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公车大JI巴好好爽好深|我尝到了父爱的滋味作文600字

时间:2022-06-17人气:作者:
贺茹穿着短裙,缠着霍彦深,一只手已经探进了他的衬衫下摆。

霍彦深则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摁着额头,似乎又惬意又难受。

房间里有淡淡的酒味,显然两人都喝了不少。

她站在一旁看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认真地想了想后,平静地拿出手机对准床上的两位。

距离太远拍不太清,她蹑手蹑脚地朝前走了几步,几乎要把手机怼到两人的脸上时,霍彦深霍然坐起,警觉地一把挥掉了她的手机。

“嘶——”她手上还缠着绷带呢,这一下被他大力地打到,疼的嘶嘶吸气。

她赶紧蹲下捡起手机,起来时冷不丁对上霍彦深的眼睛,他眼神幽邃,略带茫然,真是醉的不轻。

她吓得一动不敢动,很怕他会清醒。

他醒着时就是一条恶龙!

他醉了最好。

这样她才能拍到他跟贺茹的贴身表演,伺机发到网上,像他摧毁她的名誉一样摧毁他霸道总裁的禁欲形象。

“我不是说过永远都不想看见你么?怎么,难道是想姐妹共侍一夫?”

正当她脑补终于有机会也让他痛一痛时,他特有的清冷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她瞬间屏住呼吸,目光移到贺茹身上,“我妈让我来接表姐回家。”

说着,她走过去拉起贺茹,她受伤的手使不上力,好不容易把贺茹给拽了起来,她却身子一歪,不偏不倚地撞进霍彦深怀里。

霍彦深低头看着贺茹,没有说话。

贺繁星看着他。

他是有洁癖的,以往除了她,他鲜少会让别的女人近他的身。

现在似乎不同了,这才刚离婚第一天,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跟她的表姐滚床单。

“贺小姐不如打个电话给令堂,就说她侄女在我这儿,问问她的意思。”

这话,带了些侮辱的味道。

贺繁星深吸一口气,拧着眉打电话给沈蔓,“妈,表姐在霍总这边……”

她没有细说。

沈蔓静了一会,随后重重地叹了口气,“那你回来吧,随她的意。”

贺繁星心口一刺。

贺茹难道对霍彦深有意?

她看向贺茹,她微闭着双眸,嘴角却翘的很高,分明压抑着笑。

所以,她是装醉的?

故意想上霍彦深的床?

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同时还有恶心。

一个是她前夫,一个是她表姐。

他们,也真能搞。

挂了电话后,她冷着脸转身就走。

霍彦深坐在床尾,沉着脸看贺繁星毫不犹豫离去的背影,隐忍到极致的恶心感翻涌而上,一把扯开贺茹丢了出去。

“啊——”贺茹猝不及防摔到地上,整个人都有些懵。

刚刚的气氛不是还好好的吗?

而且就差一点点,她就能跟霍彦深生米煮成熟饭了。

他明明喝了很多白酒,已经醉的分不清谁是谁了,怎么贺繁星一来,他就清醒了?

到嘴的肉飞了,她不禁有些懊恼。

早知道不发信息给沈蔓了。

是她故意让贺繁星来鼎皇俱乐部的,为的就是让她亲眼目睹霍彦深已经彻底不要她了。

霍彦深在卫浴间把自己洗了三遍才出来,出来时看到贺茹居然还没走,眉眼瞬地一冷,“还不走?”

他身上的气势太过冰冷骇人,贺茹只得不情不愿地离开。

霍彦深出房间后,迎面看到陆景廉搂着个女人正要进隔壁的房间,陆景廉也刚好看到了他,当即松开女人朝他走了过来,“怎么?这就结束了?”

他语气暧昧,还上下扫了一眼霍彦深。

霍彦深脸色难看,修长好看的手指捏了捏眉心,“你和昊子怎么回事,怎么让贺茹进我的房间?”

陆景廉邪笑,“就因为是贺茹才让她陪你的,她不是贺繁星表姐吗?用她,更能让贺繁星痛。”

霍彦深微怔,转瞬后,想到贺繁星刚刚拿手机准备偷拍的样子,心里又气又恼。

她如果会痛,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跟贺茹滚一起连声都不吭一下了。

她不仅没痛,还默默地拿出手机偷拍,大概是想抓他把柄。

冷静淡定的压根不拿他当一回事儿。

越想越气!

“主意不错。”他沉着脸,朝电梯走去。

陆景廉哎了一声,“你喝这么多不能开车啊,我帮你找个代驾。”

霍彦深到家时,家里人都睡了,大宅里一片黑暗,他轻车熟路地走进去,结果刚进,腿上多了一个挂件。

整个家里,也就只有冉冉喜欢抱他大腿。

这都快凌晨了,小丫头居然还没睡?

