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演戏被撕下内裤假戏真做小说|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细节描写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程小姐,你先换了衣服再吃饭吧,醒酒汤已经熬上了。”

见程晚词脸色不好,芳姨也不敢多话。

“麻烦了。”程晚词勉强笑了一下。

芳姨以为她和季霆深吵架了,小心翼翼地劝了一句:

“不麻烦,先生就是太忙了。他经常加班,平时也很少回来,一般都住公司那边。”

程晚词一愣,“他……很忙吗?”

那人分明很闲,总是突然就出现,今天打电话也是很快就到了,看着一点都不忙的样子。

芳姨去橱柜给她拿了睡衣,叹了口气道:

“那么大一个集团公司全都是先生一个人在打理,能不忙吗?最近据说有一个大项目,他更是忙得连吃饭都没时间,我只好煲了汤让人送过去。”

因为不清程晚词跟季霆深到底是什么关系,芳姨没有多说。

程晚词换了衣服,去洗了把脸。

季霆深出现的很及时,她只是有点上头,距离醉酒还有一段距离。

这会儿想想也是,喝醉了图什么?

为那样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图什么?

而且,她是真的非常讨厌醉酒的感觉。

等她收拾妥当,芳姨已经把醒酒汤和晚餐都端到楼上来了,就摆在外面的起居室。

程晚词顿时觉得不好意思:“麻烦芳姨了,我下去吃就行了。”

“不麻烦。”芳姨笑着道:“先生说了,让你吃完饭就睡觉。”

见程晚词脸色好一点了,芳姨忍不住就多了一句嘴:

“这人啊,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委屈自己。就算天大的事,吃饱睡好起来想办法去解决就是了。”

“芳姨你说得对。”程晚词笑了笑。

芳姨看着她的笑脸也跟着高兴,心说这程小姐长得是真好看,眉眼看着干干净净的,难怪先生往家里带。

晚餐比较清淡,程晚词确实也饿了。

她也不矫情,吃饱就睡。

一觉醒来刚好八点,她还记得下午约了客户聊方案,上午没什么事。

洗完澡出来,就见床上放着一套衣服,从里到外,从头到脚。

她以为是芳姨准备的,换好衣服下楼,却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季霆深。

这人不是很忙吗,都快九点了居然还在家?

不过季霆深没闲着,膝盖上放着电脑,确实挺忙的样子。

“程小姐醒啦,昨晚睡的好吗?”芳姨的声音很大,透着一股子欢快。

“睡的很好,谢谢。”程晚词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其他人。

上次来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呢?

季霆深从电脑上抬起头,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

程晚词就想起上次这人也是一样的神情,于是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就听芳姨高兴道:“还是先生眼光好,给程小姐选的衣服不仅漂亮尺寸还合适。”

季霆深面无表情的吩咐:“让他们按照这个尺寸送一批新款过来。”

这个“他们”应该是指这身衣服的品牌方。

程晚词只觉莫名其妙,“不必了,这里以后我不可能再来。还有,这套衣服多少钱,我转给你。”

季霆深看着她:“我说了是给你穿吗?”

程晚词:“……”跟这个男人没什么好说的了,程晚词拿了包和自己换下的衣服就走。

感谢那个保镖,没有落下她的包和手机。

“这……”芳姨看了看已经摆好的早餐,又看了看季霆深:“早餐还没吃呢。”

程晚词哪还吃得下饭,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被季霆深这个混蛋弄得都快暴躁了。

更气人的是什么?

御井园这边很少有出租车过来,而且这小区特别大。

身后有车跟过来了,她知道是季霆深。

她走得很快,车子跟的很慢。

车窗降下来,季霆深在车里看着她道:“从这里走到小区大门要半个小时,你就算是叫车,那些车也进不了御井园。”

程晚词背脊挺得直直的:“那我就走到小区门口再叫车。”

从季霆深的视线看过来,首先入眼的就是那道优美的风景线。

弧度也刚刚好,是他喜欢的大小。

眸色深了深,沉声吩咐雷邢:“走。”

雷邢有点惊讶,以为老板今天又要为了程小姐鸽了上午的会议呢。

季霆深走了,程晚词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人城府深心机重,不敢招惹。

她给楚枂打了个电话,那家伙关机了,估计还没醒。

御井园实在太大了,她怕迷路,打开了地图。

将近四十分钟后,程晚词终于走出了御井园,刚好叫的车也到了。

到了工作室,KK拿了一盒小蛋糕过来:

“姐你吃吗,我妈烤的,不甜不腻包你满意。”

程晚词正好还没吃东西,尝了一个果然好吃,KK就把一整盒都给她了。

这小子在工作室实习好几个月了,是程晚词的学弟。跟大家相处的还不错,人也很机灵。

“姐,疗养院那个单子又来找我们了,我估计他们比来比去还是想找我们做。”

