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N乱校园性纯肉运动会 开小箩莉嫩苞h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程晚词没有回答爸爸的话,而是去阳台拿了扫把把地上的碎瓷片打扫了,才对父母道:“爸妈,我先送他下去,回来再跟你们解释。”

程铭学看了季霆深一眼,后者笑着颔首道:“那我就先告辞了,有机会再来拜访。”

关上门的那一刻,程晚词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季霆深一直盯着她,发现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就刚才那股子狠劲儿,他毫不怀疑如果陆母不道歉,她真敢拿花瓶捅。

不管多柔弱的人,一旦被揭了逆鳞,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看什么?”

程晚词冷着脸,她今天没有化妆,干净白皙的脸透出了几分脆弱。

神情却依旧倔强。

电梯到了,季霆深先进了电梯,挑衅地看着她:“不敢进来?”

程晚词现在还能有什么不敢的?

之前的事不提,今天这人的出现确实很及时,否则还不知道跟陆母纠缠多久。

谁知她刚跨进去,季霆深直接把她压到了电梯上。

他捏着她的下巴,轻佻道:“刚才爽不爽?”

程晚词差点直接炸了:“放开,你干什么?”

指腹下的触感细腻又嫩滑,季霆深不由想起那天晚上,

手指忍不住细细摩挲起来,声音有一丝不明显的暗哑:“刚才爽不爽,说。”

“你有病吗?”不就问刚才陆母道歉的事吗,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又怎么了似的。

季霆深看着她:“跟了我,让你一直爽。”

程晚词:“……”这人的脑子果然有那个大病。

还不近女色,分明就是个大流氓。

“看我倒霉好欺负是吧?”程晚词脸都气白了,深吸一口气,“季霆深,我说过,我不想跟你们再有任何交集。”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程晚词一把推开他,幸好外面没人。

季霆深直接把她一把拽出了电梯,然后抛给她一样东西。

程晚词下意识接住,居然是戒指!

这是陆湛跟她求婚的钻戒,之前一直戴着的,那天晚上过后就不见了。

她也没有去找,反正跟陆湛已经分手了。

“怎么在你这?”

“那天晚上落我床上被酒店的服务员找到的,然后就送我手上了。”

“……”那天晚上的事不想再提。

她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是来送戒指的?

季氏的总裁很闲吗?

见她捏着戒指不说话,季霆深忍不住嘴欠:“跟了我,送你更大的。”

程晚词脸色一沉,送他一个字:“滚!”

然后进了电梯。

看着关上的电梯门,季霆深勾了勾唇。

出了小区,就见马路对面陆湛一手搂着苏晴,好像在安抚。

季霆深隔着马路深深地看了陆湛一眼,轻嗤一声上了车。

保镖立刻道:“季总,老爷子让您晚上回去吃饭。”

听到“吃饭”这两个字季霆深的脸色就冷了下来:“没空。”

马路对面的陆湛也看到他了,一脸震惊地问苏晴:“你们刚才遇到季霆深了?”

苏晴和陆母对视一眼,刚才告了半天程晚词的状,但两人一个字都不敢提季霆深。

陆湛都要被这两个女人气疯了:“谁让你们来找程晚词的,你们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吗?”

苏晴哭着解释:“我们也没有想到季霆深会来程晚词家啊,我和干妈就是心疼你被人欺负……”

陆湛没有听苏晴的解释,刚才季霆深那一眼分明暗含了别的意思。

想到程晚词跟这人在一起了,陆湛心里一阵烦闷。

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这么被别人抢走了。程晚词回到家里,邻居阿姨已经回去了。

父母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了三杯水。

这种架势程晚词非常清楚,这是要促膝长谈。

她没打算瞒着,把陆湛和季霆深的事都交代了,语气很平静。

妈妈又开始哭了,爸爸揽着妈妈的肩,表情很难看。

“我没事啊,你们看我,这不好好的?”

程晚词知道爸妈这是心疼自己,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她笑着道:

“我现在看清陆湛的为人总比结婚后才看清好,爸妈你们别难过,我一定能过得很好的。”

程铭学一脸严肃:“那季霆深呢?”

想到父母一辈子的好名声因为自己受了连累,程晚词内疚的不行:

“对不起爸爸妈妈,都怪我不孝,害你们被人指指点点。”

她保证道:“我跟季霆深没有关系,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程铭学和梅素显然刚才已经聊过了,见程晚词这种态度非常欣慰。

“对,这个男人深不可测,还是不要有交集的好。而且季家那样的背景,跟咱们家天差地别。爸妈不指望别的,只希望你过得幸福。”

程铭学是一个有格局的爸爸:

“至于邻居的闲言闲语,不去听就行了,生活是我们自己的。”

程晚词心里软的不行,爸妈一直都很尊重她的选择,所以哪怕他们以前对陆母有意见,但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从不计较。

原本还不知道怎么跟父母提解除婚约的事,现在被陆母这么一闹,一切都迎刃而解。

跟陆湛分手,爸妈心里应该是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她以后被陆母欺负了。

程晚词把妈妈送回房间,又陪着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把梅素哄开心了提着的心才跟着放下来。