他一把抱起她走向她的卧室,进到卧室里,发现她眼泡肿肿的,显然是哭过了。

“冉冉怎么了?”他抱着她坐到粉红的公主床上,放低声音问。

冉冉抽了抽鼻子,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里映出泪光,“奶奶说,爸爸跟妈妈已经离婚了,冉冉以后只能是霍家人,只能跟爸爸在一起,不能见妈妈,是这样的吗?”

看着小女孩儿哭,霍彦深一颗冷硬的心都快碎了。

可离婚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而且他霍彦深的女儿,理应更坚强独立才对。

“奶奶说的没错。”他硬着心肠,肯定了事实。

冉冉的眼泪汹涌落下,在这深夜,她也知道不能放声大哭,尤其是不能被奶奶听到。

她其实早就知道妈妈爸爸可能要离婚了,因为她在家的时候,不止一次听到奶奶和陆管家讨论过,他们都说妈妈的坏话,都说她和轩轩不是同一个爸爸。

“爸爸,你是世界上最帅最有钱的爸爸,难道还比不过轩轩爸爸吗?”

霍彦深面色微僵,双目不怒而威地凝着冉冉。

然而冉冉太伤心了,没心思看他脸色,一个劲儿地哭,边哭边说:“爸爸你不是教我做人要有自信,那爸爸为什么不去把妈妈抢回来,妈妈那么美,就我爸爸最配她,就算是轩轩的爸爸也不行。”

小丫头不知道听谁说的,误以为离婚后,她妈妈就要跟轩轩爸爸在一起了。

霍彦深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真不该喝酒的。

别人喝酒到家是倒头就睡,他喝酒不但公司堆了一天业务,回到家还要照顾这个胡搅蛮缠的小祖宗。

“大人的事,都比较复杂,不是你们小孩子能懂的。”他尽量和声细语地跟她解释,末了强行把她摁在床上睡觉。

冉冉也哭的累了,紧紧地拉着他的手,委委屈屈地闭上眼睡觉。

夜色深沉。

霍彦深转脸看向窗外,“贺繁星,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局吗?”贺繁星回到医院时,又开始发烧。

周野连忙摁铃叫来医生给她挂水,贺繁星靠在床上,脸色不怎么好。

脑子里都是父母叫她离开的事,还有霍彦深跟贺茹……骤然看见他们俩在一起,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霍彦深就像她心里驻扎着的一棵参天大树,经历过二十多年的岁月,根根须须全都深埋在她血液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拔得出的。

亲眼目睹他跟贺茹躺在一张床上,心还是会痛。

但好再,她忍住了。

周野看出她精神不好,还不住地咳嗽,忍不住问:“星姐,你最近身体差了很多,以后得好好养养,不能再马虎了。”

贺繁星回神。

朝周野笑了笑,“我会的。”

她会惜命。

在查清孩子的事之前,她一定要没事。

“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她催周野离开。

周野看了一眼上方的药水,摇头,“我等你药水挂完的。”

贺繁星皱眉,药水挂完早过凌晨了,“你还是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周野拿起外套往边上的沙发上一躺,拿出手机开始刷小视频,坚决不离开的样子。

贺繁星拿他没办法,便随他了。

不知不觉她睡着了,后半夜护士什么时候来拔针的她都不知道,一大早醒来时,周野已经离开了,但一旁的床头柜上却已经放了早餐。

轩轩眨巴着眼睛看她醒来,“妈妈起来吃饭了。”

这间病房是套间,刚好适合她们母子住。

吃了早饭后,贺繁星叮嘱轩轩留在房里不要出来,她去妇产科一趟。

瑞康医院妇产科现在的主任姓莫,是一位中年女士,贺繁星找到这位莫主任,要求对方提供她四年前帮她分娩的几位助产士的资料。

等到拿到资料时,贺繁星有点不解,“怎么就只有两位?”

她当时在瑞康医院产检时,霍彦深找的一直是最好的医护人员,就连测个胎心都有三四个医生围着她转,没道理她分娩时只有两个人在场。

莫主任点点头,“根据医院记录确实是只有两个人。”

贺繁星蹙眉,记忆中明明至少有三位,怎么会只有两位?

“好,谢谢莫主任了。”

拿到资料后,她立刻查看了两位助产士的情况。

一位姓贾,叫贾慧,她是主治医生,另一位姓张,叫张小兰,是医师助手,两人在瑞康医院做了四年多,都在她分娩不到一个月后离职了。

资料里有两人的手机号,她试着拨打,接通后发现号码都换了人。

她没办法,只好把轩轩带上,先回明珠苑取了车,然后开车按照资料里的地址去找人,结果两个地址都去了,里面住着的人都不是贾慧和张小兰。

两个地址一个位于城南,一个位于城北,她跑了一天,结果一无所获。

回到医院时,她累的直咳嗽,刚想回病房休息一下,结果看到周野站在病房门口,周野剑眉拧的紧紧的,“星姐,你怎么又不好好休息?”

