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和教授在实验室 局长把校花在床呻吟,不戴套干张雅丹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夏微望着她,嘲讽道:“像我们林医生这么好看又能干的女人,居然嫁给一个废物,林沫晚你真是好样的!”

原本这事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这下子一说整个科室的人都惊了。

“看来林医生嫁人这事是真的了?林医生怎么会嫁给一个废物,她这么好看又有才华的人……”

“我上次查房,听小护士说过,好像是上次医闹林医生老公就在,这事应该是真的。”一旁人议论纷纷道。

林沫晚很淡定,抬头望着夏微,“你说的没错,我嫁的人就是腿不好,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嫁人又不是夏医生你嫁,夏医生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而且就算我老公残疾,那又能怎么样,他对我的好你们谁又知道?反正只要我觉得他好就行了。”林沫晚冷声道。

夏微面色发白,林沫晚可不就是骂她管闲事嘛。

“我只是作为同事的劝告,你爱听就听不听就算了。”

夏微咬紧牙关,一刻都不愿停留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一旁人道:“沫晚别理她,不就是仗着自己爸爸是副院长嘛,一天到晚耀武扬威。”

“她就是嫉妒你的履历,怕你进手术室后抢走她的风头。”

林沫晚点点头,她之前也纳闷自己到底哪里惹了夏薇,让她这么排挤自己。

她觉得应该不只是这一点,夏薇完全可以让主任不给她任何资源,根本不需要搭理她,但是她故意针对自己这么明显显然还有别的事情。

林沫晚转身进了更衣室,侧头对上了墙角边上的人。

夏薇双手环着胸,挑眉看了林沫晚一眼,“没想到啊,林沫晚你还挺有本事,勾搭楚总还让楚总为了你,跟你那个残疾丈夫大打出手。”

“楚总被打成那样,你觉得他会放过你?”

昨天晚上离开时,夏微将傅庭琛打楚修远那一幕全都看在眼里,到现在主任还不知道呢,自以为林沫晚攀上了楚总,还真是可笑夏薇心下暗道。

林沫晚垂眸,“夏薇,你跟踪我?”

“我跟踪你?我不过是碰巧看到。”夏薇神色闪躲。

林沫晚淡淡的望着夏薇,“我明白了,你昨晚故意找机会先离开,然后躲在暗处等着我跟楚修远上车,不管我有没有得到楚修远的青睐,你都会利用这件事情毁掉我的名声?”

可惜她并没有如了夏薇的意图。

夏薇被林沫晚戳中了心思,整个人都有些慌乱,“那又怎样,反正林沫晚你完蛋了,楚总是不会放过你的。”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我刚到医院时压根就没跟你有任何的过节吧。”林沫晚问道。

夏薇闻言咬牙切齿,“你终于问了,当初明明去斯坦福的名额是我,要不是你中途横叉一脚,我又怎么可能会落选?”

她从小到大都是父母的骄傲,可直到进入大学,每次考试她不再是全校第一,林沫晚的名字一直都悬在她头上。

入选斯坦福时,本以为林沫晚不会去,却没想到就在她做好一切准备时,林沫晚也申请了出国。

她家里动用了一切关系,最终也没能去成。

“你跟我一个大学?”林沫晚略有些诧异,也不怪她记不住人名,她就在国内基本没什么朋友,学校的事情也很少关注。

再加上她从大二起就加入了导师的研究组,每天都忙没空关注别的。

夏薇整个人脸都青了,她记了林沫晚好几年结果,对方压根就没把她当一回事。“我是你隔壁班的,学校每年奖学金都有我!”夏薇面对林沫晚的轻视,怒不可遏。

“可我怎么记不起来?”林沫晚望着她突然想起,她怀孕之后林父想送她出国,那时正好导师问她愿不愿意去斯坦福读研,然后她就申请了。

当时导师还说,学校有个女生一样申请了,对方似乎有背景,但是导师帮她摆平了一切。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夏微?

夏薇怒气冲冲道:“我以为你从斯坦福回来有多厉害,最后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

现在想想,就算林沫晚国外名牌大学毕业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受制于她,不由舒心。

林沫晚看了她一眼,现在这么看来对方为难她倒也说的过去。

“夏薇,你要不是靠着你副院长的爸爸,你以为就凭你自己,能踩的了谁?谁会搭理你?”

“你要真有本事,就别老仗着你爸的势,不让我进手术室!”

