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在线阅读: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时间:2022-05-21人气:作者:

卿卿来到药店,药师走上前来热情询问。

“女士请问您需要买点什么药?是感冒发烧还是肠胃不适?”

“我想买能让伤口留疤的药。”

唐卿卿说话的语气稀松平常,药师却因她刚才那话张大了嘴巴。

“留疤?”

“我朋友为救美女受伤流血,他想留下自己英雄救美的伤疤,特意让我过来买药。”

听罢唐卿卿的话,药师十分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弯腰从柜里摸出一管药膏。

“氟尿嘧啶软膏,一日三次每次取指甲盖大小涂抹在伤口处,这药副作用很大,你让你那朋友差不多也就得了,不要以为身上有道疤就很威猛。”

药师念叨两句,将药膏塞入唐卿卿手中。

“多谢。”唐卿卿付了款,哼着小曲离开药店。

唐卿卿前脚才刚离开,墨言靳手机就收到了唐卿卿的消费信息。

墨言靳收到银行卡消费信息时,前往调取监控视频的雷鸣握着一个U盘大步走了过来。

“靳爷,查出来了!跟您分开后,夫人重新回到生鲜超市。”

雷鸣话语微顿,再开口时已明显压低了说话声音。

“夫人回生鲜超市见了……李煜浩。”

“李煜浩的手被螃蟹钳伤,夫人……夫人去附近药店给李煜浩买药。”

一番话说下来,雷鸣已是冷汗直冒。

周遭空气突然冷凝,墨言靳阴鸷的眸里有厉芒迸射而出,那犀利的眸芒就似要将周围一切全都焚毁殆尽般可怕。

“走。”墨言靳吐字如冰,“去生鲜超市。”

……

买药回来的唐卿卿提着手里的药正要进入生鲜超市,就跟大步走来的墨言靳撞了个正着。

“痛……”唐卿卿捂住发疼的鼻子抬起头时,恰好跟对来墨言靳俯视而来的阴鸷眼眸。

“阿靳!”

看清来人,唐卿卿惊呼一声,主动投入墨言靳怀中。

“你讲完电话了?爷爷这个时候找你是喊你回去吃饭吗?那你是不是不能吃我做的饭了?”

唐卿卿几个问题接连问下来,墨言靳被她问得眸色一深。

“你希望我今晚回老宅吃饭?”墨言靳语调微妙,令人难辨喜怒。

紧跟在墨言靳身后的雷鸣见此,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惨了,看这模样,靳爷怕是要失控了。

夫人不但趁靳爷接听电话这空档偷偷私会老情人,看到老情人受伤夫人还跑去给老情人买药,现在夫人更是想将靳爷支回老宅自己留下好好照顾受伤的老情人。

在雷鸣惊恐的发颤目光里,唐卿卿红唇一掀嘴巴微微嘟起。

“我自然不想你回去!你是我老公,我自然想我老公每晚都陪我吃晚饭。”

就在方才,唐卿卿投入墨言靳怀抱那一刻,唐卿卿已感觉到了墨言靳努力克制的紧绷怒火。

墨言靳带雷鸣返回生鲜超市,那就代表墨言靳已经发现了她的突然失踪,以墨言靳的性格,一旦发现她失去踪影,必定会调取生鲜超市附近的监控视频。

她手机绑的是墨言靳的银行卡,刚刚她去药店给李煜浩那狗男人买药,银行卡消费信息一定已经发到墨言靳手机上了。

墨言靳现在就是一根紧绷的弦,一旦她说错一句话,墨言靳理智的丝弦彻底断裂,那她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彻底失控的墨言靳。

唐卿卿想起上一世被墨言靳囚禁在【御云居】时情景不禁掌心冒汗,她绝不能再让自己处于那样的被动局面,这一世她不要墨言靳再活在对她的患得患失中,她要让墨言靳相信唐卿卿就是属于墨言靳的,属于墨言靳的东西她唐卿卿会为他守住,谁都不能夺走。

唐卿卿伸手抱住墨言靳,用自己毛毛躁躁的头发不断去蹭墨言靳的下颚。

“你不回爷爷那可以吗?跟我回【御云居】,我给你做饭。”唐卿卿仰头去看墨言靳,黑黑的大眼睛里只倒影着墨言靳一人的颀长身形。

墨言靳低头深凝唐卿卿一眼,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嗯。”

卿卿这是察觉到了什么,害怕他让人去对付李煜浩吗?从前卿卿在他面前连戏都不愿意演,现在为了李煜浩都愿意跟他演戏了呢。

墨言靳伸手顺了顺唐卿卿因方才的奔跑而有些凌乱的头发,低声开口:“刚刚去买药,跑得很着急吧?”