他语气很重,俊脸上都是担忧。

贺繁星确实累惨了,出了一身虚汗,脸色也不好,气的周野直接伸手拉着她进了病房,“星姐,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要发火了。”

年轻的男孩子,故意板着脸,还一板一眼地说话,贺繁星只觉得想笑。

可周野是认真的。

看贺繁星脸色苍白,咳个不停,他真的很着急。

“轩轩,你也是,作为男子汉,没有好好照顾妈妈,你渎职。”

轩轩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也劝妈妈别乱逛啊,可是妈妈不听他的,他有什么办法。

“好了,我现在好好休息不就行了吗。”贺繁星躺下,她确实累了,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轩轩在车上睡过,精神奕奕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看书。

周野则忙着洗水果,还把病房里枯萎的花扔掉换成他新带来的红玫瑰。

轩轩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周叔叔,你对我妈妈真好。”

周野僵了一下,处理好手头的事后,沉默地坐到轩轩边上。

轩轩凑近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说:“我妈妈和冉冉爸爸离婚了。”

周野惊了一下,轩轩怕他不信似的从贺繁星包里摸出离婚证递给他,周野双手捧着,打开离婚证仔细看了又看。

半晌后,把离婚证放回贺繁星包里。

难怪她精神状态差,原来是离婚了。

想到网上那些莫须有的指控,他都跟着心痛。

难道霍彦深相信她生的一对龙凤胎真是同母异父?

这也太扯了。

轩轩见周野半天不说话,小嘴抿了抿,“你长得不比冉冉爸爸难看,而且你对我妈妈还这么好,所以你能做我妈妈男朋友吗?”

周野被这话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床上沉睡的贺繁星,伸手做出嘘的手势,阻止轩轩乱说话。

轩轩撇了撇嘴,他感觉周野就是喜欢他妈妈。

睡了一觉后,贺繁星感觉好多了,轩轩在病房待不住,周野带他出去玩了,她想着反正没事,就又往妇产科跑。

刚好莫主任在她办公室,她看到人就又打听起贾慧和张小兰的事儿,莫主任一问三不知,只说她来任职时两人都已经离职了,并不认识两人。

贺繁星挺失望的。

情绪也跟着低落下来。

走回病房时,看到一道婀娜的身影,心情更不好了。

贺茹穿着黑白条纹的短裙,妆容精致地站在病房门口,看到她来了,缓缓地转过身,“小星——”

她顿了一下,“你脸色真差。”

贺繁星心里刺了一下,“我只是没化妆而已。”

贺茹低头,眼底滑过一抹恶毒,“昨晚上,你都看到了吧?”

贺繁星只觉得又恶心又烦,“恭喜你。”

贺茹表情得意,仿佛志在必得,想必早就垂涎霍彦深了,联想到她父母催她出国,感觉他们就是想把她弄走然后希望贺茹嫁给霍彦深?

“爸妈原本指望你嫁入霍家,能让贺氏和星光更上一层楼,但你跟霍少结婚四年,霍家没给贺氏一点好处,爸妈早就不满意了,觉得你无能,他们现在的意思是希望我能为贺家挣点脸面。”贺茹抬了抬下巴,一脸骄傲。

贺繁星虽然猜到了,但听贺茹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不痛快。

她结婚时,父母祝福,原以为他们只希望她能幸福快乐就好,却原来她只是个联姻工具?

“既然表姐有这个本事,那是最好。”

贺茹来这就是为了炫耀,原以为贺繁星会因为她要跟霍彦深在一起而痛哭流涕,结果她表现镇定,几乎没什么反应。

提起父母,她也表现不咸不淡的。

这副样子,让她心里不痛快。

“哎,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想到霍少狠起来也是没谁了,为了糟践你,把轩轩的正脸都曝光了,我刚刚在住院部楼下花园,还看到轩轩被人嘲笑呢。”

贺繁星丽容一凛,转身就朝楼下走去。

没想到真的被贺茹说中了,轩轩正跟几个小朋友吵架。

其中一个小朋友说:“我妈妈说你妈妈就是个人人都能上的公交车,生的孩子都不是一个爸爸。”

另一个小朋友说:“我妈妈还说你妈妈连唱歌都是假的,没脸没皮。”

说着,两个孩子还对轩轩做鬼脸。

轩轩受不了他们的话,眉目紧皱,眼神凶狠,冲上去就去打两个小朋友,两个小朋友都比他大,但气势上却梳了一头,被轩轩打的哇哇大哭。

看护的两个妈妈冲过来,二话不说,冷着脸准备把轩轩推开,没想到斜刺里横出一只胳膊挡了一下,没推到。

抬头一看,看到一张素面朝天却格外漂亮的脸,这张脸,以前每次她出新专辑都会挂在音乐榜单第一的位置。

没想到真人比网上还好看。

“请管好你们的孩子。”贺繁星把轩轩护在身后,目光冷冷地看着两位发难的妈妈。

两位妈妈今天是带孩子来打预防针的,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最近在网上被轮了一遍又一遍的过气歌星。

“哼,一个抄袭者,生的孩子都不是同一个爸,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教好孩子?”

