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小梅的性荡生活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宋稚被徐旭送回了大学,她不用去军训,所以就呆在宿舍里,这里终于没有霍家的眼线,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乖巧的神色消失殆尽,只有眉眼间的从容与慵懒,手机突然收到一封邮件。

点开邮件,是她姐姐发的,是姐姐秘书的联系方式,姐姐说她这一次她可能要离开的时间长一点,公司决策上的事情由自己来做决定。

她回了一个好,就联系了这个秘书陈响。

“喂,你好,我是宋稚,宋轻斋的妹妹。”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个跳脱活泼的声音出现在她耳边:

“呀!是小小姐呀!我可算等到您的电话了!小姐已经吩咐了,接下来稚宝公司的决策就由您来决策了!您在哪里呀!我去找您,顺带有一些文件需要您签署一下!”

“我在学校,我把地址发给你,唔,吃酸辣粉吗?”饿了,霍家的饭菜属实一般啊。

“好的!吃!我最喜欢吃酸辣粉了!”

陈响准备了一个大箱子,稚宝公司主营电子产品、智能装备,全国地铁站里的检测仪都是稚宝公司的产品,名声极大,业务规模大了,需要决策的地方也就多了。

宋轻斋突然离开,短短几日就累积了一大堆的文件。

来到宋稚发的地址,推门进去,就看到最里面一个小隔间里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姑娘正在埋头吃粉,小揪揪露出来,毛茸茸的。

手上还拿了一杯奶茶,吃的不亦乐乎。

听到声音,她抬起头来,陈响忍不住愣了一下,早就听自己老板说她妹妹多么多么漂亮,他一直以为是一个妹控的滤镜,没有想到,这个小妹妹是真的超级漂亮啊!!

“陈响吗?”宋稚问道,她虽然长得很可爱很漂亮,但是神色却有几分冷清跟精悍,眼风扫过来时,会觉得脊背一紧,音色也是偏冷,长相跟气质风格相去甚远!

“啊……是我是我,小小姐。”陈响连忙上前,面前放着已经点好的一碗酸辣粉,对面将筷桶推了过来,他立刻抽出一双筷子吃了起来,干饭人不能放过一口饭!

宋稚把最后一口奶茶喝完,看着那一箱文件,单手就把箱子提到了自己那边,然后拿过文件开始翻阅。

“笔有吗?”宋稚一边翻阅着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有的!”连忙从口袋中拿出一支钢笔,递给她。

宋稚转开钢笔,开始快速地浏览起来。

她看文件的速度很快,没什么问题就直接签下宋轻斋的名字,陈响瞄了一眼,简直跟小姐本人的签名一模一样!

陈响听说小小姐不过刚成年的年纪,她也懂得经商吗?不会是瞎看看的吧?

他有些忧伤,看来最近还是需要自己多把控一下风险了,到时候小姐回来,出了问题,肯定会要了他的狗命,呜呜。

结果很快他就打脸了。

“这个合作取消了,斐林电气近些年的产品很多都有微小瑕疵,产品口碑不好,跟他们家签约会有法律风险。”

“咳咳……”陈响被辣到喉咙,猛灌了一杯水,然后拿过合同。

他立刻掏出手机查了这家公司,还真的是,只不过顾客投诉的次数并不多,当初选这家,市场部肯定也做过调查的。

“小小姐,斐林电气还不错的,这么多年口碑也起来了,而且投诉的数量并不多,这种情况很常见的,而且我们从前也跟这家公司合作了好几次……”

“投诉不多是因为他们都私下和解了,最新的产品入市才不过两年,就由五六起投诉,虽然没有走诉讼流程,但是风险太高。”

宋稚看文件的速度很快,在陈响看来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接连挑出来几份合同都说的有理有据,陈响几乎都被说服了,但是又默默记在心中,准备回去好好查一查。

不知道这位小小姐是真的有真才实学,还是演技出众呢。

文件全部看完后,宋稚将钢笔还给陈响,脸上的神色轻松极了,刚才那么多合同,她一个也没有随便看,这样的利落与自信,比起宋轻斋来也不遑多让了!

陈响隐隐有些佩服,心中已经下了定论,小小姐一定是有真才实学的!人家才不叫宋稚,叫钮祜禄稚!

