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老头玩小嫩奶陈晴晴老刘 美女无遮掩内衣胸罩

时间:2022-07-09人气:作者:

江暖走后没多久,浴室里的终于没有了声音。

男子拉开浴室的门出来,只系着浴巾,健硕的体格,紧致的腹肌,劲瘦的腰,性感迷人,男人黑沉如鹰隼般的眸子扫了一眼房间里,没有看到人,他眉宇紧蹙,走过去,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人跑了,给我立刻找回来,不能伤了分毫。”

…………

六年以后!

津市,六月的天很热,繁华的街道上,奔跑着一道倩影。

包里的手机铃声却响个不停。

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一张小脸倾城倾国因为奔跑而微微泛红,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接了电话。

“江暖,你死哪去了,你怎么还不来 ,宣传会都快要结束了。”对方传来不悦的怒吼。

江暖边跑边说,“沅沅,我刚回国,路不熟,堵车,我快到了。” 

江暖说完就挂了电话,看着远处的大楼,她潋滟的眸子微眯,艳红的唇敛起一抹冷笑。

沈姚,江清,我江暖回来了 。

六年来 ,沈姚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一跃成为二线明星。

有一部大制作刚刚杀青,今天又有宣传会。

当年,就是沈姚联合她的养母及妹妹要毁了她的。

她这狼心狗肺的闺蜜,恶毒程度远远不止这些,所做所为令人发指。

今天,她就要撕了沈姚的伪装!

江暖以最快的速度到现场,大厅里很热闹,记者们抬着长枪短炮不停的拍。

台上,沈姚的古装剧照美轮美奂,她一身大红色礼服,妆容精致,对着镜头笑得妩媚动人。

六年来,她成熟了不少,可是今天,她要手撕白莲花 。

她对着耳麦低声说:“沅沅,宝贝们,我来了,开始行动。”

地下车库,监控室里,梦沅穿着一身皮衣皮裤,戴着黑色鸭舌帽,精致脸上,噬着一抹坏坏的笑,又酷又拽。

她笑着问:“楼顶的小腹黑,准备好了吗?”

顶楼的小包子拿着遥控器,笑意腹黑地开口:“二拽,准备好了。”

梦沅:“……”该死的绰号。

“二号小锦鲤,准备好了吗?”

“二拽,二号以待命!”一模一样的小包子,笑意散漫而腹黑。

“好嘞!大屏幕准备。”梦沅坏笑越来越深。

宣传会现场,沈姚和主演男主站在拍照,播放剧照的大屏幕突然切换。

“江清,把你江暖献给那个老男人,你们家可以得到一千万的合作项目,你妈妈也是个意思。”

“反正江暖也是你们江家捡来的女儿,你这位傻妹妹,看着很柔弱,什么都比你强,你所有的光环都被她笼罩了,你甘心这样在她的阴影下过一辈子吗?”

听到熟悉的话,沈姚摆ps的身子一震,满眼惊惧的回头,看到大屏幕上的画面,她整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

怎么会这样?!

然而,还没有完,她和男人交缠的画面,也被播放了出来。

还有她陷害某女星,踩着别人上位,抢了别人女主角,也就是宣传的这部剧,也被扒了出来。

“啊……”沈姚惊恐的大叫一声,感觉到了天旋地转,坠入地狱。

大厦下,一辆豪车停下,助理萧凡快速下车拉开车门。

恭敬道:“九爷,到了。”

身着黑色衬衫的男子优雅的下车,一张刀刻般深邃的五官,目光黑沉内敛,久居高位,那股与生俱来的气质极具侵略性。

他一脸淡漠的往里走,到了门口,听到大屏幕里江暖两个字的时候,脚步一顿,挺括的身影站在原地,鹰隼般的黑目看着大屏幕。

萧凡对这个名字在熟悉不过来,他找了六年都没有找到的女人。

萧凡看了一眼九爷,只见他目光在四处搜寻。

慕九辰黑目微眯,沉寂已久的心渐渐变得鲜活起来。

一个消失了六年的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归来呢?

慕九辰凉薄的唇角扬起一抹饶有兴味的笑意。

最后一个视频,是沈姚偷了江歌的作曲,一曲成名。

“天哪,沈姚怎么是这样恶毒的人?怎么所有的都是算计来的?”

