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欧阳轩的助理送来的是一套米黄色秋款裙装,后腰的位置用布料结成一个蝴蝶结,为成熟的款式增添了必不可少的活泼感,衬托的连带她本人也俏皮起来。

 

  她拒绝了欧阳轩,一个人打车回到令美的公寓。

 

  却见到早上没课本应该睡懒觉的夏令美坐在沙发上神情疲惫,说不出的奇怪。她见她回来,焦急的问,“你跑哪里去了,一夜都没回来,打手机也关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白晓梦从包里拿出手机才发现,“没电了。”

 

  “你!”夏令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反倒是发现,她身上的衣服不是昨天那套了,“你到底去哪了,怎么连衣服都换了?”

 

  “没。”

 

  “白晓梦,你给我说实话!”她倒是真急了。

 

  白晓梦见状也知道躲不过,拉着令美坐在沙发上开始交代,当然她没有傻到把不该说的也说了。最后还保证道,“你放心,真没发生其他的。”

 

  “那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欧阳轩,居然没把你生吞活剥了倒也是奇怪。不过最好,你以后离他们那群人远点。”夏令美觉得奇怪,不过既然没出事,最好不过,以后见到他们躲远点就是了,省得小绵羊入了狼口,就不得了了。

 

  “十点有堂课对吧?”白晓梦转移了问题,她实在怕令美再乱问,她自己招架不住。“我去洗个澡,换了衣服咱们再去学校。”

 

  洗澡时,白晓梦将泡沫揉满整个白皙的身体,她感觉自己身上被欧阳轩碰过的地方都麻麻的不舒服。弄不明白男人的意图,是成心捉弄还是另有所图,恐怕是前者了,毕竟她没有东西让人可以企图,若说他爱上了自己,真怕是有点自恋了。

 

  上午这堂课是她们不敢逃的,韩教授虽说从来都不点名,但他会随机做测验,如果你有一次没交卷子,好吧,你完了。本学期韩教授的课你都不必到了,直接等下学期重修就行。所以胆大如夏令美,也没本事赌运气。凭你多大能耐,在韩教授那里通通不管用。

 

  夏令美开着她那辆不算骚包的奥迪TT,一路直开到教学楼的大门口方可停下。

 

  然后坐在副驾驶席上的白晓梦,率先推开车门,奔进教学楼。很多同学见怪不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对于这辆红色的TT也好,还是这两个女学生也罢,他们都习以为常。

 

  夏令美挂挡倒车,停进教学楼旁边的车位里,走了下来,漂亮的小脸上怒气冲冲,心中暗骂,白晓梦,你给本小姐等着!

 

  死丫头居然敢不告诉她,昨夜在KTV差点发生的事儿,若不是陈永,她还被蒙在鼓里呢。看来要好好的给那个李少一些个教训了!省的有些兔崽子不知道某人是她在罩的。

 

  白晓梦经常在想,如果她也是个大家小姐,那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向杨曜辉一样,开着奔驰SL500,或者更好的车。

 

  可这些她都不在乎,她不在乎穿多好的衣服,过多奢侈的生活,她只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

 

  白晓梦从小就羡慕别的女孩有爸爸疼,可她从不敢问,怕惹妈妈不开心。但为什么,老天爷连她妈妈都夺去了,要让她一无所有了。

 

  她不会去做成不了现实的白日梦,她不去奢求富贵的生活。她从小习惯了看着妈妈拼搏,从小妈妈就教育她,女孩子同样要用自己的脑子和双手讨生活。

 

  中午的时候,在小食堂遇见了罗敬北,同校大四学生,篮球队队长,也是一表人才,全校的风云人物。

 

  “小梦!令美!好久不见了!”

 

  “学长,好久不见!”白晓梦热情的打着招呼。

 

  夏令美翻个白眼,却也热情,“学长不是已经实习了吗,怎么今天跑来学校了?”此人喜欢白晓梦,任何人都能看出来,除了身边的傻妞以外。从大一开学头一天,他暗恋了她一年多的时间,还没打算表白么?

 

  “下午有场跟外校的球赛,特意批假回来的。”罗敬北哀叹,俊逸阳光的帅气面庞上露出不舍的神情,“你们也知道我大四了,这估计是在学校最后的一场比赛了。”

 

  夏令美耸肩,“难道我们的罗队长要功成身退了?”

 

  “功成身退可不敢说,要等今晚的球赛打赢了再说。”

 

  白晓梦却突然说道,似乎是种鼓励,“学长要相信自己,一定没问题的!”

 

  此时篮球队的队友招呼罗敬北过去,他匆匆离去前说,“下午5点在体育馆,有空来看!”

 

  令美问,“下午放学后要去看么?”

