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穿成小奶娃各种做肉高h&老和尚的大东西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程晚词最后也没能换到别的房间,因为芳姨说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五层的大别墅,没有别的房间?

她懒得计较,反正又不会一直住在这里。

佣人送水果上来的时候外面有人在吵,听声音是个年轻女孩子。

不是说季霆深没有女人吗,怎么这宅子里还有别的女人?

不过传言还说那混蛋不近女色呢,所以都不可信。

程晚词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见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女孩子抱着一只枕头非要进隔壁的房间。

那女孩子长得雪玉可爱,小脸十分精致,看着不到二十。

嘴里叫着:“我就要进去,就要在季霆深的床上睡。”

自家少爷很不喜欢别人进他的卧室,一群佣人急得满头大汗。

程晚词没心情看戏,默默琢磨着季霆深晚上带她去名城的用意。

按理说季霆深放了陆湛,他们之间的事儿应该是结束了。

可是今晚此举,那妥妥的就是打陆湛的脸。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另有目的?

总不能是为了给她出气吧?

程晚词自觉脸没那么大。

五点,造型团队来了,程晚词被众人团团包围住。

她完全没办法拒绝,像个木偶一般被人捯饬了半天。

等她从房间出来,季霆深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他还是之前那身,黑色的衬衣黑色的长裤。

这人穿衣服很随性,没有打领带,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一片蜜色的胸膛。

他挽着袖子,但绝对不是为了炫耀腕上那只价值一套燕城市中心精装豪华大平层的名表。

季氏的员工都知道,季总不管参加哪种规格的商务会议都是这一身。

听到脚步声季霆深抬头,眸色微微一凝。

这女人不愧是那些男人口中的绝色,经过盛装打扮的程晚词已经不是先前那个失身又惨遭抛弃的倒霉女人。

她额前的伤被造型师用头发遮住了,化妆过后简直艳光四射。

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色的露背晚礼服,连见惯了女明星的造型师都惊叹居然有人把红色穿得这么好看。

只是程晚词不知道的是,胸前的痕迹是遮住了,但是后腰上的吻痕却依然暴露在空气中。

季霆深点点头,很满意:“走吧。”

名城也是燕城非常出名的会所。

这种场合怎么可能少了上官彧呢,他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看到程晚词,上官彧夸张的“哇”了一声,得到了季霆深一个白眼。

到了包厢门口,季霆深的私人手机响了,他看了程晚词一眼示意她等着,然后带着上官彧去一旁接电话。

里面酒会已经开始了,声音很大。

陆湛请的都是平时跟他玩的好的,以及所有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不管是进局子还是绿帽子都不是好事儿,他又不可能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总是要脸的。

趁着众人敬酒的机会,陆湛一脸沉痛道:“有大师说我流年不利,没想到真的倒了大霉。现在未婚妻没有了,还差点被关进去,唉,能出来还是多亏了兄弟们的信任。”

他这话隐隐有内涵一切都是季家在搞鬼的意思,在场的都是人精,没人敢得罪季霆深。

“其实……”没人接话,陆湛话风一转:“我跟我未婚妻感情早就淡了,我这个人念旧,想着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是想娶她的。谁知她……”

有人出言安慰:“陆总别难过了,女人嘛多的是。像那种不检点的女人就该一脚踹了,她以为爬上季霆深的床就能嫁进豪门了?离开陆总这样的好男人,那女人这会儿指不定在哪哭呢哈哈哈……”

听到这里程晚词再也听不下去了,气得浑身直抖。

陆湛居然跟人在背后这样编排自己,还是个男人吗?

她“砰”的一声推开了门。

包厢里聊得热火朝天的众人齐齐愣住。程晚词一出现,瞬间就成了全场焦点。

她从没这么盛装过,长裙曳地,走动间耳朵上的流苏耳环在灯光下煜煜生辉,风姿卓绝。

脸色却难看的可怕,仿佛压抑着漫天的怒火。

陆湛意识到,他们刚才说的那些话她都听见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

被别人碰过的女人他是不可能再要的。

“你来干什么?”陆湛神情严厉:“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程晚词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神情冷艳:“既然你们谈论我,我这个当事人难道不应该在场吗?”

“晚词你怎么来了?”苏晴站到陆湛身边,笑着道:“你今天可真漂亮。”

打扮的这么风骚难道是来跟陆湛求和的?

苏晴看着那张动人的脸,恨不能给她抓烂。

程晚词不去看苏晴,只盯着陆湛:“我不能来吗?幸好我来了,否则我还不知道原来在你心里我们感情早就淡了。”

那些捧着苏晴的女人大声嘲笑:

“是来找陆总的吗?哎哟不是攀上高枝儿了吗还来找陆总干什么啊?”

“是呀季霆深呢,怎么,玩玩过后就把你甩了啊?”

