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被两个老头咬住吃奶野战, 公憩系列大全500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宋稚的美貌暴击在一群刚从高中升上来的小孩子中尤为受用,她的美丽是已经成熟,又带着天真,无人能出其右。

一些人从后排挪到前排,并且在换位置的途中私自将宋稚定为他们班的班花。

过了一会儿,两个班导走了进来,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情况,然后安排大家去领军训服,今天下午就要开始军训了。

众人一顿哀嚎,她倒是很新奇,十几年没上过学了,能不新奇吗?

但是当她看到一套能塞下两个自己的军训服的时候,还是陷入了沉思。

你骗人!你骗人!!她以前的作战服可贴身了!

军训第一天,非常之简单,就是站站军姿,对于宋稚而言,就像是NBA球员去参加小学生篮球赛一般的简单且枯燥。

她不禁有些担心,大学生活是否也是这般无聊且无趣。

训练结束,徐旭已经在校门口等着她,她穿了一身军训服,手中拿着帽子,脸蛋红扑扑的,额头上还有汗珠,目光有些期待地看向车内。

“夫人,老板他没来,叫我接您过去,那我先带您去换一身衣服。”徐旭恭敬地说道。

“好,谢谢你。”她略有失落,不过依旧笑地眉眼弯弯,她钻进车的后座,这一幕恰巧被她的同学瞧见。

她换了一条秀气白色的小裙子被徐旭带到了燕园。

燕园是林城最有格调的一间会所,集餐饮与娱乐为一体,为客户提供至高无上的满足感。

她到的时候,里面只有霍庭深一个人,她欢喜地扑到霍庭深的怀中,喊道:

“霍哥哥!我已经一天没有看见你啦!我好想你!”

话音才落,门又被推开,紧接着走进来三个年轻俊朗的男人。

宋稚的反应被霍庭深还要快,她几乎是弹出霍庭深的怀里,然后规规矩矩地躲到他背后,跟徐旭站在一起。

霍庭深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做什么妖?

三个男人诧异地看了一眼她,也没多问,坐在桌子,桌子刚好五个人的位置,空了一个位置出来。

霍庭深转头看向她。

她转头看向徐旭:

“你老板喊你过去坐。”

霍庭深冷漠的眼光顿时扫过来。

徐旭:“……”别开枪,自己人。

“庭深,这个小姑娘是谁?”其中一个男人好奇地问道。

宋稚又是反应奇快:

“是霍少的佣人!”

霍庭深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也不再坚持让她回来坐着,既然想要当佣人,那就好好做!

徐旭站在宋稚旁边有些尴尬,看着她低垂着脑袋,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猫,想要安慰她,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安慰,听闻夫人在霍家也不受待见,现在跟老板也是无名无分的。

既然是佣人,霍庭深也没让她闲着,她帮忙霍庭深剥虾,细白的手指被酱汁弄脏。

“手这么脏,没食欲了。”霍庭深嫌弃地说道。

她连忙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然后愈发小心的剥虾,每剥一只就擦一下手。

好不容易剥了一碗,霍庭深吃也没吃就倒到了骨碟里。

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摇摇欲坠,站在他身侧,像是被教导主任拎到办公室里训话的小可怜。

“哟,庭深,你的这个佣人可真经不得凶,才这样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坐在对面的男人打趣道。

她望过去,看到男人戏谑的眼神,怯弱地缩了缩肩膀。

“来,小女佣,也给我剥虾。”

她连忙摇摇头,一副烈女不侍二夫的样子:

“不行的,我只是霍哥哥的佣人,不伺候别人的。”

“霍哥哥?”男人嗤笑了一声,对着霍庭深说道,“庭深,你们家佣人都这么亲密地叫你的吗?”

霍庭深同样报以嗤笑:

“大概是她以为这样能够引起我的注意吧,还蛮矫情的。”

宋稚:“……”她低头不说话,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那能借你的小女佣给我剥个虾吗?”

