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男朋友下面好硬弄得我好疼|么公的机巴又粗又硬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宋稚经不得凶,霍庭深的语气这么重,她的眼泪顿时大滴大滴滚落,眼神惶恐难安地望着他,刚才小别胜新婚蜜里调油的气氛消失殆尽,只有冷沉的压抑。

霍庭深感觉到太阳穴鼓鼓地跳动。

同样的话,他郑重其事地说了两遍,每次她都答应地很快,但是每一次又再犯!这一次他绝对要把她这个毛病改过来!

不去心疼她的眼泪,也不管她的苦苦哀求和解释,她小心讨好地凑过来就一把推开。

她哭了一路,在临近庄园大门的时候,霍庭深叫停了车,徐旭停下车,担心地看着缩在座椅上的宋稚。

怎么老板回来了,夫人还要受委屈呢?

“知道错了吗?”霍庭深沉声问道。

她连忙点点头,抽抽搭搭地回道:

“知、知道错了,对不起哥哥,是我做错了。”

“下次还敢吗?”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红肿的一双眼,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伸出手去够霍庭深的手,却被避开。

“不,你还敢,下次碰到姚彭,你还是敢把自己说成是女佣。”霍庭深冷哼一声,打开她那侧的车门,抬了抬下巴,道,“既然你心底还是把自己当成是女佣,那你就呆在门口仔细想一想,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不要!霍哥哥我错了,我真的不敢了!外面天好黑,我好害怕,别把我丢在外面,外面有蛇,我怕……呜呜。”她拉着霍庭深的袖子,哭哭啼啼地恳求道,甚至从座位上滑下来,卑微地半跪在他面前。

“我是不会跟一个女佣坐一辆车,睡一张床的,哭也没用,下去!”霍庭深厉色道。

她是不敢不听他的话,知道霍庭深态度坚定,她只能慢吞吞地挪下车,刚下车,车门就被拉上了,然后车子驶进庄园,庄园的大门打开又合上,她站在奢华的庄园门口很长一段时间,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

她扫过大门上的摄像头,心中冷哼了一声,慢慢地走到一个石墩前,坐了上去,小东西装地还挺凶,哼,菜鸡也配与我同台竞技?她今天就让霍庭深看看,谁,才是影后!

想要吓自己,那她就让他吓尿!

把她丢在外面是吧,不需要的小可爱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呢,若是这一次霍庭深还不紧张,那她就要换策略了,现在看来小霍对自己应该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不至于气成这样。

背对着摄像头,她手捂着脸颊,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跳起来,朝着庄园跑了一段路,然后擦了擦眼泪转身跌跌撞撞地跑向一旁的树林之中。

别墅里,徐旭在替宋稚求情。

小姑娘不禁吓,胆子极小,在主楼那里吃了好多委屈,连一句抱怨都不敢说,千盼万盼终于把他盼回来了,心里雀跃极了,现在被丢在门口,肯定要哭的。

她的性子就是那样,怯弱又多虑,把自己想的很廉价,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欢她,都讨厌她,害怕给别人添麻烦,加上她的确在霍家没有正当的身份,从来不敢肖想什么,甚至可能还做了随时离开的心理准备。

霍庭深坐在沙发上,听着徐旭的话,脑海中浮现宋稚抽泣的样子,还有她惶恐不安的样子,以及那副自卑到了极点,告诉他,等她姐姐回来,她就正好能让出来的样子。

今晚吃饭的时候,她那么笃定地说,自己不喜欢她……

他有些坐不住,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趟,朝着门外大步走去。

徐旭连忙追上去,两人来到庄园外,没人,一个人也没有,霍庭深眼底骤然浮现几缕慌张,强作镇定地对徐旭说:

“去查监控,她跑哪里去了。”

“是!”

监控很快调出来,他们看到宋稚慌不择路地冲进树林,路灯也照不进树林,她纤细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霍庭深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对着庄园里的安保人员喝道:

“没死的都给我去找人!”

宋稚躲在树上,看着树下人来人往,热闹地跟菜市场一样,她嘴里叼着一片树叶,慢悠悠、气定神闲地看着他们。

如果能被他们找到,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写,别说这些没有受到专业训练地保安了,就算霍庭深把特种兵拉来她也没在怕的。

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人,保安们就转移了,紧接着另外一边的树林亮起来,还有人的呼喊声,她觉得有些困,便躺在树干上睡了起来。

整整一夜,保安们把整个树林都翻过了,但是没有找到人,霍家的庄园环境极好,附近也没有什么主干道,宋稚就算要走也只能在森林中打转,离不开的。

而且他们去调了所有有记录的监控,没有看到宋稚的身影,她肯定还在森林中。

一整晚都在找人,这样的声势霍老爷子那边一起床就接到了消息,拄着拐杖去了霍庭深的别墅,他眉头紧皱地站在客厅中,徐旭正在放监控回放,两人死死地盯着视频。

“咳咳。”霍老爷子用拐杖敲了敲地面。

霍庭深看到老爷子,走上前去,眼中难掩疲倦:

“爷爷,您怎么来了?”

