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没有命令一滴都尿不出来,太短了怎么变长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贺繁星听到巨响,立即站起身。

只见一道高挑曼妙的身影逆着光,雷厉风行地走了进来,刚看清是霍英舟,她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欲扇她耳光。

上次在医院,是她不查,这次有了警惕,她立即闪身躲开。

霍英舟一巴掌扇了个空,用力过猛之下,高跟鞋崴了一下,保养得宜的脸上立即涌出痛色,目光更狠更厉地睨着贺繁星,“你还敢躲?”

霍英舟火气很大,仿佛贺繁星触了她的逆鳞。

她一个眼神,跟她一起来的两个精英模样的男人上前,欲控制贺繁星,贺繁星左右闪躲,闹得客厅一片凌乱。

好不容易睡着的轩轩在这吵闹声中被惊醒,睁眼看到两个大男人抓她妈妈,他惊得本能地跳下沙发冲过去抱住其中一个男人的大腿,不管不顾地张嘴就咬。

男人吃痛,一把狠狠用力甩开轩轩的小身板。

扑通一下,发出重重的跌落声。

这一声,仿佛子弹穿过心脏,让贺繁星一下停止了闪躲,“轩轩——”

她冲过去,还没抱起轩轩,手臂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控制住,霍英舟像个女王一般,踩着高跟鞋来到她的面前,一把扯起她的头发,狠狠扇下了两巴掌。

白皙的脸,立即肿了起来。

轩轩趴在地上,凄惨地哭起来,嘴里大声喊妈妈。

贺繁星耳朵里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地疼。

但她没有低头,她仰着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发难的霍英舟,“请问霍女士,我做了什么惹到你了?”

霍英舟气的把自己的手机扔给贺繁星,厉声斥责,“你还装?”

贺繁星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她捡起手机,手机还没息屏,点了一下,页面上是热搜排名,排在第一的赫然是#贺繁星自曝生同母异父双胞胎#,第二条热搜是#某歌手女儿生父是顶级豪门大佬#。

点开第一条热搜,里面有很多轩轩的正脸照,也有冉冉的,但都是背影或是侧脸。

“这个孽种曝光我没意见,但是冉冉,是霍家人,她不能出现在公众视线中。”霍英舟语气坚决,对冉冉的维护可见一斑。

贺繁星浏览过热搜后,抬眼定定地注视着霍英舟,“自曝这种事对我有什么好处?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整我。”

整她的这个人,说不定就是霍彦深。

毕竟上次他就这么做了。

现在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

霍英舟为人精明,不可能看不出这件事是有人背后捣鬼,她不过是借着这个理由,好痛打她!

因为从小到大,霍英舟都不喜欢她,或者是觉得她配不上她儿子霍彦深。

婚前,她都不曾正眼看过她,婚后更是冷眼相待。

“就算故意有人整你,也是你自己下贱,自动送人把柄。”霍英舟语气不善,高昂着下巴,“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肯离婚?”

贺繁星噗嗤一声,笑了。

她嘴角被打裂了,这一笑,牵动伤口,很疼很疼,但她丝毫不在意,“我早就提出离婚了啊,是你儿子不同意。”

霍英舟皱眉。

她也是猜到其中原委,才会兴师动众地来这儿。

贺繁星就像是她儿子身上的一块毒疮,必须尽早剜除。

这时,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慢条斯理地踱了进来,他西装革履,英俊翩然,正是霍彦深。

霍彦深看到贺繁星被人钳制着跪在地上,以及脸上那明显的五指印,眼眶微微一缩。

“母亲,您怎么来了?”他来到霍英舟身边,剑眉微挑。

霍英舟皱着眉看向他,“你拖着不肯离婚?”

霍彦深凉薄地勾了勾唇,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就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他的语气,仿佛在说一个下贱的生物。

贺繁星心里揪痛,趁着霍英舟在,脱口而出:“那现在就去离婚,谁不离谁是狗。”

霍彦深面色一沉,望着贺繁星的目光异常的冰冷。

霍英舟拍了拍他的肩,“今天就离吧,再过不久,江画就要回来了。”

江画要回来了?

