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表哥你的怎么那么大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回过神,苏瑶乖巧点头应道:“我知道了,大哥,以后我不会跟三哥再这么胡闹了。”

帝晟焱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到将军府时,天色已经很晚,帝晟焱将苏瑶送到寝室,又命人给她拿了干净的衣服换上,见小家伙不停打哈欠,帝晟焱对她道:“困了就早些休息,小孩就该多睡觉。”

苏瑶应声,自己钻进被窝拉起被子盖好,只露出一颗小脑袋,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盯着帝晟焱,还不忘对他道谢:“大哥,谢谢你。”

帝晟焱看到小家伙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愣了片刻,提醒苏瑶:“早些休息。”

话音落,便转身离开。

出了房门冷声命令:“来人!”

守卫疾步走来。帝晟焱沉声提醒:“安排几个丫鬟伺候四公子日常起居。”

守卫,“是,公子。”

帝晟焱低头睨了一眼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裳,命令:“打点热水送我房间。”

说完,便转身回去自己寝室。

热水送来,侍卫将房门关好随即退下,帝晟焱走到屏风后,动作迅速的将腰带解下。贴在身上的衣裳从肩上滑落,露出那线条完美、结实硬朗的背部,他高大颀长的身子进了浴桶缓缓坐下,双臂搭在浴桶边沿,轻舒了口气,想到方才苏瑶浮在水面的情景,他俊眉微拧,心里不知将帝湛羽责备了多少次。

而刚进府门的帝湛羽突然打了个喷嚏。

帝容凛转眼看了他一眼,眉头紧锁。帝湛羽揉了揉鼻梁,道:“二哥,我没事。走吧,我们先去受罚吧,省的大哥亲自动手。”

夜深,

寂静的将军府突然传来帝湛羽凄惨的叫声,沉睡中的苏瑶被那声音惊醒,她猛地坐起身,房间漆黑一片。

苏瑶掀开被子下了床,点了根蜡烛走到窗户前将窗户打开踮起脚朝外面望去,一股凉风袭来,苏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方才那惨叫声已经消失不见,苏瑶以为自己梦魇,所以便又将窗户关好,熄了蜡烛,上床钻进被窝继续睡觉。

子时,

帝容凛扶着帝湛羽往别院走去。

帝湛羽将自己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帝容凛肩上,他声音有些虚弱的对帝容凛道:“二哥,大哥他还是我们的亲哥吗?他怎么能这么心狠,他的人怎么下手这么重?我觉得我快半身不遂了。”

帝容凛身子也疼,被打了十几个板子能不疼吗?

但今晚之事确实是他们疏忽,他们有错,便是打三十大板,他也认。

回神,对帝湛羽道:“大哥也是为了我们好。”

“为了我们好让人下重手?”

帝容凛解释:

“大哥若不让人打,爹回来的话,责罚恐怕就不是十几板子这么简单了。要知道,四弟的爹可是救过咱爹一命的,那是再造之恩。咱爹什么性子你难道不清楚吗?”

帝湛羽听了帝容凛的话,瞬间想通了,瘪嘴道:“行吧,打都挨了,说再多也没什么用。大哥还让我跟着冷峭习武呢,看来,这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我是下不了床了。”他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这么想着,帝湛羽也不觉得有那么憋屈了。

想到苏瑶来,他突然停下问帝容凛:“二哥,也不知道四弟现在怎么样了,要不我们去看看?”

帝容凛:“你确定大哥的院子你能进得去?”

帝湛羽一时语塞,反应过来不悦道:“算了算了,回房养伤!”

帝容凛送帝湛羽回去后,这才一瘸一拐的回去了自己的屋里。

后半夜,苏瑶一直沉浸在梦魇中怎么也出不来,梦里她一直被人追杀四处逃窜,最后被逼无路可逃,跳下悬崖掉入湖中。冰凉的湖水冻得她全身刺骨的冷。她努力想要睁开眼,可是怎么都醒不过来。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恨不得找个火炉钻进去取暖。

直到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苏瑶?四弟?苏瑶,醒醒。”

苏瑶听到声音,猛地睁开双眼,屋里不再是漆黑一片,男人俊冷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苏瑶脑袋沉重,嗓子也干涸的厉害,她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大哥。我好冷。”

帝晟焱眉头微蹙,重新拿了条被子盖在苏瑶身上,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人,

“陆珩,过来。”

陆珩提着药箱上前,帝晟焱让开地方。

苏瑶见状,转眼看向坐在床前为她检查的陆珩,这个人看起来与帝晟焱年纪相仿,同样生了一张好看的面孔,不过看起来比帝晟焱要好相处很多。

苏瑶正盯着陆珩发呆,额头突然一阵冰凉,苏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猛地回神,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陆珩的手从苏瑶额头离开,自语,“这几日也不冷,这孩子怎么会冻着了?”