“当然。”


 

宋稚被男人直接拉过去,她穿着细高跟,站这么久,脚已经很疼了,被用力地一扯,摇摇欲坠就要跌落在男人的身上。

谁知这个男人恶作剧的心理爆棚,直接把她推开,她整个人重重地跌落在地上,脑袋砸在身后的墙上,“砰”的一下,略有些大声。

这一砸,砸的不轻,她感觉自己都眼冒金星了,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理会她,他们四人依旧自顾自地聊天,只有刚才推他的那个男人,听到动静,转过头恶劣地对着她笑。

一个小小的女佣,在这些天子骄子的眼中,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玩物,既然她这副弱小白莲花茶里茶气的做派,那他可不得好好陪她演上那么一场,绿茶得遇上高温才能散发出香气嘛。

她有些不稳地站起来,不再挣扎,用毛巾擦了擦手,乖巧地帮这个男人剥虾,只是身体还在轻轻地颤抖。

这个男人没有把她剥的虾倒了,到是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于是又把一盘螃蟹推到她面前,说道:

“来,小女佣,帮何少把这盘螃蟹剥了。”

何帧眉头皱起,说道:

“姚彭,差不多就行了。”

她抬起头小心地瞧了瞧何少,这位何少,一开口就知道是老菩萨了。

一场闹剧,霍庭深从头到尾都没有制止,看着她被姚彭前后指使,也没有表现出不悦,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受着,演技实在是太浅薄,没什么意思。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她的额头上都是汗。

临走的时候,姚彭对霍庭深说道:

“庭深,这个小女佣有些意思,下次还带她出来。”

“你要吗?今晚让她伺候你。”霍庭深毫不在意地说道。

宋稚一听,顿时就害怕了,她抓着霍庭深的袖口,惶恐地连连摇摇头,说道:

“姚少!我卖艺不卖身的!”

姚彭:“……”

霍庭深看着惊恐不已的她半晌,对着姚彭说道:“下次吧。”

姚彭也没真想怎么样她,等代驾把车开过来,他便走了。

过了一会儿,徐旭也把车开了过来,两人上了车,一上车她就开始疯狂地掉眼泪:

“霍哥哥,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你原谅我好不好?”

霍庭深对于她的眼泪无动于衷,还冷笑了一声,反问:

“你一个佣人,喊得这么亲密不合适吧。”

她愣了愣,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颠三倒四地说道:

“霍哥哥,你别这样!我好害怕!你不想让我被外人知道我是你的替婚妻子,我也不敢让别人知道,我怕他们嘲笑你找了我这样一个人,跟姐姐比起来我什么都不会!

我不知道我说自己是佣人会让你生气的!呜呜呜,我以为我这样能让霍哥哥开心一些,我不知道霍哥哥为什么不开心,我好害怕,我只想让哥哥开心。

对不起,霍哥哥,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哇!”

霍庭深看着哭的眼睛不是眼睛,嘴巴不是嘴巴的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听了她的解释,心中舒服了许多,原来小姑娘是怕别人闲言碎语自己。

伸手把哭的眼睛都睁不开的小丫头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

“旁人不敢说什么,好了,别哭了。”

“那霍哥哥还要把我送给姚少吗?我不想,我不想伺候他们,我只想伺候你。”她抽抽搭搭地说道,抬眼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身体无意识地轻轻颤抖。

“你又不是玩物,哪能送人。”霍庭深拍着她的背,安抚道。

小家伙实在是被吓到了,一直缩在他的怀里颤抖,睫毛挂上了一滴一滴的泪珠,愈发可怜起来。

霍庭深感觉自己被强烈地需求着。

霍庭深带着她回了家,她哭地时间太久,以至于脑袋可能有些缺氧,整个人昏昏沉沉地躺在怀中,手指不安地捏着他胸前的衣服,还在一抽一抽地低泣。

佣人已经把洗澡水放好,霍庭深帮她脱去衣服,抱着她泡在浴缸里。

这时霍庭深才发现,她的手臂上好大一块乌青。

“这里怎么回事?”捏着手臂问她。

她迷茫地看着手臂,想了想才说道:

“可能是被姚少推到撞到的,呕……”

她突然扒着浴缸干呕起来,霍庭深一惊,连忙帮她顺气。

她干呕了一阵,突然抬起头,一双眼睛跟仓鼠那样亮晶晶:

“哥哥,我会不会怀孕了?我听说怀孕了,都会呕吐的!我有哥哥的宝宝了!”

