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妺妺让我破了他第一次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这是谁搞的?”夜北忱气的猛拍了一下桌子!

  一旁的秘书吓的头皮发麻,“呃,估计是黑客入侵了!我马上去查IP地址!”

  夜北忱脸色气的铁青!

  敢这样整蛊他的人,绝不能放过!尤其是,夜氏可是港城龙头企业,各种设施都是最高端的!

  现在居然这么容易被黑客入侵?足以证明,维护系统的技术工程师都是些废物!

  很快!

  IP地址就追查到,显示来自希尔特大酒店!

  夜北忱看了下IP地址,眉头一皱,很快就反应过来!

  韩乔住在希尔特酒店,这事指定跟她有关系!

  “哼,想不到这死婊子这么玩不起,居然玩这么幼稚的东西!”夜北忱干咳一声,脸黑出翔了!

  “安迪,对赌的协议书弄好了吗?”

  安迪一脸凝重,连忙将准备好的协议书递了上来!“已经做好了,夜总请放心!”

  夜北忱接过看了一下!

  对赌协议的条件,对韩乔来说十分的苛刻,夜北忱满意的笑了!

  “好吧!看这婊子怎么死?”

  早上九点!

  韩乔在顾瑾年的护送下,来到了韩氏集团!

  楼下停车场,早就围满了记者,以及林月如雇的水军!

  “韩乔来了!”

  “心机婊滚出港城,不要脸的心机婊,真给港城人民丢脸!”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记者们更是争相将话筒塞过来,“韩大小姐,请问你是否将你父亲踢出董事局?你是否准备独霸韩氏家产?”

  “都让让!”

  “韩大小姐说两句吧!”

  “你跟顾总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夜总知道你们的关系吗?”

  顾瑾年护着韩乔向大厦里走!

  十多个保镖,将人群通通拦住!

  “砸她,砸死这种专门勾搭别人男朋友的贱女人!”

  扑拉拉!

  水果核,奶茶杯,水瓶之类的杂物,纷纷向韩乔砸来!

  “你们在这样,我们就报警了……”安保人员纷纷怒怼这些人!

  顾瑾年护着韩乔和上了电梯!

  电梯内!

  韩乔面色铁青,浑身有些微微发颤!

  顾瑾年紧紧抱住她的肩,柔声安慰,“乔乔,不用害怕!”

  “也不用理会这些人,这些人一看就是专门闹事的!”

  “阿年,我没事!不用担心我!”韩乔嘴唇发白,神情也有点恍惚!

  电梯门正准备合上的时候!

  有人摁了开门键!电梯门又缓缓的打开了!

  夜北忱迈着长腿,快步走进了电梯,脸色黑的很难看!显然,他刚刚也被记者们骚扰了!

  进了电梯!

  一抬头,夜北忱这才看到韩乔和顾瑾年!

  此刻,顾瑾年的手臂,正紧紧抱住韩乔的肩!两人的姿势,暧昧又亲密!

  一瞬间!

  夜北忱的脸色更黑了,神情有股说不出的阴唳!

  “韩乔!你这样有意思吗?玩这种小儿科?”

  韩乔眼睛一闪,眉头皱的很低,“你什么意思?”

  夜北忱冷笑一声,“还真会装!你知不知道?我可以控告你窃取夜氏公司的机密,够判你十年八年的了!”

  韩乔脸色一沉,不解的看着夜北忱,“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要控告我什么?”

  夜北忱气急,不管不顾的掐住韩乔的下颌,“控告你非法侵入他人公司!”

  顾瑾年见状,上前一把推开了夜北忱,“我警告你,别对乔乔动手动脚的!”

  “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夜北忱甩开顾瑾年的手,“我跟韩乔的事,轮的到你插话吗?”

  “阿年,不要跟他一样!”韩乔连忙插在两人中间,用身体拦住了顾瑾年!

  夜北忱的脾气很差,又自幼练习散打!顾瑾年跟他动手,绝对讨不了便宜!

  “夜北忱,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还装?”

  “这个IP地址是不是你的吧?”

