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同桌的手在我的裤子里作文100字_爸妈喜欢当着我的面做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抹黑韩乔的新闻,在网上一个接一个爆了出来!

  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的的消息,都是关于韩乔的!

  韩氏的公司楼下!

  每天都围着一大帮的记者,还有一帮过来讨伐韩桥的无业游民!

  尽管如此,韩乔依然坚持每天都来上班!

  ……

  希尔顿酒店!

  一大早,顾瑾年买了一束花,过来看望韩乔!

  “阿年,你来了!”韩乔开了门,正在为孩子们准备早餐!

  虽然请了三个佣人,但她还是会抽点时间给孩子们做早餐!

  “没吃早餐呢吧?一起吃吧!”

  韩乔说着,给顾瑾年倒了一杯牛奶,又做了一个三明治!

  顾瑾年没有拒绝,直接坐下来开吃!

  其实,他不喜欢吃三明治!但是是韩乔亲手做的,他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乔乔,房子已经找好了!环境不错,周围配套齐全!私密设施也做得很好,过两天就带着孩子们搬过去吧!”

  “嗯~,谢谢啦!”韩乔还在做着三明治,神情略略有些恍惚!忙碌的背影,越发显得瘦弱!

  顾瑾年忍不住走到她身后,轻轻拥住她,“要是顶不住的话,这几天就不要去公司了!”

  “我没事!”

  “一直都说你没事,你看看你,眼圈都黑成什么样子了?”

  韩乔笑了笑,轻轻撩了一下头发,自信道:“我真没事,就是有点累!”

  顾瑾年听了,眼里尽是心疼,“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三个孩子要养!你要是倒下了,谁来照顾他们三人?”

  韩乔听了,挑了挑眉,微微耸了一下肩膀,“我会有办法的!”

  顾瑾年吐了一口气,提眉道:“乔乔,不能再忍了!要学会反击了!”

  “那是自然!我不会再像六年前那样,任由林月如他们宰割!”

  “看到你振作起来,我真的很高兴!”

  “我已经找人做好了公关策划,明天应该就能见效!”

  “阿年……”韩乔欲言又止!

  顾瑾年温尔一笑,“现在,你最好不要露面!”

  “为什么?”

  “要保持神秘感,同时,给人营造一种崩溃的假象!届时,反弹的力度才会更大!”

  “嗯,好的!刚好这几天可以忙搬家的事!”

  毕竟,一直住在酒店,不是长久之计!她要带着孩子们安定下来!

  “另外,我带你拍一组照片!”

  韩乔听了,不解的看着顾瑾年,“拍照片?”

  “对,现在舆论对你很不利!必须要营造一些正面的形象!”

  “否则的话,网暴这样发酵下去!你会被社会性死亡!现在韩氏的股价已经跳水式下跌了!”

  “在不想法子挽回形象,真的要崩盘了!”

  “好,都听你的!”韩乔对顾瑾年一向信任!

  若说这世上唯一还能信任的人,大约也就只有顾瑾年了!

  ……

  翌日!

  韩乔果然没有出现在公司,也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贱人是不是受不了自杀了?”

  “现在是风口浪尖,她要是还出来得瑟,那纯粹是找死!”

  韩宅!

  韩若拿着手机,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妈~,快看这些新闻!”

  “哈哈哈,这些水军太给力了!”

  林月如撇撇嘴,不屑一顾的说:“这些网暴只是开胃菜,还远远不足!这只是一个开始,妈妈定会让她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不过,看着这么多人骂这个贱人,心里也畅快了许多!”

  两母女正说着!

  韩旭从二楼走了下来,“你们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爸爸,您看这些新闻了吗?”

  韩旭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唉,不看不看,这有什么好看的?”

  他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关于韩乔的负面新闻!

  “爸爸,难道你就放任不管了?”

  “反正韩氏现在是一堆烂摊子,她要出风头,就让她尽情的出吧!”

  “等她玩不转的时候,有她哭的时候!到时候,就等她哭着喊着求我回去!”

  “就是,这个贱人,不然咱家好过,她也休想好过!”

  韩旭叹了一口气,“毕竟是你姐姐……”

  韩若小嘴一嘟,恼火道:“我可不认她这个姐姐!”

  “爸,你是要我们三姐弟额,还是要韩乔?”

  “那还用问,咱们才是一家人!韩乔那个逆女……唉,别提她了,提起她就心口疼!”

  ……

  翌日!

  网上忽然有人发帖!

  “韩乔犯得三宗罪!”

  这标题,立时就被网友们点爆了服务器!

  帖子的内容,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千字!

  从韩乔的出身,一直写到现在,详细的介绍了她的成长经历!

  尤其是,她回归韩家后,被所有人冷落排挤,韩旭更没有给她半点父爱!

  文章全是明贬实赞的写法!

  不过,网民们都已经先入为主!对这些信息,也仅仅只是好奇!

世界第一女杀手南兮死了。

在来帝都完成任务的路上被人害死了

“本姑奶奶都敢动?你们死定了!”

