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公和我在野外做好爽爱爱小说:翁熄性放纵好紧46章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林满月插着腰盯着地上的林茶茶,冷冷一笑,还继续装晕是吧?

  她径直拿起了铁锅,去捞来了海水,毫不客气的泼在她身上。

  躺在地上的林茶茶一个激灵,宛若砧板上活蹦乱跳的鱼,但蹦跶几下以后,又不动了。

  “还不醒?看来水不够。”林满月出声威胁。

  地上的林茶茶立刻动弹了两下,“醒”过来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故作委屈的说:“姐姐,好歹我是个病号,你怎么能泼我水?“

  晚上荒岛上的温度会骤降,海水的温度自然也会跟着降,所以这水泼上去和冰水的效果是一样的,冻的她直哆嗦。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这么蠢吧?我好心给你解暑,你居然倒打一耙?要不然我再给你打晕过去,让节目组把你送回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说完,林满月活动了一下手腕,做出要打人的姿势。

  “不、不用了,谢谢。”林茶茶咬牙切齿的说。

  她自然是看清楚了林满月刚刚如何打倒那两个男人的,简直恐怖到了极点,这跟以前的她判若两人。

  不管怎么说,忍一时风平浪静。

  “这么快就醒了?”陆初霁走过来说了一句,“恢复的挺快。”

  林茶茶以为是陆初霁在夸她,立刻笑着说,“是啊,我身体比较好,恢复的也快,下午是一个人走迷路了,在森林里转悠了很久,这才中暑了。”

  林满月和陆初霁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林茶茶是故意装的,否则中暑了哪有这么快就恢复的?陆初霁这句话一说,林茶茶还自以为是的解释,将她的智商暴露无遗。

  林茶茶察觉到了什么,立刻说,“刚刚迷迷糊糊听说姐姐你受伤了,我现在好多了,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你可以休息一下。”

  “正好有。”林满月放下了刚撸起来的袖子,说,“抓鱼。”

  林茶茶站在海边傻眼了,现在涨潮了,的确是有鱼虾被冲上来,但是那些东西看起来,冷冰冰滑溜溜的太恶心了,她不敢啊。

  “莫非你怕鱼啊?”林满月双手抄兜,故意问。

  “是的,要不我去做其他的事儿吧?”林茶茶小心的问。

  林满月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脱口而出,“抓鱼和搬石头,你选一个吧。”

  最后,林茶茶自然选择了搬石头。

  此时,日光已经要从海岸线上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片橙色的云霞,天空也渐渐地变成了雾霾蓝。

  林满月甩掉了脚上的鞋子,脱去了袜子,露出了两只光泽莹润的脚丫子,裤腿卷的高高的,两条白皙匀称的大长腿也一览无余。

  ——【嘶——好漂亮一女的!虽然我讨厌她,但我真的很吃她的颜。娱乐圈里她的容貌真的是绝无仅有了。】

  ——【切,除了欺负我们茶茶还会什么啊!她这不刚刚把唐思思给弄走了吗?你们等着瞧,马上就是我们茶茶了!】

  ——【谁说我们思思是被林满月弄走的?当初我们思思受伤的时候可只有林满月和陆影帝在帮忙,你们林茶茶除了欺负她还会什么啊!我看她那娇生惯养的样子迟早要退出去。】

  ——【吵什么吵,你们吵着我耳朵了,别挡我视线看美女。】

  “等等!”陆初霁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从水中拽了回来,“你受伤了,我去!”

  “你会抓鱼吗?”林满月满脸的不信任。

  陆初霁笑了笑,没说话,和林满月一样,脱去了鞋袜,卷起裤腿,直接下水了。

  没想到他抓鱼的技术还真的不赖,很快就扔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鱼上来了。

  她也放心去烧水了。

  而林茶茶万万没想到搬石头是这么费力气的活儿,捡回去的小石头直接被林满月否决了。

  “这点小石头能拿来做什么?我要大石头是巩固地基用的,晚上多半会下雨,如果不巩固地基,竹屋会有坍塌的可能。”

  “可是……”林茶茶还想说什么却被无情的打断了。

  “要不然你来做饭?我去搬石头?”

