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床震吃乳强吻扒内裤小说:么公的粗大征服了我A片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陆屹骁眼里多了几分兴致,只说:

“你现在就不怕我杀了你?毕竟你出于劣势地位。”

“怕。”南兮很坦然,“但你到现在也没杀我,说明我在你这里还有利用价值。”

两人都心知肚明,陆屹骁没说话,默认了她的说法。

而且这个利用价值,在他心里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开始,是她身上的强烈的求生欲吸引了他。

他想看看这么瘦弱的一个女人,还有什么办法逃脱。

而后面,则是她和小兮很相似。

这是巧合吗?

两人的名字也差不多。

一个叫姜南兮,一个叫南兮。

但最重要的是,姜南兮一定知道北乾。

为什么要执着地找北乾?

因为北乾是小兮的杀人组织头领,8年前,跟着小兮一起消失的还有北乾!

这些年,陆屹骁花费时间和精力搜寻他们,都找不到。

南兮知道多了几分胜算,又说:“我想跟你谈一笔交易。”

这话多稀奇,无论帝都还是世界上,很多人都想跟陆四爷谈交易,可连陆屹骁本人都见不到。

“就你?”陆屹骁半挑着眉看过来。

这口气或多或少有些不屑,但南兮没时间去注意这些细节,她说:

“是,就我。我会查出姜誉背后合作的陆家人。”

“我也能查到,所以——”陆屹骁眼神里没什么情绪,“你这个并不吸引人。”

“我会帮陆四爷拿回给姜誉的彩礼钱。”

陆屹骁冷笑,那句“你以为我会缺这点钱”的话,转瞬间变成:

“你以为陆四爷会缺那点钱?”

南兮漆黑的目光看过去,沉默着。

也就是说,行不通。

难道要自己放大招?如果不必要的话,她不是很想用,因为一定会激怒他。

“怎么?”陆屹骁却率先开口,“没有其他法子了?”

他的眼神中带着点失望。

失望?当这个念头从南兮脑海闪过时,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北乾的下落。

她不能说,因为南兮不会出卖组织内部的人。

即便她说了,这个谎,她也圆不回来。

因为她现在是姜南兮,只要仔细查她的身份就全知道了。

一个乡下来的女学生怎么有机会认识杀手头部组织头领者北乾?

见她沉默,陆屹骁逐渐失去耐心,直接开门见山:

“我只想知道北乾在哪里。”

南兮回过神,看着他,依旧淡淡地说:

“我真不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

还在打太极?这次,陆屹骁是真的生气了。

那双眼睛好像被磨砺的深不见底,又锐又利。

对视数秒,他没有挪开,她也没有,好像彼此在较劲。

“那我只有杀了你。”他声音冷得没有温度。

这在南兮的预料范围内。

她也重申了一遍:“真不放过我?”

“你说呢。”

那就是不放过了,南兮只能放大招……

“我的确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此刻,她渐渐往男人身边移动。

陆屹骁有洁癖,更不喜欢被异性碰触。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和她几次接触,他没有想象中的反感。

只是……

不反感,不代表她还可以触碰自己!

见这女人往自己身边走来,他下意识皱眉往后退了几步。

但他一退,南兮就得寸进尺地往前一步。

“姜,南,兮。”陆屹骁恼怒,眼底带着一丝冷戾和不好惹。

然而下一刻——

南兮见机行事,一下子勾住陆屹骁的脖颈。

她垫脚主动凑过去,压低了嗓音急切地说:

“你陆家有内奸,给狼群下了毒!不出2天,狼王会食欲不振、拉肚子,然后死亡!”

两人距离很近,近到陆屹骁听到这话时,有个柔软又温热的东西擦过自己耳边。

是她的唇?

这该死的女人是故意的?

可陆屹骁并没有从她眼里看到任何色气的欲望。

他明明可以第一时间推开的。

可是没有。

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没有推开她。

南兮丝毫没察觉到男人的心里想法,又抓紧时间说完自己的话:

“但我可以帮狼王解毒,而且只有我能解毒!况且,这狼王是你们陆四爷最喜欢的,死了,你们都遭殃。”

最后这一句彻底堵死了陆屹骁想要否认的事。

人人都只知道陆四爷的陆寒苑养了狼群和猛虎,但并不知道他最珍爱的是狼王。

所以这女人又是从元皓嘴里试探出来的!

而狼王平时请了专人饲养,定期做体检,不可能出事。

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一定是有内奸。

只是两人的姿势和强势的气场落在外人眼里……

元皓一脸震惊地小声嘀咕:

“这女人怎么老是引诱我们四爷?!妈呀!他们是不是要亲上了!”

“关键是四哥没有推开她!”

如今陶慕苏亲眼所见,也是一副活久见的表情,咱四哥可是不近女色啊。

可他内心又很矛盾,至少现在四哥能碰除了那个女杀手以外的其他女人了,这也算是好事。

两人屏住呼吸,一脸兴奋地看戏,都忽略了那边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

“你救?”咫尺之距,陆屹骁目光灼灼的能将人烧成灰烬,“你撒谎成性,我凭什么信你。”

凭什么?南兮勾唇冷笑:

“我刚刚在你的饭菜里下了毒,你现在没觉得浑身无力、眩晕、腹痛,以及身上的伤口止不了血?”