霍彦深微微垂眸,静了数秒后,点了点头,“好,现在就去民政局。”

霍英舟得了肯定的答复,带着她的人走了。

贺繁星一得到自由就上前抱起了匍匐在地的轩轩,刚刚那一摔明显很重,他小脸都疼的一片惨白,却抱着膝盖不吭声。

“妈妈,我没事。”他小声嗫嚅,甚至还朝她笑了笑。

贺繁星心里难受至极,放下轩轩后,扭身抽了霍彦深一耳光。

这一耳光,打的猝不及防,霍彦深没有丝毫防备。

站在他身后的欧阳,整个人都呆住了。

即将下堂的夫人,居然打了他家老板?!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反应过来后,霍彦深的脸色难看至极,眼底汹涌而出的狠戾更是慑人。

贺繁星咬着牙,不避不闪,“这一巴掌,是打你对轩轩做的事。”

“在你心里,是不是这个孽种最重要?”霍彦深眼神喷火,周身气场冷漠。

贺繁星闭了闭眼,“是。”

霍彦深垂在身侧的双手瞬然握拳,紧绷的俊颜上扯过一抹冷笑,“好,我们离婚后,不准你见冉冉一面。”

贺繁星身体晃了一下,心里不住揪痛,冉冉,也是她的孩子呀。

霍彦深已经沉着脸朝外走去,怕节外生枝,她回头抱起轩轩就跟着往外走。

欧阳走到她身边,示意她坐另一辆车,她抿着唇抱着轩轩坐进去。

车子行到途中,她瞥见路边有卖包子的,连忙让车停下去买包子给轩轩吃。

轩轩一边吃,一边不安地看着她,她朝他笑笑,温柔地抚了抚他的小脑袋,“没事了,我们已经出来了。”

黑暗和饥贺繁星暗暗握了握拳,看着霍彦深阴鸷霸道的神色,一个主意涌上心头。

她忽地抬脚,凑近他的耳朵,压低声音开口:“说真的,你床上的功夫根本没法跟轩轩的父亲比,他比你更会照顾我的感受,更温柔更持久……”

她想,这世上恐怕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侮辱。

更何况是霍彦深。

果然,霍彦深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他下意识攥住她的手腕,咔嚓一声,腕骨硬生生被他捏断裂。

她承认了。

她终于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了。

原以为会快意,可并没有。

他死死盯着贺繁星,仿佛要把她脸上盯出两个血洞来。

“霍彦深,我们就此结束吧,最起码保留一点美好的回忆。”

她若罂粟花一般的微笑,云淡风轻,看起来没有一丝留恋。

“滚——”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霍彦深语气凶狠,嫌恶地一把甩开她,头也不回地上车离去。

贺繁星看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翘着唇角不让自己露出悲伤之色。

这下好了,她终于摆脱了霍彦深。

可是心里好空,好像被人硬生生挖了一大块肉,她都快没办法呼吸了。

“妈妈——”就在她痛到痉挛时,掌心传来暖暖的热度,她迟钝地低头,是轩轩。

他仰着小脸,关切地望着她,并把手中的包子递给她。

她看着,破涕为笑,接过包子啃了起来。

她身上实在没力气,打了车回到家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裴俊的病房内。

贺茹收到丽姐的消息,得知霍彦深跟贺繁星离婚了,高兴的尖叫,上前用力亲了亲裴俊的脸,“他们离婚了,他们终于离婚了。”

裴俊也是十分意外。

他冒充被识破,原本以为霍彦深会变本加厉地折磨贺繁星,没想到两人突然就离婚了?

“消息可靠吗?”他有些不敢置信,主要是觉得自己这一身的伤白疼了。

贺茹用力地点头,“丽姐有朋友在民政局,亲眼见到两人去离婚的,贺繁星净身出户,霍亦冉归霍彦深,那个野种归贺繁星。”

她真是太高兴了,语气里全是雀跃。

贺繁星昨天突然造访星光,这让她很不高兴,想了想后,干脆借着东风,把她生的一对龙凤胎生父不是同一人的事曝光出来,这一重锤下去,她就黑透了,未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洗白。

而且外界不知道她是已婚,现在的评论里都认为她是未婚生子,以为她准备母凭子贵嫁入豪门,可惜又行为不检点,导致豪门大佬不接受。

现在的贺繁星,已经被全网黑。

俨然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长得比她漂亮又怎么样?

在音乐上比她有天赋又怎么样?

现在她所有的成就,包括人品,全都烂了。

哈哈,想一想,都觉得痛快。

裴俊见贺茹如此开心,也跟着高兴起来,“他们俩离了婚后,你就有机会了。”

贺茹理所当然地抬了抬下巴,“那当然了,我可是星光的未来继承人,几个亿的嫁妆,虽然对霍氏,还是高攀了,但好歹我也是有资本的,再说我身后还有个贺氏呢。”

裴俊目光闪了闪,笑着点了点头,“先祝你得嫁豪门,早生贵子。”

贺茹羞涩的笑了笑,伸手轻轻打了一下裴俊,“你也不亏呀,贺繁星的歌曲版权都在你的手里,虽说她现在被爆代唱,很多歌都被下架了,但是经典就是经典,等过一段时间,她的歌还会上架的。”

裴俊失笑,“你还懂经典?”

