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我们还没试过在这里\宝贝乖张开腿我让你舒舒服服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一是习惯,自己做饭为了干净,二是遮挡脸上的伤疤,在油烟刺激下,她伤口有些疼。

只见她头发挽在头顶,用一根筷子插着来固定,很是干净利落。

而一开始,元皓对南兮做饭也是嗤之以鼻,他不信她会做出什么好吃的,于是坐在一旁玩手机。

他的任务是等着这个女人吃完,然后交给四爷,继续刚刚的问题。

可当他闻到蒜香炸鸡柳和蟹黄拌面的香味时……

他被吸引了,忍不住探了个脑袋。

“你要吃?”南兮好脾气地问他。

元皓摇了摇头:“不要。”

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点美食弯腰?

而且他发现,这女人看着好接触,但浑身都透着一种冷冷的气场。

刚刚两人明明在闲聊,可她要不想说的话,元皓一句都试探不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保持沉默好了。

反正待会儿四爷总能问出来。

南兮也没管,又继续做菜,什么鲍鱼海鲜煲、花胶炖鸡汤,反正陆寒苑有的食材,她都拿了一点出来。

元皓坐在一旁,闻着香味,备受煎熬,还说:

“哎?我说了不吃,你做这么多干什么?”

“我吃。”南兮头都没抬,继续埋头处理手里的食材。

她喜欢做饭,也喜欢吃美食。

任何一种食材到了她手里,都会被做得很好吃。

“……”元皓咋舌。

这么多吃的,她一个女人吃得完?铁胃?

最后,当他看到南兮端出清蒸帝王蟹时,刚刚说绝对不吃的男人——

此刻真香了。

元皓坐在高脚凳上,一边吃着这些美食,一边比了个大拇指称赞,说:

“怎么会这么好吃!真是色香味俱全!”

“我不是吹,这些年我没吃过1万家五星级厨师做的饭,至少也有5千家,你这味道真是绝了!”

他为什么吃了这么多家厨师做的饭?

还不是因为咱家四爷嘴挑、吃一点就没兴趣,然后全便宜了元皓。

闲聊的功夫,他觉得这女人也没那么讨厌了,两人关系拉近不少。

你看看,南兮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

她明显感觉到元皓防备自己,但她能调动这人的情绪。

等对方放下戒备,她又能打探一些事。

半个小时,元皓连她怎么驯服狼王的事都没问出来,反而被南兮试探了一些事有关陆寒苑的情况。

比如陆寒苑有多大,除了有马场、高尔夫球场,往东南方向走,还有一片森林。

南兮神情淡淡,心想怪不得刚刚被抓,原来是没跑对地方。

比如狼王叫稀饭,很受尊重,是整个陆寒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而狼王和狼群一直生活在陆寒苑后山的森林里。

陆寒苑为什么没多少佣人进来?

就是因为怕被狼群伤害,狼王是可以随便出入整个陆寒苑的任何地方。

比如老虎叫宵夜,性子很烈,没几个人能驯服下来,也生活在后山里,但被关押着。

“稀饭?宵夜?”南兮惊了下。

谁能想到杀伐果断的陆四爷,会给狼王和猛虎取这么个接地气的名字?

元皓这人话一多,远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硬汉,而是大大咧咧。

他听出了这女人带着点嘲讽的笑意,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你别笑,这是情侣名,我们家四爷可痴情了,是根据人的谐音来取名!”

“痴情?”南兮略微震惊,“陆四爷有喜欢的人?”

如果根据名字谐音,老虎叫宵夜,陆四爷叫陆屹骁,yixiao,宵夜,这说得通。

狼王叫稀饭……

那根据谁的名字谐音?

希?

惜?

还是自己这个兮?

这么一想,南兮觉得有意思。

但她更多的是在想,世界上没人查到陆四爷的情况,连他真面目都没见过,更别提他的情史了。

要是卖给世界情报局,一定能拿到高价!

元皓“呵”了一声,表情里多了些洋洋得意。

见他这个态度,反而激起南兮的好奇心,她佯装无心地说了句:“我不信。”

她赌元皓会说出点什么东西。

而此刻,南兮和元皓说话太过认真,并没有发现斜靠在门框旁的陆屹骁。

如果非要给出一个他对这女人心软的原因——

那就是她太像小兮了。

包括此刻做饭的动作、挑眉的神情。

8年前,陆屹骁被绑架,偶遇比他小一岁的小兮。

是她救了他,也是她这样给自己做饭、亲力亲为照顾自己。

只是后来……

陆屹骁才知道她是杀手。

所以是小兮那伙子绑架了自己。

可她当年对自己的好、关心并不是假的啊。

就算她是杀手又怎样?他不介意。

虽然和小兮很多年没见过面看,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这女人不是小兮。

但从这女人的打斗场景、眼珠变蓝、以至于现在做饭的习惯来看……

两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

随后,陆屹骁摇了摇头,给否决了。

她怎么可能是小兮。

小兮从来不会撒谎。

而这女人……

自己查过她的资料,知道她的身份。

就在这时,元皓冷嗤一声:“你不信?我跟你说——”

话还没说完,被角落一道男人的冷声制止:“元皓!”

