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私人医生h1 办公室扒开衣服揉吮奶头,高辣 慎入H H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傅庭琛亲吻着她的唇瓣,林沫晚伸出一只手打开了灯。

幽光的灯光射在两人脸上,林沫晚轻轻抚摸他深邃的脸颊,他眼中带着一丝欲望。

傅庭琛望着她似笑非笑道:“沫晚,你现在是我的老婆,所以你是不是有义务,履行职责?”

看着他一脸正经道。

林沫晚红着脸,小心翼翼的勾出了他的脖子。

“你腿行?”她的声音很轻。

傅庭琛瞥了她一眼,“你这是在怀疑我?”

林沫晚有些忐忑,“万一伤到腿了呢,要不还是算了吧。”

其实她自己还是有些害怕。

这话刚落下,傅庭琛直接压了过来。

林沫晚只觉得身上得人真的很重很重。

傅庭琛深深地望着她,林沫晚能从他眼中看到自己。

两人相拥而吻,室内渐渐暧昧,林沫晚被吻的满脸通红,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气了。

傅庭琛抵着她的头,嗤笑:“傻瓜,换气。”

林沫晚深吸了一口气,幽幽的望着跟前这个得意的男人。

傅庭琛整个人眸光沉了几分,“林沫晚,这是你自找的。”

林沫晚翻了个身,坐在他身上,按住了他的胸口。

他眼中的欲火灼热无比,林沫晚直接给无视掉。

“好了,等你腿好了再说。”

“别闹了。”她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林沫晚从他身上起来,拉着被子滚到了一侧。

傅庭琛死死盯着她,像是要将身侧的人生吞活剥了。

林沫晚略有些迁就,侧过身搂住他的手臂,轻哄道:“快睡觉。”

傅庭琛望着她略有些无奈,抬手遮住眼睛,像是在强行压住眼底的欲望。

直到半夜,她睡熟了,男人这才起身进了浴室。

第二天一早林沫晚去医院上班,才刚进办公室,只见几个女医生围在她办公桌边,小声嘀咕。

“你们猜这花会是林医生哪个追求者送的?”

“真的好羡慕林医生,人长的好看又是国外知名大学毕业,追她的人肯定不少,都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昨天隔壁心外科医生还跟我打听她呢。”

“可我听说林医生已经结婚了。”

“我也听说了,上次医院不是出了一场医闹事故嘛,当时林医生她老公也在,听护士说人长的挺帅,可惜是个残废。”

“林医生这么好看,学历又高怎么会嫁给那种人呢。”

夏微瞥了几人一眼,目光落向门口的林沫晚,“谁知道,说不准林沫晚就是图人家钱,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甘心嫁给那样的男人。”

林沫晚冷笑,“我嫁给谁,好像跟夏医生没什么关系吧?”

众人闻声朝着林沫晚望了过来,察觉到他们说的话被林沫晚这个正主听到,纷纷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

“我就是好心提醒,毕竟我们是同事,有些人私生活不检点,到时候别把科室弄的乌烟瘴气祸及到旁人了。”夏微话语句句带刺,冷嘲热讽。

林沫晚瞥了一眼桌上摆的一大束玫瑰花,“夏医生要是羡慕,我可以把花送给你,不过也麻烦你话别说的太过分。”

夏微咬咬牙,冷剐了一眼林沫晚,“林沫晚,谁稀罕你那脏花!”

林沫晚没搭理她,夏微这种人,你越是搭理她就越过分。

她打开上面的卡片,看了一眼见落笔三个字。

——楚修远。

他什么意思?难道昨天她说的那些话还不明显?林沫晚神色微微一滞,没一会儿神色恢复如常,“有人喜欢花?”

“这花不知道谁送的,应该是送错了,丟了怪可惜,还能那个陶壶放桌上摆着,有人要?”

有人好奇的问,“林医生,你不认识送花的人?”

“不认识。”林沫晚斩钉截铁道。

林沫晚不是个浪费的人,既然人家送了,那当然的要了。

她将喝过的矿泉水瓶装了些水,在用剪刀将花给剪下来,一个个插进瓶子里。

一旁的女医生,见了不由多看了几眼。

林沫晚笑了笑,“要?这花还挺新鲜的。”

旁人见她弄的好看,忍不住点了点头,从花束里抽了几根。

林沫晚将剩下的叶子跟包装丟进了垃圾桶,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楚修远:“沫晚,花收到了?”

楚修远:“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被家里逼婚,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原谅我,但我求你给我点时间,等我把一切解决好,再来找你。”

林沫晚扫了一眼他发的消息,把一切解决好?