墨言靳的手顺着唐卿卿的发一路向下,来到她脖颈处突然停了下来。

好想他的卿卿就这样抱着他,陪他一辈子。

墨言靳眸色一深,按住唐卿卿颈部动脉的手正要用力,唐卿卿却突然开口抱怨。

“买这药还真挺麻烦的,为了买这药我可跑了整整两条街呢。”

唐卿卿将塑料袋里的药膏拿出,塞进墨言靳手中。

“氟尿嘧啶软膏,腐蚀伤口的良药。”

“刚刚买这药膏我还跟卖药小姐姐撒了个小谎!”

“我跟卖药小姐姐说,我朋友爱面子,要留个英雄救美的伤疤,特意让我过来买药。”

唐卿卿轻咳一下,小声解释。

“事实是我特意买了只螃蟹去钳李煜浩,将李煜浩的手钳成猪蹄后我又特意去买了会恶化伤口的药。”

“老公赚钱辛苦,为了收拾狗男人,我竟花了一百块买螃蟹!老公,今晚回【御云居】,我一定煲盅汤,给你好好补补身子。”

唐卿卿话音刚落,雷霆就带着一个手握钞票的年轻小伙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年轻小伙来到墨言靳和唐卿卿面前,快速将手里的钞票递到唐卿卿面前。

“妹子,那螃蟹不要一百块,这是找你的钱!”

“你说你刚花钱买了只螃蟹,那螃蟹就偷溜了,这多亏啊。”

“妹子你放心,刚刚的事我都看到了,我绝不会跟人说,那你螃蟹是在我这买的,那被螃蟹钳了的人敢找你要医药费你就报警!”

“现在这是法治社会,我就不信那人敢讹诈你!”

年轻小伙说得唾沫横飞,唐卿卿则拉着墨言靳快速开溜。

这小哥这么多话,再说下去天都要黑了,她还赶着回去煲汤呢!

拉着墨言靳开溜的唐卿卿并没注意到,雷鸣手里拿着她刚给墨言靳的药膏,大步向跟她和墨言靳相反的方向走去。

待唐卿卿上车,发现驾驶座上没人,这才注意到雷鸣的不知去向。

“雷鸣,人呢?”唐卿卿疑惑开口。

墨言靳顺了顺唐卿卿的发,低声开口:“大概是尿急,上厕所去了吧。”

“尿急?”

“嗯。”墨言靳认真点了点头:“雷霆开车,回【御云居】。”

晚上唐卿卿给莫言靳准备了一顿十分丰富的滋补餐。

炭烤生蚝、荷叶蒸甲鱼、腰果珍珠马蹄炒芹菜、蚝油干贝扒生菜、灵芝炖乳鸽汤。

四菜一汤,有两道是唐卿卿亲手做的,还有两道是【御云居】里的阿姨帮忙做的。

饭桌上,唐卿卿盛了一碗汤,推到莫言靳面前。

“阿靳这汤滋阴补肾,你赶紧趁热喝了。”

唐卿卿托腮看着墨言靳,黑黑的大眼睛里只倒影着他一人的身影。

对唐卿卿这肉眼可见的变化,墨言靳却是眸色一深。

“卿卿,这欺骗我的新把戏?还是你虚与委蛇的新手段?”

“不是……”

唐卿卿摇头想解释,墨言靳修长的指却轻按在了她唇上。

“昨晚你为了私会李煜浩特意对我下药,今天你却在我面前故意令李煜浩难堪,卿卿,你这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墨言靳深凝唐卿卿的眸逐渐转为阴鸷。

“你今天的奇怪行径是刻意在我面前演戏,想我放你离开,还是为了跟李煜浩赌气,刻意惹恼他?”

“我猜,是……”

墨言靳嘴角讥讽的弧度才刚勾起,唐卿卿就仰头喝下一口汤,对那薄削的唇吻了下去。

鸽子汤被唐卿卿强行灌入墨言靳口中,墨言靳目光清冷地由着唐卿卿胡来,默默吞下她用唇喂来的汤。

从第一次见面时起,墨言靳就对唐卿卿毫无抵抗力,无论之前发生过怎样难堪的曾经,只要唐卿卿愿意主动亲近,墨言靳对此仍会丢盔弃甲、缴械投降。

垂在身侧的手握至死紧,墨言靳眸色一深正要回吻住唐卿卿,紧压在他唇上的力道却在这时松了开来。

已经演不下去了吗?墨言靳自嘲地笑了笑,正要起身离开,唐卿卿却在这时将她按了下来。

“这汤滋阴补肾,对你身体好。你既不乖乖喝汤,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喂你了。”

唐卿卿说罢又仰头喝下一口汤,再次对那薄削的唇吻了下去。

这一次唐卿卿嘴巴里的汤还没喂完,墨言靳就已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

墨言靳的唇很凉,但那吻却是格外火热,唐卿卿逐渐被他吻得晕头转向。

“为什么?”墨言靳深凝目光迷离的唐卿卿,哑着声音低声询问:“为什么突然做这些?”