“这也太可怕了,这现场直播,简直太精彩了,刷新我三观呀。”

“靠靠靠,我粉了她很久了,扒了外皮,内里怎么这么恶心呢?让人太伤心了。”

众人议论纷纷,怒不可遏。

记者手中的长枪短炮更是对准了大屏幕,做起了现场直播。

沈姚面如死灰,身子渐渐瘫软了下去,坐在地上起不来。

“沈小姐,请问这些都是事实吗?”

“设计蒋老师,拿到女主的角色,和某娱乐公司老总关系暧昧,还有设计江家养女的事情,这些都是真的吗?”

“沈小姐,能说一说你和江江暖是什么关系吗……?”

记者的问题一个个接踵而至。

沈姚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她缓缓抬眸,在人群里,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江暖。”她失控的叫出两个字。

可因为现场声音嘈杂,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

她助理和经纪人也挤到台上,一人一边扶着沈姚要离开。

这时,又走过来两名民警,亮出身份之后,其中一名警官严肃的开口:“沈姚,我们接到举报,你与一桩谋杀案有关,现在请你协助调查。”

现场瞬间静谧了下来。

只有江暖,艳红的唇瓣勾起一抹痛楚的笑意。

奶奶,今天,我就为你报仇雪恨!

猛的回过神来的沈姚接受不了这一切,疯了一样的冲着台下跑。

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凤毛麟角,真正可恨的人是江暖的父亲,那个可怕的男人。

“江暖,你给我出来,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她撕心裂肺的冲着人头攒动的地方大喊大叫。

两名警官见她要逃跑,也从后边追了过来。

可是闪光灯太多了,沈姚再也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江暖看到目的已经达到,对着衣领处的耳麦笑着说:“计划成功,各自回家。”

然后,她看向疯狂寻找着她身影的沈姚,目光冷冷而凌厉,沈姚只是第一步。

真正可怕的人,是他的养父和养母,她唇角邪魅一勾,后续可期。

因为没有感受过亲情,所以,她做了那个先走的人!

她低着头,脚步快了一些,出了大门,她抬眸,看了一眼明媚的天空,嘴角笑容却渐渐苦涩痛楚。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却猛的撞入了一个冷硬的怀抱里。

江暖抬眸,却撞入一双黑沉深邃又放荡不羁的黑眸中,浑身上下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她充满戒备的的后退了一步。

男人却立刻上前了一步。

江暖:“……”难道她刚才的感觉错了吗?

眼前的男人很冷,那深沉的目光里,古水无波。

“大叔,你干什么?”江暖又后退了一步。

慕九辰:“……”大叔?!

他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萧凡一听到这声“大叔”,差点忍不住发出土拨鼠的尖叫。

他们九爷今年的确是28岁了,黄金单身汉。

可怎么就成大叔了?

不对,这女孩好面熟!

我靠,江暖!

慕九辰沉声问:“我看起来很老?”

江暖眨了眨美眸,这大叔莫不是有病。

“不,大叔,你只是长得有些成熟。”江暖说完,快步离开。

慕九辰挺括的身子微微侧身,看着江暖离去的身影,腹黑的勾了一下唇角,终于找到了。

还自己送上门来。

“萧凡,老和成熟有什么区别吗?”

萧凡一愣,哪敢回答这送命的问题。

“九爷,会议快要开始了。”他转移话题。

慕九辰唇角微勾,说:“跟着刚才的女孩,这次要是在跟丢,你,回家吃自己。”

“是是,九爷。”萧凡立刻回头朝着两个保镖挥了挥手。

“跟好了。”

保镖点了点头,转身快速跟着过去。

慕九辰是谁,津市的商业霸主,慕氏集团的商业帝国就是他一手创建的。

人称九爷!

在津市,神一般的存在,想嫁给他的女人能绕整个津市三圈。

一向清心寡欲的九爷,居然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六年,萧凡心里都掀起了惊涛大浪。

大厅里燃爆了,沈姚哭闹的声音被放大,她像疯狗一样,到处搜寻江暖的身影。

慕九辰淡漠的瞥了一眼现场,说:“这女人进去之后,不用在出来了。”

萧凡猛的一惊,“九爷,您这是……”

慕九辰:“多嘴!”

萧凡快速打了自己两巴掌:“是是是,我多嘴,我掌嘴!”

