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青梅不经c 强清纯美女H系列小说 人妻肉篇合集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程晚词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手机没有钱包。

打车到了闺蜜家后,她借了司机的手机给楚枂打了电话,让楚枂下来接她。

楚枂看她一身华服,一边麻利付钱一边疑惑道:“今天这是哪一出?在逃新娘还是灰姑娘?”

这家伙最近忙着出设计图两耳不闻窗外事,还什么都不知道。

程晚词一边进小区,一边淡淡道:“我跟陆湛分手了。”

楚枂瞪大了眼睛:“啊?”

进了电梯她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啊,不是说他得罪了季氏被关进去了?”

“出来了。”程晚词靠在电梯上,那表情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我去找了季霆深,然后被他睡了。”

楚枂再一次目瞪口呆:“……”

季、季霆深?是她想的那个季霆深吗?

楚枂和程晚词是大学同学,去年两人合开了一家室内装修设计工作室。

工作室离楚枂家很近,有时候程晚词加班晚了就来这里睡,楚枂这里相当于她第二个窝,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有,进门后就拿衣服去了浴室。

额头上的伤口不能碰水,小心翼翼地洗完澡出来,餐桌上放着一盘刚煮好的饺子。

这饺子还是上一次程晚词的妈妈过来包好给她们冻上的,让她们加班晚了回来煮了当宵夜吃。

楚枂脑子好使,前后语这么一联系,离真相也就不远了。

“没吃饭吧?”真是又心疼又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回家还不得把叔叔阿姨给心疼死。”

程晚词勉强笑了笑,心里暖的不行:“所以我来投奔你了啊。”

“赶紧吃你的。”楚枂心里憋着气,但又舍不得冲闺蜜喊,很郁闷。

程晚词是真饿了,晚饭没吃就陪着季霆深演了一出大戏,身心俱疲。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楚枂才指了指她的额头:“说吧,伤又是怎么回事?”

程晚词也没瞒着她:“陆湛的妈用杯子砸的,嫌我给她儿子丢人了。”

“那个老泼妇!”楚枂差点拍桌:“你气死我得了你,这种事你怎么不叫上我,看我不撕了她。”

程晚词被逗乐了:“叫上你也打不过啊。”

她笑得很勉强,不想让楚枂担心。

见她能吃能喝的,楚枂放心了一大半。

“别的不说,跟陆湛拜拜我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这家伙一副不吐不快的表情:

“早就想说了,陆湛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垃圾!你的酒量怎么练出来的你忘了?那时你才多大,为了给他拉客户你陪那些老男人喝酒,把自己喝进医院。他只会说这都是为了你们的未来,他是想给你更好的生活,我呸!也是他让你去找季霆深求情的吧?你把他救出来了,他们居然有脸嫌弃你?”

程晚词有点笑不出来了,她相信陆湛曾经的深情是真的,只不过,现在的无情也是真的。

“季霆深……”楚枂实在是好奇:“究竟怎么回事啊?”

程晚词喝了一口水,吐出一口气:“没什么,我不过是他整陆湛的工具,现在应该已经没用了。至于他为什么非要搞陆湛,那就是他们的事了,与我无关。”

楚枂过来抱抱她:“那就别想了,离开垃圾才能重新开始。好好睡一觉,再给你放两天假,工作室有我呢。”

好好睡觉是不可能的,天快亮的时候程晚词才睡着。

然后就一直做梦,一会儿陆湛一会儿陆母,一会儿又是季霆深……

醒来都中午了,床头放了一支新手机,楚枂连卡都给她补办好了。

程晚词感动的不行。

正想下楼吃点东西就回家,手机却突然响了。

打电话的是邻居家,“晚词你快回来,有人上你家闹事,你妈被气得晕倒了。”

程晚词脑子里嗡的一声,来不及挂断电话,夺门而出。刚出电梯,就见一群人聚在她家门外:

“程教授家的姑娘看起来挺正经的,怎么这样?”

“你也说是看起来挺正经,谁知道背地里是个什么德行。”

“真是丢人啊,程教授和梅老师的脸都被丢尽了。”

程晚词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最怕的就是父母的名声被自己连累。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时,就听到陆母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你们这些大学老师教的好女儿,联合外面的野男人陷害自己未婚夫,这样恶毒的女人我们陆家消受不起!哼,还老师呢,专门教人偷人的老师还差不多……”

一听这话程晚词直接就炸了,欺负她可以,欺负她的父母,绝对不行!

带着满身怒火推开围观的人开门进来,一眼就看到靠在邻居阿姨怀里哭的妈妈。

茶几上有水杯和药盒,妈妈已经吃过药了

“晚词回来啦!”邻居阿姨就跟看到救星似的。

原来不止陆母来了,来的还有苏晴。

这两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跑到程家作威作福来了。

教了一辈子书从没跟人红过脸的爸爸嘴唇颤抖不已,羞愤难当,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程晚词的心在滴血!

被季霆深欺辱利用,她认了,两军对垒,总有炮灰。

被陆湛嫌弃退婚她也认了,都怪自己眼瞎识人不清。

可是父母做错了什么?

他们一生教书育人、与人为善,现在却因为自己被人追到家里辱骂!

苏晴心里正得意呢,这么一闹,程晚词和陆湛就彻底没有可能了。

“晚词,你回来的正好,干妈……”

她话没说完,程晚词几步冲过来扬手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苏晴满脸不敢置信:“你敢打我?”

程晚词一把抓起茶几上的花瓶,指着陆母:“你再骂一句试试?”

