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公开高潮当众露出羞耻h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你有病吧?”

女人怒了,想甩开程晚词却没能甩开。

她轻蔑的扫了扫程晚词:“你干什么的?”

程晚词知道对方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她也不生气,只是攥紧了女人的胳膊不撒手。

转头问那个女孩儿:“小妹妹,你认识她吗?”

女孩儿点点头:“她说她是我嫂子。”

程晚词一愣,没想到还是一家人。

只是,当嫂子的就可以掐人吗?

那女人似乎很享受“嫂子”这个称呼,得意的挺了挺胸膛:

“我警告你放开我,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耗。要钱是吗?要多少,你说。”

程晚词懒得搭理她。

KK带着保安和护士长过来了。

“哎哟这不曲小姐吗?”保安队长一脸谄媚:“曲小姐什么时候过来的,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护士长也笑着道,“曲小姐又过来看宁儿啊,你对宁儿可真好。”

KK指了指那个叫宁儿的女孩子的胳膊,大声道:

“你们俩看清楚,她胳膊上的伤就是这个女人掐的。”

曲施忆就跟变脸似的,刚才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这会儿摇身一变就成了名媛淑女。

一脸的优雅得体,微微皱着眉:

“你们来的正好,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在这里缠着宁儿不放。”

程晚词的注意力全在宁儿身上。

刚才护士长和保安过来宁儿整个人都变了,不仅松开了程晚词,还缩到了那个女人身后。

她看起来似乎很怕护士长和保安,看都不敢看他们。

拽了拽那个女人,很小声的哀求:“走,快走。”

曲施忆抱歉地朝护士长和保安笑笑:

“宁儿要回去洗澡了,这两个人你们看着办吧,麻烦了。”

然后就带着宁儿走了。

“不麻烦不麻烦,曲小姐您忙。”保安点头哈腰的。

刚才还黏着程晚词喊姐姐的宁儿这会儿跑得飞快,头都没回。

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那保安的视线在程晚词身上溜了一圈,眼底滑过一抹惊艳。

嘴上厉声道:“你们跟我走一趟吧,做个记录。”

程晚词从宁儿那边收回视线,道:“我们是装修公司的,已经跟住院部那边打过招呼了。”

保安却不耐烦地推了她一掌:“走走走,出去出去。”

程晚词脸色一变,要不是她躲了一下,这人的手就推在她胸膛上了。

KK赶紧冲过来把程晚词护在身后,指着对方:“你干什么?给我放尊重点不要动手动脚!”

那保安没好气道:“你们知道刚才那两位是什么人吗?居然敢把主意打到宁儿小姐身上,不知死活,赶紧滚!”

护士长也沉着脸道:“你们还是走吧,不要在这里闹,吵到病人休息你们赔不起。”

不等程晚词和KK解释,两人就被赶过来支援的保安赶出了疗养院。

“我靠,刚才发生了什么?”KK都没反应过来。

大概是最近经历的毁三观的事情太多了,程晚词还算淡定。

“没什么,就是疗养院的单子可能要飞了。”她把车解锁,“上车吧,回公司。”

KK还在郁闷:“姐,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多管闲事?刚才那个女的应该不简单。”

程晚词心里也郁闷,只是在下属面前总得维持老板的面子。

“不就一个单子吗,下午还有个更大的。”车子还没开到公司程晚词就接到电话通知,馨宁疗养院的单子不用他们做了。

KK郁闷的要死:“咱们为了这个单子忙活了多久啊,图出了一张又一张,方案改了又改,居然就这样飞了,可恶!”

程晚词虽然也有些不甘心,但还好。

回到公司,楚枂已经来了。

她拽着程晚词去了办公室,“怎么回事,你昨晚跟季霆深走了?”

“不是跟,是被迫。”程晚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那人到底什么意思啊,看上你了?”

楚枂琢磨半天了,越琢磨越觉得季霆深不对。

“你一个电话就把人叫来了,你知道当我看到你叫的人是季霆深的时候内心有多震惊吗?”

“有什么好震惊的,他又不是为了我。”

季霆深跑那么快,还不是为了他自己的事。

程晚词淡淡道:

“不聊男人,聊工作吧。馨宁那个单子飞了,今天下午咱们全力以赴。”

楚枂挥挥手:“飞就飞吧,就是辛苦你之前加班出图了。”

跟客户约好的三点,对方提前十分钟到了。

大中午的那个男人依旧穿了风衣。

可能因为办公室温度低,他进门就咳了好几声。

程晚词默默关了空调。

平面规划方案聊了一个多小时。

“就用第二套方案吧,我喜欢比较温馨安静的风格,程设计这个方案我很喜欢。”

程晚词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么快就确定了?

还是楚枂反应迅速,赶紧拿了设计合同出来。

季先生是个爽快人,签设计合同和付款一气呵成。

看着合同上潇洒大气的三个字,程晚词微微一怔。

季霆渊?

