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裸体穿婚纱调教H\穿成大佬的御用炉鼎

时间:2022-06-20人气:作者:
看得出来小棉花很紧张。

能不紧张吗,小棉花是澜初唯一的朋友,虽然两人才认识三个月,可由于小棉花是龙挚的侄女,对于澜初的来历,小棉花知道一些。

小棉花更知道澜初在感情方面是白纸一张,好比一只纯纯的小白兔,而珞北霄是出了名的财阀少爷,传闻他伤过很多女人的心,传闻他更是“不详”啊。

小白兔对上财阀珞北霄?小棉花不敢想,太害怕澜初掉坑里了。

而澜初在发懵,“喜欢”这个词,光是想想就感觉心跳不稳了,如果用在她和珞北霄之间……

“小初姐姐,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不知道。”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救珞北霄。”

“我不想他死。”

“那我再问你,如果珞北霄身边出现别的女人跟他亲热,你会是什么心情?”

“我……”

澜初这回被问住了,不由得想起今天看到俞昭昭亲昵地称呼“霄哥哥”,两人还差点抱上,虽然珞北霄及时躲开了。

可澜初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像堵着一块石头,又像是心尖上被人狠狠地拧了一把。

当澜初回过神来,小棉花已经发出了结束语:“小初姐姐,我去吃早餐了,待会儿见。”

小棉花很机灵,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她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想揭穿澜初而已。

小棉花还抱着幻想,或许澜初是一时迷惑,说不定过几天就正常了。

在小棉花心目中,还没人能配得上澜初。

澜初松口气,她的潜意识也在逃避回答小棉花的问题。

回想起,第一次在雪山脚下见到珞北霄时,澜初差点被两个“狩猎者”抓住,是珞北霄出现,无意中解救了她的危机,从那时起,她心里就投下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不久前再遇珞北霄,几番交集,澜初在警局时,又是珞北霄去将她接出来。

或许缘份是从最初的感激开始,生根、萌芽,只是不知道最后能否开出花结出果。

……

褚家。

“蠢货!你们干的好事!”

一个年迈的老者坐在椅子上,怒斥着眼前的年轻人。

褚佟苦着脸,不敢顶嘴,只能祈祷父亲的火气能快点消减。

褚韦濂是恨铁不成钢。

“俞昭昭虽然天赋不错,可是她毕竟学我褚家的催眠术才一年而已,你居然派她去试探澜初!”

面对父亲的质问,褚佟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是想让俞昭昭试试,这样您以后出手的时候就有底了,我……”

“混账,我出手还需要有人提前去试探吗?你认为我斗不过澜初?”褚韦濂越说越气。

褚佟急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爸,您误解我了。”

“你给我听好了,现在还不是正面对付澜初的时候,要讲策略懂不懂?”

“爸,我想到一个办法,既然时机未到,那不如换个方式?”

“什么?”

“听说澜初还是单身,而澜府遭遇危机,说不定需要外援。”

“你的意思是说……”褚韦濂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树欲静而风不止。澜初想过平静生活,却又恰好身在漩涡之中。

珞北霄没死,被一神秘医者救了。

这消息在某个小圈子里传得飞快,自然有人就把珞北霄和郭老联系在一起。

珞家先前也在疯狂寻找神秘医者,可现在珞家全都缄口不言,拒绝透露,无论谁问起都说没有见到神秘医者的真面目。

珞家除了珞北霄,其他人都不是真心维护澜初的,之所以保密是因为他们不想被其他人知道澜初的能力,说白了是不想自己的敌人最后被澜初所救治。

澜府也在寻找,讽刺的是他们不知道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医者就在自家的阁楼住着。

三天后。

珞北霄闭门休养,对外界的一切都不闻不问,只有赵景焕和郭锐被允许进他家。

五月初的天气,午后很容易疲倦犯困,靠在阳台的躺椅上,慵懒惬意,阳光不会直晒,时不时吹来一阵阵凉爽的清风。

珞北霄昏昏欲睡,忽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北霄,北霄!”

是郭锐那家伙又来了。

珞北霄戴着眼罩,懒懒地回了一句:“别吵我,你自己打游戏去。”

此刻珞北霄只想安静的睡个午觉。

然而……

“你还睡得着?你快用望远镜看看是谁的车开进澜府了,快啊!”

澜府?

跟澜初有关吗?

