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男人边吻奶边挵进去黄文: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白晓梦后来也觉得奇怪,怎么跟欧阳轩熟识起来的?两人没事的时候会通上一次电话,更有时候一聊就是一晚上,挂了电话都记不起来两人到底聊的什么。

 

  白晓梦知道,是她自己贪心的想要留住一份得来不易的温柔,她太需要一个人的关心,所以对她稍稍好一点,白晓梦都会感恩戴德了。

 

  罗敬北时常加班,他们自从交往后,约会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现在也不怎么跟令美他们去疯玩,经常晚上一个人呆在家里,空荡荡的房子让她没有安全感。

 

  白晓梦一点也不想一个人独处,她尝够了孤单的滋味。

 

  直到肚子发出不满的声音,白晓梦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饭。打开冰箱门一看,除了水、啤酒、饮料等不能解饱的液体外,什么都没有。

 

  她无奈的撇嘴,管不住肚子的叫嚣,只得拿了外套和钱包、手机,出门解决温饱问题了。

 

  屋子里有暖气根本觉不到冷,可一出门便打了一个寒颤,刺骨的寒风直往衣服里面钻。

 

  去吃什么好吃的呢,大冷天还是暖和一些吧,利亚格酒店拐角那条小巷子里的私房牛肉拉面馆,想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白晓梦双手揣着口袋,低头快速前行,她不愿在寒风里多呆一秒,都是遭罪。

 

  经过利亚格酒店门口,她听有人在叫,“梦梦。”

 

  开始认为是幻听,下意识的抬头张望,却在五米远的地方见到了欧阳轩,他身边站着位四十多岁的贵妇人。

 

  知道他们正在说话,不应该去打搅,可欧阳轩又喊了她,不去打招呼显得不太礼貌。

 

  白晓梦矛盾的走过去,“叔叔。”

 

  “等我下。”欧阳轩转过身继续跟身边的人说,“二姨,不是我不管,你也知道她的性子。”

 

  美丽的贵妇在寒冷的天气中,不停地抹着眼泪。“阿轩,你就劝劝她。”

 

  “二姨,劝她还不如去说服姨夫出来反对。”欧阳轩用余光瞥见身后的白晓梦不停地跳动,一刻都闲不下来。“梦梦,你干什么呢,动来动去的?”

 

  “呃。”白晓梦动作一僵,抬头正好对上妇人狠狠瞥上来的一眼。“没事,动动暖和。”

 

  欧阳轩这才注意观察,见她只穿了一件短款小皮衣,“你穿这么少出来晃荡?”

 

  白晓梦那个委屈啊,“不是啊,叔叔,我要去吃饭。”

 

  “没吃晚饭呢?”都已经晚上八点了啊,欧阳轩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等我会儿,一起去吃。”

 

  白晓梦一阵尴尬,不敢抬头,呼吸间都是属于欧阳轩的气味,心中暖洋洋的。“好。”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姨夫虽然对小媚衣食供应不缺,但是毕竟不是亲生女儿啊。他顺着小媚一是在小媚心中会觉得他是个好父亲,二是,那种穷小子不会跟他儿子挣家产。”贵妇一边哭,一边说,好不悲切。

 

  欧阳轩面色沉重,“说句不好听的,即使真要做小三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起码也要找个有钱的。二姨,雅媚这事我真帮不上忙了。”

 

  将神游的白晓梦推上车,他才又道,“二姨,不如你试试找……哦周健,给他笔钱,让他离开。”

 

  “以后出门多穿点衣服。安全带系好了。”欧阳轩见她完全不动,自己倾身过去帮她,“想去吃什么?”

 

  “啊!”白晓梦惊叫,眼前是欧阳轩特写般的英俊面孔,“叔叔,你干什么?”

 

  他翻个白眼坐正身子,“你到底想什么呢?”

 

  “啊,没有啊。叔叔,我们去哪?”

