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健身房里教练把我强了H文,纯肉高H啪短文公交车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办理好住院手续后,贺繁星让医生也给她输液,就在轩轩的病房里。

输到一半的时候,夏姨来给他们送晚饭,“我听夫人跟贺茹提起才知道两个孩子出事了,”她话说一半,语气突转,“小星,你脸怎么了?”

贺繁星也没顾上处理自己的脸,她还以为消肿了呢。

“没什么。”她多少有些尴尬和难堪。

夏姨精着呢,猜一下也就大体知道怎么回事了,心里不免叹息,小星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净遇上糟心事儿。

饭后,输液刚好结束,贺繁星让夏姨留下陪轩轩,她则开车去霍宅。

见到霍彦深时,他穿着睡袍,一副准备就寝的模样。

输液过后,她喉咙明显好了些,但说话并不利索,干脆低了头,从包里拿出文件直接递给霍彦深。

霍彦深挑眉,“是什么?”

他漫不经心地一看,离婚协议四个字瞬间映入眼帘。

轰的一下,热血上涌,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

“你、要、跟、我、离、婚?”他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字。

贺繁星轻轻点头,这离婚协议就是她父母为她准备的那份,纵然心有不甘,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以及跟霍彦深的关系,他们的婚姻都已走到了末路。

离婚,是不二选择。

“啊——”她正这么想着,身体猛然被一道大力拉扯,硬生生被抛到床上,她还没反应过来,霍彦深倾轧而下,一双深眸染上猩红,恶狠狠地盯着她,“四年,我忍了四年,我都没有提离婚,你凭什么敢提?凭什么”

他咬牙切齿,语气冰冷至极,脸上是暴风骤雨般的威压和危险。

贺繁星被吓住了,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尽力不慌,“我们的婚姻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意义?”

她生病了,如果化疗,肯定会破坏声带,即便好了也不能再唱歌了。

如果不化疗,她肯定会死。

她好怕,怕不能唱歌,怕死。

她是计划两个孩子生日之后就搬到霍家老宅来住的,她也想躲在他的怀里怨天尤人,怪命运不公让她得病;她也想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最爱的人,触手可及;她更想一家四口能在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可是现在,她只能独自吞下一切。

霍彦深凝着她,一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冷笑连连,“跟我离婚,然后去跟那个奸夫在一起?”

“贺繁星,你当我是王八吗?”

“你休想,休想跟我离婚!”

“不——”贺繁星艰难地呼吸,双眼惊恐地看着暴怒的霍彦深,他像疯了一般。

他现在的行为没有半点温情。

他掐着她的脖子,逼她喊他的名字。

她又哭,又笑,甚至主动用力抱住他,贴在他的耳边,喊他名字,喊他霍哥哥。

……

他双目异常可怖地睨着她,“你嫌弃我?”

她若被抛在岸上的鱼,努力地张大嘴呼吸。

她不是嫌弃他,她只是呼吸不畅啊。

“你因为他,嫌弃我?”霍彦深像是魔障了,一把拽起她,把她的头推到床边,“我都没有嫌你脏,你反过来嫌弃我?”

她上半身被迫悬空,即便吐,也不会吐到床上。

再次醒来时,是被烟雾呛的。

一室昏暗中,霍彦深站在窗边吸烟,他的身周弥漫着浓烈的烟雾,不知道已经抽了多少根。

“咳咳……”贺繁星手捂着脖子,难受地坐起身,爬下床进到卫浴间,洗了澡后裹着浴巾出来,她的衣服被他撕坏了不能再穿,衣柜里又没有女装,她抿着嘴角,拿他的衣服穿。

穿戴好后,终于体面了些。

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离婚协议,重新拿给霍彦深。

霍彦深调头,幽亮冰冷的眸子斜睨着她,“你告诉我轩轩父亲是谁,我才有可能考虑离婚的事。”

贺繁星惊诧,又深感屈辱。

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叫她怎么说?

在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吗?

“你——”她张嘴,想说霍彦深你别这样,可目光触及他眼底压抑的疯狂和执拗,她猛然想到眼前的男人是霍彦深啊,骄傲到不可一世的霍彦深,绝不容许别人背叛的霍彦深。

他认定她背叛了他,又怎么可能轻易绕过她?

没可能的。

心口,凉了大截。

“好。”她想了想,应承下来。

虽然觉得有点可笑,可既然她非要有个‘奸夫’,那她创造一个,还不行吗?

原本期待得到答案如今即将知道答案的霍彦深,见贺繁星应承下来,反而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熄灭烟,回过头盯着她。

她,终于要承认了吗?

眼前的女人,他曾经含在嘴里都怕化掉的女人,她的背叛,像是在他心口戳了一个大洞,这血流了四年,如今像是干脆要扯掉他的心,让他顷刻间就死去。

他从来都是睚眦必报之人,她让他痛,他便百倍千倍的奉还。

“唔……”他突然低头咬住她的唇,像是野兽啃食猎物,撕咬,咀嚼,没有半分犹豫,怜悯。太痛了。

为了不痛,贺繁星反手圈住他的颈项,反客为主,霍彦深全身激灵了一下,明明有电流沿着脊椎骨直窜脑门,出口的话却让贺繁星如坠冰窟。

他说:“你真贱。”

“你跟那个孽种的生父就是这样的吗?”

