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热情的邻居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这次跑到这边来,也纯粹是因为这边偏僻,不易被人发现。

只是,没想到这次过来,他们居然还记得她,甚至还把房子借给他们住。

“接下来的日子,咱们就是等待胜利了。放心吧,没人能找得到咱们。”

林满月眯着眼,满脸都是自信。

陆初霁点头,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脸上被覆上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膜,就因为这个,彻底改变了他的脸型和容貌。

比他的脸更宽了些,也更浓眉大眼了些,多了一些男子的粗犷,少了些精致。

他没想到林满月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却不想她事事都考虑的这么周全,竟然连人皮面具都想到了,甚至提前买好了材料。

难怪昨晚她睡的那么晚,居然是在自己做人皮面具。

今天他们逃出来以后,便兵分两路,分别在景区和公园的公共厕所换上了这套装备,还带着摄影师也小小的改造了一番。

“那摄影师和直播间呢?”陆初霁问出了最致命的问题。

这是一个直播综艺,不可能完全脱离镜头。

林满月看了一眼时间,说,“行吧,咱们先把脸上的妆容卸了,只要不出去,就不必戴人皮面具了。”

陆初霁一愣,反问,“出去?”

“嗯,这家主人很久没在这儿住了,一些生活用品总得买的。”

林满月一把扯下了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然后这才将两个摄影师从小黑屋里揪出来,不,客客气气的请了出来。

“两位,你们可以继续了,这儿很安全。”林满月笑眯眯的说。

两个摄影师吓得瑟瑟发抖,自从他们亲眼看到林满月打了猎人以后,他们就感觉自己是把脑袋拴在脖子上工作的。

而且,其他的嘉宾无论怎么跑都会顾及一下摄像师以及照顾镜头,这两人可好,只要有了逃跑的机会,就跟疯蹄子似的,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录节目。

他们相信陆初霁是真的不缺镜头,至于林满月……她可能也不缺,她只是缺心眼儿。

不过他们只是这么想,不敢在林满月面前说出来。

毕竟他们好不容易才被她从小黑屋放出来,要是再耽搁下去,导演组肯定急疯了。

出来以后,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找到了合适的光源和角度,又对着两人拍摄。

原本满屏都是问号的弹幕一下子活了过来。

——【来了来了来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看到了!看来他们是成功逃脱了,太棒了!】

——【哇偶,突然觉得林怼怼也还是有点用的嘛,居然真的逃出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嘉宾能在猎人手中逃脱的,漂亮。】

——【哥哥的镜头又有了,开森。】

——【林傻逼就明显玩不起嘛,玩不起参加什么综艺啊,明显的作弊。这样对其他的嘉宾公平吗?】

——【凭借自己实力逃脱的,凭什么说她作弊?我倒是觉得有意思,这几天我都在看直播呢。】

——【可惜了他们跑的太快把摄影师甩掉了,我没看到他们是怎么逃脱的,可惜了。】

摄影师看了弹幕以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默默的说,你们还是不知道为好,否则会怀疑人生。

恢复了正常拍摄以后,林满月和陆初霁便把东西收拾了一下。

“你会做饭吗?”林满月突然问。

陆初霁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说,“不会。”

“真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还是我来吧。”

她刚刚在来的路上就发现了,这里虽然是渔村,但后面却有一座小溪,甚至还有些农田,想必这里吃的东西还真不少。

“我去外面走走,找一下食材。”林满月撸起袖子就出门了。

摄影师也赶紧跟上。

没想到,林满月出去以后,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了一片渔网,套在了一根木棍上。

扛着这个渔网来到了农田旁的一条水沟里,将东西放了进去。

然后转身又去挖了一些野菜回来。

再将渔网捞起来,连看都没看一眼,掂了掂重量,满意的点头。

——【她这捞到啥了吗?连看都不看一眼?】

——【捞了空气,捞了寂寞,也算捞到了。】

——【你们够了,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娃告诉你们,这条水沟里最多的东西是小龙虾。所以我断定她中午要做小龙虾吃,建议各位赶紧点外卖吧。】

——【怎么可能?她什么饵料都没放,你怎么知道她就捞到了……】

当林满月回来的时候,陆初霁正好把客房的被子拎出来,放在外面晒着。

看到如此居家的陆初霁,林满月没忍不住愣了愣。

不仅是她,连弹幕都疯了。

——【靠,一直以为陆初霁如高岭之花不可攀援,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么居家的一面。】

——【哈哈哈哈,谁不是呢,这样的陆初霁好像没那么神秘了,他也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啊。】

——【太接地气了,打破了我对他以往的看法,一直以为他是高冷男神,却不想人家是个居家好男人。】

——【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娶,哦不,嫁给他。嘤嘤嘤,我爱了爱了。】

——【哥哥,我想给你生猴子,我一定要嫁给你。】

“这些是什么?”陆初霁走过去帮她接下来,打开以后,发现居然是一兜小龙虾。

个头不算大,但是个头匀称,而且看起来干净。

“我们的午餐先将就吃一点,下午出去购物吧。”林满月将东西拿去了厨房。

除去在荒郊野外烤鱼和煮鲍鱼汤,这还是陆初霁第一次见识林满月下厨房。

只见她换了身深色衣服,将长发挽起来,露出了漂亮的天鹅颈,一张脸素净又精致,甚至在阳光下能看到白色的小绒毛。

她的动作看起来利落干脆,一点儿也不像新手。

很快,厨房就传来了一阵香味,让人食欲大开。

林满月的摄影师就更惨了,本来早饭没吃几口就跟着跑了一个上午,现在还要现场实拍她做饭,看的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此时弹幕也都纷纷表示饿了。

