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主人能把遥控器关了嘛,嗯啊…校园宿舍呻吟浪荡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不用了。”霍彦深没什么情绪的开口,他现在的心情莫名烦躁,脑子里总是浮现贺繁星被丢垃圾的情景,身体有一种被撕扯的感觉,让他不舒服。

陆景廉和乔东昊面面相觑,两人看得出来霍彦深今晚上整个人都很低落,思来想去,除了贺繁星给他添堵,没有别人了。

乔东昊烦躁地踢了踢桌角,他跟霍彦深一起长大的,目睹了他跟贺繁星青春年少里所有的点点滴滴。

小时候的贺繁星,被大她五岁的霍哥宠的跟个公主一样,小姑娘眼圈儿一红,霍哥就跟天塌了似的抱到怀里一阵哄。

那时候的小姑娘,满眼满心也都是霍哥,谁知道长大后变成这副德行。

陆景廉是霍彦深出国留学时结识的死党,并不了解霍贺两人的青梅竹马情,他只觉得是男人就要扳回面子,痛打背叛者。

他伸手,从乔东昊面前把酒拿回来递回给霍彦深,这婚暂时不能离,但可以借酒浇愁啊。

乔东昊正想阻止,霍彦深却已经站了起来,“昊子你送我回去。”

陆景廉挑眉,“这才几点就回去?”

霍彦深拿起外套已经往外走了,“回家带女儿。”

陆景廉啧了一声,那小丫头也是贺繁星生的,没见霍彦深有半点迁怒嫌弃的意思,宠到没边了,搞得他时不时地觉得霍彦深根本就是余情未了。

贺繁星在浴缸里睡着了,模糊中,有人扯她的头发,她惺忪地睁开眼,看到轩轩拿着毛巾在给她擦头发。

见她醒了,他小脸一僵,转身往外跑,却并没出浴室,而是藏在拉门后,偷偷地朝里看。

“轩轩——”贺繁星彻底清醒,说话时发现难以出声,喉间像是堵了什么,这才察觉到浴缸中的水早就凉透了,她冻感冒了。

喉癌加感冒,她不由苦笑。

正蹙眉时,轩轩抱着浴巾和她的睡衣低着头走了过来,她被暖到,竭力出声,“谢谢。”

声音嘶哑难听,几乎只剩气流。

轩轩怯怯地看她一眼,把衣物放下后又跑了出去。

贺繁星穿好后出来,看到轩轩坐在床边,她走过去揽住他的小肩膀,轻轻抱了他一下,下一秒……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泪流满面中用力地抱住贺繁星,嘴里一个劲地喊妈妈妈妈,对不起。

他看到妈妈晕倒时,他就后悔了,不该凶妈妈。

就算……就算他真的不是爸爸的孩子,也还是妈妈的,这世上最爱他的就是妈妈,他还凶妈妈。

轩轩是个坏孩子。

他抿着小嘴巴,越自责越难过。

贺繁星也跟着心酸,“轩轩别哭,妈妈没有怪你。”

就算早慧,也还是个孩子,受到挑唆说几句气话也情有可原。

她还能跟一个孩子置气吗?

轩轩哭了好久才停住,之后抱着贺繁星不肯撒手,贺繁星只得搂着他一起入睡。

翌日一早,贺繁星醒来时轩轩已经不在房里。

她洗漱好下楼,强撑着来到餐厅,刚好大家都在。

餐桌上,贺梵和沈蔓坐在一侧,贺茹坐在他们对面,那原本是她的位置。

自从沈蕙死后,宋茹改口管她妈叫妈,管她爸叫爸,叫的比她这个亲女儿还亲。

“爸妈——”她用尽全身力气打招呼,声音却仍如虫蝇,脸色也好不到哪去,苍白憔悴,这些都是因为她生病了,可到了他们眼中却成了做贼心虚。

他们觉得是她偷人的丑事败露了,才这么失魂落魄。

“小星,你跟霍总离婚了吗?”贺茹一边吃着荷包蛋,一边状似不经意的问。

贺繁星心里抽了一下,因为她的病,她原本就计划离婚的,可人都有逆反心理,眼下被父母甚至贺茹逼迫,她心里都是不满和反感。

再者,她想跟冉冉多点时间相处,要是离婚,她连看一眼冉冉的机会都会被霍彦深剥夺。

尤其是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就更舍不得孩子了。

“这婚要尽快离,免得节外生枝。”贺梵面无表情,身为男性,更能体会被戴绿帽子的心情,更何况还有个孽种。

霍彦深没一怒之下把贺氏毁了他已经感恩戴德了。

沈蔓叹气,满眼失望地望着贺繁星,“离婚后你要是想跟轩轩爸在一起我们也不反对,前提是你们要离开S市,别留在这儿……”丢人现眼。

贺繁星搁在桌面下的手紧紧捏在一起,被最亲的人误会,逼迫,心口痛到麻木。

“小星,你会离婚的吧?”贺茹不放心似的,歪着头问她。

“我……”贺繁星喉咙嘶哑,根本说不出话,偏偏贺梵沈蔓都盯着她,等她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见她光张嘴不说话,以为她是不想离婚,两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贺梵重重地把碗摔在餐桌上,指着贺繁星的鼻子破口大骂,“霍彦深没把你的孽种抖出来已经给你脸了,你还想赖着他?”