  “自己做过些什么?自己都忘了吗?”夜北忱掏出手机,将一张IP图片给她看!

  韩乔看了一眼,仍是一头雾水,“这是什么?你到底要说什么?”

  “叮!”电梯到达会议室楼层!

  夜北忱平息一口冷气,“哼!”冷哼一声后,迈着长腿走出了电梯!

  “乔乔,我在这里等你!”

  “不用,阿年,你放心,我能应付的过来!”

  “你公司的事也要忙,不用担心我!”

  “那好吧,我忙完公司事后,过来接你!”

  “嗯!”

  韩乔说完,冷着脸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

  夜北忱直接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抽着烟,将一沓合同摔到韩乔面前!

  “这是对赌协议,你看看吧!若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吧!”

  韩乔被烟呛了一下,忍不住干咳了一声,“办公室不准抽烟,你要抽烟上外面抽去!”

  夜北忱听了,邪佞一笑!深吸一口,故意将烟雾吹向韩乔!

 韩乔屏了屏气,捡起合同看了一下!

  这对赌协议极其的苛刻,完全就是霸王条款!依照韩氏现如今的状况,三年内只怕是很难达到这种高度!

  “这些条约未免太不公平了?”

  “怎么?不敢签?”

  韩乔气的一噎,“夜北忱,你不要咄咄逼人!”

  “你是人吗?”

  “好,我不是人!你是人行了吧?”

  夜北忱瘫在转椅上,吞云吐雾,一脸的无所谓,“你若不敢签的话,就主动退出韩氏!”

  看着他这副狂妄的神情,韩乔极其的窝火!不过,她向来是不肯服输的人!

  这份对赌协议虽然很苛刻!但,若是能完成的话,就能将夜北忱彻底踢出韩氏!

  “好,好,我签!”

  韩乔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随手扔给了夜北忱,“我签完了,满意了吧?”

  夜北忱唇角勾起一抹奸佞的笑,吐了最后一个烟圈,“嗯,合约签了!咱们就走着瞧吧!”

  要么说女人都傻呢!

  受不得别人三五句激将,就上钩了!这样的性子,吃亏是注定的!

  “但愿你能完成对赌协议!完不成的话,你就给我永远离开港城!”

  韩乔吞了一口气,冷冷的看着夜北忱,“我如果完成协议,你就给我滚出韩氏!”

  “呵,大言不惭,我就擦亮眼睛看你怎么死!”

  夜北忱说完,傲慢的将烟蒂摁在会议桌上,准备走人!

  绕过韩乔身边时,又想起早上的‘果照’事件!腹端无端端勾起一抹冲动,薄唇一抿,“以后这种幼稚的事,不要在做!”

  “故意把我p的那么‘小’,是觉得从前我满足不了你吗?”

  “要不要再试试,看我能不能满足你?”

  看着他挑衅又傲慢的表情,韩乔气的浑身发颤,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夜北忱,你到底什么意思?”

  “还装?韩乔,你为什么总喜欢装无辜呢?敢做不敢认,真让人恶心!”

  韩乔气急,一把揪住他胸口的领带,“我既然敢做就敢认!你特么给我说清楚,我到底怎么装无辜了?”

  “这‘果照’不是你P的吗?”夜北忱任由她薅住他的领带,腹底忍不住蠢蠢一动!

  顺带又往前逼了一步,将她抵在会议桌上!

  他忽然发现,他身体的记忆,一直贪恋她的味道!

  心底明明恨死这个心机婊,可面对她时,那股躁动却怎么也按耐不住!

  韩乔看了一眼他手机的果照,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这么无聊吗?”

  “还有,这么低劣的P图技术,你觉得会是我P的吗?”

  夜北忱听了,冷叽一声,“那可难说,万一你是故意p的这么蹩脚呢?”

  “毕竟你有前科,算计人不是你的专长吗?”

  韩乔听了,气到无语!

  这么多年了,他始终以受害者的姿态,心安理得的折磨她!

  明明他才是恶人!

