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傅庭琛挑眉望向林沫晚,似乎在好奇她会说什么。

林沫晚并没有迅速回答,她犹豫了。

她跟傅庭琛的婚姻一开始就没有感情,他们的结合顶多只能算凑日子过,可这些天的相处她总会不自觉被他吸引。

这算是喜欢?不能吧,顶多是有些好感。

“你不爱他!”楚修远望着她笃定道。

这话落下,傅庭琛眯了眯眼,这个回答他一点也不意外。

沈辞怕他不高兴劝道:“三哥,你别生气,你跟嫂子结婚这么短以后多相处,嫂子会爱上你的。”

傅庭琛冷森森的看他一眼,“你看我像生气了?”

他要什么没有,还需要林沫晚来爱他?

“不……不像。”沈辞望着傅庭琛那张臭脸,立马闭上了嘴。

心里暗道:看你那张脸黑的!还说没生气,假装不在乎,鬼知道是不是早喜欢人家了。

楚修远见林沫晚并未反驳儒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你不爱他,为什么还要嫁给他?除了怨我,林沫晚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林沫晚审视了他一眼,嘴角挂着讥讽的笑,“楚修远你还真自信,我被逼着嫁给陈二少的时候,你在哪?”

“你凭什么质问我?就因为你和林微竹,我就要毁掉自己的人身?”

林沫晚强压着内心中一丝酸涩,冷声道:“楚修远告诉你,就算我不爱傅庭琛,我也不爱你,既然嫁给他了,我愿意照顾他一辈子,也愿意慢慢喜欢上他,这些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说出这句话时,傅庭琛眸光中闪过一丝不明情绪。

楚修远略有些疑惑,逼沫晚嫁给陈二少?因为他和林微竹,可这些都没人跟他提过?

“沫晚,我不知道你被逼嫁给陈二少的事。”

林沫晚笑了,她算是明白了,说了半天他还什么都不清楚。

“楚修远,麻烦你先把事情来龙去脉搞清楚再来质问我!”

说完林沫晚推着傅庭琛绕开了他。

楚修远望着林沫晚的背影,想把人叫住,可到嘴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修远哥哥。”林微竹提着裙子跟了上来。

楚修远冷冷的望着林微竹,“因为我们的事,沫晚被逼着嫁人,这件事情你为什么瞒着?”

他一直把林微竹当妹妹看待,可是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情,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林微竹却一副楚楚可怜,一直认错,让他有了林微竹是无辜的错觉。

她既然知道是因为她,他跟林沫晚才被拆散,那她为什么不告诉他沫晚被逼的事?

林微竹对上他那双瘆人的目光,畏惧道:“修远哥哥,我也喜欢你呀。”

楚修远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他一直都把林微竹当成妹妹看待,从未想过她会对自己产生这种想法。

“你一直都不知道,其实我也喜欢你,我知道怀了你的孩子是错,拆散你跟姐姐是我的错,可是我也不想留下这个孩子,是你妈硬求着我留下的。”林微竹娇弱无辜的望着他,眼里含着泪光。

“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你在一起,可是你妈跟我父母给我们定了婚事……我一时之间这才起了贪欲。”

林微竹红着眼睛,低声哭泣,“我知道,你不爱我,你爱的是姐姐,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你。”“所以知道爸爸让姐姐嫁给陈二少,出于私心我没跟你说。”

“修远哥哥,你要是真不愿意娶我,那就算了吧,我回去就跟我爸妈说。”林微竹泪水从双眸落下。

楚修远望着她,不忍道:“微竹,我不爱你,我只把你当妹妹。”

林微竹眸光一沉,心里却冷笑,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凭什么?

她哪点比不上林沫晚?

“对不起。”楚修远望着林微竹,虽然他对不起她,但是一想到林沫晚,一个人孤立无援在国内,被家人逼迫嫁给一个纨绔。

楚修远心里闷的疼,他怪自己怎么就不能早点回来,如果他早点回来,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林微竹望着楚修远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落下两行泪水,她死死捏住衣摆。

楚修远,你想娶林沫晚,想都别想,这辈子你只能是我林微竹一个人的!

天色渐晚,秋初晚上有点凉。

拍完婚纱照,林沫晚几人回了家,开门换鞋时。

林沫晚换上拖鞋顿了下,“我昨天买了个自动鞋柜,你今天先忍一下,明天应该就会到了。”

傅庭琛侧头望了她一眼,想到了楚修远今天说的话,“林沫晚,你不累?”

“累呀。”林沫晚关上门,推着他到沙发边上坐下。

每个人的精力有限,她也一样。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她将头靠在沙发边上,把小宝拉到怀里,就这么静静的靠坐着。

傅庭琛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很软,很舒服。

“以后不会了。”

林沫晚抬头望着他笑,他真的长的很帅,她记得让傅庭琛娶她的那天晚上。

她自己都很惶恐,当时还洒脱的安慰自己,想着他长这么帅,嫁给他就当是养了个小白脸。

“傅庭琛,你长的可真好看。”

傅庭琛似笑非笑的望着她,“那我还得高兴,幸亏我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你这人,真无趣。”林沫晚吐槽道。

他居然能猜到她心里想的什么。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算有趣?”他低声问她。

林沫晚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她侧头望了一眼傅庭琛,见他眼里带着笑,“你是不是耍我呢?”