……

回到家的陆湛发了一通火,连隔断上的花瓶都砸了。那可是真的,陆母心疼的心脏直抽抽。

“你们去程家闹什么?原本还能通过程晚词找季霆深求求情,现在好了,我连季霆深的面都见不着。”

陆母想起季霆深那句警告,更不敢吭声了。

苏晴整个身子都靠在陆湛身上,满不在乎道:

“季霆深不就是想逼咱们交代出幕后的人吗,咱们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阿湛,你不如去找那人谈谈,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陆湛烦躁的不行:“你觉得那人会出面帮我?别天真了,陈总已经折进去了,搞不好下一个就是我。”

苏晴眼睛一转,柔声道:

“不用他帮,我们为了帮他做事牺牲这么多,总得给点补偿吧?到时候咱们拿着钱,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陆湛缓缓转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离开这里?我在燕城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下这些人脉,你说重新开始就重新开始?”

他的表情渐渐严厉起来:“是不是你爸妈又说什么了?”

苏晴不敢跟他硬碰硬,半撒娇半埋怨道:

“我爸妈还不是心疼你啊?听说你被人欺负了他们比我还难受。我家的公司虽然小了点,但是有你在肯定能做起来。”

苏晴跟陆湛是在一次应酬上认识的,她对陆湛一见钟情。

只是那个时候陆湛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就退而求其次成了陆湛的干姐姐,两人背地里早就勾搭上了。

现在陆湛和程晚词好不容易分手,她自然要想办法把陆湛牢牢捏在手里。

但是陆湛能白手起家凭自己的本事创业,并且成功,就说明这个男人不是那么容易拿捏的。

“我对你家的公司没兴趣,你能不能像晚词一样帮我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只想着你家的公司?”

陆湛烦躁的不行,推开苏晴上楼去了。

苏晴暗暗咬牙,晚词晚词,又是程晚词,都已经是季霆深的女人了,你还在想她!会议结束后,上官彧跟着季霆深去了办公室。

“姓陆的这两天没去公司,在家躲着,也没出门。”

上官彧手里把玩着一把飞刀,“他那公司每天都有人上门要钱,都是那个叫苏晴的女人在应付。”

说到这里上官彧就啧了一声:“出事就把女人推出去,算什么男人。”

季霆深不由自主就想起了那天晚上程晚词的青涩和床单上的猩红,挑眉:

“确实不是男人。”

他换了个姿势,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

“没别的了?”

上官彧手里的飞镖“唰”的一声飞了出去,稳稳钉住:

“对了,你家老二要回来了?”

季霆深的脸色沉了两分:“嗯。”

上官彧抽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到总裁办公桌对面,敲了敲桌面:

“他回来就回来,你就别跟他对着干了,你知道外面那些人怎么传的吗?”

季霆深毫不在意,问都懒得问。

上官彧只好接着道:

“都说季霆渊被你排挤到最穷的地区,那边环境恶劣医疗水平有限,现在病情加重,再不回来就要死外边儿了。”

“呵!”季霆深的回答是一声冷哼。

老头子这几天一直催他回去吃饭,就是为这个人。

这几天程晚词都是在家办公,主要是为了陪妈妈,妈妈有很严重的眩晕症,还有高血压,她不放心。

陪妈妈买菜遇到楼下的邻居,都走远了她还能听到那两个女人在说什么“教授”“野男人”。

程晚词松开妈妈的胳膊折回去,笑眯眯地看着两人:

“刘阿姨,你女儿出轨还生了私生子的案子结了吗?”

“王阿姨,你孙子早恋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你们家里有男孩子的还是要好好教育才行,这是对他人对社会负责。”

程晚词声音可不小,附近的人都听到了。

她说完就走,才不管那两人如何跳脚。

梅素无奈道:“虽然都是事实,你也不该那么说。”

程晚词挽住妈妈的胳膊撒娇:

“好好,我听梅老师的,以后再也不说了。”

心里却想着,下次不当着妈妈的面怼就是了。

上午买菜,下午预约了去医院拆线。

伤口愈合的很好,医生给开了祛疤的药膏,不知道有没有用。

刚取了药,就听见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晚词?”

程晚词装作没听到,转身就走,却被人一把拉住。

“你现在连跟我说句话都不肯了吗?”

陆湛有点气急败坏:“我们在一起整整七年,难道不比不上跟季霆深这几天吗?”

程晚词被这番话整无语了,“陆湛,你是不是有病?分手是你先提出来的,你现在又是在干什么?”

陆湛能干什么?

他只是很不爽跟他分手后的程晚词直接转投季霆深的怀抱,而且对他毫不留恋。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在纠缠你。”

陆湛表情很难看,这几天他被季霆深逼得睡不着吃不下黑眼圈都熬出来了,而程晚词却面色红润,好像更漂亮了。

她扎着丸子头,白底小蓝花的碎花裙搭配白色休闲鞋,气质明媚又纯净。

“你们在干什么?”拿着检查报告的苏晴一手抚着肚子,满脸怒火:

“程晚词你要不要脸,我跟阿湛都有孩子了,你还缠着他不放!”

程晚词看了看苏晴的肚子,又看了看陆湛,震惊得忘了甩开对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