南兮刚恢复意识的第一瞬间,想的就是要找出幕后黑手报仇雪恨。

等等——

自己不是死了?怎么还能醒来?

这时,传来两道声音:

“张妈,那个小杂种真的死了?”

“她刚刚吞了毒药,不知道有没有断气。”

“好一个姜南兮!管她死没死,都必须要替嘉悦嫁到陆寒苑去!”

姜南兮是谁?此刻,南兮脑海中出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自己确实死了,但重生到同一时间死亡的19岁女学生姜南兮身体里。

姜南兮11岁时母亲去世,不到一个月,父亲姜誉带着新婚妻子王佩、以及比姜南兮小三个月的姜嘉悦进了姜家。

之后,姜誉私吞姜南兮母亲的嫁妆,将她舅舅以偷税漏税送入监狱,夺了家产。

渣父和继母再以姜南兮命格不详为由,将她送到乡下虐待、毁容、压榨。

忽然,又是刚刚的声音响起:

“张妈,动作快点,把这小杂种给绑了!”

危险袭来,作为杀手的南兮很灵敏。

她倏地睁开了眼,然后坐了起来,内力一震——

“啊!好痛……”

刚刚正在捆绑南兮的张妈,一下子被一股怪力弄倒在地!

身穿雍容华贵的王佩亲眼见到这一幕,震惊极了:

“好你个小杂种,果然是装死的!”

说完,她就疾步走了过来,准备亲自动手。

她能轻而易举杀了姜南兮的母亲,成为姜家夫人,这区区一个野丫头,她还治不了?

只是王佩高举的手刚准备打在姜南兮脸上时——

说时迟那时快,南兮往旁边一躲。

下一刻,南兮抓着王佩的伸过来的手臂,就往对方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清脆声音响起!

王佩都来不及尖叫,右脸顿时肿胀起来。

她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几秒后才难以置信地呵斥着:

“你,你个小杂种居然敢打我?!”

那个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窝囊废居然敢打自己?!

南兮盯着身上的大红喜袍,因为浑身疼,脸也疼,很不爽。

她手腕以上,全是被虐待的青痕,至于脸疼,那是毁容的伤疤。

呵,她之前好歹是世界一流的医圣,这点小伤算什么?

南兮眼里透着不耐,说:

“我看你人老色衰,眼神也老了?明明是你的手打你的脸。”

“你……”王佩脸都气歪了。

她在脸上可是砸了几千万,被说人老色衰?

况且,这个小杂种才丑!都被自己的人给弄毁容了!

王佩只恨几年前没让人把这小杂种给毒哑、弄瞎!

然而就在王佩准备第二次动手时,南兮根本不给对方一点机会,坐在床上的她一个高抬腿。

“啊!”

王佩被踹了一脚,直接摔倒在地,就在她准备撒泼发疯时——

忽然,门边出现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正是姜家家主,姜誉。

“吵什么?陆家接亲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话音刚落,他看到床上坐着的人,神情一喜,又说:

“南兮醒了?那就好,不管你愿不愿意,必须嫁到陆家去!”

听见熟悉的声音,王佩秒变脸色,一副白莲花的样子哭诉:

“老公,我好心劝南兮,结果她不领情,打我不说,还踹我。”

姜誉顿时心疼起来。

南兮神情冷冷,是原主的渣爹啊,好一对狗男女!

她掩藏着眼中的冷意,一脸单纯的样子说:

“是她不小心摔倒,怎么怪我?再说了,我也没说不嫁。”

王佩还想说话,却被姜誉拦下。

因为姜南兮一句“没说不嫁”的话,这是今天的正事。

陆四爷病入膏肓,需要娶妻冲喜,否则,以他们姜家在帝都的地位,不可能攀上陆家这门亲事。

况且,陆家给了5个亿的聘礼和几个赚钱的项目!

但他不会让宝贝女儿嘉悦嫁过去,反正陆家人说只要是姜家小姐就可以,那姜南兮最合适。

姜誉脸上一喜,哄骗道:

“你想通了就好,陆四爷是陆家唯一继承人,你嫁过去就是享福。”

享福?南兮冷嗤。

原主好骗,自己可不傻!

帝都陆四爷陆屹骁杀伐果断,手段残忍,极其不好相处。

他的陆寒苑里养了一群豺狼虎豹,说是宠物、养着玩,这就是个疯批男人。

而半年前,他因为一场大病倒下,本就没多少人见过他的真面貌,如今一病,更是没人能近身。

所以,陆家的人往陆四爷身边送了不少女人、还都死因不详。

可都这样了,南兮也嫁?

嫁!她怕个毛线。

“要我嫁也可以,但有个条件。”

姜誉听见姜南兮松口,顿时谄媚一笑,说:

“只要你嫁,别说1个条件了,就是10个、我都答应!”

南兮开门见山:“我要我母亲的嫁妆。”

“什么?”王佩没忍住,率先炸毛了。

那都是留给自己女儿嘉悦的,就这个小杂种也想要?