贺茹目光一冷,嘴角撇了撇。

虽然不想承认,但贺繁星那个贱人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声音空灵独特,连高音都信手拈来。

她的歌很多都是经典中的经典。

“她会唱经典也没用,马上那副嗓子就已经彻底烂了,呵呵呵呵。”

贺茹露出阴恻恻的冷笑,裴俊打了个寒颤,幸好他选择跟贺茹联手,否则这会儿,他一定会跟贺繁星一样惨。

两人正聊着天儿,贺茹收到丽姐发来的信息,顿时喜上眉梢,拿起自己的包包就往外走,“我有点事,先走了。”

她收到的信息说霍彦深刚拿了离婚证就去了鼎皇,他两个好哥们相继前去陪他,现在三人正在喝酒。

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能浪费,当即前往鼎皇。

她来到霍彦深他们的专用包厢,在门口踟躇了好久都没进去。

不是她没自信,而是霍彦深太过优秀,无论颜值、身价,都是很多人的天花板。

正好有服务生来送酒,她接过托盘,深吸一口气后,大着胆子推开门走了进去,迎面而来的是呛人的烟酒味。

陆景廉眼尖,一眼认出她来,“呦,这不是星光力捧的大明星吗?”

这话夹杂了一丝嘲讽,星光确实力捧贺茹,奈何贺茹自己不争气,专挑没特色的豪门小姐演,混娱乐圈不少年了,却没拿得出手的作品。

贺茹自然听出陆景廉的嘲讽,但她目前没那个资本跟陆景廉叫板,再说霍彦深在这儿呢,她不在意地笑笑,“我是来找霍总的。”

她自顾自给霍彦深倒酒,顺便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自然而然就坐到了霍彦深边上。

她端着杯子,笑容纯真,“霍总,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特地来陪你喝酒的。”

霍彦深已经喝的醉醺醺了,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他依稀看到年少的贺繁星,微笑着看他,喊他霍哥哥,他伸手,一把搂了过来,“好,你陪我。”

感受到男神的怀抱,贺茹心脏砰砰直跳,一点犹豫都没有就跟霍彦深碰了碰杯,刚把杯子举到嘴边,却被他抢了过去,“我说过多少遍了,女孩子不能喝酒,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贺茹受宠若惊,眨着涂着厚厚睫毛膏的眼睛,痴痴地看着霍彦深。

霍彦深把两杯酒都喝了,“小星,你要乖。”

听到这一称呼,贺茹头皮炸裂,恨不得立刻杀了贺繁星。

再次睁开眼时,贺繁星发现自己居然到了医院。

她晕倒时,只有轩轩在一旁,他那么小,不可能送她来医院啊。

“星姐,你醒了。”一道清越的男声在她身旁响起,她转脸一看,霎时呆住了。居然是周野。

他不是正在参加一个音乐节目密闭训练吗?

“你怎么会在这?”她爬起来坐好,发现手腕上缠着绷带,另一只手插着输液针。

周野的表情不怎么好,“你发烧将近四十度,要不是我刚好去找你,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贺繁星讪讪的,她上次感冒就没好利索,最近事情多一直拖着没在意,谁知道就烧成这样了。

“那轩轩呢?”她左右张望,没见到轩轩身影。

周野摁住她,不让她乱动,“轩轩在隔壁病房,他也有点低烧。”

贺繁星皱眉,都是霍彦深害的!

不过现在好了,终于跟他离婚了。

转念又想到冉冉,心里终究难受。

“咳——”大抵病毒感染,又引起了咳嗽。

周野连忙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她喝了几口后,终于消停了点,“你还没说怎么突然回来了?”

周野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个梨,细细地削皮,“中途休息,看到网上那些爆料,就回来了。”

贺繁星顿觉尴尬。

周野今年20岁,是星光的艺人,名副其实的小鲜肉。

他是童星,从小就演戏,一直颇有名气,尤其是长大后,颜值惊人,成年后签在星光,是星光最有潜力的男演员之一。

问题是,他身为男演员,却不太爱演戏,反而喜欢唱歌,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跟她学音乐。

一来二往,两人的关系变得熟稔。

他要拜她为师,她不愿意,最后变成了他喊她姐,以示尊重。

自己的那些事,被熟人看到,心里总归不舒服。

“那些事,你相信吗?”

周野削好了梨,切成均匀的块放在盘子里端到贺繁星面前,“你说哪一件?代唱?还是孩子不同父?”

