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不戴套干已婚女同事口述,嫁到农村每天光着下跪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可惜,霍彦深一个眼神扫过来,裴俊心里就直打鼓,但他挺胸抬头,面上却是为爱无所畏惧的样子。

霍彦深一边站起身,一边活动手关节,关节声在安静的包厢里咯咯作响。

裴俊本能地倒退,“你想干什么?”

“嚯——”话音未落,一记铁拳落在了裴俊脸上,接着是第二拳,第三拳,裴俊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一旁的陆景廉嗤笑,“大概是活腻了,自己送上门找揍。”

霍彦深从小练各种格斗术,十几个跆拳道黑带难近他身,何况一只菜鸡。

裴俊很快被打趴下,鲜血糊了一脸。

当霍彦深的第三脚踢上他的肚子时,贺繁星从门外冲了进来,“别打了。”

她接到贺茹电话,说裴俊来找霍彦深承认自己是轩轩的亲生父亲。

她是让裴俊去找人冒充,可没说让他自己冒充啊。

裴俊狼狈不堪地侧趴在地上,听到贺繁星的声音,吃力地伸手拽了拽她的裤脚,“小星,既然我是轩轩的亲生父亲,我就要保护你和轩轩,你回去陪我们的儿子。”

这话,简直是在火药上点火。

霍彦深本就阴沉至极的脸色,更加难看,一把挥开贺繁星,上去就是一脚,他使出了全身的力道,裴俊硬生生被踢出去两米,他的身体本能地卷缩成一只虾米,嘴角也流出血来。

贺繁星想过霍彦深会怎么对待她所谓的情人,可眼前的一幕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再打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她上前几步,展开手臂拦到霍彦深前面,牙齿紧咬,“霍彦深,你说过我坦白轩轩生父是谁你就离婚的。”

既然裴俊都冒死承认了,她如果不争取离婚的机会,只会让裴俊白白挨打。

“小星……”躺在地上的裴俊,好似感动地出声,吃力地望向贺繁星的目光,满是宠溺和缱绻。

霍彦深看着,目光死死地盯着贺繁星。

他无数次想过轩轩的亲生父亲会是谁,疯魔时走在大街上,他会觉得其中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有可能跟他共享过贺繁星。

这种感觉,生不如死。

他倒是没想到轩轩的亲生父亲会是她的经纪人!

不过也对,毕竟她十八岁出道时就认识了裴俊,算下来两人相处了七年。

她追求音乐梦,整日沉浸作词作曲中,跟裴俊这个经纪人相处的时间都比他多。

心口像是被无数个毒虫啃食,疼得他理智全无,“我要杀了你们。”

他双眼赤红,好似已经没了理智。

一直在旁看戏的陆景廉,意识到霍彦深失控了,赶紧上前一把抱住他,“为这对狗男女动怒不值得,你先冷静一下。”

霍彦深身强体壮,陆景廉根本弄不住他,急的回头冲贺繁星喊,“还不快走?”

贺繁星咬唇,走过去把裴俊扶起来送到包厢外,让他赶紧走,裴俊依依不舍地紧抓着她的手,“要走一起走。”

两人拉扯的画面,在外人看来挺像情侣依依不舍的,霍彦深目眦欲裂,一把甩开陆景廉,一个飞身,裴俊直接被踹飞出去。

这一下特别狠,裴俊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

连带着被拉着手的贺繁星也摔倒在地。

霍彦深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眼神似无数把刀,把贺繁星凌迟。

“我不打女人,尤其是你这种人尽可夫的种类。”

贺繁星心里一痛,可再痛,也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

她努力爬起来,直视着霍彦深血红冰冷的眼睛,“我们现在去民政局?”

霍彦深脸色更暴戾了几分。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跟他离婚,好跟裴俊在一起?

这么多年,在她心里,他算什么?

“我干脆杀了他。”他朝已经昏迷不醒的裴俊走过去。

贺繁星吓得拦在他前面,他目光凛然,这是她第三次拦在他面前了,每一次都是护着这个男人。

“霍彦深,请你遵守诺言。”

霍彦深仰头哼笑,眉眼间浮现从未有过的邪佞,“承诺不就是用来破坏的吗?”