  林茶茶瞬间哑火了,,她从小养尊处优的,哪会做饭啊!最后只能认命的去搬石头了。

  最后,在林满月的百般威胁下,林茶茶搬了无数块石头,累的满脸都是汗水,双腿直打颤,颤颤巍巍的坐在地上大喘气儿。

  吃饭的时候,连筷子都险些拿不住,一个劲儿的颤抖,眼圈红红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真尼玛惨!以前天天看林茶茶发健身房举铁,现在搬砖,哈哈哈哈,这反差太大了!】

  ——【我也是没想到,看个综艺节目还能看到女明星搬砖的明场面,虽然很惨,但是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

  ——【也不知道林满月这些技能是从哪儿学来的,个人觉得她很适合参加类似于荒野求生的节目哈哈哈哈,她一定能活到最后。】

  “姐姐,陆老师,我买的那些零食也拿出来吃一点吧。”

  毕竟条件有限,做出来的鱼汤虽然不错,但终归是差了点味道。

  一想到还有零食,林茶茶就没什么食欲吃晚餐了,加上浑身酸痛,她根本没吃几口,这会儿也饿了。

  谁知道林满月皱了皱眉,一本正经的说:“那是物资,能随便吃吗?说不定明天就没饭吃了,你今天吃了打算明天饿死吗。今天晚餐这么丰盛,还吃什么零食?”

  林茶茶被骂的无言以对。

  突然,林满月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善意,“对了,我今天在后山发现了一处山泉,可以洗澡,看你要不要去。”

  一听说能洗澡,林茶茶激动不已,要知道大热天的,她在外风餐露宿的还没洗澡,都能闻到自己身上是什么味了。

  难不成是她提起了零食的事儿,让林满月念着了她的好,转性了?

  “但是……我没带换洗的衣物。”她看林满月准备了不少,一会儿拿点也不算过分!

  果然,林满月出乎意料的好说话,从包里拿出了一套速干运动衣,加上一包一次性的内衣裤。

  甚至她还贴心的指了位置。

  林茶茶拿着衣物往后山走的时候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过一想到自己那些零食,就顿悟了,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林满月也不能例外。

  最后,她果真在竹屋不远处发现了一处山泉,看起来很是干净,她便驱散了摄影师和工作人员。

  当她洗完穿上衣服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起来陆初霁说过这森林里可能有蛇,切勿乱跑,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应该没这么倒霉吧?刚好来洗个澡就遇到蛇。

  但是,那声音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听着倒像是脚步声。

  她心头一紧,大着胆子问:“谁啊?”

  回答她的是越来越急促的脚步声,居然还伴随着阵阵呜咽声,像是女孩子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幽怨,宛若锁魂来的女鬼。

  什么情况!

  她慌忙去找手机,却发现手机不见了,正要叫人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白衣长发女人从后面飘过来!

  “救——”她的救命还没叫出口,嘴就被人捂住了。

  耳边传来了幽怨的声音,“林茶茶,你们一家人把我害的好惨啊。你们居然把我扔在海里自生自灭,好狠的心啊。”

  “我没有!你别胡说!”林茶茶吓得魂不附体,拼命的挣扎,然而身体不受控制的被人摁进了水里。

  冰凉的泉水很快湮没了她的头,她几乎快要窒息了!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

  终于就在她要昏厥的时候,她被人一把抓了起来,一双冰凉的手宛若毒蛇缠在她脖颈上。

  “你今天还派人来暗杀我?怎么,我就这么入不得你们家人的眼?不惜想在节目中就弄死我?既然我死了,那你也下来陪我吧?嗯?”最后一个字冷冰冰的,几乎让林茶茶心肝儿都是颤抖的。