  “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我从来没有算计过任何人!更没有……设计爬上你的床,我是被人陷害的,信不信由你!”

  夜北忱俯身撑在会议桌上,将她困在桌上,“无所谓了,反正,我跟若若也快结婚了!”

  “白睡你两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无耻……”韩乔心里像被碎玻璃划得支离破碎,浑身又忍不住微微颤了起来!

  “哦,当初给你那五亿赡养费!可惜你不要,刚好可以用来给若若买钻戒!”

  他就是看不惯韩乔的硬气和清高!

  她越是清高,他越是要将她的自尊踩在脚下摩擦!

  “你起开!”韩乔一把推开夜北忱!

  抓起自己的包,向洗手间跑去!

  她要犯病了!

  常年服用抗抑郁的药,她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常常莫名其妙的颤抖,严重时,连杯子都握不住!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夜北忱唇角勾起一抹胜利者的微笑!

  对付这样的心机婊,就要狠狠践踏她的自尊和骄傲!

  ……

  洗手间内!

  韩乔颤抖着手打开包包,掏出抗抑郁的药!就着自来水,又连吞了好几片!

  这些年,她一直靠着大量药物和忙碌的生活,来冲淡一切!

  十分钟后!

  见韩乔还没有出来,夜北忱转了一下小拇指上的戒指,心里越来越烦躁!

  “这死女人进去半天了,不会死在里面了吧?”

  “砰砰砰!”夜北忱在外面敲了几下门!

  “别躲在里面哭!你不是一向很坚强吗?”

  听了他的讽刺,韩乔兀自笑了起来!

  “是,我是最坚强的!没有人可以伤的到我!能让自己受伤的,只有自己!”

  韩乔自我开解一番,加上药效发作,情绪又逐渐平稳!

  “咔嚓”一声!

  夜北忱心烦意乱的将门推开了!

  “夜先生,你怎么这么喜欢闯进女洗手间?”韩乔微微凛眉,不屑一顾的睥睨着他!

  夜北忱被她不屑的神情激的无比烦躁!阴鸷的双眸,瞬间烧着两团烈火!

  察觉到他神色的变化,韩乔心中隐隐一跳!夜北忱是个很危险的男人,还是不要和他单独相处!

  “请让开……”韩乔冷着脸想离开!

  不等她离开,夜北忱已经逼近几步,将门彻底堵住!

  韩乔心底一慌,“你干什么?你让开!”

  夜北忱浑身点了火一般,像是失控的猛兽,将她逼退到洗手台上!

  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他团进怀里!下颌被死死卡住,凶狠的吻堵了过来!

  他受不了了!

  这四年,哪怕他刻意不去想她!可她的身影像是印在他心上一般,每晚他都想她想的睡不着!

  “啊,放开……”

 夜北忱的控制欲和征服欲太强!

  整个人充满攻击性!

  一旦被他缠上,很难摆脱他的霸道和控制!

  “嗤”一声,她的衬衣被撕裂一道口子!

  大手肆无忌惮!

  韩乔又气又慌,死命的挣扎反抗!

  “…你放开,呜…”

  “韩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想跟我玩欲擒故纵吗?”

  “好,我满足你……”

  直筒裙的拉链被扯坏……

  韩乔被死死按在洗手池上,根本无力反抗!

  她真的怕了!

  他对她一向很狠,每每令她彻底崩溃和屈服,他才会罢休!

  即将羊入虎口时!

  “砰砰砰”外面传来敲门声!

  夜北忱停顿了一下!

  真是扫兴!

  “咯吱!”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外面传来高跟鞋的哒哒声!

  韩若走了进来!

  “忱哥,忱哥,你在吗?”

  倏而!

  夜北忱松开了韩乔!

  “给我老实待在这里别出来!”夜北忱说完,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继而,若无其事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若若,你怎么来了?”夜北忱又恢复了矜贵儒雅的样子,似乎刚刚什么没有发生!

  “我来看看看你呀!听说你今天要跟姐姐签合约,我特意过来看看!”

  “姐姐呢?她不在吗?”韩若说着,下意识的向卫生间的方向看去!