夏薇恨恨盯着林沫晚半响,嘴角勾起一抹笑,“想进手术室?我告诉你林沫晚,只要明慧有我在一天,你想都别想!”

说完夏薇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林沫晚望着她气急的背影,笑了笑。

进不进手术室可不是你夏薇说的算。

下班回家,林沫晚略有些疲倦,回到家后就靠在沙发边上,眯了一会儿。

完全没有注意到,傅庭琛从书房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从沙发上坐起往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好几天没有打扫家里了,我先搞一下卫生,你先想想今晚要吃什么,我待会儿做。”

林沫晚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正准备收拾一下茶几,手腕被傅庭琛按住。

傅庭琛望着她道:“今天累了就歇会,这些事我来吧。”

她每天上班那么累,回来还要做饭,现在又得打扫家务。

“你来?”林沫晚想想,他天天呆在家里,干点活也好。

但是他现在又不能下地,能干什么活。

“算了,我待会儿叫个家政吧。”

“不用了,我是你老公在家做点事是应该的,你放心这点事我还是行的。”傅庭琛见她愁的眉头拧成川,笑了笑道。

林沫晚听他这么一双,莫名觉得安心。

“那我去做饭。”

“我们今天出去吃吧。”傅庭琛握住她的手,温声道。

虽然家里现在各个地方都需要花钱,但是他们结婚到现在,都没怎么出去吃过,出去吃顿饭也没什么。

“好。”

两人下楼,上了车。

林沫晚低声问,“你有想去的地方?”

“就去名邸酒店吧。”傅庭琛随口道。

林沫晚顿了顿,这个酒店她听说过,算是个高档餐厅,里面随便一个青菜都得好几百。

傅庭琛想到什么,微微一滞,“宋骁推荐的,他说里面的菜不错。”

林沫晚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是了,他以前是酒店经理,又跟宋骁这种人有来往。

以前这种地方应该没少去。

可这种地方真的很贵,吃一顿可能要花掉她好几个月的工资。

但是傅庭琛好不容易振作起来,还是不要打击他了。

车停在酒店门口,路边全都是豪车,林沫晚那辆大众略有些出众。

林沫晚推着傅庭琛下车,心里却默默计算着这一顿的预算。

虽然她当医生工资也不低,但是现在有贷款加需要养着傅庭琛跟孩子的情况,她还是得紧巴着过日子。

现在吃这么一顿,很可能之后家里好几个月都得更拮据了。林沫晚咬了咬牙,推着傅庭琛走了进去,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傅庭琛熟练的叫了几个酒店有名的特色菜,林沫晚看了一眼上面的价格,眸光一亮,“要不我们点点别的。”

一碟牛排就五千好贵!

傅庭琛抬头望着她,“你放心,这顿饭老公还是请的起。”

林沫晚眉头一挑,他治腿花了不少钱。

这顿饭钱估计是他所剩的最后一点钱了。

林沫晚凑他耳边耐心劝说道:“你看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以后孩子上学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我们还是省着点。”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傅庭琛听的真真切切,她说的是我们!

“你说的没错,可是这是我第一次请自己老婆吃饭,当然要吃最好的。”傅庭琛跟她挨的很近,林沫晚每一寸呼吸都异常清晰。

听他这么说,她心头一暖,说不感动是假。

酒店经理算半个公关,那些豪门世家子弟是酒店常驻客人,他身为经理自然要跟迎合那些人,去这些高档场所也是经常。

而现在他不再是经理,她还以为他是改不了之前的习惯,还想说说他让他别那么自私,又怕他反感,没想到他是为了自己。

林沫晚打着商量的语气,柔声道:“嗯,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但是我觉得没那个必要,有那些钱我们可以吃点别的。”

“你听我的好不好?”

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太太,想好吃什么了?”

许是他们看菜单太久,服务员又道:“可以先点几个,要是不够可以再点。”

林沫晚在傅庭琛耳边,低声道:“嗯?老公行?”

可能是凑的近,她的声音很小,听起来软软绵绵很温柔。

“好。”傅庭琛受用道。

林沫晚拿着菜单,点了几个稍微便宜点的,确认够吃了这才递给服务员。

“原来是林沫晚呀!我就说怎么有点眼熟。”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夏微踏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带着你的残疾人老公吃饭呢?”

“林沫晚,你吃的起?知道这家餐厅一顿需要多少钱?”

