这样的?”

楚修远对上傅庭琛的目光,总觉得他身上一股凌人压迫感,让他整个人都不好受。

“楚总,自己的事情都没处理好,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看楚总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傅庭琛按了下轮椅开关,轮椅自动往一侧隔间去。

楚修远心里堵着一口气,可是就在刚才,明明傅庭琛坐在轮椅上,然他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硬生生压的他毫无反驳之力。

林微竹死死盯着林沫晚,心里恨的咬牙切齿。

林沫晚说的很对,她现在得底牌就是孩子,可是她不甘。

她修长的颈很美,以及那欲从笼中跃出的……

林沫晚望着他那双带着欲气的双眸,这人还真不害臊。

她抬手遮住他的眼睛,俯身凑他耳边低语道:“能矜持点不,这位先生?”

傅庭琛勾唇轻笑,“我自己的老婆,你让我矜持?”

这话也没什么毛病,要不是傅庭琛是她丈夫,早眼睛都给他戳瞎了!

“那你就不能正经点?”林沫晚松开手,微微垂头打着商量的语气。

“可以。”傅庭琛抬头,眯着眼看她,“不过你叫我什么?这位先生?”

“老公……”林沫晚有些害臊,声音又轻又软糯。

“这样行了吧。”

这个男人还真是……

林沫晚也说不上好坏,但是心里却像是多了块火团,暖烘烘的。

“嗯,继续保持。”傅庭琛望着她微红的脸,抿唇笑了笑,抬手拉住了她软嫩的手,轻轻的捏了下。

不远处的摄影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问题,“先生可以站起来?”

跟前两人实在太养眼了,他忍不住想多拍几张照片,毕竟追求完美嘛。

傅庭琛点了下头,林沫晚俯下身缓缓扶着他起身,摄影师上来告诉他们摆什么姿势,“先生抱着太太的腰,亲吻太太的额头,太太把手搭在先生的肩膀上。”

“你能坚持一下?要是腿实在疼,就喊停。”林沫晚双手搭在傅庭琛肩膀上,抬头望着他道。

傅庭琛手轻轻抚着她的腰,“没事。”

林沫晚微微蹙眉,“疼就说。”

“好。”他像是面对对方的执拗,无奈又宠溺的回了一个字。

林沫晚往前靠了靠,直到傅庭琛的唇瓣触碰到她的额头,林沫晚顿了顿,两人贴的很近,这个距离带了些暧昧。

傅庭琛微微垂头,高庭的鼻子轻轻触碰林沫晚的额头。

他低语道:“你在靠近一点。”

林沫晚以为他腿疼,轻轻贴近他,两人几乎挨在一起,傅庭琛大手搂住了她的腰身,把她往身前提,林沫晚被迫踮着脚尖往他身上靠。

“没错,就这样一直保持。”摄影师道。

林沫晚只能僵持着这个动作,抬眸见身前的男人微微勾唇笑了,这才明白他是故意的。

摄影机“咔”的一声,闪了一下。

“好了,两位在调整一下动作。”

林沫晚稳住步子,往前迈了一步,顶着脚尖拉住了轻轻傅庭琛的西装领带,迫使他不得已垂头。

她微微仰头,两人唇瓣几乎相贴。

“就这样!”摄影师激动道。

林沫晚含笑望着傅庭琛,她笑起来很甜,而且目光坚定很有女人味,只要傅庭琛挪眼就能看到,她胸口那到幅度。

随着她的呼吸,扩大缩小。

傅庭琛轻笑,头在往下低了些,唇瓣跟她相贴。

不过两秒,他头往上一抬,两人之间只隔一厘米。

就在摄影师喊停时。

傅庭琛蓦然垂头,吻住了她的唇瓣,这一下措不及防,林沫晚捏着他领带的手紧了紧,望着他眼睛的瞳孔放大。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傅庭琛已经松开了她的腰身。

林沫晚脸颊微烫,整个人愣了愣,刚才这个男人居然咬了她唇。

想到刚才那一下,他的唇齿轻咬她唇瓣。

林沫晚瞪着傅庭琛,心低一道电流直击脑门,她假意不在乎的抚了下唇瓣。

两人殊不知,刚才这一幕,落入了不远处正拍摄婚纱照的楚修远眼里。

他嫉妒的发狂,恨不得现在就把林沫晚给抢回来。

“先生,抱住太太的腰。”摄影师在一旁指导。

楚修远烦躁的一把搂住林微竹,神色依旧阴侧侧的望着林沫晚跟傅庭琛两人。

“三哥,你瞧,有些人还真是没皮没脸,抱着怀里的看着别人的。”沈辞瞥了一眼楚修远,见他一直死死盯着傅庭琛。

“我看着小子活的不耐烦了,连嫂子都敢窥伺,要不三哥给他点颜色瞧瞧?”