刚好这时轩轩从厨房端了一杯柠檬水走了出来,听到这话,脚步一下僵了,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看着外公外婆训斥他的妈妈。

他的妈妈想说话,可是说不出来。

“我妈妈喉咙哑了,说不了话。”他犹豫过后,走到妈妈身边把水递给她,随后仰脸看向针对他妈妈的外公外婆,“妈妈爱爸爸,她还有冉冉一定不想离婚,外公外婆你们不可以逼她。”

唰——三双眼睛齐刷刷冷冷地盯着他。

这个小屁孩,虽然有病,但不到两岁就会说长句,现在也没多大,说话更是一板一眼。

也不知是谁的种。

“闭嘴,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贺茹怒瞪着轩轩,这死小孩子之前还听她的话骂他妈妈的,现在怎么又开始护着她了,真气人。

轩轩梗着脖子,歪着脑袋,一脸桀骜不驯地回瞪回去。

贺茹气坏了,伸手就打了轩轩一巴掌,贺繁星反应过来时,轩轩已经跌倒在地,“你——”她撑大眼,咽喉处火烧火燎,一个字都说不出。

贺茹冷哼,“你养的孩子没教养,还不准人教训了?”

贺繁星心里很难受,她的轩轩很好,知道她舍不得冉冉,知道她若非万不得已不想离婚,明明这么好的孩子。

只因为帮了自己的妈妈,就挨了打。

心疼,更怕他会心脏病发,不由紧张地观察着,神经都绷了起来。

她的父母不在乎这些,在一旁发出最后通牒,“你要是敢不离婚,我们贺家从此就没你这个人,你赶紧滚。”贺繁星本就强撑着,这会儿已经快撑不住了,她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夏姨,朝她张了张嘴,夏姨心领神会,立即转身上楼,“我去帮小姐收拾行李。”

自从宋茹来了这个家,小姐就越来越没有地位了,现在又发生这些事,离开反而好,反正小姐自从婚后也都是住在外面的。

贺繁星带着轩轩回了她和霍彦深位于明珠苑的婚房,霍彦深也曾在这里住了一年多,直到孩子们出生,他带着冉冉回了霍家老宅,后来就没来过。

夏姨心疼她早上在家连口饭都没吃上,一到别墅就帮她做早餐,她吃过后,又吃了药,昏昏沉沉地回房睡觉。

轩轩执意留在家照顾她,连幼儿园都没去。

等她醒来时,已经下午三点半,快到幼儿园放学时间了。

她起身收拾了一下,要去看冉冉,轩轩也要跟着去。

还没到幼儿园放学时间,她绕着栏杆来到活动区,有小朋友在活动区玩耍,她翘首以盼,希望能看到冉冉。

没想到还真看到了。

她今天穿着海蓝色条纹卫衣,牛仔裤运动鞋,扎着两个漂亮的小辫子,正跟同学玩滑梯。

“妹妹——”轩轩发现妈妈看向冉冉时殷切的眼神,自作主张喊了一声。

冉冉转头,看到了他们。

贺繁星忍不住把手伸进铁栏杆里,她发不出声,只微笑着用唇语喊冉冉,她的孩子。

冉冉看到她后,突然朝边上跑去,她愣住,以为冉冉是不想看到她,心里不免失落,可没一会,竟看到她从幼儿园里出来了,原来不远处有个破口子,可以钻出来。

冉冉来到他们面前,贺繁星连忙蹲下抱住她,爱怜地蹭着她雪嫩的小脸,轻抚她柔软的发丝,“妈妈——”

冉冉摸了摸贺繁星的脸,小脸上带着笑意。

贺繁星看着,一颗心都化了,她还以为冉冉跟她生疏了,不要她了,原来只是她们之间横亘着障碍,让她们没法在一起。

“妈妈生病了,喉咙哑了。”妈妈一直没说话,轩轩怕冉冉不高兴,特意解释。

冉冉没什么好感地歪头横他一眼,随后牵住贺繁星的手,“妈妈,去吃东西。”