程晚词并不想搭理这些女人,这一幅幅嘴脸让她恶心。

陆湛不敢看她的眼睛,满脸嫌弃:“我跟你已经解除婚约了,你走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程晚词没走。

不仅没走,她还上前两步走到陆湛跟前,看着他:“昨晚在人间四月,为了求季霆深放过你,我整整喝了两瓶白兰地。”

她又上前一步,死死盯着陆湛的眼睛:“感情早就淡了?你忘了你求我去找季霆深的时候说的话了?”

陆湛脸色一变:“程晚词……”

程晚词却不给他机会,大声道:“是你说只要你出来你就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是你说你会让我做最幸福的……”

不等她说完苏晴一把推开她,“阿湛可没有让你自甘堕落陪人上床!程晚词,你自己不要脸看见比阿湛更好的男人就往上扑,现在做出这副凄凄惨惨的模样给谁看?怎么,季霆深也嫌弃你下贱看不上你,又想回头赖着我们阿湛了?你当阿湛是什么?”

陆湛也厉声道:“程晚词,念在往日情分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希望你自尊自爱,不要纠缠不休!”

看着眼前这两张陌生的脸,程晚词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一向不是一个嘴皮子厉害的人,也从来不知道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这是她赔上清白和七年青春喜欢的男人,这一刻,她却完全不认识了。

她愣愣地站在那里,只觉自己完全就是个笑话。

“怎么还不滚,别在这碍眼了。”有人扯了她一把:“带着一身吻痕到处浪,就没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女人!”

“我给我的女人留个记号,碍着诸位的事了?”一道声音骤然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就见包厢进来一群人。

走在最前面的季霆深把手机丢给上官彧,过来搂住程晚词的腰,“性子这么急,我接个电话而已就不等我,害我找半天。”

这人一副极具占有欲和亲昵的姿态,看着程晚词的眼神温柔而专注。

程晚词被他的变脸惊到了:“……”

这人电影学院毕业的吧?看着自己的生意伙伴都去讨好季霆深,陆湛如坠冰窖。

完了。

他终于反应过来季霆深不仅没有打算放过他,而且还要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季总……”要不是现场人多,陆湛差点给季霆深跪下来:“我、我……”

目的达到了,季霆深自然不愿意久留。

他看都没看陆湛一眼,搂着程晚词低头跟她说话:“是不是觉得无聊?”

季霆深谁啊,整个燕城有谁能让他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程晚词陪他演,“嗯”了一声:“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季霆深就搂着她站起来,神情温柔:“那我们回家。”

“回家”两个字说得实在太自然了,跟真的一样。

被彻底无视的陆湛眼睁睁看着两人相拥离开,心态都崩了。

真的完了。

季霆深一行人离开后其他人哪里还敢留?

“不好意思啊陆总,我还得回去给我儿子辅导作业呢,就先走一步了。”

“陆总,我老母亲最近身体不好我也得赶紧回去了,改天约你喝酒啊。”

女宾那边自然也是走得一个不留,原本热热闹闹的包厢很快就只剩下陆湛和苏晴。

苏晴妆容精致的脸气得变了形:“这些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看着空荡荡的酒桌,陆湛瘫软在沙发上,后背的衬衣已经被冷汗打湿。

出了名城大门,季霆深放开了程晚词。

表演结束,回归现实。

上官彧递给程晚词一张卡,笑着道:“程小姐,这是季总对你的补偿。”

程晚词看了眼那张银行卡,唇边一抹讥讽:“补偿?是对夺我清白毁我名声的补偿,还是对陪你们演戏的补偿?”

从昨晚的人间四月到今晚的名城,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之中吧?

她没有接那张卡,就当这一切是为自己的眼瞎付出的代价。

她程晚词,也不是输不起的女人。

不管是陆湛还是季霆深,她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拿着你的臭钱滚吧。”她冷冷地看着季霆深:“看见你就恶心!”

上官彧大惊,怂兮兮的后退了一步。

这女人居然敢骂老大,也太……棒棒了吧!

季霆深脸色骤冷,上前一步:“你再说一遍?”

程晚词迎上他的视线:“我说,我看见你就恶心!”

她满脸冰冷,却骄傲的像一个女王。

季霆深原本被气得想一把捏死她,他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骂过呢。

但是看她这气呼呼又强忍委屈的倔强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再气气她,最好是把她气哭。

“别不知道好歹,没有我,你这个蠢女人还被姓陆的骗得团团转。”

他从上官彧那拿过卡,轻佻地塞进程晚词胸前的衣服里,凑近她耳朵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邪笑道:

“还有……昨晚表现不错。”

他拉长了音调,仿佛还在回味个中滋味。

程晚词白皙的脸顿时爆红,气得简直想咬死他,拿起那张卡奋力朝他脸上扔了过去:

“季霆深,你去死!”

她扔完卡就走,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骚动。

“老大,你的脸……”上官彧指了指季霆深的左脸。

季霆深抬手摸了摸,摸到一手血。

那卡锋利,竟然把他的脸划出了一道口子。

保镖赶紧拿来干净的毛巾,季霆深都被气乐了,随手擦了擦脸,看着程晚词离开的方向笑了一下:

“第一个让我见血的居然是个女人,呵,胆子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