帝晟焱低沉的声音问道:“冻着?”

陆珩:“嗯,这种病症属于恶寒。常见症状就是他这样的,发热、头痛、脉浮,还有鼻塞流涕等。”

帝晟焱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对陆珩道:“昨晚他落水了。”

陆珩瞪大双眼看着帝晟焱,“落水?焱,你们不会虐待这孩子了吧?这么小,怎么掉进水里的?”

帝晟焱懒得跟陆珩解释,冷声提醒:“先给他医病。”

陆珩:“哦,行。”话音落,走到桌前迅速写了药方给帝晟焱,“让人按照这上面写的抓药,保证很快就药到病除。”

帝晟焱接过药方扫了一眼便交给手下去抓药。

苏瑶看着两个好看的男人聊天,嗓子干涸的快要冒烟了,她开口道:“大哥,我想喝水。”

帝晟焱听到苏瑶的声音,动作迅速去倒水给小家伙。

陆珩在一旁调侃:“焱,你可以啊,常年征战沙场的粗人,竟然还学会照顾小朋友了。”

帝晟焱冷眸扫了一眼陆珩,提醒他闭嘴。

陆珩笑了笑,瞬间闭口不语。

他走到桌前坐下,一只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盯着帝晟焱喂苏瑶喝水,顿了片刻,开口道:“你说,若是这小子是个女孩……”

话还未说完,苏瑶被水呛到,不停咳嗽:“咳咳咳”

帝晟焱眉头拧紧,回头压低声音对陆珩道:“你闭嘴!”陆珩:“好,好,我闭嘴,我不说话。”

苏瑶瞄了一眼陆珩,给了他一记白眼,方才明明觉得这人挺好相处的,但说出的话怎么就这么欠揍?

喝了水嗓子也没有方才那般干涸了,苏瑶脑袋仍旧昏昏沉沉的,她对帝晟焱道:“大哥,我想睡觉。”

帝晟焱将温水浸湿的毛巾放在苏瑶额头,听到她的话,他薄唇微抿应了一声,冷眸扫了一眼陆珩,示意他出去,陆珩会意,饶有意味的看了一眼苏瑶,便跟着帝晟焱一起离开。

房门关上,苏瑶将毛巾拿下来,转眼看向房门口的方向,随即收回视线缓缓坐起身。

揉了揉太阳穴忍不住心中轻叹了口气。

没想到,穿越到这孩子身上,连体质都变得如此差劲,不过是泡了个澡,睡了一夜,竟然染上了风寒。

苏瑶试图催动灵力,结果与以前一样,试了几次,无奈只好放弃,她小声嘀咕:“算了,先调整好身体再说吧。”

说着,便又重新躺回床上,将毛巾放在额头,摸了摸滚烫的脸蛋,困意来袭,闭上双眼很快睡了过去。

门外,陆珩小声问帝晟焱:“那孩子什么来头这下可以说了吧?”

帝晟焱给了陆珩一记冷眼,沉声提醒他:“在外面等着!不准进去!”

话音落,便转身进了房间将陆珩拒之门外。

陆珩盯着那紧闭的门,一时无语望天。小声道:“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想到什么,对屋里的人喊道:“这孩子是风寒,若是捂出汗及时给他换衣……”

话还未说完,房门突然打开,帝晟焱冰冷的声音提醒:“闭嘴!”

陆珩笑了笑,瞄了一眼床上的小不点,用仅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对帝晟焱道:“若他捂出汗及时为他换衣裳,否则这若是再受了风,病情就会反复。”

话音落,房门重新合上,陆珩叹了口气,自顾自走到院里石桌前坐下,独自喝着桌上的凉茶。

屋内,帝晟焱拿了张椅子坐在床前,他将苏瑶额头上的毛巾拿下来重新换了一条,手背轻碰了一下苏瑶的脸蛋,滚烫的温度传来,帝晟焱的手顿了顿随即收回。他俊眉微拧,瞥了一眼苏瑶身上半掩的被子,将它拉起来为她盖好。看着她通红的脸蛋和紧锁的眉头,他心中莫名有些烦躁,起身又出了房间。

陆珩刚将茶水送到嘴边,听到动静转头望去。见帝晟焱一脸不悦走来,他问:

“焱,怎么了?”

帝晟焱沉声问:“药何时煎好?何时能喝?”

陆珩愣了片刻,反应过来笑道:

“怎么,担心你那弟弟会烧傻?”

帝晟焱拧眉,陆珩也不跟他开玩笑,一本正经的道:

“别这么紧张,你小时候又不是没生过病。捂出汗了就好了,煎药少说也得半个时辰,况且,咱能不喝退烧的药,就尽量不要喝,这种药喝多了会伤脑子的。”

帝晟焱听了陆珩的话,半信半疑的看着他,陆珩嗤笑一声,“我还是头一次从我们冷血无情的帝将军脸上,看出了多余的表情。”

帝晟焱拿了一杯茶水直接送到陆珩嘴边灌了进去,“喝你的茶吧!”