“闹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过来嘛!宋稚又怎么了?”霍老爷子没好气地说道。

霍庭深沉默片刻,说道:

“我昨天把她丢在大门外,她不知道被什么吓到了,冲进了树林。”

“好好的,你把她丢在门外做什么?”霍老爷子无语,宋稚虽然他不喜,但是对于自己的孙子那是言听计从,她还有胆子惹自己的孙子不高兴?

“是孙儿的错。”霍庭深眼底都是郁色,一晚上了,她消失了一个晚上。

“一整晚都没有找到?”

“没有。”

霍老爷子皱眉,想起那具单薄的身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叫人报警吧,让他们去附近的人家找一找吧,指不定被谁收留了。”

“谢谢爷爷。”

“等她回来好好哄一哄她,估计是吓坏了,之后一个月不用来主楼了。”霍老爷子说完,转身走了。

“好。”如果能找到她,他一定好好哄她,再也不会把她丢在门口。

宋稚睡醒了,睁开眼睛,天亮了,我又行了。

她爬下树,谨慎地打量四周,然后快步离开,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她才抓到一条没毒的蛇,她抓着蛇的七寸,看着蛇扭动,笑眯眯地说道:

“别怕,我用完你的牙齿就让你跑。”

蛇: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她利索地在自己小腿肚上嵌了两个牙印,随后一把将蛇丢了出去,蛇哪里碰到过这样的狠人,连夜买站票跑了,头也没有回一下。

宋稚踢了鞋子,又小心地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这制造伤口是一门艺术,要看起来惨,但是其实都是三五天就能愈合的小伤。

不愧是民间奥斯卡影后,宋稚角度把握之精准,令人赞叹,她的脸上擦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痕,小腿上更是一条一条被枯树枝划开的血痕,在白嫩的皮肤上,看起来尤为的惨烈。

等她停下来,看着地上的石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忍心往自己的脑袋上蹭去,她很珍惜自己的,小伤无所谓,稍微大一点的伤口可不兴有。

霍家面子大,很快警员带着警犬冲进树林,霍庭深今天没去公司,在别墅里坐立难安,脑海中一直浮现宋稚痛哭的神情,心里一直揪着。

警犬不愧是警犬,加之宋稚故意制造出的痕迹,两个小时后,宋稚被找到了。

她在一个深沟中,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脸上也是一块黑一块白,纤细幼白的小腿上全是血痕,两个明显的蛇牙齿的洞洞,伤口附近的血已经结痂了,裙子也被勾地脱丝。

“汪汪!”

听到狗叫声,她猛地抬起头来,看见站在沟壑之上的警员还有警犬,她难受地眯起眼睛。

警员们立刻跳下来,上前扶起她,光是扶着她的一只手臂,警员就感觉到她高的有些离谱的体温。

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小姑娘,在树林中过夜,不着凉发烧都有鬼!

“宋稚吗?”对方关切问道。

她点点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是,我是宋稚。”

这人立刻拿起腰间的对讲机,说了一声“人找到了”,然后弯腰一把抱起浑身没有力气的宋稚。

上面的人很快接住她,小心翼翼地送上来,给她披上毛毯,这沟壑的确挺深的,两米多高,像她这样柔弱的小姑娘完全爬不上来。

霍庭深听到人到找到了,立刻来到树林外,他看见一个警员抱着一个裹在毛毯中的人出来,他快步上前,接过宋稚。

此时她的脸颊通红,整个人昏昏沉沉,双眸紧闭,嘴唇干裂,脸颊上还有血痕,霍庭深顿时心疼地有些窒息。

一直都是好好娇养着,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这才一个晚上的时间,他都快认不出她来了。

“霍先生,宋小姐跌下了深沟之中,在野外呆了一晚,可能被毒蛇咬了,目前发高烧了,快送医院!”

哪里需要警员交代,霍庭深抱着宋稚直冲医院,深沟、毒蛇、野外,听到这些词,他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

徐旭跟在霍庭深身旁,看着裹在毛毯中已经失去了意识的宋稚,满眼的心疼,怎么老板回来了,她却更加惨了。

飞快送到医院急诊,霍家身份特殊,院长亲自吩咐,急诊大佬亲自会诊,降温,处理伤口,至于被蛇咬到的伤口,看伤口附近并无红肿、肿胀的表征,应该是一条无毒的蛇。

霍庭深站在一旁,眉头紧皱,一个晚上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树林那么黑,那么冷,还被蛇咬了,被咬的时候,她得多害怕,女孩子本就害怕蛇虫鼠蚁,她胆子更是小……

他记得当时她被吓到,下意识地朝着庄园跑,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抹着眼泪朝着树林冲去。

