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稚嫩小奶娃H文浪荡女,熟妇人妻激情偷爽文

时间:2022-06-20人气:作者:
谁说澜府的大小姐很丑的?詹骕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本来只是为了完成家里交给他的任务,没想到却意外收获惊喜。

看来外界对澜初的误会太深了,詹骕有种捡漏的爽快。

澜初穿着白色连衣休闲裙,面前的图案是一只黑色的小兔子,搭配小白鞋,长发披肩,素面朝天,就是这样没做任何修饰的她,却有着天生的神颜,美得不真实,仿佛是从动漫里走出来的。

青黛色的眉毛与她的凤眼之间形成完美的线条轮廓,秀气挺俏的鼻子使得她整个面容看起来非常富有立体感。

冷白皮,天鹅颈,165的身高,目测体重只有100斤,身材比例更是恰到好处,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

澜初的出现,是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柔光。

詹骕看痴了,直到澜初走到澜老爷子跟前,他才回过神来。

澜老爷子轻笑着,慈爱地将澜初叫到身边,满眼都是宠溺:“小初,这是你詹骕哥哥。”

澜初的娇萌,只有在珞北霄面前才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而在其他人面前,澜初就自带冷感。

“你好,我是澜初。”她语气淡淡的,有着起码的礼貌,可就是让詹骕感到疏远。

詹骕一愣,心想怎么没有他预期中的热情呢,不过不要紧,他有的是耐心。

詹骕露出他招牌的微笑,看上去阳光温暖:“小初妹妹是在看书吗,我没打扰到你吧。”

詹骕说话很巧妙,时不时有心理暗示的作用。

果然,澜初还没回答,澜老爷子就发话了。

“小初,詹骕可是名校硕士,你以后有不懂的多请教请教,不然我真担心你考不上大学,给你找的几个补习老师你都说不要,现在好了,有詹骕在。”

澜初只能沉默不语,这话没法接,她直觉怪怪的,澜府不是没来过客人,怎么会特意叫她来见呢,难道真是打算给她请补习老师?

“澜爷爷,小初妹妹一看就是冰雪聪明的,补习到是谈不上,大家一起看看书,交流交流是可以的。”

“是是是,你说的没错。小初啊,还愣着干什么,以后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就问詹骕,你们先叫个VX。”

澜老爷子这是急了吧,看澜初反应太平静,干脆助力一下。

但澜初总是能出人意料。

“我手机在房间里。”

詹骕赶紧说:“没事,我先发验证,你回房间了再加上,你的VX是电话号码吗?”

澜老爷子不等澜初拒绝,直接把她号码报出来了。

詹骕才不管那么多,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澜初太过淡然,可他反而觉得这是一种挑战,如果能拿下她,他认为将会是很大的成就感。

蓦地,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带着惊讶:“詹骕哥哥你来啦,你是来相亲的?”

是澜芷茵,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只是这话听在澜初耳朵里就不一样了。

相亲?

澜初就算再懵懂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禁眉头一皱,搞什么!

澜初正要发问,只见管家急急忙忙出现了。

“老爷,珞家大少爷来了,说是……是大小姐叫他来的。”

珞家大少爷?那不就是珞北霄几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澜初,各怀心思却又都很惊讶。

澜初什么时候跟珞家那位关系这么深了吗?

詹骕还保持着微笑,只是心里不太舒服,珞北霄来了,还是澜初叫来的?

澜老爷子身为家主,城府深不可测,此刻更是沉稳镇定,吩咐管家请珞北霄进来。

澜初在走神,她想起十分钟之前,珞北霄发消息给她,说会把食盒给她送来,那是上次她送药膳留下的。

澜初没想那么多,就回复说“可以”,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珞北霄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门口,就像一道美不胜收的风景线。

一身黑色宽松休闲衣裤,将他的肌肤衬托得越发苍白,几分娇弱几分颓冷的气质,仿佛是从名家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举一动都是那么优雅,绝美姿容令人惊叹。

詹骕默默攥紧了拳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珞北霄的真容,心底一股不甘悄然滋生,凭什么同样是男人,珞北霄就像是造物主的得意之作?

珞北霄连看都不看詹骕一眼,径直走到澜老爷子跟前,不卑不亢地说:“老爷子好,冒昧前来打扰,还请勿怪。”

珞家是三大世家财阀之首,澜府也要给几分薄面的。

澜老爷子轻笑着,神色慈爱温和:“客气客气,请坐。”

珞北霄没有落座,看了看澜初,将食盒放到她手里,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懵懵的表情有多动人。

“听说你今天相亲,好歹我与你相识一场,就替你把把关,没意见吧?”

这话说得……澜初惊愕地张着小嘴,她是真的不懂珞北霄是什么意思。

澜初亮亮的眸子眨了眨,满是好奇:“你说什么?”