  

 “不要!不要!我没杀你!”林茶茶一直往后躲着,然后便看到了黑发中一张惨白的脸,眼皮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真不经吓,这就晕过去了还敢买凶杀人?”林满月撇了撇嘴,一把扒开了长发,露出了那张清丽的小脸。

  快速的洗了个澡以后,又在林子里扯了一把草药塞进了口袋里。

  站在林茶茶面前,一把抓起了她的脚踝,拖拽着她往林子外面走出去。

  中途甚至好几次撞上了树根,撞得她闷哼一声,林满月只是勾去了一抹坏笑。

  直到远远地能看到工作人员和摄影师了,她才不情不愿的将林茶茶扛在了肩上,走出去。

  工作人员看到这幅样子,结结巴巴的问:“这、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我去的时候她就晕倒了,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背出来,别挡路。”

  看着林满月脚步稳健,连大气儿都没喘一下的样子,让众人陷入了沉思。

  这叫费了好大的劲儿?

  不过其他人也没敢多问,立刻跟了上去。

  由于两人再次出现在镜头前,观众们纷纷上线。

  ——【我们家茶茶怎么了?怎么会晕倒呢?是不是林满月故意欺负了她呢!林满月,你不得好si!】

  ——【太气了,怎么能这么扛着茶茶出来呢!她得多难受,上镜多难看啊!】

  ——【啧,本来觉得林茶茶挺可怜的,看你们粉丝这么一说,突然觉得粉随蒸煮这句话是真的,都昏迷了还要美,下次要不带个化妆师团队啊?】

  ——【哈哈哈哈,楼上的,说实话你是不是林满月粉丝,夺笋啊!】

  ——【屁!老子才不是她粉丝,别侮辱我了,谢谢。】

  林满月将林茶茶扛回去,这一次倒是好心的把她扔在了竹屋的睡袋里。

  “回来了?”陆初霁扫了地上的林茶茶一眼,便发现她不对劲。

  整个人脸色惨白,甚至身体还在颤抖,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倒像是受到了惊吓。

  但是那时候森林里可只有林茶茶和林满月两人……

  想到这儿的时候,他抿了抿唇,没说话。

  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过来询问林茶茶的情况,并询问是否需要医疗援助。

  “嗯,估计是晚上中暑没好完全才晕倒的,睡一晚就好了。”林满月胡诌了一个理由。

  不过她知道自己的理由很扯,哪有人中暑了会浑身发抖还念念有词的。

  “这……”工作人员有些为难。

  “放心吧,有问题我们会叫你们的。”陆初霁也挡在了竹屋门口。

  “哎!好嘞!”工作人员见陆初霁都发话了,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林满月一愣,陆初霁这是在替她圆谎?

  她就不信他看不出林茶茶的不对劲。

  “我看今晚的天气不对,似乎要下雨了,早点睡吧。”陆初霁对上了她疑惑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林满月眉头一松,拿出两个小小的收纳袋里,塞了一个在他手里,“自制的驱蚊包。”

  陆初霁捏了捏,发现里面是草药,嘴角难得勾起一抹笑,“多谢。”

  ——【啊啊啊啊,陆影帝笑了!awsl!这个笑简直了,苏到我骨子里了。】

  ——【霁粉冷静一点!不要让别人看出来我们是lsp,一天到晚只知道对着哥哥嗷嗷叫好么……卧槽,不忍了,太帅了啊啊啊!】

  ——【还算林满月有点良心,知道给哥哥驱蚊包,看在这个驱蚊包的面子上,今晚我就不骂你了。】

  果然,没过多久,天色骤变,乌云在天空堆积的越来越厚。

  随着天空中一道惊雷,闪电将夜空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倾盆大雨尽数往大地上泼去。

  竹屋里,原本在昏迷中的林茶茶被吓醒。

  她抱着睡袋往墙边缩去,直到认出这儿是竹屋以后,这才安定了不少。

  此时的她又困又饿,浑身都疼的快散架了,关键是还有蚊子咬她。

  突然,一道手电筒的光直直的照在她脸上,紧接着传来女人的声音。

  “你半夜不睡觉干嘛呢?”

