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白洁和么公l的第三次 不小心进了岳坶的身体A片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唐晶媚付过款后,两人顺利走出酒店。

唐卿卿一出酒店就看到了倚在路边的雷霆,眼看雷霆要走过来,唐卿卿连忙对他打了个手势。

怎么能让雷霆过来呢,雷霆一来这事情就不好玩了。

领会了唐卿卿的意思,雷霆停下了脚步。

“靳爷,夫人和唐晶媚从酒店出来了,但她不许我跟着。”

蓝牙耳机上有红光一闪而过,紧接着一道低沉的音就传了过来:“暗中跟着,要是发现她有任何逃跑企图,马上封锁全城。”

“雷霆,你觉得我可以再信她吗?”磁性的声音沉沉落下,随后信号被彻底切断。

……

唐晶媚带唐卿卿到医院时,VIP通道已准备就绪。

有几个肥头大耳的医护人员推着一张病床走了过来,看她们走起路来那虎虎生风的模样,要是唐卿卿不愿配合,只怕她们就要强制执行了。

还真是准备齐全啊。

唐卿卿眸里含着讥讽,面上却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晶媚我害怕,你能陪我一起进去吗?”

唐晶媚想将唐卿卿直接推进手术室,但唐卿卿却大力拽住她的手不放。

“卿卿姐,这只是个小手术,很快就能结束,你不要太担心。”唐晶媚柔声安慰唐卿卿,面上是满脸的不耐烦。

“可是……”

“绝育手术就是做个小切割而已,你怎么这么矫情!”

就是做个小切割而已,这狗女人还真敢说啊。

冷色在眸里一闪而过,唐卿卿的眼很冷,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脸害怕惶恐。

“你要不陪我进去,这手术我就不做了。”

唐卿卿这话一说出来,唐晶媚马上变脸似的换了表情。

“卿卿姐还真像个孩子啊。”

像孩子一样愚蠢!这两年她早就想整死这蠢女人了,要不是惧怕墨言靳的手段,她才不会跟这蠢表姐多说废话。

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她看墨言靳还会不会护着!

恶毒的光在唐晶媚眼里一闪而过,她假笑一下,捏着声音开口:“那我就陪你一起进去吧。”

“晶媚,你真是太好了!”

唐卿卿感动地紧握着唐晶媚的手,就像生怕她跑掉似的。

……

低调奢华的法拉利里,墨言靳紧握着手里的低脚矮杯。

蓝牙耳机在昏暗的灯光里发出一阵幽冷的光,雷霆的声音透过耳机传出。

“靳爷已经查清楚了,唐晶媚带夫人去做绝育手术。”

“餐厅包间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昨晚的药是唐晶媚给夫人的,唐晶媚跟夫人讲,要想证明她对李煜浩的忠贞,就要去做绝育手术,只有割掉子宫才能证明她的清白。”

紧握着的酒杯在瞬间被捏碎,朱红色的液体顺着白皙匀称的指掌蜿蜒而下,酒跟血混杂在一起,在这昏暗幽冷的灯光下,显得森冷又可怕。

驾驶座上,雷鸣听到声响回过头时,墨言靳正紧捏着手里的玻璃碎片。

“靳爷,您受伤害!”雷鸣诧异低呼。

“去医院。”墨言靳沉痛地闭了闭眼,声音沉闷如雷:“马上。”

……

医院里,唐卿卿被推进手了术室。

几位肥头大耳的医护在唐晶媚的示意下退了出去,麻醉师随后进入。

“卿卿姐,我只能陪你到这了,你就在这好好睡上一觉吧。”

唐晶媚话音刚落,就突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她就被唐卿卿拽扯住手臂按在了病床上。

“晶媚,姐姐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你就好好睡上一觉吧。”唐卿卿说这话时,一把夺过麻醉师手上的麻醉剂,朝唐晶媚的手臂扎了下去。

上一世在离开墨言靳后,她学会了很多东西。她非常清楚麻醉剂的使用剂量,怎样是全麻,怎样是半麻,怎样才能在一个人意识非常清醒的情况下,让她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手术刀切开,却又无法动弹。

麻醉剂被推到一个刻度时戛然而止,唐卿卿将针筒抛进托盘,歉声开口:“抱歉,我妹妹吓到你了。”

“她脸皮薄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进来,非要我陪着她。”

“我妹妹,是做那个行业的。那个行业嘛,非常容易意外怀孕。她今天来这做绝育手术,也是为了日后工作时能多接几单。”

唐卿卿一手拿起手术刀,另一手拉下唐晶媚身上长裙。

“医生,你动手吧。绝育手术就是做个小切割而已,我妹她不矫情,不会害怕的。”

无法动弹的身体令唐晶媚早就吓白了脸色,身上突来的凉意更是令她心脏直打哆嗦,看着那把不断在她眼前晃悠的手术刀,唐晶媚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这就吓晕了吗?”