这个名字好像听过,不会那么巧吧?

跟季霆深有关系?

签了合同后程晚词又跟对方聊了两个多小时,仔细沟通了季霆渊的需求和喜好。

季霆渊说话温和有礼。

他声音不大,却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

程晚词跟他聊过之后约好了两周出效果图。

“那就辛苦程设计了。”季霆渊笑着道。

程晚词和楚枂一起送他出门,“季先生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楚枂盯着那张脸舍不得挪开:“季先生慢走,两周后再见。”

季霆渊微微颔首,上车走了。

“妈呀这男人是极品啊,又帅又苏,声音还好听到爆炸。”

楚枂都快被迷疯了。

第二天上午程晚词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

有人告她蓄意伤害。

到了派出所了解才知道,原来昨天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发烧了,报警的是她家人。

真是大无语事件。

又跟着两个民警去了医院,病房里好几个人,昨天那个女人也在。

看到程晚词,曲施忆就指着她冲坐在病房中间那个大叔道:

“伯父,就是这个女人昨天掐的宁儿,护士长和保安都可以作证。”

病床上,宁儿睡着了。

她小脸通红,正在输液。

“我没有掐她。”程晚词说。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大叔问。

“程晚词。”

病房里的众人一愣,大叔眉头直接一紧。

曲施忆走过来,满眼厌恶:“你就是程晚词?”

说着突然扬手,直接“啪”的一声扇在了程晚词的脸上。这一巴掌来得实在突然,程晚词被打懵了。

让她更懵的还在后面。

曲施忆打完她后转身扑到那个大叔的膝盖上哭了起来。

“伯父,就是这个女人……”

这一次不是装的,是真哭。

程晚词被这一系列变故弄得莫名其妙。

无缘无故被告的是她,挨打的是她,哭得最伤心的却是这个女人?

“我说了,我没有掐宁儿,你们是谁,为什么冤枉我?”

大叔冷冷地看着程晚词,眼中滑过一抹厌恶:

“我叫季鸿恩,是季霆深的父亲。”

程晚词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季霆深的父亲?

那宁儿是……

季鸿恩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

“宁儿是我女儿,施忆是我看好的儿媳妇人选,你还有什么疑问?”

程晚词明白了,这个叫曲施忆的女人那一巴掌不是为宁儿,是因为她和季霆深睡了。

趴在季鸿恩膝盖上哭的曲施忆恨得眼睛都红了。

早知道这个女人就是程晚词,昨天她就该狠狠教训她一顿。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季霆深了,本来昨天的目标是季霆深。

谁知他昨天突然出差,半夜季宁儿发烧,季霆深没来,却把老爷子招来了。

老爷子来了也好。

反正季鸿恩看重她,不如趁此机会把季宁儿生病全部栽赃在程晚词身上,好出口恶气。

想到这,曲施忆就哭得更委屈了:

“伯父,是我不够好,我辜负了伯父的信任。”

季鸿恩嫌恶的看了程晚词一眼:

“放心,伯父会为你做主的,我季家的儿媳妇不是随便谁都能当的。”

听到这话程晚词简直想笑。

“老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跟你儿子不熟。”

曲施忆站起来,满脸委屈:

“你跟深哥的事圈子里人尽皆知,你现在说跟他不熟?”

程晚词脸上还火辣辣的,这个女人刚才用了狠劲。

“睡过了就熟吗?”

程晚词冷声道:“而且算起来是他强的我,我是受害者。”

“呵呵,又来装受害者。”

曲施忆看着程晚词这张漂亮的脸,恨不能再给她一巴掌。

狐狸精,敢爬季霆深的床,谁给你的胆子!

“你说你是受害者,昨天故意接近宁儿是什么意思?”

“想要钱?”

“还是想通过宁儿妄想一步登天嫁入豪门?”

“不仅如此,你还恶毒地掐伤宁儿,害她感染发烧,你还是人吗?”

季鸿恩指着程晚词:“警察同志,人证物证都有了,我要让这个女人坐牢。”

民警一脸为难:“季老先生,我们先前了解了一下,这位程小姐说她并没有伤害季小姐。真相如何,我们还要继续查证。”

程晚词从没这么无语过。

季宁儿被掐伤的地方包了纱布,不知道伤势怎样。

想到她昨天那一身的水,究竟为什么发烧还不一定呢。

“老先生,我再说一次,掐宁儿的不是我。”

季鸿恩知道她就是程晚词后直接把她划到不检点的坏女人行列,根本就不信。

“不是你难道还是施忆?小小年纪心肠歹毒,你这样的女人离我儿子远一点,否则对你不客气。”

这还威胁上了。

程晚词沉声:“你放心,我对你儿子没兴趣。”

话音刚落,一道悦耳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程设计,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