  “啊!鬼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林茶茶的眼睛瞪的老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林满月挑了挑眉,再次走近了她,似笑非笑的说:“妹妹,你在说什么呢?”

  “啊!”林茶茶被吓得魂不附体,扔下睡袋就往外面跑。

  林满月皱了皱眉,一把拉住了她,收起了玩弄她的心思:“外面下着大雨,你要去哪儿?”

  “啊!你放开我!林满月,不是我要杀你的!你别过来!”林茶茶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一把甩开了她,跑进了雨里。

  工作人员发现不对劲,立刻有人跟了上来。

  好在陆初霁速度快,追了上去,才没让她跑进海水里。

  他将林茶茶拽回竹屋后,还没来得及问上一句话,她便一把抱住了陆初霁,“陆老师,救我,林满月,她要找我报仇,不是我杀的她!”

  陆初霁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皱了皱眉,突然想起来金坤给她的资料,林家人一心想杀了林满月霸占财产,让林茶茶取代林满月的位置。

  看来这件事林茶茶也是知情的,甚至今晚出现在森林里的杀手也有可能是林茶茶派来的,否则她怎么刚好在那个时间段消失呢!

  可想而知,这个林茶茶也确实不是省油的灯,难怪林满月三番五次的为难她。

  想到这,他一把推开了林茶茶,立刻抓住她话里的重点:“什么叫不是你杀的她?有谁想杀她?下午在森林里的歹徒你认识?”

 

  陆初霁的步步逼问突然让林茶茶反应过来了,这不是梦,这是现实,林满月也没死!靠,她都说了什么!

  林满月似笑非笑的说,“林茶茶,你在说什么?什么叫不是你杀的我?那上一次不是你杀的,这一次是吗?”

  林茶茶脸色一白,疯狂摇头。

  这话让弹幕纷纷沸腾了。

  ——【卧槽,我听到了什么?这次的歹徒居然跟林茶茶有关?不是吧……在这儿演戏呢?】

  ——【怎么可能是我们茶茶,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再怎么都不会做这种事!请你们停止造谣!】

  ——【偷偷爆个料,有幸在节目组混过一天,录制当天叫醒服务里,林茶茶原本是定了叫醒另一个男生,她主动跟导演组提出了换位,而且她还拿的冰水,这是明显的针对啊。当时我就觉得她们的关系不好。】

  ——【额,细思极恐。】

  ——【你品,你细品。】

  林茶茶的经纪人听说林茶茶精神不对的时候,就坐导演组安排的直升机赶了过来,“茶茶,你还好吗?有受伤吗?”

  林茶茶看到经纪人的那一刻,突然崩溃大哭了起来,“我要退出,我不想再继续了!”

  她真的受够了!

  从参加这个节目开始,就被林满月整了无数次,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了,现在她又冷又饿又困的,还头疼的厉害。

  现在她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灰头土脸的样子,何谈圈粉啊?说不定再被折磨两天,她就彻底疯了!

  经纪人皱了皱眉,没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将她带到了一边,“茶茶,这个节目咱们好不容易才上,而且能有和陆老师的同框机会,多难得啊!要是你退出了,以后就跟这个节目无缘了。”

  “我不管!我说了不参加就是不参加了!我要退出你听不懂吗?”不在镜头面前的林茶茶更加歇斯底里了。

  经纪人不是没看到过她耍小性子的样子,但也没见她这么疯狂过啊,将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发现居然滚烫滚烫的,看样子是受了惊吓又发烧了。

  经纪人好言好语的哄着,最后拗不过她,看她的精神状态的确是不宜参加综艺了,便跟贺导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