珞北霄摘下眼罩,郭锐已经找到望远镜了。

珞北霄从望远镜里正好看到一辆紫色超跑开进了澜府大门,车牌他也看清楚了。

“詹家那位的车,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喜欢,我车库里还有一辆限量版的,你拿去开。”珞北霄懒懒地语气,他是真不在乎啊。

郭锐愣了愣,随即笑得神神秘秘的:“你那辆车我先记账,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听说澜府要找联姻的对象,詹家是第三拨进去的。”

“联姻就联姻,关我什么事。”珞北霄又躺下了,那娇弱的姿态让人想起病西施。

“你……澜府一共就两个未嫁的,而且澜初是长孙女,这次联姻就是澜府为她安排的啊!”

……

静默,可怕的静默维持了几秒后,珞北霄的脸色沉到了谷底。

虽然珞北霄一言不发,但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澜初才18岁,澜府就要安排联姻?”

“哎呀,北霄,人家可以先订婚,两家先利益捆绑上,等到了结婚年龄再领证啊。啧啧,可惜了,澜初看起来很单纯,如果联姻的对象是情场老手,她估计等不到结婚的年龄就会被忽悠得完全交出自己吧,哎……”

郭锐这货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珞北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澜初被别人搂着抱着甚至亲亲的画面了。

紧接着郭锐就看到珞北霄攥紧了拳头,身上散发着冷厉的气息,病娇的身体也突然变得灵活起来。

“兄弟,北霄,你要干嘛去?诶,等等我啊……”

郭锐要笑喷了,从没见过珞北霄这样,他就是想要这效果,赶紧跟上去看好戏。澜府。

新中式庭院风格的建筑,由国内顶尖名家设计,处处彰显着贵气,透着世家财阀的底蕴。

宽敞通透的客厅外边,有一个四方形的水池,里边养着九条锦鲤。

坐在客厅的侧方能通过落地窗看到鲜艳的锦鲤在碧叶下穿梭游弋,再配上一方由名师打造的根雕茶海,袅袅薄烟缭绕中,品着珍藏的大红袍,入口满是馥郁的兰花香,这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澜老爷子跟詹家这位年轻人闲话家常,时不时发出轻笑,看得出来澜老爷子心情不错。

澜老爷子八十高龄,满头银发,虽然气色不太好,但人还是挺和蔼的。

“詹骕啊,八年不见,你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成熟了啊。”

詹骕长得白净斯文,脸上随时带着浅浅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很温和:“澜爷爷,我以前只是个毛头小子,八年过去了,当然是会成长一些。”

“是啊,八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詹骕,你喜欢吃什么菜,我让厨房去做。”

“澜爷爷您客气了,吃点清淡简单的菜就行。”

詹骕来之前是做过功课的,知道澜老爷子最近身体欠佳,当然是吃清淡为主了。

果然,澜老爷子微微点头,吩咐旁边的管家:“去把酒窖里左边第二排第一格的酒拿一瓶出来,让詹骕品鉴一下。”

只是这一句,管家就明白了,澜老爷子对詹骕很满意,因为那酒,是澜府珍藏的,一共才两瓶,现在居然要为詹骕开一瓶。

詹骕嘴上客套着,但心里清楚,自己这起码是过了第一关。

澜老爷子的笑容更加慈爱了:“听说你前两年拿到国外名牌大学硕士学位,你学习这么好,有空跟我家那丫头多亲近亲近,你多教导教导她,看她这次能不能考上一所好的学校,拜托了。”

“您说的是贵府的大小姐吧,教导不敢当,都是年轻人,到是可以一起学习交流。”

詹骕像个谦谦君子,说话也很得体,澜老爷子是越看越喜欢。

“只是我家丫头以前并不是生活在这里,性格脾气难免有些淘气。”

“没关系,您放心,我会照顾她的。”

詹骕真的这么好吗?

知道来的目的其实是相亲,外界传闻澜初貌丑且无能,詹骕不介意?

联姻而已,澜府毕竟是三大世家财阀之一,詹家看中的是背景,不是看中澜初,所以澜初是什么样子,好不好,詹家无所谓。

澜老爷子望着楼梯的方向,眼神里多了几分神采。

“小初,快来见见客人!”

嗯?澜初来了?詹骕还没回头,他心想一个丑女也没什么好看的,但碍于面子,他还要装出很有礼貌的样子。

詹骕懒洋洋的,很敷衍地回头看去,这一看,嘴里那口茶都没咽下去,整个人都傻掉了。

那是……澜初?没搞错吧?

天啊,这是真人吗,不是从画卷里走出来的精灵仙子?

詹骕心里在尖叫,兴奋得脸都涨红了,站了起来,紧紧盯着不远处楼梯口的人,这就是他的相亲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