贺繁星狠狠皱眉,“霍彦深你别这样。”

就在霍彦深一把拨开贺繁星走到裴俊面前时,一道人影从他身后悄无声息地接近,一根针管干脆利落地扎进了他的后颈。

是乔东昊。

他刚好在附近查案,接到陆景廉求救的电话,立刻赶了过来。

见场面失控,当机立断拿出镇定剂,直接给了霍彦深一针。

陆景廉走过来把人扶到沙发上休息,顺便丢几个白眼给贺繁星,让她带着裴俊滚。

裴俊伤的不轻,贺繁星在安保人员的帮助下才把人弄到医院。

医生检查,他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断了两根,脾脏也有出血现象,脸更是肿成了猪头,昏迷了三个多小时才清醒过来,好再没有生命危险。

裴俊戏做的这么足,贺繁星以为这婚能离成,但要过两天再去找霍彦深,让他先冷静冷静。

霍彦深这边,镇静剂药效一过他就醒了,睁眼看到乔东昊,摁着额头坐了起来,目光扫视一圈包厢,指了指地面的一角,“那是裴俊的血,你弄一点和轩轩的鉴定一下,看是什么结果。”

乔东昊不高兴,“你自己怎么不弄?”

霍彦深阴鸷地皱眉,“我嫌脏。”

乔东昊:“……”

陆景廉在一旁催乔东昊赶紧干活,他则凑到霍彦深边上,化身感情大师的劝:“你刚刚的样子连我看了都怕,为一个女人,不值。”

乔东昊一边嫌弃一边取了点裴俊的血,回头就对霍彦深说:“景廉说得对,你再这样下去,就要得躁妄症了。”

霍彦深嫌他们烦,“你们第一天认识我?”

两人一噎。

霍彦深是那种谁负他他就赶尽杀绝的人,非两败俱伤不可。

乔东昊取了血后,赶忙让人把包厢清理干净,甚至让陆景廉陪霍彦深喝酒,可惜,霍彦深连喝酒的心情都没了。

他表情躁郁,分分钟要暴走的样子。

乔东昊和陆景廉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劝。

毕竟这男小三都找上门了,换做随便哪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还是天之骄子霍彦深。

乔东昊急中生智,打电话让他武装部的朋友来这儿。

于是,霍彦深这一晚跟人打了一夜的架。

深夜时分,发泄过后的霍彦深低着头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全是这些年裴俊和贺繁星单独相处的画面,简直要他命了。

“昊子,你现在就回鉴定中心,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结果。”乔东昊深知霍彦深心里的焦灼,没办法,今晚只能加班了。

裴俊入住的医院,跟轩轩是同一家,都是市一院。

贺繁星在轩轩病房里陪护一夜,第二天早早买了早餐送给裴俊,裴俊刚吃完,病房门忽地被人推开,欧阳打头阵,身后紧跟着身形颀长的霍彦深。

裴俊一见到他,本能地抖了抖,全身隐约都疼了起来,但面上,却是硬撑着,“霍总,你是来给我赔礼道歉的吗?”

他的语气是那种隔壁老王占了便宜遇到正主忍不住嘚瑟的欠揍型,简直是找茬。

霍彦深浑身冰冷,强大的气场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压迫着病房内的每一寸地方,就连空气都稀薄起来。

他用看跳梁小丑的眼神,冰冷地睨着裴俊,“我来看你死了没有。”

他上前,大长腿一抬,轻轻松松把裴俊踢到了地上。

贺繁星还没眨个眼,已经看到裴俊满脸痛苦地跌倒在地。

见霍彦深朝裴俊走过去,她连忙冲过去拦在他面前,“你……你别再打他了。”

近来的霍彦深,与她记忆中的判若两人,这种陌生感,也让彼此的情意仿若昨日之梦,一切,都带着距离和陌生感。

霍彦深紧盯着贺繁星的神色。

她为了保护那个男人,可真是煞费苦心!

居然串通她的经纪人来糊弄他!

如果不是他警觉,可能就上当了。

她越是把那个男人藏着掖着,他越是要揪出来!

贺繁星被霍彦深看的心里阵阵发紧,她原本计划明天找他离婚的,结果他反倒提前出现在她面前,她抿了抿唇,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递到他面前。

霍彦深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一大早就在裴俊病房里陪护,殷勤地伺候他吃早饭,对他这个丈夫都没这么上心过!

甚至还把离婚协议随时随地带在身边,这是有多想跟他离婚?

一股狂躁感侵袭心头,他伸手,拿过离婚协议一把撕成两半,一半丢在裴俊身上,一半摔在贺繁星脸上,“你以为你们俩串通好了就能瞒天过海?”