话音落,起身将茶杯“啪”的一声放在陆珩面前,转身大步进了苏瑶房间。

苏瑶这一觉直接从早晨睡到了午时。

一睁开眼,就看到床边端正坐着的帝晟焱。他仍旧面无表情,俊冷的脸上看不出息怒。

苏瑶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帝晟焱,脑袋似乎没有早晨起床时那么沉重了,身上似乎出了很多汗水,湿湿的,凉凉的。

收回视线,她缓缓开口叫了一声:“大哥。”

帝晟焱道:“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适?”

苏瑶摇头,“没有。比早晨好很多了。”

帝晟焱听了苏瑶的话,松了口气,对她道:“你的衣服湿透了,本想为你换了,你三哥说你不准别人碰你的衣物,所以只能等你醒来。”

苏瑶眨了眨眼,应道:“嗯,大哥,我自己可以换的。”

帝晟焱将衣服放在苏瑶枕头边,摸了摸她的额头,体温确实已经降下来,额头也是凉凉的。

他对苏瑶说道:

“你出了汗不能吹风,换衣服时动作轻些,避免再次受风寒。”

苏瑶点头应了一声,“嗯,好,谢谢大哥。”

帝晟焱说完,便起身出了房间。

苏瑶缓缓坐起身拿起身伸手去拿枕边的衣服。

突然感觉到体内一股力量游窜,苏瑶眸底一抹光闪过,这种熟悉的感觉……

苏瑶心里惊喜万分,来不及多想,急忙盘膝坐在床上。片刻后,苏瑶长长的舒了口气,双手抬起,低头看着她那双皮包骨头的小手,她小声嘀咕,“所以,我这算是因祸得福了?我的灵力回来了!”

啪自己在做梦,苏瑶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壶,手指着茶壶催动灵力,茶壶瞬间从桌上飞起,苏瑶勾手,茶壶转眼落在她手中。

苏瑶嘴角勾起一抹开心的笑容,虽然现在成了三岁半的小萝卜头,但好歹不再是废人,至少可以平安长大成人。

想起前世被亲人害死的画面,苏瑶心中冷笑一声,她盯着水壶看了许久,心想,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那她就好好的活着,这一世为自己活着。

至于前世的恩怨……去他的前世吧!那些人根本不配,更不值得让她再回去。

回过神,苏瑶迅速换了衣裳穿好鞋子出了门。

房门刚打开,帝晟焱颀长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苏瑶抬头看着他,“大哥。”

帝晟焱没想到苏瑶这么快就能下床走路。

他满眼好奇,低沉的声音问道:“怎么出来了?你的病还未痊愈,需卧床休息。”

苏瑶可怜巴巴的道:“大哥,我饿了。”

帝晟焱接收到小家伙那委屈的眼神,顿时没了脾气。想到他今天确实还未吃饭,帝晟焱对苏瑶道:

“我去让人送些吃的过来,你在屋里等着。”

苏瑶见帝晟焱眼神坚定,知道自己想现在出门不可能了,无奈只好应声:“是,大哥。”转眼三天过去,苏瑶的风寒已经痊愈,这日一早,苏瑶睡得正香,帝湛羽的声音传来,“四弟!”

睡梦中的苏瑶听到帝湛羽的声音,带着几分起床气,有些烦躁的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帝湛羽的声音又传来,“四弟,苏瑶,瑶瑶,瑶儿!”

苏瑶“咻”的睁开双眼,不悦坐起身掀开被子下了床。

房门打开,苏瑶抬眼望去,只见帝湛羽站在院外,满脸笑意冲她挥手。

苏瑶呆呆地盯着帝湛羽,帝湛羽见苏瑶出来,对她喊道:“四弟,今日可是你入学院的第一天,大哥说他这几日有事不回府,让我送你上学堂。”

苏瑶听到帝湛羽的话,瞬间进了屋将房门紧闭。

她靠在房门口看着自己那张躺着格外舒服的床,消化着帝湛羽方才的话,所以,她小病才刚初愈,就要去学堂上学?

这不仅仅是去学堂,这是一个成年人要跟一群小朋友一起生活学习的地方,明明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可帝湛羽突然提起时,苏瑶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帝湛羽的声音又传来:“四弟,你怎么了?怎么把门给关上了啊?”

苏瑶眉头微蹙,深深地舒了口气,应道:“换衣裳。”

“哦,那哥在这里等你啊。”

苏瑶没有回应帝湛羽的话,走到床前,看了一眼枕边放着的那身湛蓝色锦袍,迅速将衣服穿好,洗漱完后出了房间。

帝湛羽远远地望着脸蛋干净白皙的小不点,心情格外的好,身上的伤也不觉得有多疼了。满眼笑容对苏瑶招手:“四弟,这里!”