楚修远到底想怎么解决,林微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们的婚事已经板上钉钉。

除非这一切从头开始,不然这件事情根本就解决不了。

林沫晚:“花,是好看但是不必了,楚修远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再恶化,既然我已经结婚了,你跟林微竹也快结婚了,这样也挺好的,就这样吧。”

她回复完,也懒得继续看消息直接退了出来。

下班时,主任把林沫晚叫到了办公室。

“沫晚,晚上有个宴会,你也一起去。”主任道,

林沫晚不太喜欢,这种酒局所以以往都是能推就推。

“主任,我家还有点事……”

主任微微蹙眉,面色有些不太高兴,“今天来的是,医院投资方,我们儿科有几个项目,需要跟进,还需要投资方资助,所以你今天不管有什么事都推了,晚上一定要来。”

林沫晚自然也不能再推脱了,不然到时候得罪了领导。

“好。”

主任望着林沫晚离开的身影,手机震动了下,看到联系人瞬间提起了腰身。

“楚总?”

“您放心,她今天晚上一定回去的。”主任纳闷,林沫晚怎么会跟医院投资方有关系。

心里有些惋惜,她要是早点说,说不准就不至于被医院埋没了。

晚上,林沫晚开车到了主任指定的酒店门口。

她来这时,给傅庭琛发了消息,让他麻烦朋友接一下小宝,并告诉她今天自己科室有事。

一进门服务员便领着她进了一间包间,林沫晚望着不远处坐着的人,微微一顿。

楚修远怎么在这儿?

“沫晚,来了快过来坐。”主任朝她挥了挥手,余光朝着楚修远瞥了一眼。

林沫晚瞥了一眼主任指的位置,正好在楚修远身侧。

可她又不能不过去,毕竟她还早在明慧医院混。

林沫晚只能硬着头皮,迈着步子在楚修远身侧的位置坐下。

楚修远见她有些拘束,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沫晚,你别紧张,我今天只是明慧医院的投资方。”林沫晚抬头看了他一眼,瞬间明白过来,今天下午主任让她去办公室,还特意嘱咐晚上过来。

这一切都是楚修远安排的。

楚修远到底要做什么?他以为这样就能解决一切?

夏微扫了一眼林沫晚,心里冷笑,难怪刚才主任一直盼着,原来是为了等她。

看楚修远对上林沫晚痴迷的目光,夏微心里堵着一口气,起身朝着楚修远举杯,“楚总,我敬你一杯。”

楚修远含蓄的笑了笑,碰了下杯子,却没喝酒目光依旧落在林沫晚身上。

夏微气得面色通红,死死攥紧高脚杯。

“林沫晚,你也真是的楚总都来了好一会儿了,你怎么到现在才过来。”夏微直勾勾望着林沫晚,眼里带着一丝嫉妒和气愤。

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了,楚修远不过是图新鲜,也就玩玩而已,夏微心里暗讽。

还没等林沫晚开口,楚修远笑了笑道:“没事。”

他听林微竹说过,沫晚是靠自己进的明慧,并没有靠林家大小姐的身份。

不勉有些心疼林沫晚。

“沫晚,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楚总敬酒。”主任在一旁责备道。

林沫晚起身跟楚修远砰了下杯,亲亲抿了一口红酒,那股干涩香醇的味道在她口中回荡。

“喝这么点,这么不给楚总面子?干了。”主任瞥了一眼林沫晚手里的高脚杯,略有些不满。

林沫晚微微蹙眉,正打算找个理由婉拒,却没想一旁的夏微道:“楚总,沫晚在我们科室酒量一向不错。”

“喝几杯酒而已,沫晚我知道你是害羞,毕竟第一次见楚总嘛。”

夏微表面言语像是在替林沫晚,实则句句话都带着刺。

林沫晚勾唇一笑,第一次见楚修远?

害羞个屁!

夏微这么说,可不就是逼着她必须喝酒嘛。

“是我不该怠慢楚总。”说着她捧着高脚杯一饮而尽。

楚修远知道林沫晚不爱喝酒,看她这样心里不是滋味,抬手给她倒了一杯茶,“女孩子少喝点酒,喝茶吧。”

望着林沫晚为了这份工作委屈自己,楚修远心里酸涩不已,明明他跟林沫晚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却只能装陌生人。

而他又不能点破,他很了解林沫晚,要是他点破她的身份,林沫晚会恨他。

主任见状,在一旁应声,“对,对,喝茶。”

“谢谢,楚总。”林沫晚只能硬着头皮,捧着楚修远倒的茶抿了一口。

其实就算楚修远不为她说那句话,她也想好了离开理由。

楚修远仔细打量着林沫晚的一举一动,他跟沫晚好像很久都没有坐在一起吃过饭了,

三年前沫晚出国后,他们几乎没在见几面。

林沫晚跟以前比起来,少了一点少女的稚气,多了一丝女人的成熟。

这种改变真的很诱人,以前的她总是喜欢躲在他身后叫他修远哥哥。

现在得她,面对任何事情毫无畏惧。

林沫晚压根就没注意到楚修远再看自己,捧着茶杯游刃有余的跟其他教授主任说话,她眼中没有一丝的退缩。

她的成长让他有种快追不上她的错觉。

晚宴很快结束,主任瞥了一眼,有些微醉的楚修远,“沫晚,楚总有些醉了,你送他回去吧。”

林沫晚想拒绝,但主任这点要求,她也难以违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