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性培育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文,人妻肉篇合集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王长生刚进寝室,就见夫人常宁坐在桌前拿着帕子抹着眼泪。

常宁看到自家相公回来,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起身就往王长生怀里扑。

“老爷,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大夫说,咱们家麟儿的腿恐怕保不住了。”

越说常宁越难过,紧紧地抱着王长生不停地抽噎。

她的身材本就臃肿,压得王长生忍不住朝后退了两步。

王长生挣开常宁,对她道:“别哭了,我去看看儿子怎么样了。”

话音落,视线落在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王麟身上,直接越过常宁往床前走去。

大夫在为王麟处理伤口,王麟见父亲回来,满脸委屈的叫了声:“爹!”

王长生心一沉,眉头紧皱,心疼的问:“告诉爹,谁将你打成这样的?爹非让你姑母抄他满门不可!”

王麟正欲开口,想到帝晟焱警告他的话,咬着牙对王长生道:

“爹,我不是被人打的,我是不小心从马车上摔下来,摔成这样的。”话音刚落,大夫手一抖,不小心撞到了王麟的伤口。从这伤势来看,二公子明明是被人打成这样的,却骗国舅说是自己摔的……大夫不敢胡乱揣测,急忙收回心思认真为王麟处理伤口。

刺骨的疼传来,王麟疼的大叫:“啊~疼疼疼!”

王长生冷厉的眼神瞪向大夫,“混账东西,下手轻点!”

大夫吓得额头满是冷汗,急忙应声求饶。

王麟痛苦呻吟:“爹,我的腿。”

王长生听到儿子痛苦惨叫声,哪里还有心思责怪大夫,冷声呵斥,“还不快给麟儿处理伤口。”

大夫急忙应声。

王麟睨了一眼自己的腿,他紧张的看向王长生,“爹,你说,我的腿会不会废了?”

王长生眉头紧拧,应道:“瞎说什么呢,爹已经让人去请宫里的太医,他们医术高超,一定会保住你的腿的。”

王麟点头应道:“好,爹,我相信你。”

一旁,常宁还在抽噎,王长生心里本就烦躁不安,听到声音不悦斥道:“够了,别哭了。”

常宁的哭声戛然而止。

王麟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对她使了个眼色,常宁会意,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吸了吸鼻子,安静的站在一旁。

王长生在屋里呆了一会儿,想起王少宇来,他起身对王麟道:“麟儿,爹去别院看看宇儿,你且忍一忍,你姑母已经安排太医过来给你医伤,他们很快就到。”

王麟眉头紧拧,应道:“好,爹。”

王长生脚步匆忙离开,王麟脸色惨白的盯着屋顶,他紧咬着牙关,额头上冒着冷汗,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恨不得将帝将军府的人全都杀了。

心里暗道:“帝晟焱,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我王麟跟你记下了!”

临近黄昏,

帝晟焱横抱着苏瑶大步走在大街上,小家伙似乎很累,已经闭着双眼睡了过去。小嘴巴微微长着,修长卷翘的睫毛如蒲扇一般,在脸上拉长一道暗影。

帝晟焱低头看了她一眼,总觉得这孩子睡着的时候,像极了一个乖巧又可爱的女孩子。他脚步顿了顿,直接抱着人去了街头帝将军府停靠马车的地方。

苏瑶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帝将军府了。

她双眼微微睁开,看着房间熟悉的布置,猛地坐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仅剩下的里衣,心里咯噔一下。

就在她愣神时,一张欠揍的脸出现在眼前,帝湛羽满脸笑意对苏瑶道:“四弟,你醒了?”

苏瑶猛地回过神,用力推了一下帝湛羽。

帝湛羽毫无防备,高挑的身子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险些被苏瑶推倒在地。

“喂,臭小子,你起床气这么大?”

苏瑶蹙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奶声奶气的问:“大哥呢?”

帝湛羽瘪嘴,应道:“送你回来后就出门了,不知道做什么去了。饿不饿?大哥让膳房给你做了晚膳,说是让我们等你醒来后陪你去吃。”

苏瑶一脸认真的盯着帝湛羽看了一眼,对他点头:“饿。”

帝湛羽拿起一旁放着的衣服递给苏瑶,

“我帮你穿还是你自己穿?”

苏瑶看了一眼那身湛蓝色的袍子,抬头看向帝湛羽问道:

“是大哥帮我脱的衣服?”

帝湛羽:“不是大哥难道是你梦游自己脱的?”

苏瑶听了帝湛羽的话,给了他一记白眼,接过帝湛羽递过来的衣裳动作有些笨拙的往身上穿。

帝湛羽见装,不悦道:“你瞪我作甚?”