苏瑶抬头看了帝湛羽一眼,迈着小短腿往他那边走去。到了院外,帝湛羽对苏瑶笑道:

“走,咱们先去膳厅用膳,用完膳我送你去学院。”

苏瑶将帝湛羽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问:“三哥,你的伤好了?”

提起伤,帝湛羽就觉得浑身疼,他回道:“大哥的人下手重,伤好恐怕得十天半个月了。”见苏瑶愧疚的低下头,帝湛羽急忙道:“不过没事,虽然没有好干净,但这不影响你三哥我日常行动,哥照样能送你去上学。走吧!”

苏瑶被帝湛羽感动到了,她抬头看着帝湛羽,乖巧点头应了一声,跟着帝湛羽去了膳厅。

很快填饱肚子,帝湛羽将手里的布袋挂在苏瑶身上。

苏瑶低头看了一眼,那布袋绣的精致,与她的衣裳一样,都是湛蓝色,看起来很配,她也挺喜欢。

帝湛羽笑问:“怎么样,喜欢吗?”

苏瑶点头,“嗯,喜欢。三哥,这么大的包,书能放进去吗?”

帝湛羽:“装什么书呀,这可是哥专门让绣娘给你缝制的,用来装零食和玩具交朋友。”说着,将自己准备好的零食往苏瑶包里面塞了很多。

苏瑶无语至极,盯着帝湛羽发呆:“……”

“好了,走了,第一天上学堂可别迟到了。白敖那老头可不好惹。”

上了马车,苏瑶问帝湛羽:“三哥,你也认识白先生?”

帝湛羽提起白敖的时候,情绪都变得有些激动,“当然认识了,那老头坏的很。他以前教过我,总是看我不顺眼,每次教训我的时候,都拿我和大哥做比较。他也不想想,这苍月国能有几个像大哥那样聪明又厉害的人。”

苏瑶见帝湛羽憋屈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帝湛羽瞪大双眼对苏瑶道:“臭小子,你这是在笑话你哥么?”

苏瑶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三哥以前在学院里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学生。”

帝湛羽得意的道:“那是自然。”

一大一小一路上开心的聊着天,很快就到了青城学院,帝湛羽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他伸手欲抱苏瑶,结果苏瑶自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地。

帝湛羽忍不住夸赞:“四弟,可以啊,这么高就敢自己往下跳了。”

苏瑶将衣服整理好,对帝湛羽道:“三哥,那我进去了?”

“嗯,进去吧,哥看着你进去哥就走。”

苏瑶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学院大门。

帝湛羽站在马车前,像个慈父一般,对苏瑶挥了挥手喊道:“四弟,去学堂的路还记得吗?”

苏瑶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记得,三哥快回去吧。”

帝湛羽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上了马车。

他提醒车夫:“走吧,回府。”

马车缓缓往前驶去,帝湛羽靠在马车里揉了揉酸痛的腰部,小声埋怨,“大哥真狠,他的人跟他一样狠,下手这么重,就不怕把本公子打残了!”

刚说完,外面一阵动静,

路人甲:“听说国舅府那二公子和四公子在青城学院被人打残了。”

路人乙:“不会吧,谁这么大胆子敢打国舅府的两位爷?”

路人丙:“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王麟也着实该打,平日里欺压百姓、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他干的还少吗?要我说呀,打残了好,打废了更好,这样咱们青城的女子就不怕被糟蹋了。”

路人甲:“恐怕人已经废了,国舅府的大夫都治不了,还是国舅爷从宫里请的太医。不过,那些太医似乎也没辙,现在国舅爷为了治好王麟到处发告示寻神医。啧啧,老天终于开眼了!”

路人丙:“是啊,只盼着国舅爷永远都查不到伤害王麟的人。”

路人乙:“就是就是。”

马车里,帝湛羽满脸惊喜,他靠在马车窗口仔细的听着,见几人谈话结束,帝湛羽急忙探出脑袋问道:“几位大哥,刚才你们说的可都是真的?”

路人甲转头看向帝湛羽,又扫了一眼那辆豪华的马车,见马车里坐着的非普通人,应道:“当然是真的,国舅爷寻神医的告示此时就在城门口贴着呢,公子不信可以去城门口瞧瞧。”

帝湛羽眸底尽是笑意,瞧,他当然要去瞧。

还记得大哥回来那两日,王麟是怎么羞辱他的,如今,报应终于来了。他还没找王麟算账呢,就有人替天行道了!

帝湛羽回过神,对那几人拱手笑道:“多谢几位大哥解惑。”

话音落,提醒车夫赶路,直接去城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