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李晓婷不内穿裤坐公交车阅读 校服 校园 h 调教 肉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因为妹妹生病,于是就专门建了一座本市最豪华医疗设备最先进的疗养院。

这种事果然只有季霆深这种豪门能干出来。

搁普通人身上,想都想不到。

馨宁……所以这个名字来自季宁儿吗?

程晚词尴尬了。

不过楚枂不尴尬。

“原来馨宁的老板就是季总啊?季总真是大爱,实在让人敬佩!”

季霆深却不搭理她,只是盯着程晚词。

“程老板继续啊!”

程晚词简直想掐死他。

楚枂不停给她使眼色:三栋住院楼啊!大单啊!你跟了两个月啊!

跟季霆深一起来的还有馨宁疗养院之前跟工作室接洽的负责人。

不过对方这会儿完全没有说话的资格,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这会儿程晚词也明白为什么飞了的单子又飞回来了。

肯定是季霆深干的。

只是,他不是怀疑宁儿是她掐的吗?

为什么又要把馨宁的单子给她做?

她没有说话,放下包后直接让KK打开了她昨晚重新修改好的设计图。

这才道:“既然季总是来签合同的,那我再重新讲一遍方案。合同上有报价,你们也可以看一下。”

KK把早上重新打好的合同放在了桌子上。

季霆深站了起来,“好吧,那我们就听听程老板的方案。”

他的话挺正经的,但是他落在程晚词身上的视线很不正经。

就好像程晚词不是要给他讲方案,而是要给他唱十八摸。

那眼神冰冷中又带了一丝笑意,十分讨厌。

季霆深坐到了坐前面。

程晚词今天穿了一条黑白拼接的连衣裙,裙摆很大,显得腰特别细。

也确实挺细的,毕竟季总量过,他双手几乎就能握住。

程晚词的唇形很好看,不笑的时候很端庄,笑起来又很甜。

她的声音也好听,尤其是那天晚上在他怀里哼哼唧唧的时候……

一旁的雷邢都震惊了,季氏一堆大小会议季总全部丢给了上官彧,自己却跑到这间装修公司来听几栋旧楼的改造方案?

一般讲方案的时候客户都会提各种问题,但是程晚词讲了半天,没有人开口。

一直到她都讲完了,都没有人开口。

程晚词知道季霆深肯定不懂装修,但是他不开口,他手下那些懂的人肯定也不敢开口。

她只好问之前一直接洽的负责人:

“胡总,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胡总看了看季霆深,不敢吭声。

季霆深咳了一声:“我没有问题。”

程晚词:“……”

谁问你了?

没有问题是吧?

程晚词故意道:“既然没有问题的话,那季总我们是不是可以签合同了?”

季霆深看她一眼:“签。”

然后伸手,掌心朝上。

季总平时有助理伺候,没有自己拿笔的习惯,哪怕签字笔就夹在合同里。

程晚词忍了,过去拿了笔放到他掌心。

这人心情很好的样子,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今天的合同签得史无前例的快。

季霆深又掏出来一张卡,递给了程晚词:“刷吧。”

程晚词看着手中的黑卡,饶是一向镇定的她都不能淡定了。

楚枂和KK他们更是惊讶地张大了嘴。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卡!

飞机都能买的黑卡!

程晚词稳了稳心神:“全款吗?”

季霆深看着她:“难道你们还可以分期?”

程晚词暗暗咬牙,输了全款,“季总,密码。”

季霆深:“密码是我手机号后面六位数,程老板应该记得吧?”

程晚词:“……”季霆深绝对是故意的!

他肯定知道他已经被拉黑了,所以故意来这一出。

程晚词甚至觉得他是在耍她,这么贵重的黑卡密码这么随便的吗?

不过她还是再一次把某人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输了电话号码后六位。

程晚词愣住了:“……”

密码居然是真的!

季霆深甚至连合同都没看,甚至不知道装修金额,就已经签完合同并且付了全款。

好吧,人家有钱,大概不也在乎这三千万。

就听季霆深凉飕飕道:“这是第三次了,我希望下一次打程老板的手机能打通。”

程晚词:“……”

这人果然是故意的。

这话听在耳里实在暧昧,偏偏楚枂还是个不嫌事大的。

“那个,既然合同已经签了,后面的工程就由我和工程部主管负责了。胡总这边请,我们还是先聊聊动工的相关事宜吧。”

胡总求之不得,赶紧跟着楚枂去了工程主管的办公室。

楚枂还冲程晚词道:“晚词,刚到了一批胶囊,你给季总煮杯咖啡啊。”

还顺便打发了KK等吃瓜群众。

程晚词:“……”

昨天还了他的衣服钱,想着从今往后再无瓜葛的。

结果一转头,季霆深的电话号码又存进手机里了。

这会儿没人,季霆深原形毕露。

“再敢拉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威胁完人就四处看了看,理直气壮:

“你办公室是哪间?”

