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H,每次起床衣服都光了是为什么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等上官彧进门,季鸿恩和曲施忆都已经被季霆深气走了。

病房里就剩兄妹俩。

季宁儿还在睡觉,季霆深就坐在旁边看着。

上官彧提了一堆东西,“刚才想起来探望病人要带果篮的,我就买了一堆宁儿喜欢吃的。”

放下东西凑过去看了看:“还没醒啊?”

季霆深把他扯过来摁在椅子上:“你来守着。”

然后就带着雷邢去了院长办公室。

看到季霆深,院长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请老板过去坐。

季霆深视线扫了一圈,护士长,保安,护工,医生。

很好,该在的都在了。

“一个问题我只问一次,你们想清楚了再回答。”季霆深道:“是谁掐的宁儿?”

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吭声,事情发生的时候并没有人在场。

其中一个保安眼睛转了转,突然大声道:“是那个装修公司的女人,是她掐的宁儿小姐。”

季霆深冷冷看着这个人:“你可以滚了。”

保安一愣,没反应过来。

雷邢道:“你没有说实话,骗了季总,你被辞退了。”

有保镖进来,把那个保安直接拖走。

一时间,众人都冷汗连连。

这家疗养院就是季霆深专门为季宁儿开的,可想而知他有多疼这个妹妹。

现在宁儿小姐出事,疗养院上上下下都人心惶惶的。

季霆深问了第二个问题:“宁儿为什么会发烧?”

这个问题自然只有医生能够回答。

季宁儿的主治医生是个戴眼镜的老头,是这群人中唯一还算镇定的人。

“季总,先前我去看过宁儿,宁儿发烧跟她胳膊上的伤没有关系,她是因为受凉才发烧的。”

季霆深眉头紧了紧。

“是谁跟我爸说,宁儿是因为感染发烧的?”

一个年轻男医生站了出来,哆哆嗦嗦道:“是、是我。对不起季总,我检查错了。”

“你也可以滚了。”

季霆深起身走人,身后跟了一群各部门的人。

季总火气很大:

“宁儿的护工全部换,再有下一次,你们全给我滚蛋!”

“所有员工重新考核,业务不达标人品有问题的全部辞退。”

“监控增加一倍,立刻执行。”

一群人赶紧散了。

回到病房,宁儿已经醒了。

正窝在上官彧怀里玩平板。

季霆深一看,顿时气炸,一把揪了上官彧扔开。

“哎哎哎至于吗?宁儿在我眼里就是小屁孩。”

季霆深凉飕飕扫他一眼:“再有下一次你就死定了。”

上官彧就跟宁儿告状:“你看你哥,像不像个大魔王?”

季宁儿笑得咯咯的,看样子病好多了。

她看了看门口,“姐姐呢?”

季霆深过去在她头上揉了揉:“什么姐姐?”

“就是漂亮姐姐啊,你不记得了?”

“……”什么漂亮姐姐?

他应该记得?

见他没反应,季宁儿生气了:“季霆深是个大笨蛋!”

上官彧乐得要死,这世界上敢这么骂季总的,也只有宁儿了。

不对,还有一个人。

还有程晚词。

他一愣,“宁儿说的姐姐不会是程晚词吧?她最近就只见过这一个生人。”

季霆深眸子微微一眯。

程晚词接到楚枂电话的时候,她刚跟人交涉完。

不小心追尾了。

好在不严重,就蹭了点漆。

对方也好说话,程晚词直接给对方转了钱。

“馨宁又让我们做了?”

见附近有银行,她拿了卡去银行取钱。

楚枂在手机那头超级兴奋:“可能是找不到比咱们更合适的装修公司了吧,他们还说图也不用改了,就用之前那一版,明天就来签合同。”

这是个好消息,但程晚词情绪不高。

“行,我等会儿就回去。”

楚枂发现不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糟心事太多,程晚词都不知道该提哪一件。

于是就一件都没提。

她也是被季霆深气懵了,忘了ATM机上有限额,然后又去柜台取了剩下的钱。

以前都没有花过陆湛的钱,季霆深的衣服她自然也不会要。

到了季氏,程晚词把用报纸包好的钱交给了前台。

“麻烦转交给季总。”

前台有点懵:“请问小姐你叫什么名字,需要给季总留言吗?”

程晚词:“不用,他知道,谢谢。”

她留下钱就走,多一秒钟都不想呆。

一个小时后回到公司的季霆深被前台叫住:

“季总,有位小姐留了东西给您。”

季霆深停下脚步,看着前台递过来的东西眸色一深。

上官彧接过来一看:“嚯,是钱啊,看着好几万呢。”

季霆深:“对方有没有留什么话?”