 

  “嗯。”

 

  “也好,最近跟陈永他们玩得太疯,也该缓缓了。”夏令美的性子是属于高高在上的那一类,女同学都躲得远远的,男同学对她是又爱又恨,也只有白晓梦和她一见如故,成了好朋友。

 

  其实令美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你在跟她交往的时候足够坦诚,她就会百般迁就你。她们这一类人最讨厌别人的欺骗,白晓梦也一样。

 本来商量好提前过去,偏偏教授讲课拖堂,直到下午四点半才宣布放学。当赶到体育馆的时候方才发现人满为患,好多本校女学生的手中都举着写有“罗敬北”名字的硕大纸牌。

 

  “学长还真是受欢迎。”白晓梦感叹。

 

  夏令美看着成群的人,心中反感,她讨厌人多的地方呢,“不知道找得到找不到空位了。”

 

  “学姐!”一个大概有一米八的可爱男孩跑过来,对他们说,“人太多了,队长怕两位学姐找不到地方,所以让我来看看,跟我来,已经帮你们留好座位了。”

 

  位置绝佳,是A区第五排正中央的两个座位,远离不停吵闹的女同学,可以专心的看比赛。也许夏令美没注意,但白晓梦却好奇,拉着学弟站在走廊的台阶上,“你怎么找到我们的?”也许她们在学校足够出名,但眼前的只是一个大一新生。

 

  “那个……那个……”可爱的学弟吱吱唔唔半天,见她一副追究到底的样子便妥协了,“学姐可别生气,是队长说的,如果看到一辆骚包的红色TT走下来两位美女就对了。”

 

  白晓梦微张着红唇,错愕半天,没等她纳过闷,那名学弟已经发挥了自己过人的体育才能跑远了。她嘴角不自觉的抽搐几下,走到位置前坐下,刚才的那番话绝对不能让令美知道。

 

  她们对球类比赛都没太大兴趣,若不是罗敬北喊她们来,她们还当真不会来。眼见比赛打到了下半场,离结束不过还有不到五分钟,比分几乎没有差距,73:72,仅一分之差。

 

  双方啦啦队的呐喊声不停。

 

  夏令美凑过来,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你说能赢吗?”

 

  “希望吧,学长最后一场比赛不要落了遗憾。”白晓梦紧紧盯住罗敬北,他此时正被两名对方球员缠住,脱不开身。

 

  时间还剩三分钟,她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名球员,接二连三的带球过人,直至篮下无人能阻,然后他纵身跳起,广播内响起一声惊呼,“球进了!”

 

  比分牌紧跟着改为73:74,对方领先一分。

 

  “难道学长们要输了?”

 

  “不可能!”

 

  “学长!加油!”

 

  “敬北学长!加油!加油!”

 

  白晓梦听着体育馆内猛然爆发出如海潮一般的加油声,她竟然也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得很。

 

  “丫!姐还从来没像今天这般紧张过。”夏令美抱怨着,倒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央内的那颗球。

 

  “学长!”

 

  “加油!”

 

  一声声整齐的呐喊,让白晓梦注意到此时罗敬北正掌握着那颗篮球,时间剩下不到十秒,他被人拦去道路。

 

  他们所有人愣愣地看他从容的跃起将球抛了出去,朱红色的篮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

 

  球场内霎时间安静的出奇,很多人紧张的站起身,其中也包括了白晓梦。

 

  随后她听到了体育馆内爆发出的狂欢声,淡淡笑了。

 

  比赛结束,比分定格在76:74,学长他们赢了,她觉得自己舒了一口气。

 

  她知道学长他们一定会有庆功宴,还是晚些打电话祝贺他吧。她和令美走去体育馆,刚要上车却被人在身后叫住,“小梦,我有话跟你说。”

 

  夏令美看看她,再看看他,若有所思的抿嘴弯眉,“我在路口等你。”

 

  白晓梦紧了紧围巾,跟在罗敬北身后走进小花园,“学长,恭喜了。”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罗敬北慢慢的转过身,正对着小梦。“听令美说,你跟男朋友分手了?”

 

  “真多嘴。”白晓梦觉得令美有时候特别三八,比如这事儿。

 

  罗敬北顿了顿,“是我问的,小梦,我……喜欢你。”望着她惊讶的样子,他不后悔说出来,“从你大一入学的那天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可是那时候发现你有男朋友,所以才没对你说。可是现在,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白晓梦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望进学长温柔目光中,她似乎被感染到。

 

  “不要现在回答我,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喜欢你。”他语气带着恳求。

 

  他是大学中的风云人物,身边从不缺的就是红颜知己,她何德何能让他喜欢了自己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如今和周健都过去了,她应不应该在选择相信一次?