见苏瑶动作太慢,他直接夺走她的衣裳,提醒她:“站过来。我帮你穿。”

苏瑶拒绝,“不用,我自己可以。”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能让你三哥我给你穿衣服,是你多少年修来的福分,别人想让我穿,我还不给穿呢。”

苏瑶努了努嘴,“这福分我不要。”

“你!”

苏瑶又从帝湛羽怀里将自己的衣服夺走,也不理会帝湛羽,自己折腾着。

帝湛羽被苏瑶气的不轻,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头发凌乱一满脸写着“别跟我说话”的小家伙,指着她道:

“嘿,我就没见过这么倔脾气的小子,怎么跟个小女孩似的,脾气这么倔!”

苏瑶猛地抬头,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瞪着帝湛羽。

帝湛羽接收到小家伙那冷冷的眼神,顿时语塞。

苏瑶不悦道:“你才跟小女孩似的!”

说完,衣服已经穿好,小家伙直接跳下床穿上长靴出了房间。帝湛羽跟在苏瑶身后,觉得自己方才说的话确实有些过分了,急忙上前拦住苏瑶,对她道:

“四弟,方才是三哥我说话不过脑子,你别跟我计较?”

苏瑶见帝湛羽自责的模样,憋着笑,冷着脸不理会他,越过他朝前走去。帝湛羽又追上她,“四弟,三哥错了,真的错了,你别不理会三哥啊,你说吧,怎么惩罚三哥都行,就是别不理我。”府里好不容易多了个能玩的,虽然小了点,但好歹叫他一声哥,他可不能得罪了这个傲娇的弟弟。

苏瑶止步,抬头盯着帝湛羽,“真的?怎么样都行?”

帝湛羽急忙点头应道:“嗯嗯,怎样都行。”

苏瑶:“以后不准随便进我房间!若是我真的不小心睡着了,可以送我回房间,但不能随便脱我衣裳。”

帝湛羽愣住,回神道:“行。”顿了顿,又道:“不过,四弟,你这是什么癖好,还害怕别人脱你衣服?”

苏瑶别过脸装作不悦的道:

“我洁癖,不喜欢别人动我东西。”

帝湛羽无奈搔首,想到他还背过苏瑶,对她道:

“洁癖还让我背你?”

苏瑶:“那不算。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东西。”

帝湛羽无语至极,有区别吗?回神,心道:算了,不跟这小子计较。

如此,便答应了苏瑶的要求,一大一小说好后,便愉快的往膳厅走去。到了膳厅,苏瑶朝四周看了一眼,帝容凛还没来,她回头问帝湛羽,“二哥不来吃饭吗?”

帝湛羽应道:“应该来吧,咱们先不管二哥,一会儿给他剩一点或者让膳房另做便可。”

苏瑶听了帝湛羽的话,微微点头自顾自的走到座椅前,努力的爬上椅子坐好。帝湛羽顺势坐在她身旁,一脸殷勤的拿起汤匙递给她:“四弟,快吃饭。”

苏瑶总觉得帝湛羽哪里不太对劲,她好奇的将帝湛羽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

“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事出无常必有妖!

帝湛羽脸上迎着笑,“呵呵,哥一直都对你很好啊!”

苏瑶蹙眉,从帝湛羽手中夺过汤匙,舀了一口才放在自己的碗里。

正欲动口,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侧脸上,苏瑶实在受不了,转头看向帝湛羽,“三哥,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帝湛羽:“你这孩子,哥能有什么事?”小小年纪,竟然能看透人的心思,啧啧~话音落,犹豫了片刻问:“哥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跟大哥出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苏瑶不解皱眉,“嗯?”

“就是,我听说今天你跟大哥去学院的时候,你被人欺负了……”

苏瑶:“没有人欺负我。”

“真的没有?”

苏瑶点头应道:“嗯,真的没有。今天大哥带我见了白先生,和白先生谈完事情后,我们就去逛街了。若是我真的在学院里面被人欺负了,怎么还会有心思去逛街,对吧,三哥?”

帝湛羽见苏瑶一脸天真的模样,没有看出哪里有问题,他眉头微拧,心里琢磨着难道是他消息有误?

可是他的人明明看到大哥把王麟给打残了的,这不可能有假啊~

眼前小手晃动,“三哥,二哥来了。”

帝湛羽听到苏瑶的声音猛地回神,“你二哥来了?”

苏瑶点头,视线移到膳厅外,帝湛羽顺着苏瑶的目光看了过去,正好看到朝这边大步走来的帝容凛。

两人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二哥!”

帝容凛老远应了一声,大步走了进来,在苏瑶对面坐下。

帝湛羽拿起一双筷子递给帝容凛,笑道:“二哥,给你。”

帝容凛见帝湛羽心情看起来很不错,接过筷子,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三弟如此开心?”

