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演戏被撕下内裤假戏真做小说|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的视频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虽然觉得这个名字耳熟,但程晚词怎么都没想到季霆渊跟季霆深居然是堂兄弟。

季家人口比较简单。

大房季鸿恩,有一子一女,分别就是季霆深和季宁儿。

季霆深的母亲已经去世。

二房季鸿泽,二夫人柳婕,他们只有一个儿子,就是季霆渊。

季霆渊是来看季宁儿的,听说了前因后果之后,他看向程晚词的眼神也滑过一抹惊讶。

程晚词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

经过一再的背叛和伤害,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无所畏惧。

从民警那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就听季霆渊对季鸿恩道:

“大伯,我相信程小姐没有伤害宁儿。宁儿的身子一向弱,具体为什么发烧也不好说。”

他看了曲施忆一眼:“疗养院的医生毕竟专业不对口,不如我们把宁儿送去综合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程晚词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连问都没问就相信不是她干的。

季鸿恩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扫:“霆渊,你们认识?”

季霆渊笑了笑,道:“我要装修房子,程小姐恰好就是设计师。”

季鸿恩看向程晚词的眼神愈发严厉。

程晚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一会儿季霆深,一会儿季宁儿,一会儿季霆渊,季鸿恩肯定是觉得她赖上季家了,有所图。

一旁的曲施忆生怕季霆渊真的要给季宁儿转院,就趁机道:

“既然是霆渊的熟人,那昨天的事想必有什么误会,伯父,我们再好好查查吧。”

心里却恨死了季霆渊,居然为程晚词这个贱人出头。

想到季霆渊那别有深意的一眼,曲施忆却不敢造次。

别看季霆渊是个药罐子,但她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

这刚回来没几天,人都还没去季家老宅报道呢,却已经让季霆深和季鸿恩父子俩因为他吵了好几架了。

从医院出来,程晚词跟季霆渊道了谢。

季霆渊笑着道:“你不用道谢,是我应该跟你道歉。宁儿身体不好,所以大伯过于紧张了,抱歉程小姐。”

不怪楚枂自从见过这人之后天天发花痴。

季霆渊长得确实好看,完全就是很多女人梦中情人的模样。

他跟季霆深不一样,他俊秀儒雅。

季霆深冷酷霸道,有时候又有点疯。

“季先生,你应该听说过我跟季霆深的事吧?”程晚词问。

季霆渊微微一怔。

接着他道:“听说过。你不用放在心上,那不是你的错。”

程晚词心中一动:“……”

那些人都骂她贱,骂她攀高枝,骂不要脸。

父母和楚枂也只是心疼她。

现在,居然有一个人跟她说,那不是她的错。

程晚词突然就想哭,眼眶酸涩。

她笑了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季霆渊道:“昨天签合同看到你的名字只是怀疑了一下,刚才确定的。”

难怪他之前表情惊讶。

程晚词满脸认真:“那你还需要我出设计图吗?如果你想换装修公司,我会把设计费退给你。”

季霆渊失笑:“我为什么要换设计公司?程小姐,我很期待你的设计图。”

程晚词的眼睛都亮了:“谢谢,我会全力以赴的。”

不远处,听到消息赶回来的季霆深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人直接冷了脸。“这俩看情况这是……认识?”

上官彧想起一件事:“听说你家老二回来就忙着弄房子,不会那么巧,他找的装修公司就是程晚词的工作室吧?啧,聊得还挺愉快哈。”

季霆深沉着脸,不想说话。

该死的女人,一个不注意就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季霆渊!

他“砰”的一声甩上车门,怒气冲冲地过来了。

这边,季霆渊的视线在程晚词脸上扫了扫。

提醒道:“回去后记得冰敷一下。”

“谢谢,我知道……”

话没说完,突然腰间一紧。

人被强行搂进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啊……季霆深?”程晚词看着这张脸愣了三秒。

然后就开始疯狂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季霆深被她气到了。

刚才跟季霆渊还有说有笑的,他不过是搂一下就跟要她的命一样。

“抱一下怎么了?”季霆深混蛋起来真的很可恶:“睡都睡过了,我还不能抱?”

他这么说,眼睛却直直地看着季霆渊。

里面全是警告。

季霆渊表情都没变一下,“大哥,好久不见。”

一旁的上官彧听着这话牙齿就开始发酸。

短短几个字,里面蕴含的怨念只有当事人能听懂。

季霆深连寒暄都懒得寒暄:“没有死在外面,可惜了。”

程晚词大惊。

这是人说的话吗?

她不敢置信地看了看季霆深,又看了看季霆渊。

前者一脸煞气,实在不像个好人。

后者还是刚才那副样子,仿佛他大哥不是在诅咒他死,而是问他吃饭没有。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这也太大了。

程晚词又挣扎了一下,忍不住道:“你怎么这么说话?”