这不止尴尬,简直难堪了。

贺繁星神色寂寂,被人肆意污蔑,心里终归是痛的。

周野定睛看她,“每一件都是无稽之谈。”

贺繁星心里一动,感动的叉起梨子,一块一块放进嘴里,很脆很甜。

周野又说:“一代歌手需要代唱吗?捏造这种谣言的人其心可诛,更可恨的是那些无脑粉丝,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地骂你,真是气死我了。”

“还有……冉冉和轩轩,这种荒谬的事,居然被人拿出来污蔑你,还有人信,真是滑稽。”

总之,在周野眼里,贺繁星什么都是正确的,什么都是好的,不存在任何问题。

贺繁星听着听着,眼眶酸了起来。

霍彦深不信她,但周野信。

他还不如周野。

“姐,你先休息,把病养好,这些糟心事先不管。”周野见贺繁星脸色不好,连忙止住话,不再多言。

护士来换药水时,贺繁星看到瑞康特有的紫红色护士服,才知道她入住的是瑞康医院。

女护士看到周野,那表情,羞涩的脸都红了,她顿觉这是来对了,以她现在黑红的程度,要是被记者拍到跟周野在一起,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

挂了一天的水,又睡了一下午,烧退的差不多了,轩轩也恢复了精神。

晚饭时间,周野到饭店打包了饭菜回来,三人正准备开动,贺繁星的手机响了,她接通,另一头传来沈蔓的声音,“小星,晚上回家吃饭吧。”

她静了一会,“好。”

挂了电话后,她看向周野,“我要先回家一趟,你能帮我带一下轩轩么?”

周野很利落地点头,“你放心去,我会照顾好轩轩。”

她放心地离开。

她走出病房时,轩轩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周野纳闷,“小家伙,你怎么了?”

“哥哥,我担心妈妈会被狼外婆欺负。”轩轩一本正经的。

他感觉最近大家好像都变了,都来欺负他妈妈。

他好想保护妈妈,可又打不过那些坏人。

“不要叫我哥哥,叫叔叔。”周野不高兴地皱眉,接着又问:“你外婆对星姐不是一向很好的吗?”

轩轩摇头,开始说起最近发生的事,周野越听,好看的剑眉皱的越深。

贺繁星到家时,夏姨忙前忙后,已经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都是她平常爱吃的。

难得贺茹不在家,贺梵沈蔓对她嘘寒问暖,等到大家坐下,刚吃了没几口,贺梵放下筷子,看着贺繁星说:“既然和霍少离婚了,接下来不如出国散散心。”

贺繁星看一眼沈蔓,像以前一样朝她撒娇,“妈,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哪儿都不想去。”

沈蔓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僵硬,但很快反应过来,她歉意地看了看贺繁星,“因为你的那些事,贺氏的股价一跌再跌,已经蒸发了几十亿,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你暂时离开比较好。”

贺繁星满眼失望。

她原本是计划去米国接受治疗的,可是眼下她想调查孩子的事,并不想这么快离开S市。

但她父母态度坚决。

“我考虑一下。”

这话一出,贺梵不高兴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已经害的贺氏凭白无故损失了一笔钱,叫你出去避避风头,还要考虑?你能不能懂点事?顾点大局?”

贺梵语气很高,气氛一下僵硬。

沈蔓连忙柔声细语地劝,“星星这孩子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是被我们娇惯着长大的,难免任性了些,亲生的女儿,发这么大火干什么?”

贺繁星盯着她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妈的智商直线下降,每次她和她爸有矛盾,看似劝解的话,最后起的却是火上浇油的效果。

“亲生的又有什么用?你看看她,什么缺德事做不出来,都是被你惯的。”贺梵扔了筷子,干脆起身回房了。

沈蔓叹着气,“听妈一句劝,去国外待一阵吧。”

话落,去追贺梵了。

贺繁星看着一桌子冒着热气的饭菜,都是夏姨辛苦做出来的,不能浪费。

于是埋头吃起来,可是,心里空落落的,越吃,越难受。

“哎,小姐,再吃就要把胃撑坏了。”夏姨夺过她的筷子,不让她再吃了。

她慢吞吞地转脸看着夏姨,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夏姨,他们……不爱我了。”

夏姨心一软,叹着气拍了拍她的肩,“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没有他们,你也能活得很好。”

两人正说着话,沈蔓从楼上匆匆下来,“小星,小茹在鼎皇喝醉了,你去接她回家。”

贺繁星正好也想快点离开,起身就走。

她打车到鼎皇俱乐部,找了一圈,最后在顶楼套房找到了贺茹,她居然正跟霍彦深躺在一张床上。

不起,轩轩。”她抱紧他。

轩轩几不可闻地嘟囔着,同样依偎着她,从此以后,霍英舟不再是他奶奶,霍彦深也不再是他父亲,他只有妈妈一个人了。

霍彦深比贺繁星先一步到达民政局,她到时,他已经填好单子签了名,她没有丝毫犹豫地填单签字,随后拿了离婚证。

整个过程连五分钟都不到。

走出民政局时,霍彦深不怀好意地盯着她,“你该不会以为离了婚,我就会放过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