帝湛羽抬眼看向帝容凛,心道:他能说他这么高兴是因为听说王麟被大哥打残了吗?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万一是他的人消息有误,那他岂不是白高兴一场了。

回神,对帝容凛道:“没什么啊,就是觉得突然多了个弟弟,我也当哥哥了,心里高兴。”

帝湛羽这话可是发自内心的,帝容凛听了也没有再多想,提醒两人赶紧吃饭,苏瑶和帝湛羽应了一声,各怀心思吃着桌上的美食。

填饱肚子,苏瑶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帝容凛放下碗筷,问苏瑶:“四弟吃饱了?”

苏瑶应声:“嗯,二哥,我吃饱了,肚子有点胀。”

说着,摸了摸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

帝容凛看着苏瑶的小身板,起身对她道:“走吧,带你去花园走走。”

“好。”

帝湛羽见苏瑶和帝容凛都出去了,他迅速将碗里的饭菜扒拉到嘴里,起身喊道:“二哥四弟等等我!”

苏瑶和帝容凛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未理会他,继续往前走去。

帝湛羽不悦瘪嘴,疾步上前追上两人,对他们道:“二哥,四弟,在花园散步多没意思的,要不咱们去观雨堂吧?”

苏瑶拧眉,抬头看向帝容凛,正好对上帝容凛的目光,帝容凛解释,“观雨堂是大哥的产业,四弟要去?”

苏瑶愣了片刻,随口说道:“二哥去了我就去。”

帝容凛想着苏瑶来帝将军府没几天,观雨堂也还没去过,这孩子又爱干净,带他去泡泡温泉让他放松放松也好。

见帝湛羽满脸期待的盯着自己看,帝容凛犹豫了片刻对帝湛羽道:

“走吧。带四弟一起。”

苏瑶也没有多想,二哥是个正经人,她想,观雨堂最多也就是个喝茶聊天的地方。

只是她想错了,并且大错特错。

到了地方,苏瑶表情僵硬的盯着赤着上身来来回回在自己面前闪过的那些男人。出府的时候,她就一直好奇帝湛羽为何出门还拿着包袱,原来,他们口中的观雨堂,就是个澡堂子!帝湛羽拿的是他换洗的衣物。

苏瑶双手捂着眼睛对帝湛羽和帝容凛道:

“二哥,三哥,我想回家。”

帝容凛见苏瑶一副胆怯的模样,微微俯身对她道:

“别怕,这大厅里的是公用的池子,我们帝府专用的池子在后面。”

苏瑶摇头:“我想回家。”

帝容凛还未开口,帝湛羽两步上前,他抓住苏瑶的胳膊,对她道:

“四弟,来都来了,哥哥带你去放松放松。再说了,你都快四岁了,还不会游泳吧?男孩子,得从小会各种技能,这样以后长大了,才不怕没媳妇儿。”

苏瑶捂着眼睛的手被拉开,她又急忙闭上双眼,正欲开口,就听到帝湛羽又道:

“行了,不会没关系,走吧,哥教你,将来万一有一天哪个美人落水了,你一个纵身跃下,那可就是一段千古佳话了。”

帝湛羽话音落,带着苏瑶往后面走去,帝容凛无奈蹙眉,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过去。

苏瑶硬是被拉到后院,看到院里如画般的景色时,苏瑶眼里一抹惊喜之色闪过。她目光扫视四周,院子很大,书上挂满了红灯,将黑夜照的如白昼一般。院里建有三座独立的汤匙,而每一座汤匙都被竹林环绕,与其他的汤匙隔开。汤匙上空白雾缭绕,配上那朱红色的灯笼,宛若仙境。

四周的水汽袭来,给这微凉的夜增添了一丝暖意。

帝湛羽见苏瑶发呆,蹲在她面前抬手解她衣裳。

苏瑶感觉到腰带突然松开,猛地回神,推了帝湛羽一把。

帝湛羽突然想起答应苏瑶的话,急忙解释:“四弟,别生气。哥忘了你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你衣服,那,你自己脱?”

苏瑶退后几步,将腰带重新系好,对他道:“你和二哥泡澡吧,我不会游泳,也不想泡澡。”

帝湛羽:“我还是头一次见洁癖这么抗拒泡澡的,你看大哥,跟你一样有洁癖,但他可是会天天沐浴的。再说了,你不会游泳,二哥和三哥在啊,正好我们教你。”苏瑶知道自己若是再拒绝恐怕这兄弟二人会起疑心,无奈便妥协,答应了帝湛羽。不过,她以自己害怕水为由,选择了最小的汤匙,并且要求帝湛羽和帝容凛与她分开泡澡。

连衣下了水,苏瑶小心翼翼的站在池边水浅的地方,水没过半腰,一阵暖意袭来。

帝湛羽站在岸边对她道:“四弟,你泡澡不脱衣裳怎么行?”