“你知道个屁!”季霆深恶声恶气道。

季霆渊扫了扫季霆深扣着程晚词腰的胳膊,“大哥,你还是放开程小姐吧,你会伤到她的。”

“我的女人我就抱着,怎么了?”此时的季霆深就像一只斗鸡。

还是一只心情十分不好的斗鸡。

程晚词忍无可忍的翻了个白眼: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跟你没关系,也麻烦你不要再缠着我。”

看她这副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季霆深真想直接堵住她的嘴。

可恶的女人。

季霆渊叹了口气:“大哥你没看到程小姐脸上受伤了吗”

季霆深一愣,一把掐住程晚词的下巴转过她的头。

眼底寒意翻涌:“谁干的?”

程晚词把脸转向一边,不想再掺和这人任何事。

“曲施忆。”季霆渊看着程晚词,眼中有一抹心疼:“我到的时候听到大伯说要让晚词坐牢,她应该吓坏了。”

刚才还程小姐,现在就晚词了。

好,很好!

季霆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反正他快气炸了,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他松开了程晚词,恶狠狠地盯着她:

“害宁儿发烧的人是你?”

他满身怒火:“你把宁儿掐伤了?”

“宁儿什么都不懂,你为什么欺负她?”

被这个男人连连逼问,程晚词也炸了。

她最讨厌他的自大,他的狂妄,他的不可一世。

“是啊,是我掐的,是我害宁儿发烧。”

程晚词恨不能咬死他:

“有本事你送我坐牢啊混蛋!”程晚词发现每次见到季霆深,她不是在爆炸就是在爆炸的路上。

鬼知道她其实原本不是一个易爆易怒的人。

季霆深神情冷酷。

眼中全是警告:“离宁儿远一点,不许接近她。”

他这个样子让程晚词想起第一次见到的季霆深。

也是这副表情,仿佛她是什么肮脏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都会脏了他的眼。

程晚词被这人气乐了:

“季霆深,你以为我是故意接近宁儿吗?”

“我告诉你,是,我就是故意接近宁儿的,就跟当初故意接近你一样。”

“我就是故意勾引你,我就是妄想嫁入豪门的肤浅女人。”

“而你在我眼里,就是我嫁入豪门的垫脚石。”

说完她就拉开车门上车走人。

真是要被气炸了!

车子都开出去了程晚词又有点后悔,对刚才的表现不满意。

不该骂完就走,应该再狠狠扇他一巴掌,把那一巴掌还回去。

该死的王八蛋!

车子走远了,季霆渊脸上的表情淡下来。

他刚想转身走人,领子突然被人一把揪住。

季霆深直接把他摁到车门上,冷声道: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离程晚词远一点。”

季霆渊的身体很差,被这么推搡两下就开始咳。

季霆深嫌恶地丢开他,准备上楼去看宁儿。

季霆渊理了理衣领,淡淡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她的名字……不管你信不信。”

季霆深脚下没停,他当然不可能信。

上官彧赶紧跟上:“程晚词疯了吗,她掐宁儿干什么?”

“……”

季霆深进了电梯,直接把上官彧推了出去:

“你也离宁儿远一点,她已经够天真了,别再被你传染了傻气。”

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山的上官彧:“……”

季鸿恩和曲施忆还在病房。

看到季霆深,曲施忆立刻笑着迎了过来。

“深哥你来啦,宁儿已经好多了。”

季霆深避开她伸过来的手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季宁儿的额头。

还是有点烫,小脸红扑扑的。

“到底怎么回事?”

他问的是一旁伺候的护工。

护工们哪敢吭声,低着头吓得瑟瑟发抖。

季鸿恩咳了一声,满脸不高兴:

“当我是死的吗?”

季霆深扯了一把椅子过来,挥手让闲杂人等都滚蛋。

这才凉飕飕道:“你是不是死的我不清楚,我就想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在这里?”

曲施忆脸色一白,正想解释,就听季霆深又冷笑道:

“既然爸你这么喜欢,不如你娶回来呀,我和宁儿不介意多一个小妈。”

曲施忆满脸的不敢置信:“深哥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季鸿恩也被气得差点厥过去:

“你这个混账东西胡说八道什么?曲家跟我们门当户对,施忆又跟你一起长大,她怎么就委屈你了?”

季霆深油盐不进:“我的女人我自己选。”

“你选?你选的就是那个叫程晚词的女人?”

“有何不可?”季霆深说。

一旁的曲施忆恨得咬牙切齿。

程晚词那个贱人,还说两人没关系?

哼,想嫁给季霆深?

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