“你们看,好像是九爷。”有记者看到了慕九辰,可惜,慕九辰已经进了电梯。

江暖回到车上,点开平板,沈姚疯狂的视频出现在眼前。

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却很冷。

今天就是6月19,六年前的今天,她痛不欲生。

今天,也是奶奶的忌日。

今天一大早,她就去了墓地,看着奶奶的墓碑发誓,一定要沈姚血债血偿。

“奶奶,还有江清她们,她们都会自食恶果的。”

已经过去六年了,每次一想到奶奶的死,她都很难受,泪流满面。

她趴在方向盘上,掩藏了所有的情绪。

她虽然是江家的女儿,可是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住的杂乱阁楼,她一直不懂,父母为什么要那样对她,对江清却如珍宝呵护。

直到六年前的今天,她终于懂了。

她不是江家的女儿。

江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才慢悠悠的直起身子来。

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抹了一把眼泪,对着后视镜照了照,水亮亮的眼睛哭过之后,红红的。

江暖很少见到这样可怜巴巴的自己。

直到手机铃声响了第二遍,她笑得眉眼弯弯的接了电话。

“喂!”

梦沅:“呵呵……暖暖,你不会是跑到什么地方躲着哭鼻子去了吧?我们都到家了,你怎么还没到家?”

江暖笑了笑,心里道:你猜的可真准。

“快点回来,我要准备晚饭了,吃完饭之后还有任务。”

江暖邪肆的勾唇,看着车外熙熙攘攘的路人,说:“沅沅,你说你上辈子是不是作恶多端,这辈子才这么忙碌。”

“呵呵……”梦沅也很好笑,“我觉得你也是,上辈子作恶多端,这辈子才会流落街头。”

江暖:“梦沅,这话有点过了。”

“所以,江暖暖,你觉得女人宅在家里能把自己嫁出去吗?”

江暖:“……”又来了。

“我很快回来。”说完她挂了电话。

江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启动车子离开。

回到位于山水居联排别墅家里。

停好车之后,她拿起平板,看了一眼视频,沈姚已经被带走,记者们疯狂报道。

沈姚是江家名下娱乐公司签约的艺人,如今沈姚曝出这样的丑事,江家也会损失惨重。

一举两得,她很满意今天的结果。

下车,她唇角轻扬,笑意散漫,脚步从容。

“妈妈。”粉雕玉琢的小包子江屿阔跑过来抱着妈妈。

笑得眉眼弯弯的问:“妈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江屿阔腹黑,城府深沉,做事情很稳。

梦沅给起了一个很切实际的绰号,小腹黑。

江暖低头揉了揉他的头,“妈妈顺便熟悉一下路况,多绕了一圈。”

另外两个和江屿阔一模一样的小包子也跑了出来,其中一个更加漂亮粉嫩。

江少卿是老二,性格开朗,小嘴像开了天道,说什么应什么,他是梦沅最喜欢的小锦鲤。

老三是小公举,江思允,小公举狡猾,狐狸一般的性格,一张小嘴很毒,能把人怼哭怼晕。

梦沅喜欢叫她小狐狸。

江少卿:“妈妈,你饿不饿?”

江暖弯腰拥着他们兄妹进门,边走边说:“有点饿。”

家里很温馨,是简洁轻奢白色风格,一排玄关柜与墙同宽,一家四口的物品都好收纳,简约大气,明亮舒适。

这是她回国之前,让梦沅帮她买下来的。

她有三个孩子,房子必须宽敞一些,自己在苦,也不能苦了孩子。

梦沅正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

看了一眼江暖,见她和平时一样玩世不恭,心里放心了不少。

“吃饭吧。”她叫了一声,又转身回厨房端其他的菜。

江暖笑着进厨房帮忙,“沅沅,今天辛苦了。”

梦沅看着她,看着她不是伪装出来的笑容,终于是放心了。

“谢什么谢?你要真的感谢我,就好好的生活,别整天带着仇恨生活。因果报应,苍天饶过谁,你之所以累,是因为你心里藏着太多的仇恨。”梦沅说完,也没等江暖说话,就端着另外两个菜出去。

江暖苦笑了一下,她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依然无法缓解心中的恨。

奶奶死了,她所有的爱也跟着埋葬了进去。

她也想丢掉包袱,轻装前行!

可惜……!

慕氏集团顶楼办公室。

精雕细琢的装修,恰到好处的灰白色搭配,每一处细节都体现出其高雅高端形象和大气风范。

慕九辰坐在办公桌旁,一张妖孽般的俊颜,眉眼之间清冷淡漠,剑眉微蹙,深邃的目光透着难以捉摸的气息。

他签完最后一笔,修长如玉的手指合上合约。

萧凡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那样子,好比进了刑场。

慕九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钢笔,漫不经心地开口:“人跟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