“林医生,我是正经人。”他眯着眼睛笑了笑,同林沫晚对视,声音很轻很轻,听得她耳根发烫。

“你没想到?我可以告诉你。”

明知道他有意逗自己,却不知不觉被他那双眼睛所吸引。

“好啊。”林沫晚凑着脑袋过去。

傅庭琛朝她挥了下手,再过来一点。

林沫晚将头侧到了傅庭琛嘴边,“那你说吧。”

傅庭琛望着跟前的傻女人,不自觉的笑了笑,伸手弾了下她的额头。

林沫晚紧蹙眉,“你是故意的。”

“还说,你没耍我。”

见她眉头立成川,嘴角微微向下扬唇。

“那个人不就在我眼前?”傅庭琛目光微凝。

林沫晚侧头,斜睨他一眼,“咦……”

“傅庭琛,你这撩人的把戏,真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麻烦你回去好好学学成不?”“快说,你这本事谁跟谁学的?”林沫晚娇俏的望着他笑道。

傅挺琛瞥了她一眼,“无师自通吧。”

“不跟你说了,我先带小宝去洗澡了。”林沫晚起身拉着小宝去浴室。

一大一小在浴室待了不知多久,林沫晚突然出声,“傅庭琛帮我拿一下小宝的毛巾。”

傅庭琛拿着毛巾,进来时,浴室里雾气朦朦,林沫晚身上的衣服都被弄湿了,小宝双手捧着水撒在林沫晚身上。

“小宝,不要撒了。”林沫晚脸上带着笑,在小宝看到爸爸愣神的瞬间,林沫晚将手里捧着的水从他头上淋了下来。

小宝使劲擦脸上的水,“林医生……”

林沫晚趁机挤了点洗头液,揉洗着他的头发,小宝害怕的大吼,“呜呜呜……不要洗了,不要……”

他一激动将浴缸里的水全都弄了出来,林沫晚身上的衣服近乎全都打湿了。

林沫晚立刻用喷头冲洗他的头,顺势从傅庭琛手里拿了毛巾给他擦拭。

“小宝再也不要洗头了……”小宝红着眼睛一边哭,一边委屈的诉说道。

林沫晚在一旁笑着劝他,“你看现在洗完可不就没事了嘛,所以小宝不用害怕的。”

“呜呜呜……你欺负人。”小宝难过的哭了。

林沫晚笑着道:“我没有呀,你看你洗完澡身上香喷喷的这样小朋友才会跟你玩,你不洗澡就脏了。”

“哦。”小宝哽咽着泪水,吸着鼻涕抽抽搭搭的爬到床上躺着。

傅庭琛按住了林沫晚的胳膊,“别动。”

林沫晚乖乖停住所有的动作,傅庭琛取下她头发上的皮筋,温柔的整理她的头发,大手挽起轻轻的扎好。

“快去洗澡吧。”傅庭琛怕她着凉叮嘱道。

林沫晚点了下头,转身去了浴室。

“水我已经帮你放好了。”就在她刚才出来给小宝换衣服的空挡,傅庭琛已经自觉的把她放好了水。

傅庭琛余光从她身上略过,这个女人还真是没有一点自知。

她现在到底有多诱人,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林沫晚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水撒在她身上,

胸口位置那黑色的蕾丝内衣,若隐若现,小巧的鼻梁下,唇瓣红润,让他想起了今天在婚纱店的场景。

莫名觉得口干舌燥,心口里空虚的很,傅庭琛下意识动了下喉咙。

林沫晚对上他那双灼热的目光,莫名有些心慌,她迈着步子往外走。

直到进了浴室,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瞬间爆红。

难怪他那么盯着自己。

林沫晚洗完澡,会到卧室余光扫了一眼床上的男人,小脸瞬间红了。

她压了压内心的慌张,尽量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小宝?”

“回他自己房间了。”傅庭琛收回目光。

林沫晚有些疑惑,小宝那么小,他刚过来明明希望……

“我去看看他,说不定等会儿醒来会哭。”林沫晚正要转身,却被傅庭琛一把拉住。

“让他自己先适应适应。”傅庭琛道。

两人目光想对,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炽热。

“那睡觉了。”林沫晚关上了床头的灯,同一时间,她被人拉到了怀里。

还没等她出声,对方的薄唇袭了上来。

林沫晚心跳加速,眼里除了紧张惶恐,甚至还有一丝别的情绪。

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履行夫妻义务很正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脑海中想到了三年前的事情。

心里莫名有些害怕,她紧紧的握住傅庭琛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