程晚词往咖啡机里面丢了一粒胶囊,看了看时间,快十点了。

“这样,等我吃完我们再实地去考察一下。人家之所有犹豫,也是因为我们的设计没有完全达到他们的要求。”

工作室主要接的是家装,工程单接的比较少,程晚词觉得自己的经验还是不够。

而且疗养院这种大工程她也不想轻易放弃。

吃饱喝足,程晚词开了自己的车直奔馨宁疗养院。

这家疗养院在燕城比较出名,是最豪华医疗设备最好的疗养院。

但这家疗养院其实是一家慈善机构,就是普通人只要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可以进来住院治疗。

程晚词和KK到的时候正是午饭时间,疗养院的花园里随处可见护士追着病人喂饭的情景。

“这里的医护都是天使。”KK感叹了一句。

程晚词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大妈对着一棵树骂骂咧咧,可是护士喂饭的时候她又朝护士咧嘴大笑,嘴里包着饭含含糊糊地喊了一声:“妈妈。”

满眼的依赖和信任。

有些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却清楚的知道谁对她好。

这一单是旧房改造,总共有三栋楼。

据说馨宁疗养院最初也是一家疗养院,后来被人收购后经过扩建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这三栋楼以前是病房,因为老旧,功能已经跟不上现在使用,所以需要改造。

这一次实地考察最主要是去考察新病房。

跟住院部的负责人打了招呼,程晚词就带着KK准备进去转转。

刚走到A区门口,里面突然冲出来一个女孩子。

那女孩披着头发,怀里抱着一只棕色小熊,粉色的睡裙湿了一大半,里面白色的内衣若隐若现。

程晚词脚步一顿,她见过这个女孩。女孩子长得很漂亮,是程晚词在季霆深家见过的那个女孩子。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还是穿着睡衣?

程晚词和KK就站在过道里,女孩子也就看到了她。

震惊过后,程晚词往旁边让了让。

谁知女孩子却跑到了她面前,歪着脑袋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程晚词相当确定那天这个女孩子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她不知道这个女孩子跟季霆深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男女朋友……

就挺尴尬的。

毕竟她跟季霆深的关系真的很尴尬,大概这就叫做贼心虚吧。

“姐姐?”女孩子杏眼一睁,满是惊喜:“姐姐,姐姐,你是姐姐!”

程晚词:“……”

卡卡也是一脸懵逼:“姐,这谁啊?”

程晚词摇头:“我不认识。”

KK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美女这里好像有点问题。”

程晚词也看出来了,女孩子虽然看着已经成年,但说话的语气和姿态像个七八岁的孩子。

女孩子一把抓住她的手,摇啊摇:“姐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程晚词就更纳闷了:“你认识我?”

“认识啊,你是姐姐。”小姑娘笑得特别甜,还抱紧了她的胳膊。

程晚词只当她认错人了,正想把自己的胳膊解救出来,那边就传来了一阵怒骂:

“死丫头,让你洗澡你跑什么?”

程晚词看过去,就见一个披着波浪长发,妆容精致,踩着高跟鞋的美女怒气冲冲地过来了。

美女过来就去拽小姑娘,“赶紧给我回去洗澡。”

小姑娘却抱紧了程晚词的手臂,“不洗,我不喜欢你,我要姐姐。”

美女一开始就注意到程晚词了。

主要是程晚词那张脸实在是太漂亮,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她身上穿的是某品牌刚出的新款,那个牌子的新款一般只有VIP客户才买得到。

手里的包却不够看了,两三万的基础款。

而且奇怪的是身上没有一件首饰。

女人的视线把程晚词上上下下一扫,心里确定了,就凭这张脸,这身衣服八成是别人送的。

“你谁啊?”女人语气十分倨傲。

程晚词淡淡道:“我是谁不重要,你是谁?是她的监护人吗?”

“你管得着吗?”女人又扯了小姑娘一把:“回去洗澡,否则我修理你。”

这下小姑娘就跟树袋熊一样,直接缠在程晚词身上了。

“姐姐救我,我已经洗过澡了,她还非要我洗,姐姐救我。”

她满身的水,连程晚词身上都被弄湿了一大片。

女人失去了耐心,直接拽住小姑娘的手臂,狠狠掐了一把。

“啊疼疼哇……”小姑娘哭了,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流。

“哭什么哭,吵死了!”女人又去抓小姑娘。

程晚词上前一步把小姑娘搂进怀里,直接掀开她的袖子一看。

原本白皙的胳膊上多了一个指甲印,很深,都破皮出血了。

看得程晚词心脏一紧:“你为什么要掐她?”

KK也道:“你也太恶毒了,掐那么狠,你是她什么人?”

女人看了看腕上名贵的手表,语气很不耐烦:“我懒得跟你们这些穷鬼啰嗦。”

程晚词却一把拉住那个女人:“你不能走。”

吩咐KK:“去找人,就说有人虐待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