陆母一愣,有点被这个样子的程晚词吓到了。

她额头上还带着伤,披散着头发,眼神透着一股子狠。

“你、你这是对长辈的态度?”这句话让陆母找到了主心骨,以前不管她如何刁难,程晚词对她都是恭恭敬敬的。

“长辈?”程晚词竭力压抑着涌到眼眶的泪水,“你是谁的长辈?你又算什么长辈?今天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我跟你儿子已经分手了,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泼妇!”

“小贱人你骂谁?”陆母想发作,可又畏惧眼前的花瓶。

程晚词身后的程铭学和梅素齐齐一愣,这样的程晚词他们也是第一次见:“晚词?”

她都不敢回头看父母,让他们被人这么欺负,是自己不孝。

她指着陆母,沉声道:“道歉!你给我爸妈道歉!”

陆母指着自己的鼻子,脸上的横肉被气得直抖:“你让我道歉?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跟你那个野男人……”

“砰”的一声巨响,随着陶瓷破碎的声音,程晚词手里的花瓶只剩下一半。

她上前一步,用尖利的口子对准陆母,厉声道:“道歉!我让你给我爸妈道歉!”

苏晴和陆母都被她的样子吓到了,程晚词这是疯了。

她们是过来出气的,道歉?没门。

苏晴生怕自己的脸被花瓶划伤,不着痕迹地往陆母身后躲,“阿湛被你害得都要跳楼了,公司眼看着就要破产了,都是你害的!”

陆母一边往门口溜,一边继续骂:“你这个遭瘟的小贱人,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撕了你!”

两人溜到门口,却发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

苏晴的表情就跟看见鬼一样:“季霆、季季总?”

季霆深伸着长腿靠在进门的隔断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屋里的众人,也不知道在那看了多久。

在暴走边缘的程晚词被这人的出现晃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瞪着他,心说这人又来干什么?

还有,他怎么进来的?

难道刚才忘了关门?看到季霆深,陆母和苏晴不敢吭声了。

陆母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听见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季霆深,顿时就吓得腿肚子抽筋。

苏晴扶着陆母,硬着头皮道:“哈哈季总是来找晚词的吧,那你们聊,我们就先走了。”

两人哪里还有半点刚才的嚣张跋扈,这会儿看都不敢看季霆深。

过道比较窄,被季霆深的长腿占了一大半,陆母和苏晴只敢贴着墙边往外挪。

程晚词举着半截子花瓶追上来,“站住,不许走,道歉!”

她冷冷地看着陆母:“今天你们必须给我爸妈道歉,否则谁也不许离开!”

自从陆湛的公司做大后陆母就看不起程家,跟程铭学和梅素说话一直端着,仿佛高人一等。

以前程晚词一家都懒得跟她计较,两家人认识几年了,彼此什么德行都清楚。

只是她没想到,陆母羞辱她还不够,竟然还跑到家里来羞辱她的父母。

这一点,她绝对不会原谅!

“你这个……”陆母当即就要骂,余光瞥到季霆深,只能把到嘴边的“贱人”又吞了回去。

只半天,所有跟陆湛合伙的人都联系不上了,撤资的撤资,失联的失联。

陆湛好不容易积攒的人脉和资源,就因为得罪了季霆深,全没了。

他们自然不敢去找季霆深的麻烦,所以才把所有的气都撒在程家。

却没想到季霆深居然来了,肯定是程晚词叫来帮忙的。

这个贱人,果然跟季霆深勾搭上了。

季霆深看戏也看够了,闲闲地开口:“没听见吗?”

听见他说话,陆母和苏晴吓得齐齐一抖。

她们已经见识过季霆深的可怕了,哪里还敢在他面前放肆?

“晚词……”苏晴赶紧道歉:“对、对不起啊,我和干妈……”

程晚词冷冷打断:“不是跟我道歉,是跟我爸妈道歉!”

一旁,季霆深点了点头。

程晚词的手一直都没放下,握着花瓶的小手因为用力指节泛白。

就……还挺辣的。

见苏晴和陆母又停下来了,季霆深咳了一声,“等什么呢?”

那声音透着浓浓的不耐烦,整个燕城的人都知道,季霆深脾气不好。

苏晴赶紧朝着程铭学和梅素鞠了一躬,快速道:“叔叔阿姨对不起,都是我不懂事胡说八道的,请你们原谅。”

陆母还拉不下脸,苏晴凑过去:“干妈,想想阿湛……”

陆母咬了咬牙,那神情仿佛有人在割她的肉:“今天是我过分了……”

程晚词又冷声打断:“我要听的不是这个,我要的是明明白白的道歉。”

陆母心一横:“对不起!行了吗?”

屋子里没人说话,只有陆母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嚣张了一辈子,陆母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了。

“从今往后,你们再敢来骚扰我爸妈……”程晚词看着陆母和苏晴,恶狠狠道:“我就跟你们拼命!”

陆母和苏晴被她看得头皮发麻,这还是以前那个不管说她什么都不吭声的程晚词吗?

门口围观的人也被吓到了,都悄悄散了。

程晚词的胳膊终于松懈下来,邻居阿姨生怕她伤到自己,赶紧过去抢走了花瓶。

季霆深挑了挑眉,终于大发慈悲收回了长腿。

“回去跟陆湛说一声……”他看着程晚词,话却是跟苏晴和陆母说的:“……还没结束。”

陆母和苏晴一听这话心头一凉,落荒而逃。

“晚词,这位是……”

虽然程铭学在疑问,但心里其实已经确定了季霆深的身份,所以他的表情很严肃。

梅素也已经收拾好了情绪,满脸心疼地看着女儿。

没有人招呼季霆深,气氛有点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