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np——热情的邻居 人家还想要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下午两点,到达酒店,她眨了眨眼睛,把眼睛弄得水汪汪的,拿着镜子看了一下,啧,她这长相,出去要饭也得是八菜一汤吧。

结果,脚刚踩到地上,就被人拦了下来。

“你是谁?你不是宋轻斋吧?宋轻斋呢?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对方来势汹汹,她缩了缩脖子,语气害怕地回道:

“我是她的妹妹,宋稚,姐姐她有事来不了了。”

“你们宋家倒是敢糊弄我们,你也配嫁给庭深?”颐指气使的女人站在台阶之上,讽刺地问道。

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压下来,她的眼睛瞬间红了一圈,抖着声音小心地说道:

“姐姐来不了了,宋家跟霍家的亲事不是已经定了吗?如果悔婚两家不就会被别人耻笑吗?”

“你们替婚就不会被人耻笑了?你姐姐是什么身份,林城手腕最厉害的女强人,你是哪里冒出来的?

看起来年纪这么小,心机就这么重,想着嫁入霍家一步登天吧,是你姐姐真的不来的吗?还是你让她不来的啊?”

眼泪不断掉下来,她委委屈屈地看着女人,抽抽搭搭地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只有轻声地啜泣声。

现场陷入一种窒息地尴尬之中,尴尬地让人脚趾抓地。

女人冷哼了一声,因为自己刚才的发挥眉眼都带着几分得意,宋家是什么小门小户,如果不是她宋轻斋优秀地令霍老爷子刮目相看,霍家未来的接班人怎么会跟宋家结亲。

但是如果不是宋轻斋,换成面前的小姑娘,是绝对不行的,一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姑娘,生意上帮不了庭深,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没用,霍家的门庭,宋稚她配不上。

就在众人僵持的时候,从里面走进来一个男人,说道:

“大姑姑,爷爷叫你们先进来。”

他看着下面哭地惨兮兮的宋稚,心中有些不忍,声音温和地说道:

“你也快进来了,别哭了。”

她哭地实在是可怜,最后忍不住打起了嗝,耳朵通红,与耳垂上的祖母绿耳坠交相辉映。

男人放缓了脚步,走在她身边,听到她小心地打嗝,侧过头看着她,一双眼睛清澈明亮,眼圈红肿。

“你们也太乱来了,真以为能够先斩后奏吗?”

她唯唯诺诺地不敢讲话,只是有些害怕地望着男人,偏偏眼里的神色又很坚韧,有几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气。

走进大厅,宋稚发现,宴会大厅里根本就没有人,也就是说,霍家早就知道了她们准备替婚,所以压根没有准备办婚宴,她的到来,完全是,自投罗网。

男人把她领进大厅里面的一间房间,这间房间里面人倒是挺多的,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霍庭深。

他今天穿地跟昨天见到的差不多,平常办公的穿着,而她比昨天的穿地还要隆重,眼睛、鼻尖、脸颊、耳朵哭过之后都是粉红色的,眼底还包着泪,活脱脱像是一只未断奶的幼兽。

霍庭深靠在椅背上,看到宋稚有些依赖地缩在霍哲身边,小身子在微微颤抖,他嘴唇忍不住微微抿起,手指有些不耐地搓了搓,,昨天匆匆一瞥,没太看清,长得比照片看起来更漂亮乖巧。

宋轻斋完全是把她送到了自己的嘴边,没理由不吃,理亏的是宋轻斋那边,该有的好处,他也不会让。

“你爸爸呢?”霍老爷子手捏着拐杖,语气不善地问道,被这么耍了一道,心情自然不好,更何况,宋轻斋可不仅仅是经商厉害,她对于霍庭深而言,有更为重要的作用。

“他说他晚点过来,嗝……”她缩了缩脖子,怯弱地回答道。

“这件事情是谁的主意?宋轻斋吗?”

“是……是我的主意,我喜欢霍、霍哥哥,姐姐就让给我了,姐姐说没事的。”

霍庭深低声笑了出来,霍老爷子顿时瞧过来。

他笑着说道:

“爷爷,都是宋家的女儿,指不定她也行呢?”

