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双性美人受哭酸深捣h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你们好,我姓季,是这里的房主。”

男人朝楚枂伸手,楚枂赶紧跟他握了握,“我叫楚枂,这是程晚词,我们是艺尚格装饰设计工作室的。”

程晚词也伸手跟对方握了握:“季先生您好。”

“你好。”

这人肤色特别白,是一种不怎么健康的苍白。

而且很瘦,显得五官很深邃。

那双眼睛却是极其好看的,凤眼,眼尾细长,给这人多了几分温柔缱绻的味道。

程晚词擅长设计别墅,她有很丰富的别墅设计经验。

作为设计师,首要任务肯定就是了解客户的需求。

她打开录音笔跟房主聊了很久,助手KK也在一旁做笔记,把聊天中的重要内容一一记下来。

楚枂就带着人测量数据。

这位季先生身体很不好,聊了一个多小时,连房子都没有转完就匆匆走了。

好在程晚词这边想要的信息都拿到手了。

十来号人在水木华府整整忙活了一天,量完房回到工作室都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工作室附近就有不少饭店,楚枂请大家吃了火锅。

吃完饭其他人都下班回家,楚枂和程晚词去了公司加班。

“听说陆湛要完犊子了?”楚枂把笔记抱过来,打算跟闺蜜凑一块加班:“可喜可贺呀!”

“应该是吧,我不清楚。”

都分手了陆湛还拉下脸又来找她帮忙,八成真的很惨。

这事儿她没跟楚枂说,这几天工作室全靠楚枂撑着,不想对方再跟着生气。

楚枂一边帮她整理数据,嘴上也不停:“你就这么放过他了?他那个公司不说一半吧,你怎么也得占三分之一的功劳。为了他你付出多少,到头来什么都没落着,你不生气啊?”

“那不然呢,去找他要青春损失费吗?”程晚词脸上淡淡的:“在得知苏晴已经怀孕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彻底放下了,回头找个机会把戒指还回去,从此就再无瓜葛。”

楚枂想了想,点头:“也对,幸好没结婚,不然得恶心死。那就祝他们天长地久吧,千万要锁死,别祸害其他人了。”

说着这货拍拍桌子,神情激昂:“男人都是假的,钱才是真的。咱们争取拿下水木华庭这个单子,啧啧,那位季先生一看就是有钱人。”

这个时候程晚词正需要大量的工作来充实自己,就道:“我拼着不睡觉明天就出两套平面图,你去预约季先生聊方案吧。”

“这也太赶了,三天吧,身体最重要哈,乖。”

有楚枂在,程晚词是别想熬夜的。

两人刚出门,被突然从旁边冒出来的黑影吓了一跳。

“晚词,我想跟你谈谈。”

不等程晚词说话,楚枂上前一步:“你还想谈什么呀?谈你这些年是怎么欺骗她脚踏两只船的吗?”

说着楚枂就来气了,这暴脾气,举起包直接往陆湛身上招呼。

“我打死你个人渣,让你欺负晚词,你怎么不去死?”

楚枂很猛,程晚词看得目瞪口呆,却也觉得解气。

等打的差不多了,她才拉住楚枂,对陆湛道:“我知道你要跟我谈什么,不可能,我不会再帮你做任何事。”

陆湛头发都乱了,狼狈不堪:“晚词,你就这么绝情,要眼睁睁看着我破产吗?”

程晚词笑了笑:“对呀,我等着看你一无所有。”

陆湛满脸震惊,他以为程晚词对他还有感情,可眼前的女人看到他挨打却是那么的冷静。

冷静到了冷漠。

“那可是我们一起打拼出来的事业,也有你的心血,你就一点都不在乎?”

“我为什么要在乎,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程晚词冷声道:“我还没有贱到帮前男友赚奶粉钱的地步。”

她挽住楚枂:“我们走。”

没有再看身后的男人一眼。为了拿下水木华府这个单,程晚词根据客户的需求做了三套方案。

楚枂看过之后信心满满,彩虹屁一套一套的:“工作室得亏有你,否则这种大单咱们连碰都不敢碰,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溜走,只想象一下都觉得心好痛哦!”

“不跟你贫了,我还有事。”程晚词看了看时间,“我出去一趟。”

“干嘛去?”

“还戒指。”

楚枂一把抓住她:“我跟你一起。”

程晚词想说不用,就还个戒指而已又不是去打架,但楚枂已经去拿包了,风风火火的拦都拦不住。

“走走,是去渣男公司吧?咱要不把KK叫上?”

程晚词无奈,“没那么夸张。”

而且工作室的人只知道她分手了,她并不想让他们知道细节。

陆湛的公司在市中心最高档的那栋写字楼,出了电梯程晚词和楚枂就是一愣。

原本整洁亮堂的大厅满地都是文件和垃圾,前台和保安都不知去向。

楚枂扯了扯程晚词,示意她进去。

两人还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听声音是陆湛和苏晴。

“卧槽里面也没人。”楚枂下意识压低声音,惊呆了:“渣男真的完犊子了,这么快?”

这一点程晚词也很震惊,这前后才多久呀?

她没想到季霆深的动作这么快这么狠,几百号人的公司说完就完了。

现在人去楼空,整个办公区满地文件,一个人都没有。

陆湛到底做了什么?

