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好硬好烫好大进深点痒进&挺进绝色邻居的紧窄小肉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咦……三哥,那不是嫂子嘛?她怎么跟姓楚那小子在一起?”

沈辞跟傅庭琛正在酒店包厢跟人谈完合作,出门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三哥,肯定是姓楚这小子把嫂子约出来的。”沈辞怕傅庭琛误会,立马道。

楚修远这家伙,本事越来越大,居然敢把嫂子约出来。

傅庭琛神色沉了几分,林沫晚发消息告诉他,今天科室有事,所以就是这事?

林沫晚瞥了一眼不远处离开的桥车,目光落向楚修远,“楚总,我帮你叫个车。”

“沫晚,你一定要这么绝情?我说了让你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把事情全都解决了。”楚修远眼里含着疼意,伤心的望着林沫晚。

林沫晚笑了笑,“你打算怎么解决?让林微竹把孩子打掉?”

“你爸妈会同意?”楚家的人很注重子嗣,楚家到楚修远这一辈,就他这么一个独苗苗。

楚家父母在得知,林微竹怀了楚修远孩子后,第一时间就决定让林微竹赶紧嫁给楚修远。

林微竹肚子里的孩子,是楚家所有人的盼望。

“沫晚,我会说服我爸妈,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娶微竹的。”楚修远定定道。

“然后呢,让林微竹生下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楚修远,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别人,你觉得我会离婚然后跟你在一起,别做梦了,我告诉你不可能。”林沫晚冷声道。

“沫晚,你根本就不爱那个男人,你不过是被逼着嫁给他的,这样一段婚姻根本就不可能幸福。”楚修远猩红的眼睛带着几分隐忍,他伸手将林沫晚拉进了怀里。

林沫晚根本就挣脱不开,楚修远紧紧抱住她,嘴里带着酒气,“林沫晚,你是我楚修远一个人的。”

“楚修远,你放开我!”

“傅庭琛是我选择的人,幸不幸福由我自己说了算,你给我撒手。”林沫晚挣扎的想甩开他,楚修远疯了似的紧紧抱着她不肯撒手。

“那又能怎么样,林沫晚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楚修远迷离的望着林沫晚,眼里带着一丝迷恋,他想过无数次林沫晚嫁给自己的情景,更是想过无数次,他跟林沫晚婚后的生活。

他嘴角吐着粗气,缓缓朝着她袭来,“我真的好喜欢你……”

“啊!”楚修远话还没说完,就是一阵惨叫。

林沫晚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宽大的身影给拦到身后。

只见不远处沈辞上前就往楚修远脸上打了一拳,而后又是一阵闷响,楚修远被打的鼻青脸肿,疼的抱着肚子疼苦喊着。

“没事了。”身侧的男人声音低沉,却格外好听。

林沫晚心里紧绷这的玄瞬间断裂,整个人扑进了傅庭琛的怀里。

他身上淡淡的雪松香味,让她急燥的心瞬间安稳了下来。

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腰,脸贴着他的胸口。

她含了含眼眶的泪水,将脸埋进他的胸膛。

傅庭琛拍了拍她的肩膀,轻柔的安抚她,“乖,没事了。”

林沫晚想到什么,红着眼睛抬头看他,“傅庭琛,楚修远是医院投资方,我不知道他在……”她解释的有些慌张,说话几乎没什么逻辑。

怕他误会,以为她跟楚修远之间还没断,还有联系。

“嗯,我信你。”傅庭琛目光定定的望着林沫晚,眼里温柔甚至带着一丝宠溺。

就这么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以说明一切,林沫晚心安定下来。

傅庭琛转过身,缓缓在轮椅上坐下,林沫晚推着他走到车边上。

夫妻二人齐齐望着楚修远,傅庭琛面无表情,声音凌厉,“离我老婆远一点!”

“下次再让我看见你骚扰她,就没有今天这么幸运了。”

“滚吧!”

楚修远瞪大眼睛望着傅庭琛,挪动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想说点什么,一旁的沈辞握紧拳头,骨头“咔咔”脆响,一副还要来一拳的作势。

楚修远跟泄了气似的,拉开车门爬了进去。

“我把你们医院投资方打了,会不会给你惹麻烦?”傅庭琛低声问。

林沫晚笑着摇头,“今天的事,楚修远不会告诉任何人。”

“楚修远是个就事论事的人,我跟他这是私事,不会上升到工作层面。”

傅庭琛眯了眯眼,望着林沫晚,女人笑起来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哦?看来你还挺了解他。”

傅庭琛这句话说的有点阴阳怪气,就像是在埋怨她。

林沫晚微微垂眸,深深地望他,笑着道:“傅庭琛,你吃醋了?”

还没等他回,林沫晚又道:“吃醋也没什么,毕竟你是我老公。”

傅庭琛抿唇想说点什么,一只软塌的手伸过来捂住了他的嘴。

“好了,你闭嘴!反正我就当你是了。”

林沫晚趁他还没反应立刻收回手,推着他往自己的车边走。

沈辞在一旁瞪目结舌,也就是嫂子厉害敢跟三哥说闭嘴,三哥不仅不生气居然还笑,这会儿连洁癖都没了。

回到家时,林沫晚并没有看到小宝。

“孩子呢?”她纳闷的问。

傅庭琛道:“小宝想他宋叔叔了,要过去玩一天。”

被宋骁突然就走的小宝:坏爸爸,你个骗子!