就在这时,陆屹骁冷着脸,从转角处走了出去。

这该死的女人,撒谎不说,还这么会收买和笼络自己身边人的心?

虽然元皓不算聪明,但平时警惕心很强。

元皓一愣,刚准备叫一声“四爷”,结果陆屹骁一巴掌拍在对方脑袋上。

“我缺你吃了?”陆屹骁口气不太好,“我看你真是昏了头。”

“……”元皓捂着脑袋,不敢吭声。

他也回味起刚刚的话,哎呀,差点坏了事!

怎么对一个别有用心的人说咱们四爷有喜欢的人?

他老老实实地闭嘴,也不敢吃东西了,一边用手背抹了抹嘴,一边溜到旁边。

南兮抬头看过去,就这么撞进了陆屹骁的眸子里。

他的眸光幽深、好似旋涡,能将人吸进去,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这换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抵抗。

然而,南兮却不觉得深情。

这男人警觉性很强,她早说过他不好相处,应该敬而远之的。

可眼下这种情况,也不是她能决定的。

南兮被盯得心里有些发毛,可面上丝毫没有慌乱,还试探性地问了句:

“你要吃一点吗?是你不吃葱?我都没放。”

简单的一句话,又将矛头指向元皓。

于是,陆屹骁一个冷眼扫向元皓。

自己不吃葱的事,也被这女人试探出来了?

元皓吓得一哆嗦:“……”

咱四爷这眼神跟要吃人一样。

早知道不该为了那么几口饭菜,什么话都跟她说。

可是……

她做得饭菜真的很好吃啊!这也是她唯一还有的利用价值了。

所以他刚刚就多了句嘴,让她饭菜不要加葱,但并没有说是四爷不吃。

这么一想,元皓没忍住说出口。

可想而知,陆屹骁的脸色又臭了几分,凤眼里寒光点点,幽深如墨。

就在这时,南兮又背过身去,在灶台前忙忙碌碌。

可她却在想,看来自己又猜对了。

刚刚元皓没说这男人的身份,但知道是他不吃葱。

她不禁怀疑,连元皓都怕的人,所以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女人背影很单薄,还穿着刚刚破烂的禾服。

不知道为什么,可怜这个词下意识钻进陆屹骁脑海中。

她是真的可怜?

还是伪装?

元皓双手合十放在面前,一副求饶地小声解释:

“您不是有厌食症么?她,她做饭真的很好吃!说不定您喜欢——”

“元皓。”陆屹骁打断,“我看你是想去非洲。”

“……”元皓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连忙求饶,“不不不,我错,我错了!”

去非洲?不如杀了自己。

可一想到四爷这些年吃不好、导致厌食症加重,连请了很多五星级酒店的厨神来做饭都没用,元皓就心急。

自己嘴巴这么挑剔的,都觉得那女人做饭很好吃。

不如让四爷试试?

万一成功了呢?

就是带着这种心理,元皓又顶住巨大压力,凑在陆屹骁耳边小声说:

“四爷,要不您先试试?”

陆屹骁冷冷的看过来,眼神里毫无半分温暖。

“……”元皓心里在哭泣。

哦不,是在滴血。

可他也是为了咱四爷,这次豁出去了!

“四爷,求您试试——”

“不吃。”陆屹骁很不给面子,“我现在说话不管用了?嗯?”

随着他最后一个“嗯”的音,带着些压迫感。

元皓打了个寒颤。

得,这大爷生气了。

再劝下去,自己小命不保了。

然而下一刻,南兮却将最后一道菜摆放在陆屹骁面前,侧身提醒:

“凉拌孜然牛肉,选用的是上好的牛里脊,你试试?”

四目交汇时,陆屹骁那双清冷的眸子里多了一抹肃杀。

他暂时不杀她,只是看她有几分像小兮。

可她怎么敢不知分寸?

南兮自然发现了这男人隐隐动怒了。

可她继续试探地说了一句:

“元皓说你只喜欢这道菜,我加了很多香菜,连香菜根都没去掉,为了保留着最鲜美的味道。”

说完,她带着手套的手夹了一片凉拌牛肉放在陆屹骁面前,像是在诱惑。

南兮也觉得奇怪,原来有人跟自己一样的爱好,特别喜欢吃香菜,包括香菜根。

味道迎面扑来,陆屹骁只觉有些熟悉。

可是下一刻,他皱眉转过头,抗拒的意思很浓:“不吃。”

可谁都不知道,喜欢孜然凉拌牛肉的不是他,是小兮。

陆屹骁不过是睹物思人。

“你试试?”南兮继续磨着,“我手艺真的不错。”

她压低的嗓音,像是带着点讨好的意思。

这次,她手里夹得菜离他更近了一点。

陆屹骁脸色阴沉,连眉眼都染上了寒霜。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

这么讨好自己是拖延时间?

“啊……你张嘴。”

终于,陆屹骁彻底失了耐性,他刚说了句“你是不是在找死”的话——

南兮动作神速,大胆地往他嘴里塞了块牛肉。

香味浓烈的孜然味和香菜结合,味道很浓郁,刺激着人的味蕾。

有那么一瞬间,陆屹骁是准备吐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