 

  也许,可以吧。

难得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白晓梦坐在星巴克咖啡店的角落,一个人拿着手机玩游戏。跟前桌子上摆着的卡布奇诺咖啡,早己经冷掉,她开始生气,罗敬北那个混蛋竟然已经让她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明明昨晚订好今天一起出来吃饭看电影的,结果呢,一大清早某人打来电话,说他上午有点事要加班,大概12点之前可以做完。可是现在呢,两点十分了,该死的居然还没给她出现!

 

  白晓梦想要抓狂,好不易得来的周末,竟要白白浪费掉了。她平时懒得打工,就周末的时候在一户韩国人家里给个孩子做家庭教师,薪水不赖,她也乐得轻松。难得今日他们举家出游,让她得到一个清闲的周末。

 

  本想好好的和罗敬北过周末的,结果他竟然迟到,白晓梦这个气啊。

 

  这个北方的城市,渐渐有了秋天的气息。

 

  白晓梦坐的这个位置刚好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将近三点的时候,才见到罗敬北匆匆赶来。

 

  “小梦,抱歉我来晚了。”他坐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自己女朋友的脸色,毕竟人家要是不高兴纯属正常,谁叫他迟到了将近三个小时呢。

 

  白晓梦望着眼前的男子气喘吁吁的样子,他是匆忙赶来的吧。她嘟着唇,一脸委屈说,“学长,我饿了。”

 

  罗敬北一愣,是啊,他们订好一起吃午饭然后看电影的。现在都已经三点了,他该说她傻么,居然饿到现在。

 

  罗敬北拉着白晓梦往外走,可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她爱吃什么,“想吃什么?”

 

  “嗯。”白晓梦犹豫一下,“就KFC好了。”

 

  白晓梦其实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她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有亲密的朋友,有爱她的朋友,除了多数人都拥有的亲情外,她不缺任何东西,所以她满足于安逸的现状。

 

  “学长,我要大杯的可乐。”白晓梦不在乎别人羡慕的眼神,拽着罗敬北的衣角,秀着学长给她的宠爱。

 

  俊男美女向来都是养眼的,他们也早就习惯了别人偷瞄的视线。

 

  “吃完我们去做什么?”罗敬北将一根薯条沾上番茄酱,递到白晓梦的嘴边。

 

  “不是说好看电影嘛,虽说最近没想看的影片。”白晓梦从不关心这些,以前都是周健安排,她绞尽脑汁想了又想,倒真是让她想起上次在学校听几位同学提过一部名叫《风声》的电影,不知道下没下映。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都没商量出个所以然。

 

  罗敬北每次都要问白晓梦,这个好不好,那个好不好。可是对于白晓梦来说,她不想动脑子来考虑这些事,她更希望由他来做决定。即使罗敬北想要看警匪片,她也会跟着去,就是不要让她费脑子。

 

  两人到最后也没看成电影,夏令美打来电话,让她回家换掉身上的学生装,去King嗨皮。

 

  “你经常去那种地方?”罗敬北皱着眉头,他不觉得白晓梦是那种留恋在酒吧的女孩子。

 

  白晓梦耸肩,晃了晃手机,“大小姐要去,点名你做陪,我要是敢反抗绝对会死得很惨。”她搅动着手中的吸管打着圈,“学长,你要不要去?”

 

  他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白晓梦去那种地方。以前是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就绝对不能放任,“今天我陪你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都不可以再去了。”

 

  眨了眨大眼睛,白晓梦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好。”

 

  若是以前,换一个男人,她绝对会说,要你管。

 

  晚上十点,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

 

  白晓梦化了淡淡的彩妆,一身墨蓝色蕾丝紧身裙,外面裹了钩花的羊绒披肩,手里拿着夏令美送她的CHANEL手包,踩着高跟鞋。本就又瘦又高的她,被衬托的身材更加修长。

 

  各种大牌子的衣服、首饰、包包和鞋子,都是认识了夏令美之后的一年多中,她以各种礼物的形式送给白晓梦的。

 

  每每拒绝的时候,她就会露出伤心的样子,让她不好意思,而下一次她收到的礼物会更贵重。

 

  白晓梦挎着罗敬北的手臂走进King,侍者立即迎上来,“白小姐,夏小姐和陈少他们已经等您很久了,我带您过去。”

 

  “好。”白晓梦微微露出笑意,她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King是一家会员制酒吧,每年没有高额的会员费,你是休想踏进这个门槛一步。不过她早已来过这里不下十次,全托夏令美的福。

 

  “你好像很习惯来这里?”罗敬北凑过去小声问。他简直要发狂,那些男人居然直勾勾的望着白晓梦,眼睛里的欲望不加掩饰的泄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