贺繁星高兴坏了,立即带冉冉到附近的小吃店找吃的,刚好有一家甜品店,三人每人一份,美美地吃了起来。

冉冉是偷跑出来的,这会儿,幼儿园老师们已经找疯了。

他们刚从甜品店出来,幼儿园老师从马路对面发现了他们,当即大声喊:“冉冉——”

冉冉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贺繁星身后躲,谁知有一辆小货车斜刺里从巷子里开过来,直朝贺繁星身后撞去。

她看不见后面,落在后面的轩轩却看得清楚,手比脑还快地伸了出去,把冉冉和贺繁星一起推向一旁。

倒下的一瞬间,贺繁星本能地护住冉冉,目光却看到轩轩被车撞飞出去。

她头皮都炸了,因为害怕,在她怀里的冉冉大哭起来。

她刚想看冉冉有没有摔到时,却被幼儿园老师一把抢走了,有人打了120,救护车很快赶来把两个孩子带往医院。

急症室外面,贺繁星焦急不安地等着,一旁三位幼儿园老师包括园长,个个对她怒目而视。

“哒哒哒……”清脆的高跟鞋声在大理石地面上响起,贺繁星刚抬头,就被对方重重地打了一耳光。

霍英舟气势汹汹,一双沉敛的眸子怒瞪着她,“这一巴掌,是打你不该让我孙女受伤。”

贺繁星半边脸都麻了,耳里一阵嗡鸣,不由眉头紧皱,她也不想冉冉受伤的!

霍英舟见她眼里有不忿,轻蔑地冷哼,再次朝贺繁星抬起手,这一次,贺繁星有了防备,巴掌落下时往后退,可是,被幼儿园园长推了一把,竟又生生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你不配碰我孙女,你给我离她远点。”

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特别突兀。

贺繁星的半边脸很快肿了起来,耳朵几乎听不见声音,更多的是屈辱。

她从没想过作为长辈,霍英舟居然会伸手打人,而且说话这么难听。

她开口,想为自己辩解两句,想说轩轩为了救冉冉伤的比她重的多,想说自己是冉冉的妈妈,有权利看她,奈何喉咙像被撕裂了,发不出声,急的她脸色又红又白。

霍英舟冷冷地斜睨着她,并不想听她废话,把头一转,望向幼儿园园长。

园长刚刚在电话里已经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贺繁星身上了,眼下见贺繁星挨打,看出这亲妈一点不受待见,心思电转,更是把幼儿园摘个干干净净,“是她故意诱拐孩子出去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也是她带孩子去甜品店的,冉冉要是不出幼儿园,也不会发生意外。”

霍英舟更气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霍彦深带着乔东昊飞快地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贺梵夫妇,他们是在医院停车场遇上的。

乔东昊是外科医生,说明身份后,进了急症室。

霍彦深脸沉如水,目光若刀子落在贺繁星脸上,“怎么回事?”

贺繁星喉咙破碎,光张嘴却发不出声。

一旁的幼儿园园长赶紧再次把刚刚的话说了一遍。

贺梵夫妇见霍彦深脸色异常难看,顿感大事不妙,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贺梵上前,大声呵斥,“孽畜,跪下道歉。”贺繁星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孩子出意外最心疼最害怕的就是她,她也不想的。

他们不关心孩子的情况,不关心她刚刚挨打肿起的脸,不关心她的尊严,开口就让她下跪?

“妈——”她使尽全身的力气喊沈蔓,想要让她劝劝爸,可沈蔓把脸撇到了一边。

她又看向霍彦深。

他目光冷漠,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似乎她的死活荣辱与他无关。

她的亲人,她的丈夫……

说不出的失望和痛,充斥全身。

她呆站着,没有动。

贺梵气极了,抬脚狠狠踢向她的膝盖,她扑通一下直挺挺跪到了大理石地面上,膝盖钻心的疼。

这太丢人,太没面子了。

她努力地想要站起来,肩膀却被幼儿园老师死死摁住。

贺梵在边上大骂,说她是个孽畜,不配去看高贵的霍小姐,不该害她受伤。

她挣扎,却挣不脱四只手,她忍不住歪着脑袋去看霍彦深,看她丢脸,看她痛,他是不是心里很痛快?

所以才能这么无动于衷!?

所以才能视而不见?

她不知道怎么了,想起小学三年级时,她参加中秋节联欢晚会,她在台上唱歌,她明明唱的很好听,很多人都喜欢,可却有一个调皮的男生朝她扔纸团,说她唱的难听死了。

后来霍彦深知道这件事,特地跑去把那个男生揍了一顿,还逼对方跟她道歉。

类似的事情,很多,很多。

小时候,他最怕她受委屈,被欺负,别说哭,只要她眼圈一红,他就会来哄她。

曾经这些都是甜蜜的回忆。

而如今,记忆中有多甜,现在就有多痛。

医院人来人往,不少人驻足观望这一幕。

有年轻的护士,认出了贺繁星,站在一旁窃窃私语。

“她不是那个歌星贺繁星吗?怎么跪在这儿。”

“好像跟急症室的孩子有关,网上曝她品行不好,估计又做了什么缺德事……”

“她边上站着的男人是谁啊,好帅啊。”

一片非议中,急症室的门忽地开了。

乔东昊走了出来,霍彦深冲到他面前,“冉冉怎么样?”

