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女主都和男二he& 公主殿下微臣馋了玉U势灵犀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有请准新人入场!”

 

  白晓梦敲字的手一顿,往台上瞧去,见李雅媚一身施华洛世奇水钻白纱小礼服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天知道笑容是否来得真心。她身边的周健人模人样穿了黑色的燕尾服,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王子。

 

  可是白晓梦知道他无论怎么假装,也终究成不了王子。

 

  他们脸上无耻的笑容,依旧让人感到恶心。

 

  白晓梦的座位直接对着台子,前面又无人遮挡,李雅媚和周健想看不到她都难。

 

  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看似幸福的一对准新人,白晓梦借着这个机会,低头小声问道,“叔叔,你说像周健这样的人渣,李雅媚为什么还非嫁?”

 

  欧阳轩看她一眼,也不想隐瞒,低头在她耳边说,“因为我亲亲表妹她怀孕了。”

 

  白晓梦被他喷在耳垂上的热气惊了一跳,呼吸一紧红着脸跟他拉开距离,他们刚才太亲昵了。

 

  本以为全场所有的记着都将相机对准了台上的准新人,却不料他们亲密的样子还是被有心人捕捉下来。

 

  为了掩盖自己的仓惶,白晓梦追问,“一个孩子而已流掉不就好了?”

 

  “那谁知道,没准两人就情投意合,一个抢人家男朋友,一个小白脸,绝配。”欧阳轩为了讨女孩子欢心,不遗余力的摸黑自己家的表妹。

 

  “呵呵。”白晓梦被他的话逗笑了。

 

  季春华刚才转头见两个年轻人低着头,挨在一起小声讲话,这会儿子居然都乐出声音了,疑惑道,“你们笑什么呢?”

 

  白晓梦赶忙用手捂住唇,可任谁都能瞧出她眼中退不去的笑意。

 

  “没事,我给梦梦讲了个笑话。”欧阳轩淡然的回答,将刚才斟好放凉的水递给白晓梦。

 

  白晓梦假借喝水的名义,用杯子挡住唇角忍不住逐渐扩大的笑意。她可以看到李雅媚越发青白的脸色,恨不得冲下台来,狠狠地咬她一口。

 

  周健的目光从未离开白晓梦,他在后悔,跟李雅媚的订婚。他是喜欢李雅媚,但不是爱情,更多的是利用她能让自己爬得更高。可白晓梦不一样,两年的感情,对她的爱,都让他放不下。以前,白晓梦会在他怀中笑得放肆,可是现在她的笑已然属于别人。如果,他和白晓梦一起努力,也许用个四五年,他们一样可以获得好的生活,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让我们起身举杯,祝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干杯!”

 

  订婚宴散场后便是舞会,欧阳轩跟他父亲在应付一些人,白晓梦认为终于可以找夏令美好好说说,想下一步要怎么做。

 

  可先一步被季春华发现,牵着她跟几位贵妇打招呼。“小梦啊,这位是赵夫人。”

 

  “您好,赵夫人。”白晓梦虽然心中哀叹为什么自己要陪着欧阳轩的妈妈跟贵妇们打招呼,但礼仪上依旧得体,不卑不亢的。

 

  赵夫人扫眼年轻的女子,见她穿着一件黑色抹胸礼服,这种样式如果换了别的女子恐怕会让人没有好感,觉得随意。可偏偏她穿着就能让人感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性感却又端庄,有点活泼,有点清雅,“欧阳夫人好福气。”

 

  赵夫人的赞美绝对不是假的,她甚至有点羡慕,欧阳夫人找到一位好儿媳妇。

 

  白晓梦暗自翻个白眼,他们几乎都把她当作欧阳轩的女朋友了,这算不算好现象,有利于今晚的目的?

 

  李雅媚和周健在来宾中周旋敬酒,看起来幸福却各怀心事。

 

  夏令美发来短信说,“看到他们铁青的脸色,我就觉得痛快,却也觉得便宜了他们。”

 

  “看什么呢?”欧阳轩走过来,见她笑得开心,不免好奇的问。

 

  白晓梦想将短讯让欧阳轩也看看,却在抬眼时发现李雅媚和周健正走过来。

 

  “来小梦,我给你介绍。”季春华不知道他们私下的关系,笑着给他们介绍,“今天的准新娘李雅媚,也是阿轩的表妹。”

 

  “你表哥的女朋友,白晓梦。”

 

  白晓梦见她泛黑的脸色,忍住笑意,礼貌性的伸出手打招呼,谁料竟被李雅媚一巴掌挥开。她微微一愣,咬着下唇转过头去,任谁都能看到她的委屈,和眼眶中打转的泪水。

 

  “小媚,你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季春华没想到,李雅媚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如此失礼的举动,“快道歉。”

 

  “伯母,我没事。”白晓梦赶紧出声,她可不能先让李雅媚说话,“李雅媚,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我好歹也是陪你表哥来出席你订婚宴的。”

 

  她眼神一凛,“你最好别闹得太难看,我们谁都下不来台。”

 

  李雅媚身体一颤,被她的气势所压,但从小她也没受过气,早就养成任性刁钻的脾气,“白晓梦,你好样的,果然勾搭上我表哥了。

白晓梦嘴一撇,心想,真不知道好歹。伸手在自己后腰一掐,生生逼下两滴泪水,好不惹人怜爱。“我没有!”