他一个眼神,一旁的欧阳把轩轩和裴俊的鉴定书递给贺繁星,贺繁星接过一看,脸色以可见的速度苍白起来。

这是亲子鉴定报告,而且是乔东昊任职的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的。

结果证明裴俊和轩轩不具有父子关系。

她没想到霍彦深会做鉴定,目光慌乱地对上他。

他眼神阴鸷,嘴角噙着一丝戳破谎言后的冷冽,“贺繁星,你好样的,竟敢联合外人撒谎欺骗我。”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手劲之大,几乎捏碎她的腕骨。

贺繁星疼的后背冷汗直冒,喉咙黏黏稠稠,让她没有说话的愿望。

但霍彦深自负,她不说话,他只会以为她敷衍,他会更怒,更气。

“霍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这世上好女孩多得是,何必在我身上浪费精气神,不值得。”她垂了垂眼,裴俊牺牲这么大,她还以为能顺利离婚,谁知道霍彦深这么难搞定。

什么让它过去?

说来说去,还不是不肯说实话,死死地护着她背后的那个男人!

霍彦深眉头青筋直跳,手上猛地一甩,贺繁星趔趄着撞到一旁的墙上,脸都疼白了。

“既然你这么护着那个男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贺繁星打了个激灵,“你想做什么?”

霍彦深嘴角邪邪一勾,“你很快就会知道。”

撂下话,他转身就走。

贺繁星看着霍彦深充满煞气的背影,心里阵阵无力。

“贺小姐——”趴在地上的裴俊吃力地拽着被单起身,贺繁星回神,连忙扶他躺好,“对不起,让你白挨打了。”

裴俊不在意地摇头,“抱歉,没帮到你。”

裴俊手里还攥着那半份离婚协议书,贺繁星见他脸色苍白,伸手拿过来,把掉在地上的另一半也捡起来一并塞进包里,“你先好好养身体,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出了裴俊的病房后,贺繁星说不出的难过。

她怔怔然地坐在医院走廊的座椅上,低头从包里拿出轩轩与霍彦深的亲子鉴定书。

时至今日,她都想不明白轩轩为什么不是霍彦深亲生的。

这根本就不可能。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想起了最近很热闹的一则新闻,说的是一位妈妈要给患有肝炎的儿子捐肝,检查之后竟发现儿子不是亲生的,追根溯源,最后是医院把孩子搞错了,把这位女士的健康儿子给了另外一家,而这两家人住在不同省。

想到这儿,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生孩子前,霍彦深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产检的医院是本市最好的瑞康民营医院,里面有一流的服务和顶尖的技术,她孕28周时,霍彦深还跟她讨论过无痛分娩和剖腹产。

他舍不得她痛,当时坚持要用无痛分娩,又说剖腹产不利于身体恢复,她开玩笑地提起保大保小,他当时很暖心地抱着她,说一定保大,并且说她生孩子时,他一定会在场。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孕32周时,羊水早破,提前了整整6周,那个时间,霍彦深刚好在外出差。

羊水早破时,她正在录音室唱歌,是裴俊送她去的瑞康医院。

医生当时说虽然提前发动,但胎儿状况良好,建议顺产,她听从了医生的话,在疼了五个多小时后,轩轩出生,一刻钟后,冉冉出生。

她在产房时,周围围着好几个助产士,她们穿着紫红的衣服,带着蓝口罩,她又疼的神思不属,根本没有心思注意她们都是谁和谁。

而宝宝生下来后就被抱出产房交给她的父母,她在产房观察了几个小时才被转移进病房,在病房里才真正意义看到两个孩子第一眼。

问题是那时候她太累了,加之有父母在身边照料,她就睡了过去。

这中间,有太多时候,孩子是脱离她视线的,如果这中间孩子被抱错,或者被人调包,她压根不知道!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哎,小星,轩轩被人带走了。”正心神震荡时,夏姨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她反应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轩轩怎么了?”夏姨一脸着急,“轩轩被几个黑衣人带走了。”

贺繁星猛然起身,联想到霍彦深的话,轩轩一定是他派人带走的。

她急的抬脚就准备去找,急匆匆地来到医院住院部楼下时,匆忙的脚步又慢了下来。

霍彦深抓走轩轩,目的就是报复她串通裴俊欺骗他,他有心这么做,她即便去找,也不可能轻易找到,除非见到霍彦深,当面求他。

见了面,他又会借机逼问她奸夫是谁,而她根本又说不出这个人。

犹豫的脚步,彻底停了下来。

轩轩只是他的工具,只要她不出现,他一定不会伤害工具。

想通了这一点,她干脆回病房找到夏姨,让她留下照顾裴俊,自己则准备前往星光。

她母亲沈蔓,年轻时是个有名的女演员,后来转做幕后,成立了星光传媒,经过十几年的运营,星光在娱乐圈的名气和实力丝毫不亚于霍氏旗下的江画。

以前,沈蔓经常会说将来由她继承星光,可近年来,这种话再也没被提起过。

去星光之前,她回了一趟明珠苑,特意画了淡妆,并换了一身漂亮衣服,这才驱车前往。

自从查出患有喉癌,她情绪一度在崩溃的边缘,想的都是两个孩子没有妈妈了怎么办,星光这边她就一次都没来过,仔细算了一下,已经有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包括她的歌唱生涯被毁。

她出现在星光,在其他人看来显然很突然,大家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尤其是公司里以往被她压一头的艺人,故意趾高气昂地从她面前走过。

她没心思在意这些,径直来到沈蔓的办公室,她果然在里面。

沈蔓见到她,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意外,随即起身相迎,“小星,你怎么突然来了,轩轩不是还在住院吗?”