 

  “去吃饭。”欧阳轩开着车左拐右拐进了一条小巷,“你就没什么要问的,不好奇?”

 

  等服务员上菜的空当,欧阳轩说,“李雅媚以前叫张莲,五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我二姨带着她嫁进了李家,才改名叫李雅媚。李总对她不能说不好,好吃好喝供着,但心里那点小算盘能瞒着谁。李雅媚要嫁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他自然没理由不同意,顺着孩子的意思才能体现他是个好父亲。”

 

  果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同意周健和李雅媚订婚?”

 

  “可不,下周三举行订婚仪式。”欧阳轩想了想又问,“你要不要去?”

 

  白晓梦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我?我怎么进得去!”

 

  “笨,有我呢,怕什么!”

 

  她心里有点纠结,一方面想去,她直觉订婚宴肯定会闹笑话;另一方面又不想去,他们订婚与她有什么关系。“叔叔,你让我想想,有点乱

 周五下课,夏令美的红色TT居然在拐进小区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白晓梦看着挡在车前的周健,说不出闹心。他怎么会来,又来做什么,不是马上就要和李家的小姐订婚了吗,难不成是专门来炫耀给她看的?炫耀他周健甩了你白晓梦后,成功的入赘李家?

 

  她是不是应该跟令美说,明天换辆车开吧,总感觉坐在TT里,四面都透风。

 

  夏令美不耐烦的玩命按着喇叭,车前方的男子就是一步不让,气得令美直想骂他娘。

 

  白晓梦拽住怒气冲冲的夏令美,示意她稍安勿躁。“你先去停车,我跟他说两句话。”

 

  “你自己小心点。”

 

  “放心吧。”

 

  夏令美知道白晓梦有两下子,否则说什么她都不会离开的。

 

  白晓梦率先下了车,简单的灰色呢子大衣裹着她本就瘦弱的身子更加看起来弱不禁风。“恭喜你要订婚,如愿以偿了。”

 

  “小梦,你……”周健看着白晓梦,越看越觉得漂亮,不像李雅媚第一眼给人惊艳,后面便开始觉得俗气。她是头一眼给人印象淡淡的,却越往后越离不开视线,偶尔瞟来的眼神是风情万种的迷人。

 

  周健不后悔,可也放不下她。他甚至想和李雅媚结婚后,如果小梦愿意,他们还是可以继续在一起的。

 

  白晓梦走近,望着他眼底龌龊的欲望,清清楚楚的可以猜到他脑子中现在在打算着什么脏东西。“周健,你让我恶心。”

 

  周健拉住她的手臂,迫使两人面对面,“小梦,其实我们可以的,只要不让媚儿发现。”

 

  “你们可真般配。”白晓梦露出不屑,眼睛微微的眯起,就那一眼让人不由心跳加速。“周健,你觉得我白晓梦会甘愿做别人的情、妇?做破坏人家婚姻的小三?”

 

  周健不依不饶,那种玩命劲儿,一时半会儿白晓梦还真拿他没辙。

 

  李雅媚午觉睡醒后见周健要出门,发现他神色不对,问他去哪也支支吾吾的说不清道不明,眼神躲躲闪闪的。幸亏她跟着来了,否则还不称了他们的心意。

 

  见到两人拉拉扯扯的,心底怒火烧得更旺,大骂着从树后面冲了出来,一把拉开周健,挥起巴掌朝着白晓梦扇了过去。

 

  “贱人!”