从前回到【御云居】,别说是热菜热饭,就连热水唐卿卿都不曾给他倒过一杯。今天的唐卿卿特别反常,这反常令墨言靳忍不住心生疑窦。

“这是唐晶媚教你的?还是李煜浩教你的?”

面对那似要看穿人心般的阴鸷黑眸,唐卿卿不禁心头发颤。

“卿卿,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再迈出……”

记忆中的熟悉话语令唐卿卿下意识用自己的唇堵住墨言靳的唇。

“从现在起,没有你的允许,我绝不会再让你迈出我心头一步。”

“阿靳,我做这些自然是因为我想为你做这些。”

“至于原因……”

唐卿卿用唇轻贴着莫言靳的唇,吐气如幽兰。

“下午在车上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昨晚跟你发生过一次关系后,我发现,我眼馋你身子了。”

“阿靳昨晚你消耗了不少体力,今天再不补充补充,怎样再接再厉呢?”

唐卿卿漂亮的眼里仍残留着方才被墨言靳吻至迷蒙的水雾,水润的红唇因方才的缠吻娇艳欲滴,长长的睫扉微微颤动,整个人看起来似小妖精般,媚眼如丝、勾人魂魄。

墨言靳见此不禁喉咙一紧。

“卿卿希望我再接再厉?”

“那就要看靳爷有没有这本事了。”

唐卿卿这话方才说罢,便突然感觉身子一轻。

“我有没有本事卿卿昨晚应该十分清楚吧?”墨言靳横抱起唐卿卿,带她向楼上走去。

唐卿卿刚刚那些话存了刻意胡闹的心思,自是挑逗又大胆,现在被墨言靳抱着上楼,唐卿卿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的嘴贱。

果然是不作不死啊,跟自家老公亲亲、抱抱、举高高唐卿卿自是不反感,但她并不想饿着肚子啊。

唐卿卿吞了吞口水,正想着要如何在墨言靳手上讨口饭吃,腹部恰在这时传来一阵酸胀疼痛。

糟糕!她似乎……

唐卿卿刚伸手推了下墨言靳,还没来得及从他怀里跳下来,腹部就有股热流急急向下。

血透过素色长裙沾染上墨言靳手臂,在墨言靳错愕的目光里,唐卿卿抬手捂住眼睛。

天啊,这也太辣眼睛了吧。

她竟在墨言靳抱她的时候来了大姨妈,而且她这大姨妈还弄脏了墨言靳的西服外套。

唐卿卿红着耳朵捂住眼睛想逃跑,墨言靳却突然低声急喝。

“别动!”

墨言靳这一喝,唐卿卿顿时整个缩在他怀里,完全不敢动弹。

“肚子很难受是吗?我让雷鸣过来给你瞧瞧,你别乱动,一会就不难受了。”墨言靳抱着唐卿卿大步向楼上主卧走去。

二楼主卧是个大套间,外面是个卧室,再往里面些是个衣帽间,衣帽间正对面是个室内温泉似的大浴室。

墨言靳将唐卿卿放在卧室大床上,一边拉被子,一边伸手去按床头按铃。

“别喊雷鸣上来。”

唐卿卿伸手抱住墨言靳的胳膊,软声耍赖。

“弄脏你衣服已经很丢脸了,你若再喊雷鸣上来,我这脸面可就要碎成玻璃渣了。要不你用手帮我捂捂?你捂捂我就不难受了。”

唐卿卿将自己整个窝进墨言靳怀中,如猫咪般软声撒娇。

怀中人儿的依赖与乖巧令墨言靳眸色一柔,墨言靳深凝唐卿卿一眼,默默收回了按在按铃上的手。

窝在墨言靳怀里的唐卿卿在墨言靳怀里躺了一阵,开始得寸进尺。

“阿靳,我肚子饿,想吃东西。”

“嗯,我让雷霆将东西拿上来。”

“阿靳,我身上黏黏腻腻的,你帮我擦擦,换身干净衣服好不好?”

唐卿卿又作又矫情,但对唐卿卿提出的要求,墨言靳却是有求必应。

一番折腾过后精神不济的唐卿卿沉沉睡去,墨言靳眸色复杂地看着那缠住他胳膊的纤细小手,不自觉低低叹息一声。

“卿卿你既主动开始了这场戏,那便由不得你喊停了。”

就算这只是一场戏,他也要用权势迫卿卿陪他演一辈子。

门外有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雷鸣的声音透过蓝牙耳机传了过来。

“靳爷,老宅那边已打了三通电话来催,若您再不动身,只怕老太爷要生气了。”

“老太爷一旦动怒,只怕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