霍老爷子一怔,看向宋稚,看着她的样子半晌,他有些没有办法对这个幼女疾言厉色,像是他的小孙女一般,她看起来性格软懦,但是又做出这样大胆的事来,替婚,这不是正经人家闺女会做出来的出格事情。

“那你姐姐呢?”霍庭深问她。

“姐姐不知道去了哪里,嗝~”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地球人都没有办法阻止她可爱。

霍老爷子神色却猛地严厉起来,不复方才的不忍心,他死死地盯着她,她被霍老爷子的眼神吓到,更是害怕地躲到霍哲身后。

霍哲无奈地说道:

“宋小姐,你钻到地下去也没用。”

宋稚:呜呜呜,是我不够可爱吗?为什么要凶我!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宋稚转过头去,看见一个之前骂她的女人恭顺地跟在一个穿着朴素的年龄稍有些大的女人身后。

她听见骂自己的女人喊:妈。

“你来啦,给这个丫头看看,宋轻斋不见了。”霍老爷子朝着来人喊道,语气极度不善。

然后她的手就被那人牵了过去,温热的掌心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抚慰意味。

“奶奶。”她下意识地喊道,声音微微有些哑,但是甜度超标。

“哎。”女人乐呵呵地应道,而身后的人脸色则变了变,这还不是他们霍家的媳妇儿呢,叫奶奶,早了点吧!这个女人心机果然很重!

“诗槐,现在还早了点。”霍老爷子果然出声说道,他现在很不喜欢宋稚,若是因为她的缘故导致自己最器重的孙子出事,哪怕她是个小姑娘,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应诗槐笑了笑,说道:

“我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乖乖的,软软的。”

“还是先看看再说。”霍老爷子不给面子得补刀。

应诗槐拿起她的手,摊开在掌心中,细细地看着她的掌纹,又问了她的出生日期,手指掐了几下,脸上的笑容愈发地浓郁。

“老霍,这个小姑娘比她姐姐还要合适庭深。”

霍老爷子听到这话神色顿时一松,不过眉宇间依旧有些阴沉,宋稚比起宋轻斋,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但是自己孙子那边,也实在是没时间了。

“你叫什么名字呀?”应诗槐看起来很喜欢她,脸上一直都是笑容。

她浑身都在抖,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叫宋稚。”

“听说你是喜欢我们庭深,才替了你姐姐?”

“是的,我很喜欢霍哥哥,特别特别喜欢。”她虽然浑身都在抖,却依旧十分诚挚得说道。

“奶奶很中意你,今天婚礼没办成,之后再给你补办,既然你姐姐没有来,那霍家这一代的主母就是你,宋稚。”应诗槐直截了当地下了定论。

在一旁的霍家人脸色齐变,霍老太太的话语权跟霍老爷子是一样的,她都这样说了,那宋稚就是铁板上的霍家第七代主母。

宋稚猛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应诗槐,这、这、这就成了?太草率了吧!这简直是就是草率妈给草率开门,结果门口站着离谱。

“可是奶奶,我想娶的人可是宋轻斋,不是她啊,她什么都不会,怎么帮我?”霍庭深靠在脊背上,懒洋洋地问道。

“我可以学的!”她连忙说道,“你想让我学什么我就学什么,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怎么学?你知道怎么选择项目,怎么决策,怎么看投资回报?”霍庭深直起身子,直直地看着她。

她眼泪都要下来了,霍家的长辈松口了,霍庭深却不干了。

“那你要怎么样呢?姐姐已经离开了……”她哭哭啼啼地说道,“姐姐说,我嫁过来之后,之前说好的合作还是会继续的,而且可以让出利润。”

霍庭深想了想,问道:

“既然你说什么都愿意做,那这样吧,你先进霍家的门,我们不对外宣扬,不领证,不办仪式,若是日后你表现地好,领证可以,但是得签婚前协议,你觉得怎么样?”

他的话音一落,一旁的霍家人连连点头,这样子这个宋稚就不能从霍家捞到什么了,她就算进了霍家的门,在外人看来也不是霍家的人。

不愧是霍家这一代的掌权人!

只有应诗槐脸色有些不好,她看着宋稚,这样的条件可以说是恶劣,趁人之危,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太丢份了。

应诗槐准备张口为宋稚争取点什么,她却先一步说道:

“可以的!!只要你觉得这样能放心,我当然是愿意!我是真的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她的心中狂喜,她姐姐眼光果然精准!霍庭深人长得深得她喜欢,更是个好人!

她在霍家撑死只能呆一年,这一年的时间,她本来都做好曝光了的准备,毕竟霍家的门庭摆在这里,到时候只能麻烦大佬把她的所有公开资料都销毁。

结果现在!霍庭深主动提出来说不曝光!

菩萨啊!!

现在她单方面宣布,霍庭深是她的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