就算有再大的勇气,在他的侮辱下,也溃不成军。

她又开始呼吸不畅,加上烟味,干呕的更厉害,这招来男人更大的嫉恨,等到他结束,窗外的天都亮了。

她没力气再洗澡,勉强穿好衣服后,用干涸的快要发不出声的喉咙说:“我想看一看冉冉。”

“你不配,滚。”霍彦深背对着她,语气狠绝。

她抖了一下,静站了几秒,心里期待着他能通情达理一下,可惜,她失望了。

转身走出他卧室时,她感觉自己简直气若游丝,下楼梯时,小腿一软,直接从最后五节阶梯上滚了下去。

这还不是难堪的,难堪的是霍英舟和陆管家居然在客厅,这会儿两人都看着她,两人眼神中流露出的神色,仿佛她是多么肮脏可耻的存在。

她摔的不轻,可只能咬牙爬起来,逃也似的离开这儿。

她刚出客厅,霍彦深慢条斯理地来到楼下,霍英舟看到他,眉目一皱,“她是怎么对你的你心里没数?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还跟她有染?”

他们都没想到,他还会碰贺繁星。

霍彦深眉目疏淡,“就是报复而已,她不值得您动气。”

凉薄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霍英舟松了一口气,“她处心积虑留着轩轩,还不就是想让她儿子坐享其成?这种无耻又精于算计的女人,霍家不能要。”

霍彦深接过陆管家递给他的咖啡,淡淡颔首,“儿子知道。”

贺繁星呆站在门边,她看到车才想到车钥匙落在霍彦深房里了,回头来拿钥匙,结果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霍彦深轻描淡写,却胜过世间所有恶毒之词,把她伤的体无完肤。

更有一股屈辱感,油然而生。

如果即刻能离婚,她希望立刻就离。

可转念想到冉冉和轩轩,心又撕扯着痛。

她低下头,目不斜视地上楼去拿她的钥匙,卧室里正有佣人打扫卫生,佣人见到她,那神色,简直跟霍英舟如出一辙。

因为不受丈夫和婆婆待见,连带着这个家谁都看轻她。

在床脚终于找到了钥匙,一把抓起,哪怕身上再酸软也强撑着飞速离开。

回到医院时,夏姨刚买来早餐,见她一夜未归,眉开眼笑的说:“这夫妻吵架呀,床头吵床尾和,你和霍先生和好了吧?”

贺繁星眉眼倦怠地摇头,“我跟他,不可能了。”

夏姨愣了一下,“这可不行,夫妻不和苦的是孩子啊。”

贺繁星眼底滑过黯然,这一点她何尝不知呢,可是霍彦深的不信任和种种羞辱,已经让她失望至极,她不可能再舔着脸继续这段婚姻。

除了离婚,别无选择。

休息了一上午,她和轩轩的精神都好了些,下午的时候,裴俊来找她。

轩轩在看漫画,她到病房外跟裴俊说话。

裴俊给她看了一段小视频,是她被暴力围攻时被人偷拍的,画面里的她别提有多惨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粉丝认出来,”裴俊叹息,“这些人也是的,居然从网暴到线下攻击。”

贺繁星看过视频后,沉默不已。

她没有找人代唱,更没有让助理跪下给她系鞋带,这些都是霍彦深为了摧毁她杜撰的,可这些所谓她的粉丝,在水军的引导下,不分青红皂白地跟着相信。

这是资本的力量,而她抵抗不了。

“裴俊,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合适的‘情人’……”

霍彦深非要让她交代出轩轩的亲生父亲是谁,以他的脾气,假如这个人真的存在,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么,就要找一个一穷二白而且不怕死的人。

这样的人,恐怕不好找。

裴俊愣了一下,一时没明白贺繁星的意思,贺繁星咬了咬唇,把霍彦深对她的怀疑和逼迫和盘托出。

裴俊听完后,义愤填膺的几乎要挥拳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合适的人选。”

贺繁星放心的点了点头,“谢谢你裴俊。”

裴俊不在意的笑,“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别见外。”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自从查出有病,裴俊每次都要关心贺繁星的身体状况,这次也不例外,反复催她到米国接受治疗。

贺繁星表示S市这边安顿好就会立刻过去。

聊了片刻后,裴俊手机响起,他便离开。

挂了电话后,裴俊来到相隔医院两条街的马路上,接着上了一辆房车。

房车里赫然坐着贺茹,前排驾驶座上坐着丽姐。

丽姐见裴俊来了,升起了挡板,所有车窗窗帘也都合上。

贺茹迫不及待地问:“贺繁星说了什么?”

裴俊把贺繁星要找情人的事说了一遍,贺茹眼睛直亮,“太好了,霍彦深逮到这个人,估计就会立刻跟她离婚了,但霍彦深生性多疑,这个人不好找。”

裴俊运筹帷幄的轻笑,“我知道,所以,我想到了一个人。”

霍彦深和陆景廉正在鼎皇喝酒,一个人忽然进了他们的包厢。

一进来,他就站到霍彦深面前,愤慨地开口:“霍彦深,我是小星的经纪人裴俊,也是轩轩的亲生父亲,错的是我们两个大人,你凭什么虐待轩轩?”

“凭什么不跟小星离婚?”

他的声音特别大,似乎想借此在气势上压霍彦深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