“这种酒店根本就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夏微嘲讽道。

林沫晚脸上并没有半点自卑,反而笑了笑道:“我过来吃个饭又不是不付钱,凭什么就不能来?”

“这家酒店哪条规定,哪种人不该来,哪种人该来?”

四周的人都望了过来,林沫晚却没有半点羞耻。

“林沫晚,你脸皮可真厚!”夏微望着林沫晚,脸颊微红。

林沫晚不要脸,她还要脸。

见夏微找了个离自己远的位置坐下,林沫晚心情大好,侧头见傅庭琛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她倒是不在意别人怎么想自己,就是怕傅庭琛觉得自己这样给他丢人。

林沫晚红着脸解释道:“我觉得,吃自己的花自己的,问心无愧就好,不需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

“嗯,我老婆说的对。”傅庭琛轻轻抚了下她的手。

林沫晚脸更红了,偷偷把手收了回去。

饭吃到一半,傅庭琛收到了宋骁发的消息。

宋骁似乎有些意外,“老傅,原来你真在酒店呀,要不要我跟经理说一声,给你免单?”

傅庭琛:“不用。”一顿饭吃完,服务员拿着账单走了过来,“请问先生,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吧。”傅庭琛话语刚落下,蓦然想起自己所有的卡都是黑卡,怕被拆穿所以全都拿走了。

他又从钱包里,翻出仅剩的一千块现金。

傅庭琛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迫过。

服务员望着傅庭琛,神色变了变,想起了刚才夏微说的话。

“先生,本店不接受赊账。”

林沫晚看了服务员一眼,冷声道:“你什么意思,瞧不起人?”

“吃不起饭就别进店,进了店就得付钱,我们餐厅不是什么随便的人能进来的,麻烦请先结算!”服务员讥讽道。

服务员像是笃定了,林沫晚跟傅庭琛没钱。

“原来这就是你们酒店的服务态度?”林沫晚怒了,她自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她不许别人这么看傅庭琛。

“不好意思,我老公不怎么花钱,所以我给的少,这钱我付!”林沫晚从包里拿出银行卡,欲递给服务员。

就在服务员即将接过时。

林沫晚又收回了手,“钱我可以给,但是你得跟我老公道歉!”

服务员笑了,“我又没说错什么,凭什么跟他道歉?”

“酒店给你工资,是让你瞧不起客人的?”林沫晚死死盯着服务员,冷声道。

“我说的是实话而已,你们这种人我看多了,没钱还进酒店装有钱人。”

“一顿饭的钱,对你们这种人来说算是好几个月的工资,没钱进来不过是想满足自己那点虚荣心而已。”服务员趾高气昂道。

夏微闻声望了过来,“林沫晚,人家服务员说的有理,你赶紧付钱带着你的残疾老公滚吧!”

“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吃饭了,现在酒店怎么什么人都能进了?没钱吃不起就赶紧滚,别打扰了别人!”

“就是,我们来酒店这么多次还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人,这服务员还不赶紧把人赶出去,不然就把你们经理叫过来!”旁边几个客人不耐烦道。

林沫晚抿唇笑了,这么多年她之所以不喜欢借着林家大小姐的身份外露,一来是想靠自己,而来就是因为不喜欢有钱人的一干做派。

“我没素质,没素质的是你们吧!你们里有多少人是靠爹妈才能踏进这家酒店的?还有多少人努力成为人上人之后就开始看不起,曾今跟自己一样的穷人。”

“我至少拿着自己挣得钱进的这家酒店,也没有瞧不起任何人!”

在暗中观察的宋骁给傅庭琛发了条消息:“老傅,嫂子三观可真正,为了维护你连整个餐厅的客人都愿意得罪。”

要知道这个餐厅的客人,大多是南城豪门圈的。

傅庭琛看了一眼手机,抬头望着林沫晚那双坚定的目光,眸光微亮,嘴角勾出了一抹淡淡地笑。

好像从认识她起,他就觉得她身上带着一股不畏的正气。

“林沫晚,你可真有种!”夏薇看戏似的望了一眼林沫晚,“我看你还是赶紧付钱滚吧,不然等经理来了,以后你们别想在踏进这家餐厅!”

在她看来,酒店经理为了不得罪店里其他的客人,肯定会把林沫晚夫妻二人撵出去。

毕竟谁会为了两个普通人去得罪店里的常驻客人。

“经理……”服务员见经理匆匆赶来,正打算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