沈辞这话一出。

傅庭琛看了他一眼,抿唇笑了笑。

“这种事情不需要亲自动手。”

沈辞一脸迷惑,直到凑到傅庭琛耳边,听他说完这才恍然大悟,三哥果然是三哥!“三哥,你等着我这就去。”

沈辞屁颠颠的走到林沫晚身侧,“嫂子,我三哥说他腿有点疼。”

林沫晚正在给小宝换衣服,闻言面色一顿,立刻起身朝着傅庭琛走了过去。

俯下身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哪只脚疼?”

她声音很柔和,却能听出来她有些紧张。

傅庭琛侧头,同她靠的很近,轻轻拍了下左腿,“这只。”

林沫晚拉了下,裙摆这才察觉到自己根本就蹲不下来,抬头望了一眼沈辞,“沈辞,麻烦你把你三哥捏下腿。”

“啊!修远哥哥你捏疼我了。”林微竹蹙眉盯着楚修远。

楚修远这才意识到,自己抱林微竹抱的太紧了。

“抱歉。”

楚修远松开了林微竹的腰,目光灼灼的望向林沫晚那边。

林微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林沫晚那边倒是夫妻恩爱一家其乐融融,他们呢楚修远拍个婚纱照就跟拍遗像似的。

她咬了咬呀,心里后悔的不行,早知道就不让林沫晚来了。

明明今天的主场是她跟楚修远,现在倒好……

林微竹望着楚修远的目光,心里又气又恨。

不管林沫晚有没有结婚,这个男人的目光始终都在他身上。

明明她也没比林沫晚差多少,可为什么楚修远偏偏就是喜欢林沫晚!

林微竹望着傅庭琛跟林沫晚这一对璧人,心中的嫉妒越发强烈。

“姐姐,真可怜,嫁给一个废人就连拍婚纱照,都还得照顾他,就更别说这以后了。”

楚修远紧了紧拳头,他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怒意,迈着步子朝林沫晚走。

“修远哥哥,你去哪?”林微竹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一把拉住了楚修远的手。

楚修远顿住步子,侧头望着林微竹,“微竹,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如果我就这么娶了你,那这辈子不仅你跟我不幸福,连沫晚也不会幸福。”

“不,不是这样的。”林微竹慌了。

她这么说只是不甘心,也想让楚修远也体会体会这种爱而不得的滋味,可并没有不想嫁给他。

楚修远挥开了林微竹的手,迈步朝着林沫晚走。

林沫晚正微微俯下身,替傅庭琛整理衣领,或许是穿着不属于自己的衣服,他有些难受总喜欢扯领子。

“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林沫晚按住他乱动的大手。

知道他有洁癖,但是婚纱店的衣服,不可能没人穿过。

怕刺激他,林沫晚声音放的很轻,像是在哄孩子。

在楚修远听来,林沫晚就是在委屈求全,身为林家小姐,只有别人照顾她的份,傅庭琛算什么东西,让林沫晚照顾他?

何况林沫晚从未照顾过他,傅庭琛凭什么?

楚修远一怒之下,拉住了林沫晚的手,“沫晚,你真的要嫁给傅庭琛这样的?”

“你堂堂林家大小姐,什么时候沦落到照顾别人了?嫁给傅庭琛,就要照顾他一辈子给他端茶倒水一辈子,林沫晚你要是真恨我,怨我你也不能这么对自己。”

林沫晚侧头望了他一眼,甩开了他的手,淡淡道:“楚修远,你想多了我不恨你,嫁给他是我自愿的。”

“你说你不恨我,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你爱他?”楚修远望着她的眼睛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