——【太饿了太饿了,我不行了,我要点外卖去了。】

——【不就是个小龙虾吗?看把你们馋的,就这么点出息。我就不一样了,我看到她把小龙虾捞上来的时候就点了个外卖,现在我面前有两份~快乐加倍!】

——【刚到的外卖突然不香了,都怪林满月,为什么参加了个逃亡节目弄的跟美食节目一样???】

——【啧,没想到林怼怼除了怼人,居然还会做饭呢,真不简单。不过应该只是看起来不错,味道不一定好吃吧?】

一个小时后,小龙虾出锅了,色泽鲜红香辣,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两个摄像师都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菜。

后来她又炒了两个野菜,让陆初霁端了出来。

眼看着陆初霁和小跟班似的跑前跑后,摄影师便将镜头对准了他,引得粉丝们又是一阵尖叫。

“吃饭了。”只见林满月拿出了四份餐具,放在了桌上。

两个摄影师愣了愣,异口同声的说:“还有我们的份?”

陆初霁满脸淡定的坐下来,对两人道:“嗯,一起吃吧。”

林满月撑着下巴说,“最近节目组明显加大了搜索力度,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你们不要与节目组联系,跟我们同吃同住。手机也暂时由我保存。”

“啊?”两个摄影师傻眼了。

“啊什么啊?我做的饭有毒?”林满月的眼神像刀子一样飞了过去。

 

两人被吓得一愣,连忙摆手,“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就好,快吃吧。”林满月一句话将他们堵死了。

摄影师:……
 

“喂,姐姐你找我?”

“小稚,最新任务忙吗?能回林城吗?”

“还行,怎么了吗?”宋稚脱下防弹服,将头发捋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妈妈那边的事情我必须亲自去处理,但是后天我有个婚要结,是霍家,我都安排好了,你替我去,然后帮姐姐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宋稚: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小稚,你还剩两年了,别任性好吗?那个霍庭深我看过了,长得还不错,能力也不错,是你的菜,上次给你挑的人你不都没看上吗?小霍比他们都要好,我保证你看得上!”

“都要好?”她低低笑了两声,“姐姐不要他吗?”

“你忘了,我不喜欢男人。”

她:对不起,打扰了。

“行,我去给你拿那个东西。”她唔了一声,将手中的枪收好,懒洋洋地说道,“顺带生个崽。”

“噢,对了,小霍喜欢那种软妹,吃软不吃硬,而且特别容易心软,你装得像一点哈,祝你早生贵子,等姐姐回来哟!还有,我跟小霍商量好,结婚一年之后离婚的,你记得跟霍庭深离婚哈!姐姐这边飞机要飞了,小稚,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姐姐担心好吗?”

她姐姐声音一停,便无比利落地挂了电话,她看着黑了的屏幕,叹了一口气,就挺突然的,她被姐姐祝福早生贵子。

呵,不就是软妹嘛!她也能装地特别软!嘤!嘤!嘤!!

她低头靠着椅子,休息了片刻,抬腿去大佬办公室,行!走流程!生幼崽!

搁置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大事重新提上来,组织也是有毒,她还有两年时间,五年前就已经下发了任务,生怕她英年早逝。

组织的大佬特别高兴她要去完成这个事,大手一挥,批了三年的时间给她,生二胎连坐月子的时间也给她算进去了,大佬叮嘱她在外不可泄露组织秘密,不可轻易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然后随直升机送她去了林城。

“小稚,自己保重呀。”大佬摸了摸她的脑袋,一脸的欣慰。

宋稚穿了白色的连衣裙,她本就长得幼,如今也不过是刚成年,敛去一身的张扬,便看起来特别乖巧柔顺,黑长直的长发被夜风吹乱,她将头发别到耳后,柔软的声音被风吹得有些零散:

“哥哥,这三年……您是不管我了吗?”

大佬的手微微一僵,哆嗦地收回手:

“宋姐,别这样,组织永远在你身后。”

“谢谢哥哥。”宋稚甜甜地喊道,软妹第一条准则:男人都喊哥哥,不能喊废物。

大佬跨出的一只脚哆哆嗦嗦地收回,对着驾驶员骂道:

“干什么!还不回去!留在这里过年吗?!你没听见宋姐都喊我哥哥了吗!”

宋稚:“……”就很离谱,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说好要给她磨砺演技的,走这么快,是生怕她学会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她从大楼下来,打了车去家里,宋家如今乱成一团,后天就要办婚礼了,今天新娘消失了,霍家在林城权势滔天,他们完全惹不起,唯一能与之对抗的人,就是那位消失的新娘。

下了车,宋稚深吸了一口晚上清新微凉的空气,好!民间奥斯卡影后要赶通告了!不能跟往年过年一样,往死里怼这些个臭傻逼,她要装作软妹!超软的那种!

走进别墅,看到光头强跟他的后妻还有他们那个女儿坐在沙发上,光头强一脸愁容,感觉像是要哭出来了。

“光……爸爸,我回来了。”宋稚喊道。

宋治新猛地抬起头来,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喊道:

“小、小稚?”

“嗯,姐姐说她后天没空,让我去帮她结一下婚。”她笑地眉眼弯弯,她本就长得好看,如今乖乖巧巧地站在玄关处,像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幼兽,带着初入世的幼嫩。

嗯,演戏演全套,论一个演员的职业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