以前陆湛说的那些话自然不可信了,季霆深那样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整他,肯定是陆湛做了什么得罪他的事。

不过这些事程晚词已经不在意了,还了戒指,她和陆湛就彻底两清。

总经理办公室里吵得很厉害,楚枂轻手轻脚的,示意程晚词也轻一点:“咱们过去听听。”

偌大的公司,现在只剩陆湛和苏晴。

苏晴的声音满是崩溃:“……你还在等什么?我们已经无力回天了,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拿钱走人。只有离开了季霆深的势力范围我们才能重新开始,你到底明不明白?”

里面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吓得程晚词和楚枂一抖。

只听陆湛气急败坏道:“又是去你家是吧?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去给你家当上门女婿给你家做牛做马?苏晴,你当我是傻子吗?”

小心思被戳破,苏晴也不虚,反而怒气冲冲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舍不得离开燕城,是因为程晚词那个贱人吧?那天晚上我看着你出门,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去找她。”

“你不要无理取闹,我是去找她帮忙的。”

“找她帮忙?怎么,你又想哄她去帮你求季霆深?”苏晴哈哈笑起来:“人家现在都不要你了,你以为你还是她心里那个风度翩翩的学长吗?你说,如果她知道是你亲手把她送到季霆深床上的,她会不会跟你拼命?”

陆湛脸色一变:“胡说八道!”

“我胡说?你们男人打的什么主意我能不清楚?你明知道让程晚词去找季霆深会发生什么,但是为了自救你还是把她推出去了。阿湛,我跟你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闭嘴!”

办公室虚掩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推开。

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陆湛浑身一震:“晚、晚词?”程晚词一步一步走进来,她脸色难看得可怕,血色尽褪。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反省自己,到底是自己太蠢还是这些人太无耻。

她以为自己只是识人不清,没有看透陆湛自私自利的一面。

谁能想到,一个人居然可以坏的这么彻底!

楚枂不知道去哪找到了一根棒球棒,包一扔就冲了进来:“陆湛,你今天死定了!”

“啊你要干什么?”苏晴尖叫着躲到了陆湛身后。

楚枂没能冲过去,被程晚词一把抓住了。

她才知道,人愤怒到了极致反而特别冷静。

这样的男人还值得她伤心吗?

不,他不配!

“晚词你放开,我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畜生。”楚枂简直气炸了:“陆湛你还是人吗?”

程晚词冷冷地看着陆湛:“不用动手,免得脏了你的手。”

遮羞布被撕破,陆湛有点恼羞成怒,“我是不该让你去求季霆深,但是我能怎么办?要不是季霆深整我,你以为我愿意让你去找他吗?”

程晚词只觉这个样子的陆湛实在可笑:

“到现在你还是这副嘴脸,永远都是别人对不起你,你永远没错。真的是季霆深故意整你吗?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陆湛大声道:“当然是季霆深害我,晚词你相信我,我那么喜欢你,都舍不得碰你一下,我怎么会……是苏晴在胡说八道,你不相信我却相信这个女人?”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已经无可救药。

一旁的苏晴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只恨恨地瞪着程晚词。

本来程晚词对陆湛和季霆深之间的恩怨不感兴趣,现在,她想弄清楚了。

她冷冷地看了陆湛一眼,拿出手机。

先把季霆深从黑名单移出来,然后把那串数字拨了出去。

那边响了几下后就被人接听了,程晚词的语气十分冷静:“我在陆湛的公司,你能马上过来一下吗?”

正在开会的季霆深:“……等我,半个小时。”

起身的同时吩咐上官彧:“会议你主持。”

上官彧:“……啊?”

满会议室高层就见他们总裁接了一个神秘电话后丢下开了一半的会议直接走人。

陆湛顿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晚词你、你给谁打的电话?”

程晚词收了手机,“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苏晴下意识一手护着肚子,这个时候都没忘记挑拨离间:“你是找人来给你撑腰吧?你想要什么,要钱?”

陆湛脸色一沉,现在他身无分文走投无路,不仅如此还欠了银行一屁股账。

不过他不担心,有人会为他买单。

但如果要他给程晚词钱,他肯定不愿意。

楚枂嗤笑一声:“要钱怎么了?当年晚词为这个公司付出多少你忘了吗?陆湛,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陆湛最痛恨别人在他面前说程晚词为这个公司的付出,不就喝几杯酒而已吗?

这种话他一个大男人不好说,但熟悉他的苏晴却没有顾忌。

而且刚才苏晴说错了话,惹了陆湛不高兴,正好趁此机会赎罪。

“她付出什么了?客户是她找的?单子是她签的?还是工程是她盯着做的?”

苏晴嗤一声:“不就陪着喝了几杯酒而已吗?还想要分手费,你连身子都没给他,你损失什么了?”

“苏晴,你不要脸!”楚枂的三观也碎了。

程晚词却笑了:“我没说要分手费,不稀罕。倒是你,陪了他这么多年,分手的时候记得结算。听说人间四月那种服务一晚上一千起,不知道你值不值这个价。”

这分明骂她是特殊服务的,苏晴差点气晕过去:“程晚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