“咳咳……我帮你审视审视看看你的相亲对象怎么样。”

“可是我,没想要相亲啊。”澜初就是这么直率。

果然,詹骕尴尬了,脸上的笑意终于挂不住,僵硬得不行。

澜老爷子眼里闪过一道精芒,依然是客客气气地说:“珞公子见笑了,我们家确实是希望能给小初把婚事订下,她以前没接触过这些,还不了解。”

“这没什么可笑的,长辈的关爱嘛,很正常,想必这位就是?”珞北霄说着就把矛头指向了詹骕。

詹骕心里腹诽,可是澜老爷子在,他只能维护自己的绅士风度。

“我叫詹骕,你是珞北霄吧,闻名不如一见,珞家的大少爷果真名不虚传。”

这话真是虚伪到家了,珞北霄在外界的名头那就是“病秧子”和“不详”,你詹骕说名不虚传,不就是暗讽嘛。

珞北霄眉梢微动,漫不经心地说:“詹骕,听说是在国外留学回来的,名校硕士。”

“过奖了。”詹骕此刻竟然有点得意,只可惜为时过早。

珞北霄接下来的画风就变了。

“我还听说你在国外那几年交过不少女朋友,你不久前回国也是带了一个女人回来,现在你要跟澜初相亲,那你的现任女友怎么办呢?”

好安静。

可怕的静默。

谁也预料不到珞北霄会说这些话,一点不留面子,两句话直接把人捶到墙缝里去了。詹骕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可他还没失去理智,他很清楚在这个圈子里家世背景从某种程度决定着话语权,而珞家珞北霄,说白了是他家惹不起的。

“这……珞北霄,外界传闻不可信,跟我一起回国的是我同学,并不是什么女朋友,而且我家教很严格,没有家里允许,我是不会交女朋友的。”

“是吗?呵呵……”珞北霄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知道已经够了。

詹骕赶紧看向澜初,见她还是那么淡淡的表情,他又急忙向澜老爷子解释。

“澜爷爷,这都是误会,您相信我。”

“詹骕啊,真是抱歉,是我这把老骨头今天照顾不周,影响你的心情。”澜老爷子笑容可掬,但詹骕已经坐不住了。

“不不不,澜爷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哎,您还有客人在,我改天再来。”

詹骕溜了,不敢继续待下去,心虚啊。

珞北霄望着詹骕那仓皇而去的背影,假装惋惜地说:“这就走了?我还想跟你好好聊聊。”

詹骕都走到门口了听见珞北霄这么一说,差点一个踉跄没站稳,心里咒骂:“聊个屁!老子今天遇到你,算老子倒霉,珞北霄,你给老子记着!”

珞北霄一回头,露出一派认真而又歉意的表情:“澜老爷子,我好像多嘴坏事了。”

呵呵,坏事?你不就是故意来坏事的吗?

澜老爷子哪能看不出猫腻,只不过碍于面子,不便揭穿而已。

“罢了罢了,如果真是如你所说那詹骕不但交了很多女朋友还带了一个回国,那我也不愿小初嫁给他。”

澜老爷子一声叹息,精神萎靡了不少,很失望。

“小初,你招待一下客人,我先回房吃药。”

“爷……爷……”

澜老爷子眼眶有点泛红:“小初乖,爷爷年纪大了,你父母又走得早,必须有人保护你,爷爷才能安心地去,放心,爷爷一定会给你物色到合适的对象。”

澜初心里微酸,老人家对她的关爱是真的。

澜初的至亲早就不在了,家族惨遭覆灭,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即使活着也没有归属感的。

但在这一刻,她被澜老爷子所感动,有那么一瞬间,她产生一个念头:假如我就是澜府的那位“澜初”……

“爷爷,您会长命百岁的。”这是澜初到澜府这几个月以来,说的最衷心的一句话。

“傻丫头,爷爷八十岁了,还有二十年才到一百岁,爷爷怕是活不到那么久。”

“爷爷,我认识一个名医,我叫她来给您看病。”

澜老爷子其实并不信,可还是很开心地说:“好啊……好啊……小初懂事了……”

老人的背影略显佝偻,清瘦而又苍老,需要人搀扶着还走得很慢很慢。

澜初心情复杂,思忖着是不是该给澜老爷子开个药方。

澜老爷子一走,澜芷茵就不再低调了,阴阳怪气地说:“爷爷为你操心,你还说不想相亲,那个詹骕哪里配不上你了?你在乡下长大的,人家没嫌弃你就不错了,你还不知好歹。”

澜初清冷的眸光落在澜芷茵身上,正想说话,却有人先一步。

要论怼人,珞北霄的功力堪称一绝。

“你谁啊?长得这么难看说话还这么臭,你是怎么有脸出来见人的?”珞北霄倨傲而又嫌弃到骨子里的眼神,仿佛无数的剑雨直戳人心。

爽快,珞北霄是在替澜初出气。

“你……你……你……”澜芷茵要炸了,她才不管眼前的男人是谁,她只知道怒火控制不住。

澜芷茵气得冒烟,抡起手边的东西就朝珞北霄扔去,嘴里还骂着:“你TM的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