 

  夏令美早就注意到这边不对劲,连忙跟几位长辈说了声抱歉,匆匆赶了过来。

 

  “李雅媚!你个贱人!”夏令美抬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弄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一片惊呼。

 

  也幸亏有人垫在李雅媚摔倒的身子下面,要不然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办。

 

  夏令美望着坐在地上一脸不可置信的李雅媚,继续道,“本小姐一直忍着不教训你,是给欧阳伯父一家人面子,给我家小梦面子,到让你不知道好歹了!有本事抢人家男朋友,还不觉闷,不知道害臊,瞎嚷嚷屁啊!”

 

  “令美!”白晓梦拉着夏令美,眼泪不停的流着。“算了,令美,不要说了。”

 

  欧阳轩将她拥进怀中,对她摇头示意不要去管。他恶狠狠的瞪着李雅媚和周健,白晓梦今日遭到的羞辱,他记在心里。

 

  周健惨白着脸站在一边,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夏令美话锋一转,伸手指着周健,“周健,还有你也不是好东西!李雅媚到底是用什么迷惑的你,美色还是钱?”

 

  在场所有人,能劝阻夏大小姐的恐怕只有欧阳盛腾了,他上前一步拉住夏令美的手臂,“令美,少说两句。”

 

  夏令美本想谁敢拦她,她就一起骂,没想转头却是欧阳盛腾,她一顿,低下头去。所有人以为闹剧到此结束,没想,夏令美继续说,“欧阳伯父,我只是替小梦委屈。被人抢了男朋友不说,如今还要遭到她的羞辱。凭什么?就凭李雅媚家里有钱?就凭她肚子里的孩子?”

 

  “令美!”白晓梦脸色苍白,从欧阳轩的怀中挣脱出来,她红肿着眼睛,颤抖着双唇,祈求道,“求你别胡说了。”

 

  那低低的一声祈求似是撞在了他们的心头,那股子心疼油然而生。

 

  白晓梦随后掩面跑了出去。

 

  欧阳轩叫了她一声,让侍者拿来外衣,匆匆追了上去。

 

  夏令美见这出闹剧差不多可以收场,也喊了陈永一同离开。她知道,豪门之间,流言蜚语传的是最快的,不出明天这些个富家太太就会把事情散播出去,这出闹剧带来的后果白晓梦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所有人只会疼惜她。可惜,记者们没有被允许参加舞会,否则明日的报纸上该是如何热闹。

 

  豪华的宾利车子内,白晓梦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看到他们那张快绿了的脸,就痛快。”

 

  “这样也好,你没和李雅媚正面起冲突。”欧阳轩看着她红红的眼睛,心疼不言而喻,“没想到夏令美够狠,那一巴掌估计是把以前在部队打拳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叔叔,伯父和伯母会不会因此不喜欢我了?”白晓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烦恼这件事。

 

  “怎么,怕我妈妈以后不让你进家门?”

 

  “叔叔,你在说什么?”白晓梦虽然厉声厉语,但脸颊却飞快的闪现两朵红云,煞是可爱。

 

  “梦梦,我真的喜欢你。”欧阳轩望着她闪躲的眼神,深深告白。

 

  “叔叔,我……有学长了。”白晓梦闹不清楚,欧阳轩从不缺少红颜知己,为什么会看上她。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可即使如此,他也想陪在她身边。欧阳轩在心中不停的劝说自己,再等等吧,再等等,起码不要吓跑了她。

 

  车子外的天空上,月明星稀。车子内的两个人,相对无言。

 

  “叔叔,今天谢谢你。”宾利停在小区门口,白晓梦从车子中走下来,对欧阳轩表示感谢。

 

  “不用谢我,我什么都没帮上。”

 

  白晓梦幽幽一笑,怎么能不谢谢他呢,处处无微不至的维护,明明知道她无以为报,却还是宁愿帮着她。“不,叔叔。你帮了我很多,梦梦终归要谢谢你的。”

 

  欧阳轩对上她的眼睛,见她明眸一眨一眨的,天知道他多想把她留在身边,宠她、爱她。可是现在还不行,“梦梦,只要你别不理我,别不愿见到我。我约你出去吃饭、出去玩的时候,别拒绝我,就好。”

 

  他,欧阳轩何时对一个女人有过如此低声下气的态度,除了母亲外,她是第一个。

 