苏瑶抬头看着帝湛羽,“不脱。”

帝湛羽正欲开口,一旁帝容凛阻拦了他:

“四弟愿意下水已经很不错了,这种事情,慢慢来。让他先适应了。毕竟,他只是个小孩子。”

帝湛羽听了帝容凛的话,只好作罢,他转身去了最大的那个汤匙,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只留下亵裤,迈着大步走了进去。

帝容凛则看向苏瑶对她道:

“四弟,要不,我陪你在这边?”

苏瑶急忙拒绝,“不用,二哥,你放心,我就在这边上泡一会,不去水深的地方。”见帝容凛不放心,苏瑶跟他保证:“二哥,若是我有事会喊你的。”

帝容凛只好作罢,起身往帝湛羽那边走去。

苏瑶见状,瞬间松了口气,好歹不用跟两个大男人一起泡澡了。

此时,帝将军府外,帝晟焱从马车上下来,他似乎喝了不少酒,落地时,身子有些不稳,车夫急声道:“公子小心。”

帝晟焱冷眸扫了一眼车夫,车夫会意,牵着马儿退下。

帝晟焱回到自己的院子,经过苏瑶房间时,见她屋里闪着烛光,房门虚掩着。他犹豫了片刻,大步上前推门而入。

视线落在床上,却是空无一人。

帝晟焱拧眉,转身出了房间,他冷声道:“来人!”

院外护卫进来,帝晟焱问:“四公子人呢?”

护卫应道:“回公子,方才二公子和三公子带着四公子出门了。”

“他们没说去哪儿了?”

护卫回道:“说是去观雨堂。”

帝晟焱听了护卫的话,压低声音冷冷的道:“胡闹!”

话音落,厉声呵道:“备马!”

护卫也不敢多言,应了一声急忙退下备马。片刻后,帝晟焱快马加鞭的往观雨堂赶去。

观雨堂后院,帝容凛和帝湛羽半倚在池边,帝湛羽把玩着自己胸前的墨发,仰起头望着夜空长舒了口气,道:“似乎很久都没有如此自在过了。若是大哥也在,那该多好。”

帝容凛没有回应帝湛羽的话,他回头看向苏瑶所在的汤匙的方向,开口叫了苏瑶一声:“四弟?”

苏瑶稚嫩的声音传来,“二哥,怎么了?”

帝容凛:“没事。”

苏瑶此刻仰面浮在水面闭目养神,哪里有心思跟两位哥哥聊天。听到帝容凛叫她,知道他们是不放心,所以便回应他们一声,告诉他们她没事。

帝湛羽,压低声音对帝容凛说道:

“二哥,你有没有发现,四弟这性子像极了大哥小时候?”

帝容凛自然是发现了,不过,他觉得苏瑶比大哥小时候更活泼开朗可爱一些。

从他记事起,大哥很少说话,性子孤僻又冷漠,让人不敢靠近。但苏瑶不同,虽然有时候脾气倔,也是洁癖,但他比大哥更容易相处。

回神,帝容凛薄唇微扬,应道:“嗯,是有些像。”

帝湛羽瘪嘴,“还好是有些像,若是真的什么都像大哥了,那我们家岂不是又多了一座冰山!”

话音刚落,熟悉冷漠的声音传来,“人呢?”

帝湛羽听到声音,条件反射端正站起身,水珠从胸前划过,性感至极。

帝容凛也跟着站起来。

两人同时叫了帝晟焱一声:“大哥。”

帝晟焱压低声音问:“苏瑶人呢?”

帝湛羽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反应过来指着一旁的汤池应道:“在那边泡澡呢。”

帝晟焱给了帝湛羽一记冷眼,“回去再跟你算账!”

话音落,转身去找苏瑶。

到了池边,看到漂浮在水面,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苏瑶时。

帝晟焱瞳孔收紧,脸色瞬变,想也不想纵身跳进池中。

不小心睡过去的苏瑶被突如其来的水花惊醒,一个不稳直接翻倒进水里,慌乱下喝了几口池水,呛得她鼻子难受不已。

本能的喊道:“救……”

“命”还未喊出口,人就已经到了男人宽阔的怀抱中。

摸着那结实的身子,苏瑶猛地抬眼看向来人。

当看到那棱角分明的俊脸时,她眼珠子转了转,小声叫了一声“大哥。”

话音刚落,忍不住呛的咳嗽了两声,又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