 

  白晓梦根本没想到李雅媚会冲出来给她一巴掌,被扇得脚下一阵踉跄,好不易稳住没有摔倒,捂着自己左面的脸颊,被打中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贱人!勾引别人的未婚夫!”若不是周健架着她,李雅媚恐怕会像泼妇一样上来跟白晓梦拼命。

 

  他们一闹,引来很多人的注意,围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媚儿,你冷静点儿,当心身子。”

 

  白晓梦扫了一眼围观的群众,今天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全拜他们所赐。

 

  “你们闹够了没有!周健,带着你未婚妻立刻从我面前消失!”忍着眼泪,她不能哭,不能哭,白晓梦不停地在心底告诫着自己。

 

  夏令美回来的时候,发现白晓梦他们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抱歉,让一下。”

 

  “小梦……”当看到她脸上明显的巴掌印时,惊呼出声,“谁打的你?”

 

  夏令美看着周健带着歉疚的脸,还有李雅媚嫉妒到扭曲的面孔,她终于爆发了,“周健,我们家小梦是没有钱,但也绝对不允许你们糟践!当初小梦知道你攀上李雅媚的时候,就跟你断了个干干净净,今天你们还有脸来闹?”

 

  “夏令美你还真好意思说,估计连你也不清楚她是个什么货色,不知道刚才谁和我未婚夫拉拉扯扯的!”

 

  “够了!”白晓梦怒道,她受够了。

 

  周健背叛的时候,她没觉得委屈,甚至觉得幸运,让她认清了一个人的品行是多么的恶劣。

 

  可今天,他们带给她的羞辱,让白晓梦甚是委屈。

 

  “周健,我以前眼瞎才会看上你。”这份羞辱她会牢牢的记在心底,然后有一天加倍奉还。“李雅媚你记住了,我白晓梦今天受的这一巴掌不会白挨的。”

 

  李雅媚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吓了一跳,“你……白晓梦你也就嘴上逞能,当我真会怕你?”

 

  “哼!”白晓梦向前走了两步,纤细的手指沿着李雅媚的脸颊滑到下巴,猛然间用力,将她娇小的下巴掌控在手中,可以感受到她轻微的颤抖,樱唇中吐出的话语才更加惊人,“不过是个拖油瓶,你到底有什么可得瑟的?就因为这身子,这张脸,还是你那个有钱的后爹?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难堪,终究会遭报应的。”

 

  李雅媚惊恐的瞪大眼睛,她不敢相信,白晓梦居然知道这个秘密。

 

  周健可还一直被蒙在鼓里,认为她是李家亲生的女儿。

 

  一切都乱了。 

“没想到李雅媚居然是继女。”夏令美跟在她身后进门,刚刚最后一幕,李雅媚像吞下鸡蛋的表情让人看了真过瘾。

 

  不过这种豪门秘密白晓梦怎么知道的?

 

  “小梦,这事你怎么知道的,谁跟你说的?”

 

  白晓梦露出一个就知你会问的表情,窃笑道,“叔叔跟我说的。”

 

  “叔叔?”从哪冒出来个叔叔!

 

  白晓梦躺在床上翻来复去将近两个小时也没睡着。她在考虑要不要去参加他们的订婚仪式,到时在给他们个下马威,算是报复。

 

  可是,会不会让欧阳轩跟着没面子?

 

  好烦燥啊!

 

  对面的卧室内,夏令美在跟陈永通电话,“你丫是没看见,小梦到现在左边的脸颊还肿得老高呢!”

 

  “你说,李雅媚扇了小梦姐一巴掌?”陈永惊叫,“我了个球,李雅媚你给本少爷等着,小爷弄不死你丫的!”

 

  咦,手机呢?陈永回头,见欧阳轩站在身后,他的手机人家正握在手中。陈永抖了一下,不是他胆子小,谁让背后说人家表妹的坏话,被当场抓了个现行。

 

  “喂,陈永?”