乔东昊一脸轻松的开口:“只是受了点惊吓,连点皮外伤都没有,放心。”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原本押着贺繁星的幼儿园老师,这时手劲松了松,贺繁星趁机爬起来,趔趄着来到乔东昊面前,“那轩轩呢?他怎么样?”

她急到极点了,出口的话像是破锣里发出来的,而且小的可怜,要不是离得近,根本听不到。

乔东昊刚刚看到她是跪着的,目光有意无意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你不会自己进去看?”

贺繁星咬着唇,刚要进去,轩轩已经被推了出来,一旁的医生跟她解释,“孩子有轻微的脑震荡,后肘轻微骨折,擦伤严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冉冉没受一点伤,轩轩也没大碍,她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爸爸妈妈——”冉冉是被护士抱出来的,小丫头已经不哭了,伸长手臂要贺繁星抱,霍彦深冷了脸,一把抱过她,她却调头看着贺繁星。

“妈妈,你的脸怎么了?”童言无忌,她直接问出了口。

轩轩这会儿也醒了,小小的人儿躺在病床上,也见到了贺繁星脸上的红痕,他认出这是鲜红的五指印。

他一下坐起身,无所畏惧的问:“是谁打了我妈妈?”

谁也没想到,刚刚受到惊吓的两个幼子,会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他们妈妈脸上的伤。

尤其是男孩儿,虽然弱小,稚嫩,却一副凶悍的样子,仿佛谁伤了他妈妈,他就要跟谁拼命。

霍英舟不屑地冷嗤一声,“彦深,带冉冉回家。”

霍彦深抱着冉冉往外走。

冉冉趴在霍彦深的肩上,注视着站在病床边的妈妈,也不知道哪里受了委屈,眼泪直往外淌,一滴一滴,落在男人宽厚的肩膀。

霍彦深侧头看她一眼,感觉心都要碎了。

他们走后,幼儿园的人也跟着走了。

贺梵沈蔓没有急着走,而是跟着贺繁星母子进了病房。

“他不是霍家的种,说话还这么理直气壮,你到底哪来的脸把他教成这样的?”病房里,贺梵质问。

当着孩子的面,说这种话,贺繁星很气,一双好看的眼睛,清冷令地看向贺梵,竟让他的气势莫名弱了下来。

沈蔓眉目暗暗一皱,拉过贺梵,“走吧,她翅膀硬了,半点不由我们了。”

“妈妈,外公外婆坏。”两人一走,轩轩忍不下去了,见自己妈妈受委屈,他都快哭了。

贺繁星上前轻轻抱了抱他,微笑,用唇语说:“没关系,妈妈还有你和冉冉。”

最起码,两个宝贝还是爱她的。

轩轩抽了抽鼻子,到底忍住了哭。

他忍住了,冉冉那边却是已经哭了半个多小时了。

霍彦深和乔东昊一起带她到饭店吃晚饭,结果小丫头在包厢里越哭越凶,哭的两个大男人心烦气躁,尤其是亲爸霍彦深,眉头都快拧成疙瘩了。

“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哭个不停?”

冉冉抽噎着,水灵灵的大眼里全是泪水,“爸爸坏……爸爸没有保护妈妈……妈妈脸……受伤了。”

小丫头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她大哭的原因。

霍彦深和乔东昊顿时沉默了。

大概这就是血缘,哪怕冉冉不是贺繁星一手带大的,哪怕她听过很多关于她妈妈的坏话,但仍然爱她,护她。

乔东昊看一眼神色略僵的霍彦深,撇嘴,“贺梵夫妇也不是好东西。”

为了不连累贺家,女儿挨打熟视无睹就算了,还逼贺繁星下跪,这对父母简直了。

霍彦深伸手从口袋里摸出烟,刚要点上,又意识到冉冉在这。

他指尖夹着烟,沉默地看着渐渐止了哭的小女孩,冉冉安静了几秒,从椅子上跳下来蹭到他身边,小手晃着他的手臂,怯怯的开口:“爸爸,冉冉想妈妈,你让妈妈回家……”

心口,猛地揪了一下。

如果她没有背叛,他们一定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是她,毁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幸福。

“先吃饭。”他沉下脸来,冉冉扁了扁嘴,最后识时务地坐回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