他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只是不是嘴上的红油有些出戏,在宋稚看来,很是可爱。

“姐姐可能离开的时间有些久,你有什么事情就打我这个电话,辛苦。”她笑的温和,身上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悍与包容,让人一下子就把心定了。

“不辛苦的小小姐!不过,我想问一下,小小姐您也学过经商之道吗?”这气质!可太飒了!可甜可盐说的就是小小姐吧!土拨鼠尖叫!!!

“没有系统学过,有一些事情姐姐也会同我商量,所以我心里大致有数。”忙着出任务,那有空学这些简单的事情呀!

“小小姐看起来很专业!我要把文件送回公司,小小姐要一起回公司看看吗?”去看看你跟你姐姐的江山啊!可牛了啦!

“不了,我的事情你不要宣扬出去,这些文件都是以姐姐的名头签的,若是旁人问起姐姐来,你便说是我是姐姐的全权代理人,一切由我来决策,若还有不开眼的,尽管来找我,姐姐不在,自然是我罩着你。”宋稚很大气地说道。

听姐姐说起过,陈响是一个很单纯的孩子,就是嘴碎。

马屁精陈响连忙应和:

“有小小姐在,稚宝公司绝对没有问题!毕竟这个公司的名字就是您嘛!”

妹控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宋轻斋能把自己的公司用妹妹的名字来命名,足以说明这个妹妹举足轻重的地位。

反正是自己的公司,随便造。

这天晚上徐旭说来接她,她说明天一大早还要军训,就不回去了,语气中尽是小心翼翼,徐旭一时心软,想着不去主楼应该也没事,毕竟是有正当理由的。

结果,徐旭错算了宋稚在霍家的不待见程度,第二天霍家的电话直接打到了徐旭手机里,在霍家,新媳妇夜不归宿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更何况现在霍庭深还不在林城!

徐旭听到对方的话时,立刻就想吐槽了,你们也没把宋稚当霍家的媳妇吧!

虽然心中吐槽,但是他还是去学校把结束一早训练的宋稚接了回霍家。

宋稚穿着迷彩服,听到徐旭的来意,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眼中满是惶恐。

“夫人,没事的,你毕竟在军训嘛,从庄园来回学校,早上的训练肯定赶不上了,您跟霍老爷子好好说,霍老爷子是通情理的人。”

这话并没有给宋稚多大的安慰,她浑身都在颤抖,在达到庄园的时候,恐惧达到了极点,她抓住徐旭的手,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他们打我怎么办?”

徐旭心中不忍,小丫头被吓成这样,霍家的人在她的眼中简直就是豺狼虎豹了。

“不会的,霍家是文明家庭,不会体罚的。”

结果徐旭又料错了,霍老爷子通情理,但是他压根没出来听宋稚的话,直接叫霍庭深的大姑姑把她拎到了祠堂,罚跪。

徐旭想要求情,大姑姑冷哼着说道:

“徐秘书,是霍家的人就要守霍家的规矩,你没资格替她求情。”

“可是老板走之前,答应了夫人说让她去学校住。”

“就算是庭深也要守霍家的规矩,让她去学校住,但是她自己得知道不能去学校住,而且你以为老爷子说不让她来伺候,她就真的能不来伺候了?就是不伺候,也得在旁边站着!”

宋稚看着大姑姑,心中不由得想,大姑姑吃鱼肯定很在行,这么会挑刺。

徐旭无语,霍家的佣人这么多,哪里需要主人来伺候。

不过是找茬。

霍家的祠堂他进不去,但是他可以想到小小一团的宋稚跪在蒲团上,小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

他自己没有办法,徐旭立刻打电话给霍庭深。

霍庭深跟他们有时差,现在那边还在凌晨呢。

不把宋稚的事情告诉老板,徐旭不敢走,宋稚在祠堂里面罚跪,他就在外面等着老板回电话。

三个小时后,霍庭深回电话了。

徐旭立刻将事情告诉他,霍庭深思索片刻,回道:

“罚跪一般十二个小时,时间一到你把她送去医院,处理完再带回霍家。”

徐旭一愣,小心地问道:

“老板,您不救夫人吗?”

“不救。”他不在身边,救了这一次,就有下一次更加严厉的处罚,不如接下霍家最轻的家法。

“好的,老板。”

徐旭挂了电话,几乎没有勇气再去见宋稚,霍庭深是宋稚唯一的倚仗,但是现在看来,男人能靠得住,母猪能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