程晚词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是看见这个男人就莫名烦躁。

“我可是个心怀不轨的女人,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合作?”

季霆深看她一眼,转头继续找她的办公室。

“到底哪间?这间?”

他站在门口探头看了看。

办公室很小,就一张办公桌,一个装文件的橱柜,那边的飘窗上养了一排花。

电脑旁边也放了一盆红色小花。

季霆深不知道怎么就想起程晚词上次穿的那件红色的露背晚礼服。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语气十分肯定:“是这间。”

程晚词被他打败了。

她不知道他喜欢咖啡还是茶,她这有一罐好茶。

正想进去给他泡茶,人刚进门,突然就被一股大力抓过去压在了墙壁上。

传说中的壁咚!

程晚词瞪大了眼睛,吓得心脏差点停止:“你、你要干什么?”

季霆深的视线落在她的唇上:“想吻你。”

程晚词:“!!”

这个混蛋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是她程晚词的办公室,是她的地盘!

但是她却不敢动。

她清楚的知道这人有多霸道,有多坏。

他什么都干得出来,说到做到。

程晚词吓得下意识咬了咬唇。

却不想她这个动作让季霆深眸色更深。

他一手撑着墙,声音发紧:“你勾引我。”

程晚词气得不行,却又不敢大声喝斥,生怕把人引过来。

“我没有!”她压低声音,又气又怒,像一只炸毛却又怂兮兮的猫咪。

季霆深却喜欢极了她这个样子。

又美又骄傲。

“我说你有你就有!”

带刺的玫瑰总是能激发男人的征服欲。程晚词真是要被季霆深气炸了。

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

“让开,否则我喊人了。”

季霆深不仅没让开,反而还关上了门。

“喊吧,我不介意。”

程晚词气得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眼睛里杀气腾腾。

季霆深的视线本来一直在她的唇上,不知道怎么就开始下移。

意识到他在看哪里,程晚词恨不能直接踹死他。

“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季霆深也不想把人气狠了,免得回头真的又把他拉黑。

他终于大发慈悲放开她。

“怕什么,我还没丧心病狂到在这里把你办了。”

程晚词拉开门,很想让他滚。

季霆深却扯了一把椅子坐下了:

“别生气,只准你气我,我还不能气气你了?”

程晚词觉得这人真是有病:“我什么时候气你了?”

季霆深冷眸盯着她:“昨天,你气了我四回。”

程晚词:“……”

特么到底谁气谁?

季霆深给她举例说明:

“第一回,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

程晚词无语:“我跟谁勾勾搭搭了?不是,我就算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季霆深继续:“第二回,你故意说反话,气我。”

程晚词:“……”已经不想说话了。

季霆深:“第三回,你还我衣服钱。我季霆深送出去的东西却被人还回来,这让我很没面子。”

程晚词:“……”

季霆深:“第四回,你第二次拉黑我。”

程晚词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就是看她好欺负,专门来欺负她的。

“还有吗,一并说了吧。”说完就赶紧滚。

季霆深一脸的“虽然你这个女人不知好歹但我大度不跟你计较”:

“以后乖一点,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程晚词看着他:“季霆深,有病就去治,不要讳疾忌医。”

季霆深翘着二郎腿,凉飕飕地看着她:

“季霆渊的单子不许接。”

程晚词真的气乐了:“你说不许接就不许接?那是我的客户,跟你没关系。”

季霆深嗤一声:“一套别墅而已,我那有一整个楼盘的别墅给你装。”

程晚词一愣。

为了不让她接季霆渊的单,把季氏的楼盘给她装?

这人疯了吧?

“不信?”季霆深拿出手机:“我这就让人过来跟你签合同。”

说完就真开始翻通讯录准备打电话。

程晚词直接扑过去抢了他的手机,那眼神跟看傻子似的:

“季霆深,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这就一个小工作室,馨宁是我们工作室成立以来签的最大的单子。跟你们季氏合作?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耍我很好玩吗?”

季霆深不想跟她废话:“那你要怎样才愿意放弃季霆渊的单子?”

程晚词的轴劲儿也上来了:

“季先生是我的客户,除非他看不上我的设计,否则,我们会尽全力争取每一个客户。”

季霆深眯了眯眼:“……”

程晚词知道这人跟季霆渊似乎关系很恶劣。

但那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跟她一个小小的设计师有什么关系?

“你真的要接他的单子?”季霆深冷声问。

程晚词还是那句话:“我会全力以赴。”

“好,好得很!”季霆深站起来,拉开门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