“就是,不但抄袭,还代唱,私底下人品这么烂,你也好意思说我们?”

两位妈妈一唱一和,一致攻击贺繁星。

贺繁星嘴角掠起一抹嘲讽的笑,这些没有思辨能力的人,也只配看到表面。

“轩轩,我们走。”她牵住轩轩的手,转身准备离开,谁知道两个妈妈竟挡住他们的路不让走,“打了人就想走?没门。”

贺繁星皱眉,刚刚两个孩子的话她也听到了,她没觉得轩轩有错。

“请你们让开。”面对胡搅蛮缠的人,你是没办法跟他们讲道理的。

两位妈妈没想到网上万人唾骂的昔日歌星,现实中居然不凄凄惨惨还这么理直气壮,顿时更不干了,“道歉,你必须道歉。”

气氛剑拔弩张,一个女人已经摸出手机嚷嚷,“抄袭代唱歌手不夹着尾巴做人,还这么嚣张,大家都亲眼看看……”

“删掉。”一道沉怒的男声突然扬起,不等对方反应,周野已经抢过对方的手机,很快删除了视频,随后冷着脸把手机丢给对方。

“你谁呀?”对方定睛一看,看到居然是现在很火的周野。

此时此刻,周野正站在贺繁星和她儿子面前,把他们严严实实地护在身后,一张帅到让人流口水的俊脸上,带着怒气。

两个宝妈看着周野,傻眼了。

周野像是人间俗世的一道光,好看到令人心脏酥麻,面对这样一张盛世美颜,谁还有心思跟他作对?

周野习惯了女人们对他投以这样的目光,有些厌恶地撇开脸,回头招呼贺繁星和轩轩离开。

贺茹从一棵树后转出来,看着手机里刚拍的照片满意地笑了。

贺繁星才刚离婚,就跟小鲜肉在一起了,不知道霍彦深知道这件事,会作何感想?

回到病房后,周野一脸恼怒。

见贺繁星脸色平静,愤愤不平地问:“星姐,你怎么还能这么平静?”

她是名副其实的音乐天后,拥有一副无人可比的好嗓子,无论作词作曲上,都有天赋,她的歌脍炙人口,广受年轻人的喜爱。

曾经那么风光,现在却被两个家庭妇女刁难,侮辱,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网上的那些不实言论。

贺繁星不在意的笑笑,“我没必要为别人的愚蠢动怒啊,多不值得。”

周野心里还是替她难受,“星姐,为什么不出面澄清网上那些传言?”

贺繁星微微垂眸,她当然也气啊。

尚若她身体健康,以后还能唱歌,哪怕跟霍彦深鱼死网破,她定要挣上一挣,可是眼下,在她有限的生命里,还有什么比孩子的事更重要?

周野直到晚上才离开。

第二天,贺繁星和轩轩都能出院了,出院之前,贺繁星让医生分别抽取了她和轩轩的血。

她拿着两人的血到医院的鉴定科,登记进行亲子鉴定。

登记完后,轩轩要上卫生间,她连忙带他过去。

等待时,她也进了女卫生间,刚坐到马桶上,边上一个隔间内传出说话声,“喂,师姐,是我莫紫书呀,你以前不是叮嘱过我,如果有人打听歌星贺繁星分娩时的情况要跟你说一声的吗,最近确实有人打听,不过却是贺繁星本人,而且我刚刚还看到她在鉴定科交了两管血,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做亲子鉴定……”

莫紫书正是康瑞医院妇产科现在的主任,她在跟谁通电话?

贾慧还是张小兰?

居然有人提前预知,有人会来打听她生孩子时的情况?

心里各种猜测一下涌了上来。

莫名的,感到一阵恐慌。

她竖起耳朵仔细听,可惜莫紫书除了说了一句知道了随后便挂了电话。

一阵脚步声后,莫紫书出了卫生间。

等她出来时,轩轩正在门口等,见她出来了,看了看她的脸,“妈妈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她看了看轩轩,突然弯腰抱住他,“轩轩,你知道妈妈刚刚让医生抽的两管血是做什么的吗?”

轩轩一脸茫然地摇头。

她抿了抿唇,“是你跟我的亲子鉴定。”

轩轩愣了愣,随后小心地看着贺繁星,“妈妈不用鉴定的,轩轩应该不是妈妈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