“妈——”贺繁星低唤,面对沈蔓,她心里很不自在。

小时候妈妈对她特别宠爱,宠爱到哪怕她想摘天上的星星,妈妈都会想办法,可是自从宋茹来到他们家,妈妈对她的爱慢慢的,似乎就变得淡了。

沈蔓见贺繁星欲言又止,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是不是在怪妈妈最近对你太严厉了?”

她眉目含笑,依稀还是记忆中的慈母模样。

贺繁星心里慢慢放松,正想问沈蔓有关她生孩子时的一些细节,办公室的门忽地被人推开,贺茹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看到贺繁星在,貌似意外地愣了一下,“小星来了呀。”

贺繁星转头看了看敞开的办公室门,即便她进来都要敲门,贺茹却长驱直入。

“小星你来的正好,我有个好消息要跟你分享,我入选黑马奖的提名了,这次很有可能获得最佳女演员奖哦。”

贺茹妆容精致,穿着亮片长裙,一身华光,脸上的表情也很兴奋。

她今年27岁,比她大两岁,出道也有十年了,星光的资源一直由她挑,但她和经纪人的眼光都有问题,每次选的剧本和角色都火不起来,在娱乐圈一直不愠不火的。

她演技不怎么样,还自视过高,换做其他传媒公司早就雪藏了,但在星光,她一直都是一姐。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小茹这次为星光增光了。”沈蔓笑着夸赞。

贺茹目光一转,关切地落在贺繁星五官精致的脸上,“小星,你代唱的事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来星光,也不怕给星光惹麻烦呀。”

因为星光是自家公司,她发布唱片都是冠名星光首发,虽然并没签约,但在粉丝眼中,她隶属于星光。

“我走的地下车库,应该没人注意到我。”

贺茹不以为然的讪笑,“你这么美,走到哪都是风景线,怎么可能没人注意你?”

这话,带了些酸味。

贺茹的到来,破坏了她想询问的心思,想了想后,笑了笑,“我就是想起来有一些东西在我办公室里,来取一下。”

跟沈蔓贺茹说了一声后,她去自己的办公室。

进去后才发现桌面上属于她的东西都没了,换了其他一些琐碎的小玩具,桌面上摆着一张照片,是星光最近新蹿红的小花旦周玫。

就连座椅都换了可爱粉。

仅仅一个月没来,这间办公室已经换了主人。

“啊,前辈。”正想着,周玫走进了办公室,见到她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脸色微微涨红,“是贺大小姐说前辈你不会来公司了,要我在这间办公室的……”

贺大小姐,指的是贺茹么?

她明明不姓贺的。

真正的贺大小姐,是她贺繁星才对。

“这是前辈的东西。”周玫从墙脚抱起一箱东西递到她面前,她接过,“谢谢。”

乘电梯下楼时,遇到不少以前的熟人,竟没人跟她打招呼,等到坐进车里,她手握着方向盘,望着属于自己的一些物件,有种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难道贺茹不仅想霸占她的父母,连星光也想吞下?

呵,就算她要病死,也会拿到星光,由她孩子继承。

离开星光后,她驱车前往瑞康医院。

到瑞康后,她直接找的妇产科主任,要求调出她四年前生产时的病历,包括当时的录像以及助产士。

病历倒是有,但录像因为存贮年限问题早已被覆盖,而当年帮她分娩的几位助产士也都相继离职了。

单从病历上看,并不能看出什么。

离开医院时,贺繁星觉得自己一无所获。

她向医院打听时,不可能挑明了说怀疑自己的孩子在你们医院被调包了,对方一旦知道她的意图,就算出于信誉也会想办法掩盖,推诿,甚至推卸责任。

类似的新闻,网上常有。

折腾了一天后,她已经很累了,可想到轩轩还在霍彦深手里,又辗转去霍家老宅,到了才知霍彦深不在老宅。

她想起来霍英舟特别不喜轩轩,霍彦深不会给他妈添堵,轩轩大概率不在这儿。

霍彦深名下房产多不胜数,她要怎么找?

咬了咬牙,最后拨了他的电话号码,接通后,霍彦深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还以为你不要这个孽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