  白晓梦侧过头,不去见,不去瞧。“叔叔,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欧阳轩回到家,刚进门,方嫂告诉他,“少爷,先生和夫人正在客厅等你。”

 

  “知道了。”他知道,父母自然有话问他,只是不知道被李雅媚混淆了多少。

 

  客厅内,欧阳夫妇正坐在沙发上喝茶,今天的一幕幕都让他们震惊。从没想过李雅媚是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还搞大了自己的肚子。

 

  “爸妈。”他坐在沙发上,接过方嫂递上来的茶。“我知道你们有很多话要问,但你们肯定已经向李雅媚了解过事情的经过了,我不知道她话中有多少真的有多少假的,所以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欧阳轩将他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他了解白晓梦的为人,她不会对他说假话。

 

  他说,周健也许为了钱为了攀上权势,如何甩了白晓梦并且羞辱她。说他和白晓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雅媚想要利用他,强行将黑的说成白的。说周健如何不要脸的找白晓梦,希望她做他婚后的情人,却反过来遭到李雅媚一巴掌和侮辱。

 

  “也是梦梦可怜,交往两年的男朋友竟然是个败类。”欧阳轩气愤道,想起周健的种种作为,他就想给他两拳。

 

  季春华听完脸色稍稍缓和了点,但是李雅媚说的事情她无法当作不知情,“儿子,你告诉妈妈实话,白小姐是不是另外有个男朋友?”

 

  欧阳轩听完她母亲的问话,哼了一声,“李雅媚跟您说的吧,她怎么说的,说梦梦三心二意还是脚踏两只船,恐怕这都是好话。难听点说梦梦不检点,跟许多人有不正当关系?”

 

  季春华脸色一白,欧阳轩猜的不错,李雅媚对她说的就是白晓梦行为不检点,和许多有钱人都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欧阳轩见自己母亲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说的八九不离十,“没想到啊,我的好表妹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去诋毁一个人。”

 

  “梦梦是有个男朋友,一个同校大四的学长。”欧阳轩缓缓的道来,他不能让自己的父母误会白晓梦,“但是她从没有脚踏两条船,因为我和她只是朋友。”

 

  “怎么会?”季春华难以置信,自己儿子脸上闪过的无奈。

 

  就连欧阳盛腾也不免一愣。

 

  “想不到吧,你们世人眼中优秀的儿子,在她面前一文不值。”欧阳轩自嘲的一笑,将脸埋在双手间,“什么太子爷,什么钻石王老五,什么总裁,什么万贯家产,这些身份在她面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在乎。”

 

  活了不到三十年,欧阳轩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

 

  季春华不忍儿子痛苦,先行一步离开了客厅,其实白晓梦她真的很喜爱,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淡然的气质,很适合他们家。

 

  欧阳盛腾站起身拍了儿子的肩膀,“你真的喜欢白小姐?”

 

  “是啊,喜欢。”欧阳轩随后颓废道,“喜欢又有什么用,她不喜欢我。”

 

  欧阳盛腾握着他肩膀的手微微用力,“你是欧阳家的孩子,不应该软弱后退,没有得不到的,只有不努力的。”

 

  “爸。”欧阳轩抬起头,看着父亲离去的身影,已经将近六十,身影仍旧挺拔。

 

  欧阳轩一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梦梦,我们才刚开始。”

 

  那边,坐在沙发上和夏令美聊天的白晓梦,浑身一颤,一股冷意袭遍全身。

 

  “怎么了?”夏令美见她打颤,关心道。

 

  “没事。”

 

  夏令美见她这么说,也没在意。“太痛快了,见到李雅媚那张吃瘪的嘴脸我就高兴。今天那一嘴巴掌扇的她,估计永世都难忘。哎,我跟你说,我在部队出任务的时候都没用这么大力气打过人,自己打完了手都抖。”

 

  白晓梦见她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好笑的摇摇头,怎么跟孩子似的。“你不怕她爸爸找你麻烦?”

 

  “敢!今晚这事注定他们李家全盘得接着,吃哑巴亏。她敢费一个字,我让我二叔抄了他们家!”

 

  不愿夏令美张狂,她有足够的资本。父亲是某军区的司令,二叔又是商务部的副部长,谁敢惹。恐怕整个B市比她道道大的就属欧阳轩了。

 

  “可毕竟欧阳家跟他们是亲戚。”白晓梦还是不放心,怕令美为她惹祸上身。

 

  夏令美瞟她一眼,贼兮兮的道,“你家叔叔能让你受委屈,他背地里帮我一把估计都有可能。”

 

  白晓梦还是担心。“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夏令美不怕别的,毕竟李家和欧阳家还有些关系,李雅媚要背地说点小梦的坏话倒是有可能,“就不知道李雅媚会不会在欧阳伯父、伯母面前说你的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