唐卿卿撇嘴,刚将手术刀放下,室内的门就突然被人从外面猛然轰开。

坚固的不锈钢门坍塌倒下,一个满身杀气的男人大步踏了进来。

唐卿卿回头,恰好看到面色阴翳的墨言靳。

墨言靳满身肃杀之色,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大步跨入的墨言靳目光狠戾地看着室内,似乎要将在场三人狠狠撕碎一般。

之前还泫然欲泣的唐卿卿在看清来人时,马上朝他扑了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唐卿卿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乍见之欢。

墨言靳抿唇看着唐卿卿,线条优雅的下颚紧绷至僵硬。

绝育手术!就算一辈子不能成为一个母亲,她都不愿意给他生孩子吗?

墨言靳在看唐卿卿,但从唐卿卿的角度看过去,墨言靳是在看被她扒拉了裙子的唐晶媚。

她男人怎么可以看别的女人!

看唐晶媚这狗女人,她男人就不怕看脏眼睛吗?

恼火在心头掠过,唐卿卿想拉墨言靳离开,但这一伸手,她马上发现了墨言靳受伤的掌。

怒火快速退散,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懊恼。

她怎么才发现墨言靳受伤了,她是猪吗?

“怎么弄的?”唐卿卿皱眉看着墨言靳手掌上的道道割痕,心里又酸又痛:“伤口消毒了吗?”

黑眸里的戾气在唐卿卿关切的目光下逐渐退散,墨言靳目光复杂地看着唐卿卿,无声摇了摇头。

“伤口感染可大可小,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以后不将你放在眼皮子底下,我都没办法放心。”

唐卿卿低声念叨两句,正要带墨言靳出去外面包扎伤口,之前被墨言靳轰门行为吓傻了的医生突然哆哆嗦嗦地开了口。

“靳爷这手术还做吗?”

医生这一问,唐卿卿突然想起,墨言靳是这医院的大股东。难怪她刚将唐晶媚送上手术台,墨言靳就突然闯了进来。

面对医生的询问墨言靳只是垂眸去看唐卿卿。

之前卿卿就总因唐晶媚的事同他发生争执,对唐晶媚他忌惮的不是唐家,而仅是唐卿卿一人。

注意到墨言靳询问的目光,唐卿卿略一思忖后摆了摆手。

“将我妹妹送回唐家吧。”

“对了,我妹妹喜欢排场,送她回去得派专车。医院将尸体从太平间送至殡仪馆不是有豪华专车吗?就派那辆吧。”

唐卿卿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送的时候多放几个花圈,压魂辟邪那种。”

唐卿卿交代完要说的话,抱住墨言靳的胳膊,带他出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唐卿卿拧开消毒水给墨言靳清洗伤口:“你忍一下,会有点痛。”

“嗯。”

医院长廊的白炽灯下,唐卿卿认真的面容清润如画。

墨言靳看着不禁心头微颤。

若这场戏她可以演一辈子,他想他甘愿沉溺其中。

清洗过伤口,唐卿卿随墨言靳一同离开。

低调奢华的法拉利里,唐卿卿决定对自家男人坦白从宽。

“阿靳,我跟你说件事。”唐卿卿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嗯?”墨言靳面色淡淡,完全看不出喜怒。

“我讹了唐晶媚一笔钱,我还将她抓上手术台打算给她做个切割手术。”

唐卿卿偷偷用余光去瞟墨言靳,男人白皙的侧脸俊美如神袛,只是那眉微微皱了起来。

阿靳是觉得她太恶毒了吗?她这么粗暴是不是吓到了他?

唐卿卿暗叹一口气,正想好好自我检讨一番,墨言靳却突然抱住了她。

“钱,我赔,事情,我兜着。”墨言靳低沉的声音极富磁性,“卿卿,只要你不离开,怎样都可以。”

从前唐卿卿只觉得墨言靳独断专行,现在她却在那独断专行里,看到了这个男人的一往情深。

亮光在明眸一掠而过,唐卿卿扒拉着墨言靳,抿唇浅笑。

“阿靳,今天的事唐晶媚一定会跟爷爷、奶奶告状。”

浅笑的声音看似得寸进尺,实则满是依赖。

“整个唐家都知道,我是你养的。我惹了事,唐家那拨人一定会过来找你,阿靳你可要给我好好兜着啊。”

副驾驶上,雷霆因唐卿卿这话翻了个大白眼。

“夫人,靳爷不是您的监护人,再说您也已经成年,您总不能每次一惹事就来找靳爷。”