南兮半挑着眉眼看向王佩,眼神似挑衅,似嘲讽:

“看来王姨是不想我嫁了,反正姜家小姐不止我一个人,那就让嘉悦嫁过去吧。”

这姿态真是拿捏的死死的。

王佩掐着掌心,都要气吐血了。

她的女儿嘉悦这么优秀,是帝都最有名的名媛千金,这些年一直在海外留学,怎么可能嫁给病秧子冲喜?

而姜誉只想快点哄南兮嫁出去。

毕竟新娘子自己走出去,比抬着出去好,免得到时候被帝都其他世家知道了,数落姜家卖女。

他笑了下,敷衍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嘉悦身体不好,你这个做姐姐的得为姜家出一份力,行了,爸爸答应你。”

王佩刚着急上火,结果姜誉递过来一个眼神,她瞬间懂了。

在这短短半年里,往陆四爷身边送了4个女人,结果没一个活着出来。

就这小杂种能不能活过今晚都不知道,还想要嫁妆?做梦!

见他们答应,南兮跳下床,她伸手拉过旁边的红盖头,潇洒往脑袋上一盖!

鬼才信你们这对狗男女的话,不过不急,她有的是时间收拾这对狗男女!

顺便……再调查下是谁害死自己的。

楼下有人吆喝一声:

“吉时已到!送姜家小姐去陆寒苑!”

陆寒苑坐落在栗山丛林深处,占地面积大。

古堡华丽,宛如皇宫,但四周高墙铁壁,还围着电网,也就是说想逃也逃不出去。

此刻已经是晚上了,没有路灯。

从南兮下了车,所有保镖自动退散在大门外,没人敢进去。

5月的帝都,正是炎热时期,可这里透着一股不正常的寒气。

南兮越往里走,越觉得不对劲,四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忽然,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嗷呜——”

是一群狼!

所以,这是给她这个准新娘的第一个下马威?

原主姜南兮会被吓软腿,但自己之前和狼群生活在一起,怎么可能怕这些?

它们慢慢踱步而来,眼中散发出绿光,身形高大半个人身,像个王者。

她一下判断出那是最凶猛的极地狼,攻击性极强!

只是这毛身……

啧啧,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南兮可太喜欢了,那今天就好好陪它们玩玩咯!

不远处的古堡高楼,有两人正拿着望远镜,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一切。

“陆家那群老东西真是舍得下血本,为了打探我们陆寒苑的情况,每次都花几亿聘礼送新娘子进来。”

元皓又嗤笑一声,眼里全是得意的神情:

“谷叔,这次你赌几分钟、我们的新娘会被稀饭干掉?”

稀饭就是狼王,每次送来一个新娘,他们就赌一次。

也不怪大家草芥人命,谁叫陆家那群老东西一肚子坏水?

所以,这些送进来的新娘也没安好心。

“看她身形,顶多2分——”谷叔话还没说完,神情一变,“稀饭,稀饭倒地了?!”

那女人做了什么就擒到了狼王,而狼群全倒地?

元皓看到后,也吓惨了,一边跑,一边说:

“赶紧去报告给四爷!”

稀饭是四爷5年前从圣帝国高价买回来的狼王,宝贝的很。

如果真的受了伤,那整个陆寒苑的人都得遭殃!

卧室里,装潢精致,富丽堂皇。

正在养伤的陆屹骁听到稀饭受伤,蓦地睁大双眼,寒着脸问:

“这次送进来的人是谁?”

声音冷的宛如冰渣子。

男人端的是一副好相貌,五官轮廓线条锋利,显出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感,皮肤透着不健康的白,因为这两天受了伤。

元皓见到四爷动怒,打了个寒颤,低头道:

“是,是姜家的小姐,好像叫姜嘉悦。”

之前送进的女人,要么吓尿,要么吓晕,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狼王!

闻言,陆屹骁英俊的面容比往日更加冷冽,面上带着一股戾气。

下一刻,他从床上下来,顺手拿着桌上的人皮面具戴上,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放宵夜去后山!”

宵夜,是他养的最凶猛的孟加拉虎。

元皓心底打了个寒颤,心想那个人死定了,但也只颔首说:“是!”

陆屹骁围着整个陆寒苑找了一圈,没发现稀饭和那个该死的女人,倒是找到不少已经倒地的狼。

仔细一看,它们并没有死,只是晕倒了。

所以,这次陆家那几个老东西找了个驯狼高手?

陆屹骁眸光流转间全是阴鸷,流星踏步往后山走去。

没走多久,他听到了一些动静,脚步一顿,看向不远处。

一个身穿大红喜袍的娇小女人正和一只狼聊天。

因为她是背对着的,看不清容貌,根据身形来判断,身高在1米7左右,很瘦。

她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不知道在聊什么,用的狼语。

但那么凶猛的极地狼王,没有受伤,却跟个狗一样乖乖趴在她脚边。

如果它真的是狗,估计恨不得对那个女人摇尾巴了。

看到这,陆屹骁的脸臭了几分,凤眼迸射出一股冷光,看来这女人真的是驯狼师!

忽然,四周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