霍庭深:“……”

不是昨晚才有第一次的么?别说他做了避孕措施,就算没做,现在受精卵也没成型啊。

“头晕不晕。”小姑娘估计对生理知识不了解,他不怪她。

“唔,有点。”她甩了甩头,伸手去摸后脑勺,摸到一个地方,下意识地一按,顿时眼泪被按了出来,嘴里嘶嘶地抽着冷气。

霍庭深连忙抓过她的手腕,不让她乱按,手指小心地摸上她的后脑勺,他记得当时好响的一声“砰”。

果然,后脑勺起了好大的一个包。

霍庭深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浴室的气氛顿时也冷了下来,不见方才的温情,她不知道哪里又惹到他了,只是愈发小心地陪着笑:

“哥哥,我不疼的,可能是我不小心磕到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霍庭深看着她一会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怎么宋轻斋的妹妹会是这副胆小怯弱的样子,不过,好生可怜,这跟他原本想的完全不一样,毫无攻击力的菟丝子,她来霍家,少不得要吃苦。

她扒着霍庭深的脖子,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她小声地说着,自己最喜欢他了,求他别抛弃自己的话。

迷迷糊糊中,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她又被带去主楼罚站,不过在去主楼之前已经让人做了一份早餐,喂她吃下后再带着她去主楼。

她出乎霍家的人意料,小姑娘很乖巧,甚至可以说是逆来顺受,不像是能够做出替婚这种大逆不道举止的事。

不过,大家依旧没有好脸色对她,她站在餐厅的一角,低头玩自己的手指。

“宋稚,过来。”一道中厚的声音响起,她猛地抬起头,看见霍老爷子正看着自己。

她不敢耽搁,连忙走过去。

“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她怯怯地问道,害怕地睫毛都在抖动。

“你站在那里也没什么事,你就帮着佣人做事吧,把空盘子撤下去。”霍老爷子说道。

宋稚连忙点点头,说道:

“哦哦,好的,我现在就干。”

然后她就跟着佣人们一起干了起来,将空盘子递给佣人,收好后就跟佣人们站在一起,简直跟佣人没什么两样。

只是霍家的人没有一个人看得起她的,霍老爷子当众给她难堪,霍家的小辈们自然也要整一整她。

宋稚小心地给一个小姑娘盛了粥,递过去,却被小姑娘用力抓着手腕,她下意识地想要反擒拿,好在及时收了力道,保了小姑娘一条狗命,但是粥全部洒在了小姑娘的身上。

小姑娘尖叫着大哭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女人一把推开宋稚,连忙将温热的粥从裙子上抖下去。

小姑娘眼泪大滴大滴地掉下来,委委屈屈地看着宋稚:

“姐姐,你不想帮部部盛粥可以让别的姐姐来,这个粥洒在身上好痛。”

宋稚:哟!行家啊!

闻到了同类的味道。

啪!

她浑身一抖,战战兢兢地看向主位,刚才正是盛怒的霍老爷子砸桌子的声音,她哆嗦了一下,掉眼泪的速度丝毫不落于人后: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捧好!我立刻收拾!”

她立刻蹲下来,用手去扒拉倾倒在地上的粥,手掌滑过破碎的碗时,立刻有血晕开来,她更加害怕地颤抖着、缩着身子,拿出刚才佣人给她的毛巾去擦地上的血,毛巾又很快被血染红。

当霍庭深站在她面前时,只看见她惊恐地捏着抹布,湿漉漉的眼睛睁地大大的,脸颊上泛着红色,刚才还柔软的唇珠现在有些发干,看起来狼狈极了。

她将面前洒落的粥已经将米粒都拢在了一起,血迹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尤为醒目,而她的手掌下面还在一滴一滴地滴着血。

“对不起……”她惶恐难安地站起来,缩着将帮,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看起来这么乖巧,心思这么恶毒啊!部部才十来岁,她就下去的手,真的是好黑的心啊!”大姑姑闪亮登场,一张嘴就是老阴阳人了。

她将手藏在身后,手用力地捏着抹布,堵着伤口。

“是我不小心……我下次一定会端好的,部部对不起。”她讨好地跟大姑姑道了歉,又转头跟小姑娘道歉了。

霍庭深眉头皱起,伸手想要抓过她的手腕查看伤势,谁知她连忙害怕地退了好几步,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像是被逼入绝境的幼兽,眼中瞬间浮起水雾,眼尾晕出连片的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