心中一阵酸楚,徐旭说地对,她不能凶,胆子小又多虑,自卑到了尘埃里。

伸手抓住她柔软的小手,指甲里还有一些泥土,警员说找到她的时候,她瑟缩在深坑里,无助极了。

好在年轻人底子比较好,物理降温就把体温降下来了,准备好的退烧药还没上场就解决了,身上的伤口也大都只是擦伤,不太重要,最要紧的就是被蛇咬到,打针消炎药。

身体上的伤容易好,但是这一晚她被吓到肯定要家属好好安抚的。

既然没事了,霍庭深就把她抱回家了,小心地把她放在床上,霍庭深冲了个澡也躺上去把她抱在怀中,一晚上神经紧绷,他的脑袋有些疼。

小姑娘软软地窝在自己怀里,霍庭深感觉自己格外的满足,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很快便睡了过去。

等到霍庭深熟睡之后,宋稚起床了,昨晚睡饱了,不想睡了。

虽然已经被人擦过身体,但是还是脏兮兮的,她拿上浴袍准备去客卧洗个澡,拿衣服出来的时候,刚巧碰到佣人在走廊打扫卫生。

戏说来就来,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佣人听到声响,转过头来就看见她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眼中泪水不停地打转。

“啊!夫人!您怎么起来了!”佣人连忙上前扶起她。

“我想洗澡。”

“洗澡您怎么不在主卧洗呀。”佣人将她的衣服捡起来,说道,“我给您重新准备衣服。”

“哥哥在主卧睡觉,我洗澡会吵到他,我身上好臭呀。”她哽咽地说道。

“可是夫人,您身上的伤口是不能碰水的呀,如果发炎了怎么办?”佣人为难地说道,纤白小腿露出来,还有两个可怖的牙印印在上面。

“那我擦一擦身体好了,你可以扶我去客卧吗?”她恳求道。

佣人连忙点头,道:

“夫人,我给您擦身子吧,您现在也不方便。”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她害羞地摆摆手,耳朵都红了起来。

佣人微微一笑,这栋别墅里的佣人都蛮喜欢宋稚的,小姑娘懂礼貌,脾气柔顺,并不像霍家其他人说的那样心机深重,她从来不会趾高气昂地命令他们做什么,而且长得漂亮乖巧,谁不喜欢呢。

佣人给她搬了把椅子,又帮她接好热水,挂好毛巾跟衣服,然后帮她把厕所门关上。

佣人一走,原形毕露,她脱了衣服,灵活地甩了甩手臂,直接把喷头打开,利索地洗起澡来。

霍庭深睡得好好地,被电话吵醒了,一摸怀里又没人了,不满地睁开眼睛,摸过手机:

“喂。”

“庭深!今晚你记得来我的局啊!把小女佣也带过来!”姚彭叮嘱道。

“我们不去。”他揉了揉眉心,掀开被子下了床。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还答应我要来的吗?”姚彭激动地问道。

“她昨晚丢了,找了一晚。”他拉开厕所的门,没人,眉头皱起,浑身都是伤,腿又不利索,她又跑哪里去了。

“谁?小女佣?她是小狗吗?还带丢的。”姚彭笑着说道。

“姚彭,她不是女佣,今晚的局我去不了,头疼。”

霍庭深拉开房门,看见外面的佣人,问道:

“宋稚呢?”

佣人立刻放下手中的刷子,恭敬地说道:

“夫人在客卧擦身体。”

“她身上有伤擦什么身体,擦身体怎么去客卧。”霍庭深眉头紧皱,她到底懂不懂常识。

“夫人说她身上脏兮兮的,就去擦身体了,夫人说她怕吵到您,所以去了客卧。”

这厢霍庭深还没说话,电话里的姚彭兴奋了:

“什么夫人?!你跟宋轻斋的婚礼不是延后了吗?宋稚是谁?你结婚啦?!”

耳边实在是吵闹,他挂了电话,径直朝着客卧走去。

这边宋稚已经洗好了澡,关停了水,耳朵极尖地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不同于佣人的轻手轻脚,一听就是霍庭深。

她咳了咳,手撑着墙壁,努力去够台面上的毛巾。

浴室的门被骤然推开,她浑身不着片缕,幼白的身躯上有一些碍眼的青紫,右手扶着墙壁,左脚小心翼翼放在矮凳上,探出身子,左手努力地去勾放在台子上的毛巾。

台子上还有一盆热水。

看到人突然进来,她被吓了一跳,脚下一个打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摔了下去。

霍庭深也被她吓得灵魂出窍,猛地冲上去一把将她抱住。

他伸手一把抓过浴巾,将她整个人裹住,走出浴室,这一吓接着一吓,霍庭深的脸都黑了。

察言观色小能手宋稚在他怀中战战兢兢,哆嗦了一会儿,才小心地说道:

“对不起。”

抱着她径直回了主卧,一路上脚上的水一滴一滴掉在地毯上,佣人在一旁低垂着脑袋,不敢乱瞟。

将她轻轻地放在被子上,霍庭深站直了身体,看着蜷缩在浴巾里,目光惶恐的她。

“你……”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说重话?不行,她会吓到;好生安抚?她可能会更恐惧。

“对不起哥哥。”霍庭深话还没说,她便先声夺人,“对不起哥哥,都是我的错,哥哥你别不要我,我下次真的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