林沫晚换好鞋,将身上的外套放好,躺靠在沙发上,“这样呀。”

或许是喝了点酒再加上今天这么一折腾,她直接沾沙发就睡了。

“沫晚?”傅庭琛轻轻抚开她脸上有些乱的头发,露出她微红的小脸。

她嘴里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睡不太安稳她又动了动。

傅庭琛拿了个枕头,手抱着她的头将枕头放她后脑勺,林沫晚有意识的抱住他的手,嘴里喘着气,“老公……”

傅庭琛眉头微挑,颇为满意,睡着了还知道叫老公肯定心里没少叫。

为了让她睡的安稳,傅庭琛把她身体拉正平躺在沙发上。

傅庭琛望着她,微微蹙眉她今天早上出门还化了个淡妆,到现在妆都花的差不多了。

不过他并没有反感。

他进了卫生间,出来时手里拿了一包卸妆巾,傅庭琛轻轻帮她把脸上的妆给卸下来。

又去了一趟卫生间,将毛巾打湿,回到沙发边上轻轻给她擦脸。

以前别说给人擦脸了,就是给自己倒杯水他都不会去做,因为他觉得这些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是在浪费时间。

还不如交给助理交给管家或者佣人,现在却感觉给她擦脸像是一种享受。

不着任何妆容的她,比带妆更好看,脸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嫩,小嘴也红润润的让人真想咬上一口。

就这个女人……打从遇见他,她总能给人一种遇事稳重,临危不乱的感觉,可直到她一头扑进他的怀里时,林沫晚所有面上的坚强冷静,都是她装的。

她骨子里跟别的女人一样畏惧。

可她不知道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怜惜。沙发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林沫晚从沙发上起身,迈着步子进了卫生间。

她扶着马桶边缘一阵狂吐,早知道她一杯酒都不喝了,胃里像是有团火一样翻滚的难受。

身旁人递过来一杯水。

“谢谢。”林沫晚顺势接过漱口。

回到沙发上,她胃里的搅疼并没有缓解。

林沫晚疼的满头是汗,傅庭琛看了她一眼,神色略有些慌,“难受?”

见她无力回答,从抽离里将药箱找了出来。

“把药吃了。”傅庭琛将水喝药递到她跟前。

她挣扎着道:“好疼……”

傅庭琛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轻声道:“把药喝了就不疼了。”

沙发上的女人难受的将自己缩成一团,傅庭琛将药递到她嘴边,像哄小宝似的哄她,“乖,听话,把药吃了就不疼了。”

林沫晚微微张开嘴,含下他手中的药,她像个孩子的皱眉,轻声道:“苦的。”

傅庭琛又担心又觉好笑,“张嘴,喝水。”

林沫晚这次乖的很,就着他的手将杯子里的水全喝了。

傅庭琛用了自觉最温柔的话,半带着哄道:“回床上睡,不然着凉。”

林沫晚就跟粘沙发上似的,怎么扯她就是不愿意动,最后傅庭琛没办法,固定住轮椅,用臂力将她抱进怀里,按了下轮椅的自动模式。

他抱着怀里的女人笑了笑,幸亏她轻,不然他可抱不动。

将人抱床上,傅庭琛洗完澡,侧身将林沫晚抱进怀里。

头贴着她的头,手轻轻抚摸她柔软的肚子,低声询问,“还疼吗?”

却没得到林沫晚的回答。

傅庭琛勾唇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林沫晚醒来整个人头昏欲裂,强忍着不适,洗漱过后匆匆到了医院。

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很显然她已经是最后一个到的。

主任饶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看来楚总对林沫晚很满意。

原本一向对员工苛刻的他,面色柔和道:“沫晚来了,下次来早点。”

众人纷纷暗道林沫晚今天运气好,主任居然没生气。

知道实情的夏微冷冷一笑,不得不说林沫晚还真是好运,只可惜她并没有那个能力把握机会。

“对了,住院部那边沫晚是时候上手了,分两个病人给沫晚。”主任说着说着蓦然望向林沫晚,神色中带着几分深意。

既然林沫晚得到了楚总的青睐,他要是再不做出些改变,恐怕到时候没办法向上面交代。

夏微瞥了一眼林沫晚,低声道:“主任,沫晚才来医院半年,这是不是太快了。”

“夏医生,沫晚的履历大家都知道,半年也该够了。”陆方恒道。

主任望了一眼夏微,“方恒,说的对,我们科不能埋没沫晚这样的人才。”

夏微他惹不起,林沫晚也不能惹。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夏微扫了一眼林沫晚,不甘心的咬了咬牙。

昨天晚上那事主任怕是还不知道吧,就算现在医院对林沫晚放宽了些,以后林沫晚也只会更惨!

这么一想她心里慰藉不少,看林沫晚的眼神都带着同情。

主任离开后,会议室不少人凑了过来跟林沫晚道喜。

陆方恒望着林沫晚,笑道:“沫晚,你这算是终于熬到头了,我就说像你这样的人才,怎么可能一直被埋没。”

“谢谢。”林沫晚抿唇笑了笑,今天主任的松口和对她态度上的改观,她又怎么看不出来这其中的意思。

“的确是熬出头了。”夏微冷嘲热讽道。

“不过你是得继续努力,毕竟你家还有一个残废老公要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