“不出4天,你会因为伤口失血过多而死!就算陶慕苏医术再厉害,也只有我能解!”

一瞬间,陆屹骁怔愣住了。

他确实觉得眩晕、腹痛。

但同时,这话宛如惊雷在他身体里炸开。

陆家人、整个帝都乃至世界,都有不少人都想要自己的命!

所以她的目的也是杀自己?

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痛似乎随时能让他撕了这个女人。

顷刻间,南兮就感受到他身上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袭来。

她知道这男人肯定会生气,但没想到盛怒之下,会这么吓人。

她心里一紧,连忙补充:“我也是为了自保,并没有真的要你命的意思!”

话音刚落,陆屹骁浓稠如墨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凌冽锋芒。

他都懒得说那句“你在找死”的话。

此刻,他只想亲手了结这女人!

不就是一个区区北煞的行踪?

他都追踪了这么多年,有的是时间和财力继续追下去!

现在,这个女人没有丝毫利用价值了。

南兮知道自己不能再逗留下去了。

她敢激怒他,也是找好了退路。

忽然,她又说了一句:“你不是说我撒谎成性?那你猜我这次有没有说谎?”

话音一落,南兮反应迅速,大步跨向旁边敞开的窗户,只见她纵生一跃,就跳了出去。

那是蹿得比兔子还快,根本来不及抓到人。

这时,窗外传来嘹亮的声音:

“这是陆寒苑,四周都是电网,我根本跑不出去!2天时间,你就能知道我说得是真是假!”

凌晨的寒风呼啸而过,南兮顺着东南方向往森林深处躲藏。

陆屹骁一把摘掉脸上的人皮面具往地上一扔!

就看到他那张帅气的面容下已是盛怒,特别是拧眉的模样,带着一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他居然被一个女学生给耍了!

姜南兮刚刚是故意靠近自己,看似举止亲密,不过是离敞开的窗户很近,方便她逃跑。

所以她算准了自己会动怒,也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

真是狡诈的一个小狐狸。

元皓打了个寒颤,率先回过神。

那个女人不是在引诱咱四爷?

咱四爷一贯是喜怒不形于色,这不过和姜南兮那个丑女接触了一个晚上,就被激怒了好几次……

可元皓来不及多想,第一反应就是冲到窗户边,准备追上去。

陆屹骁却冷冷开口:“还去什么?晚了。”

“四、四爷,我错了。”元皓神色慌张,连忙低着头,“但咱们陆寒苑布满了铁网,她跑——”

话还没说完,陆屹骁不客气地打断:

“她刚刚就说知道四周有铁网,跑不了。”

言外之意,需要你说废话?

“……”元皓要被吓哭了。

咱四爷刚刚被那个女人气个半死,也没这么凶过。

“求四爷给我个机会,我一定能抓到她!”元皓就差赌咒发誓,“后山养了狼群,她绝对活不久!”

活不久?陆屹骁冷笑,他看不见得。

“你错哪儿了。”

“啊?”元皓吓得一瑟,“我,我没有第一时间抓住那个女人。”

陆屹骁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直接一脚踹在了元皓身上。

“哎哟。”元皓踉跄了好几步,捂着被踹的屁股,敢怒不敢言。

他刚刚就走神了那么几秒,谁知那个丑女人跑得那么快!

“你早就让人把话试探去了,还不知道错哪儿?”陆屹骁语调骇人。

“什么?”元皓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在餐厅,你刚刚跟她聊了什么。”

元皓仔细回忆着刚刚的点点滴滴。

他顿时恍然大悟!刚刚掉以轻心了,他说了陆寒苑有多大,狼群生活在哪里,陆四爷最爱狼王。

他还说了……

所以那个女人逃到了狼群那边了!

她懂训狼术,自然能活下去。

好啊,这个女人看似柔柔弱弱、没有攻击性,结果就这么降低了自己的戒备心,打探出一些事。

这也太聪明了!

“求四爷给我2天……哦不,给我1天时间,我保证能抓到她!”元皓真是恨不得跪地认错。

这次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自己一定死定了吧?

然而……

“管不住你这张嘴,2天不准吃东西,去给我面壁思过。”

陆屹骁说完这话,一个转身,往楼上走。

这是不追究了,同时也是放过了姜南兮。

元皓长吁一口气,脚都吓软了,靠在椅子旁没回过神。

倒是一旁一直没吭声的陶慕苏品出点不对劲。

等四哥一离开,他走过来,说:

“发现没,其实四哥也不是很生气?”

“啊?”元皓整个人有点懵,“我怎么不觉得?”

他刚刚都要吓死了,哪来的时间去观察四爷的微表情?

陶慕苏却扬了扬眉,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