这女人就是个小妖精,靳爷留着她早晚要倒大霉的。

“在阿靳面前我就是个小孩。”唐卿卿将手搭在墨言靳臂上,将自己整个窝进他怀里,“只为他一人,去做那些愚蠢的事。”

副驾驶座上雷霆还想开口,驾驶座上的雷鸣却拍了拍他,用手对他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雷霆刚停住嘴,唐卿卿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起来。

是李煜浩的来电。

注意到墨言靳那瞬间转冷的黑眸,唐卿卿非常有眼力劲的按下了扬声器。

“卿卿你昨晚是不是跟墨言靳发生了关系?”

这渣男果然跟贱女一样关心她啊,找她的第一件事都是质问她,是不是跟自己老公发生了关系。

“谁告诉你的?”

“你果然跟墨言靳发生了关系!”电话那端李煜浩的声音听起来颇为痛心疾首:“卿卿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你再也不是我心里那个冰清玉洁的纯洁女孩!”

女孩?她今年都20了,还女孩个屁啊!这渣男要找女孩去初中找,别来勾搭她一已婚妇女。

“我昨晚在【御云居】外等了你一夜,你却这样自甘下贱,卿卿你对得起我吗?我为你守身如玉,你却水性杨花。你对得起我的一片真心吗?”

又来了,这渣男以前就是这样。

一直不断强调她的不洁,一边用语言诋毁她,另一边又利用她的愧疚帮他达成各种目的。

以前她经常被这渣男说的无地自容,那时候的她觉得,跟墨言靳发生过关系的自己糟糕透了。

现在想想,以前的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这水还不是一星半点,那是山洪海啸啊。

注意到唐卿卿的沉默,电话那端的李煜浩开始采取怀柔政策。

“卿卿,我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的,虽然你已嫁给墨言靳,但我对你的爱从没改变过。”

“过两天公司有个重要竞标,墨言靳的【中远集团】是我这次竞标的最大竞争对手,你天天跟墨言靳待一起,你一定有机会接触标书吧?”

“卿卿,只要你帮我把标书偷出来,我就能斗垮墨言靳!只要墨言靳一倒,我们就能真正在一起了。”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出来见一面吧。我在【君悦来酒店】等你。”

“卿卿,我会一直在【君悦来酒店】等你,你不来我就一直等下去,无论多久我都会一直等你。”

电话那端的李煜浩根本就不知道,唐卿卿开了扬声器,他更不知道,他这油腻的告白,每一句都落进了墨言靳耳中。

横亘在腰间的手臂猛然收紧,唐卿卿委屈地抬头去看墨言靳。

男人漆黑的眸沉如夜色,满是煞气面庞凶狠又暴躁。

看出了墨言靳的恼火,唐卿卿主动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脸轻贴在了他的颈部动脉上。

“今天时间不够,不能出去见你了。”唐卿卿贪婪呼吸着墨言靳身上那令她安心的气息。

“是墨言靳不允许你出门吗?”

“是市场快关门了,我要去给阿靳买菜做饭。”

“阿靳?”

“这称呼有什么不对吗?”唐卿卿思考了下,认真开口:“叫老公也行。”

原本满身戾气的墨言靳因唐卿卿这称呼僵直了身体。

注意到墨言靳的不自在,唐卿卿安抚地揉了揉他质软的发。

她男人这样不行啊,他得习惯她的亲密称呼和亲昵动作,不然以后她怎么跟他……唐卿卿想起昨晚,突然贼兮兮一笑。

“对了学长,守身如玉并不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有些东西还是需要经验的。如果你第一次跟人那什么,几秒就……那很尴尬啊。”

“跟没经验的小白比起来,我还是喜欢有经验一些的。”

“卿卿,你变了,以前的你绝不会这样!”

“对,我变了。”唐卿卿再次慵懒地窝进墨言靳怀中:“跟阿靳有了一次关系后我发现……我眼馋他的身子了。”

唐卿卿以为,电话那端的李煜浩在听了她的话后会大骂她肤浅。

但几个重呼吸后,电话那端的渣男突然咬牙低语:“你没跟我试过,你怎么知道我身子不如他?”

一向自命清高的李煜浩突然说出这些话,唐卿卿顿时瞪大了眼。

李煜浩这是打算用身体蛊惑她?

“卿卿,只要你帮我偷出标书,我……”

电话那端的李煜浩话还没说完,唐卿卿的通话就突然被一只大手猛然挂断。

眼前突然一黑,紧接着一个庞大的黑影罩了下来。

“喜欢有经验的?”低沉的声音里含着一触即发的危险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