  “……合同已经签完了,我们走吧!”夜北忱眉头一皱,拦住韩若的肩。

  韩乔也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气势汹汹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夜北忱,你混蛋!”

  他不让她出来,她就不出来了吗?

  韩若来了正好,让她看看夜北忱这个衣冠禽兽的真面目!

  看着韩乔衣衫不整,双眸猩红的样子!

  韩若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不用猜,她已经自动脑补了画面!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她就知道,夜北忱对韩乔念念不忘!

  “忱哥……”韩若极力掩饰内心的愤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合同签完了,那咱们走吧!”韩若温柔的摇了下他的胳膊!

  她才不愿意夜北忱和韩乔相处太久!

  “去哪里?”

  “忱哥,昨晚不是商量好今天去看婚纱吗?”

  夜北忱一谔,这才想起这事!“哦,好!等下就去!”

  昨晚,韩若去找他!哭的梨花带雨,问他是不是变心了?

  两人前前后后已经拍拖六年了,也确实不能再拖了!

  因此,他下意识的求婚了!

  韩乔看着两人,心中莫名一痛!

  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伤痛,夜北忱故意宠溺的抱着韩若!

  “等下看完婚纱,顺便去看看婚戒!前天店里来了一批钻石,过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韩若一听,瞬间欣喜若狂!

  “真的吗?”

  夜北忱宠溺的看着韩若,“我特意订了一颗24•87克拉的粉钻!你今年刚好24岁,八月七号是你的生日!”

  “本想等明天你过生日时在送给你,现在早点告诉你,让你早一点开心!”

  “这枚粉钻价值不菲,刚好五个亿!”

  夜北忱故意刺激着韩乔,这五亿是他当初给她的离婚赡养费!

  既然她清高的不要!

  那他就将这五亿,花在抢走她丈夫的女人身上!

  他就不信,这韩乔听了会无动于衷!

  “忱哥,你真好!”韩若开心到发狂,踮起脚尖,在夜北忱脸上狠亲了一口!

  韩乔瞳低烁了烁,一个刺痛在心底弥漫!倒不是因为这五亿!

  而是,她今年刚好也是24岁!更讽刺的是,两人生日只隔了十天!

  而从小到大,爸爸只记得韩若的生日!

  “开心吗?”

  “嗯,开心!”

  韩若甜腻一笑,转而看着韩乔,“姐姐,会不会打扰你?你明天若是有空的话,就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吧!”

  “对不起,我没空!”韩乔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韩若柔美的小脸浮现一丝失落,“姐姐,爸爸昨天很生气!心脏病都差点犯了!”

  “爸爸身体一直不好,要不,你今天晚上回家吃饭,顺便看看爸爸吧!”

  邀请韩乔回去吃饭是假,想示威倒是真的!她要正式向韩乔宣示主权,她才是夜夫人!

  “不好意思,我晚上要回去照顾我的孩子!”

  “姐姐,都是一家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韩乔脸色一沉,懒得在听她说这种虚伪又矫情的话!

  “这是公司,我现在要开始工作了!你们若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先回去了!”

  夜北忱呵呵冷笑一声,揶揄的看着韩乔,“我没听错吧?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下逐客令?”

  “那你们请便吧!我要去工作了!”

  “姐姐,等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什么事?”

  “忱哥,你能不能去门口等我一下?”

  夜北忱沉吟三秒,还是点头,“好!”

  说完,夜北忱扭身走出办公室!

  等夜北忱离开后,韩若瞬间变了一副面孔,“韩乔,我警告你,以后离忱哥远一点!别在跟忱哥眉来眼去!”

  “你若再敢勾搭忱哥,我要你好看!”

  韩乔不屑的冷笑一声,“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话吗?”

  “我和忱哥快结婚了,你别在妄想什么!”

  “说完了吗?说完就赶紧离开公司,我要工作了!”

  看着韩乔不屑一顾的神情,韩若气的咬牙切齿,猛地伸手朝自己脸色狠扇了一巴掌!

  “啊!姐姐,你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