前台:“没有,她说您知道。”

季霆深挑了挑眉,知道是谁了。

一把从上官彧抢走钱,沉着脸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上官彧好奇的不行:“什么钱,你卖身的钱?”

季霆深冷声:“是程晚词给的衣服钱。”

上官彧啧了一声:“这是要跟你老死不相往来了,谁让你误会人家?就程晚词那恨不能把‘五好青年’贴在脑门上的素质,怎么可能掐宁儿?”

“要你说?”季霆深没好气道。

他当然知道不是程晚词掐的,那个时候不是被她和季霆渊气糊涂了吗?

别说当时,现在想到程晚词冲季霆深满脸笑容的画面他都恨不能打人。

但是季总是不可能承认自己有错的。

上官彧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哎不对,那会儿看到程晚词和你家老二站一块儿,你发那么大的火干什么?”

季霆深:“……”

就三十多层而已,这破电梯怎么这么慢?

上官彧继续找死:“我说,你不会是对程晚词睡出感情来了吧?”

季霆深很想用手里的钱把这货砸晕。

“闭嘴。”

“真睡出感情了?不是吧我去。”上官彧惊了:“我们季总原来喜欢玩刺激的吗?”

电梯终于开了,季霆深迈着长腿走得很快。

“是男人就勇敢承认,我又不嘲笑你……”

“砰”的一声,总裁办公室的门差点撞上上官彧挺直的鼻子。

季霆深的秘书团队都在偷偷乐,上官彧要不是季总的发小,估计早就被季总从窗户丢出去了。

坐在办公桌前的季霆深看了看那一捆钱,然后掏出手机。

没打通。

很显然,他又被程晚词拉黑了。程晚词和楚枂是分工合作。

楚枂分管工程和业务,程晚词主要负责设计。

虽然馨宁那边确定用之前提交的方案,不过程晚词还是加了个班又把效果图改了一遍。

她昨晚两点多才睡的。

早上起来洗了个澡,敷了个面膜,又容光焕发。

楚枂羡慕的不行:“你属夜猫子的吧,居然没有一点熬夜的迹象,也太气人了。”

她昨晚也加班了,跟程晚词差不多一起睡的,感觉黑眼圈都出来了。

程晚词倒了两杯牛奶,还是决定把昨天的事以及季霆渊的身份告诉楚枂。

楚枂听完惊讶的合不上嘴。

“我天!你跟季霆深这是什么孽缘?”

程晚词也觉得不可思议:

“馨宁那边没关系,我们是跟疗养院合作,又不是跟季霆深合作。不过那边可能要辛苦一点,盯紧一些。”

楚枂立刻道:“那是当然,这种工程单可是咱们的招牌。如果水木华府也能签下来,以后我别的单都不管了,每天就来回跑盯着这两个工地。”

程晚词不是很自信:“季霆深跟季霆渊关系好像不好,这个单子不一定能签下来。”

虽然季霆渊让她继续出设计图,但程晚词觉得对方只是出于诚信。

反正馨宁的工程单拿下了,至于水木华府能不能拿下,楚枂也不是很在意。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只管出图,能不能签下来再说吧。”

这家伙向来心宽,洒脱的很。

程晚词也被她感染了,心情跟着明亮起来。

毕竟马上就要签一个大单了,这可是工作室今年签的最大的单子,她辛辛苦苦跟了两个多月呢。

结果这种好心情只维持到她进公司的那一瞬。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季霆深,程晚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人来干什么?

难道这混蛋真的觉得季宁儿的伤是她掐的?

来找麻烦的?

楚枂也怀疑季霆深是来找茬的,视线已经开始寻摸武器了。

要是他敢乱来,就像上次对付陆湛那个人渣一样把他打出去。

“季总,我们老板来了。”KK兴奋的跑过来,“两位姐,这位是季总,他是……”

程晚词都麻了。

“季霆深,我说了我没有掐宁儿,你到底有完没完?”

KK:“!!”

楚枂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扫把。

面对季霆深她还是很虚的,但这种时候必须跟姐妹一条战线啊。

“季总,我们晚词真不是那样的人。请你搞清楚,她没有故意接近你和你妹妹。她要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当年就不会苦哈哈地陪着陆湛那个人渣创业。”

程晚词当年可是他们学校的校花,追她的富二代不要太多好吗?

KK很着急:“不、不是!姐,季、季……”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程晚词脸色很难看:“衣服的钱我已经给你了,希望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KK急得直跺脚:“姐,季总是来签约的!”

程晚词一愣:“……签什么约?”

KK:“馨宁啊,季总是馨宁的老板,他来跟咱们工作室签约的。”

程晚词:“……”

沙发上,季霆深阴测测地笑着。

他甚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程老板口才不错,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