 

  “你说梦梦叫李雅媚打了一巴掌?”这个消息让欧阳轩足够吃惊的,心底涌起心疼。

 

  “欧阳大哥。”夏令美想哭,天下的巧合都凑一起了吧!她一定要让欧阳轩知道他表妹有多过分。“是呢,小梦的左脸都肿了,幸亏明天周末,要不她都没办法去学校了。”

 

  “我知道了。”欧阳轩将电话扔给陈永,对身后的范哲说,“恐怕要失陪了。”

 

  “没事,忙你的,酒钱帮我结了就行。”范哲是欧阳轩商场上的合作伙伴,私底下也是常常厮混在一起的死党。

 

  “行,算我的。”

 

  夏令美刚才急匆匆的出了家门,也不知道大半夜的去做什么。

 

  白晓梦在床上翻滚,依旧下不定决心,不知如何是好。

 

  “叮咚”,大半夜谁来敲门?

 

  白晓梦穿着睡衣烦躁的从床上爬起来,“下次记得带钥匙……”

 

  等等,怎么是男人?

 

  白晓梦惊愕的抬头,见是欧阳轩才稍稍放心。幸亏不是坏人,被恼人的事闹得她连最起码的警惕都折磨光了。

 

  “叔叔,大半夜的怎么过来了?”

 

  白晓梦不太自在,这是欧阳轩第一次进她和夏令美两个女孩住的地方,再加上她穿的是睡衣,好丢人啊!“要喝什么,我去拿。”

 

  “不用。”欧阳轩看着她红肿的左脸颊,心底既疼惜又恼怒,将人拥进怀中,宽厚的手掌覆盖在伤处,轻轻摩挲,“还疼吗?”

 

  白晓梦被他的温柔惊摄,傻傻的摇头。

 

  “你怎么就不知道躲呢,傻站着给她打?”欧阳轩拉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药膏,轻轻用手指沾了涂在红肿的地方。

 

  “不是。”

 

  “还敢顶嘴!”

 

  白晓梦本就觉得委屈,被欧阳轩一凶,眼泪再也忍不住决堤而出。

 

  “怎么还哭了?”欧阳轩不是没见过女人哭,每次有女人在他面前哭,当真他就绝情的离开。

 

  白晓梦却不同,她一哭,欧阳轩的心都纠在了一起。“弄疼你了?”

 

  活了近三十年,栽在了一个二十岁的小女人手里,欧阳轩也算白活了。

 

  “叔叔凶我!”

 

  “好好,我道歉,不哭了啊!”欧阳轩觉得自己像在哄孩子。“我帮你报仇,乖啊。”

 

  “我要自己动手!”白晓梦用哭得像兔子一样的红眼睛瞪着欧阳轩,天知道她这副模样有多可爱。

 

  欧阳轩暗骂自己一句禽兽,居然有感觉了。

 

  “叔叔,如果我在他们订婚宴上闹一下,会不会让你难堪?”

 

  “不会。”原来小妞儿是怕给他添麻烦啊。

 

  欧阳轩在心里笑开了花。

 

  “伯父和伯母……”

 

  欧阳轩宠溺的捏了下她的小鼻子,“你就安心吧,我爸妈没那么迂腐。”

 

  其实欧阳轩更想说,他爸妈盼着他什么时候能带回去一个女孩子。再说,梦梦的性子,一定和他们的胃口。

 

  “这个药膏,一天两次,记得按时抹药。”

 

  “哦。”

 

  白晓梦忍不住打了个哈气。

 

  “困了就去睡,我先走了。”

 

  “哦。”白晓梦将人送到玄关,“叔叔开车慢点。”

 

  欧阳轩迈出一只脚,又停了下来,“其实李雅媚本性也不坏的,就是娇纵了点。”

 

  “叔叔,是希望我放过她么?”白晓梦一顿,她怕听到欧阳轩的回答,“我知道了。”她不会让她为难的。

 

  欧阳轩知道她理解错了,“傻妞儿,她是我表妹,就算我不喜欢她,也要给我母亲一个面子。我更不希望你因为她,让我妈妈反感。”

 

  “叔叔。”白晓梦此时没去思考,为什么欧阳轩会怕他妈妈对她反感,而是心里暖暖的,有种幸福。

 

  “乖,没事,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