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疫情期间男朋友一直做我&被男朋友撩到浑身发软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母后有所不知,慧灵大师之前给臣媳批命的时候,特定叮嘱过臣媳,嫁入宸王府不到一月,不得跟子初进行周公之礼,不然,子初将会有性命之忧。”

 

  “故而,臣媳虽然很想和子初成为真正的夫妻,可为了子初的性命,臣媳还是不得不克制住自己,还请母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风清染眼睫毛轻轻一颤,晶莹剔透的泪珠就从眼眶滑落下来,掉在地上,看得太后瞬间心疼极了。

 

  “行了,皇后,这是清染和宸儿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有这个时间,你还不如多关心一下太子。”

 

  “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至今也没有为他生下一儿半女,回头让太医去给她们查查身子。”

 

  “若是她们身子骨弱,难以孕育子嗣,就重新给太子选一些妃妾,堂堂一国太子,膝下无子可不行。”

 

  皇后心中划过一抹恼恨,面上却十分淡定。

 

  “谨遵母后旨意。”

 

  按照皇室的规矩,新媳妇新婚第二日需进宫面见皇上和皇后以及太后,并向他们敬茶。

 

  风清染刚进来的时候,皇后忙着打压她,而皇上和太后则默不作声地观察她。

 

  见她举止大方,聪明伶俐,勉强可以做萧宸的王妃,太后这才让宫女下去做准备。

 

  敬完茶以后,皇上和皇后按照惯例赏给了风清染一些东西,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萧宸和风清染则留下来准备陪太后用午膳,午膳过后再起身回宫。

 

  没有了皇上和皇后在,风清染很明显放松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丝丝真实。

 

  “皇祖母,我看你的气色不是很好,要不要让人请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

 

  太后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我这都是陈年旧病了,晚上总是失眠,怎么睡都睡不着,安神香点了一柱又一柱,也没有见什么起色。”

 

  失眠啊。

 

  难怪气色看起来这么差。

 

  风清染借着握住太后手的时候,迅速地给太后把了一下脉。

 

  太后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至于失眠症状还是有得治。

 

  “小七,小七,我想买一种可以安神助眠的东西,你有没有推荐?”

 

  “你可以送给太后一个带着香丸的香囊球,代替她殿里燃的那些安神香。”

 

  “好的,那给我来一个。”

 

  “什么颜色,带几种不同味道的香丸?”

 

  “天蓝色,十二种味道。”

 

  “叮咚。”

 

  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

 

  “天蓝色镂空香囊球带十二种不同味道的香丸,价值两百金币,目前账户余额为一千零三十五金币。”

 

  一千零三十五?

 

  哦,对了,还有她教训完玲珑获得的五十金币。

 

  “行,那你再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教训一下那个皇后的东西?”

 

  “有的,霉运符,一日功效,三十金币,三日功效,五十金币,七日功效,一百二十金币,你要哪一个?”

 

  “三日的吧。”

 

  “东西已送达,请自取。”

 

  风清染迅速地低头,从袖带里面取出一个手掌大的描金盒子,放在太后面前,笑着说道。

 

  “皇祖母,这是我之前为了医治我失眠症状,专门做出来的香囊球和香丸。”

 

  “你让人将殿内的熏香和安神香全部撤掉,换上香囊球,白天挂在腰间,晚上放在枕头边。”

 

  “大概持续一个月,等第一个香丸味道淡了,你的失眠症应该就好了。”

 

  “这种香囊球长时间佩戴,会使人心情愉悦,进而延年益寿。”

 

  “你先用着,等这十二种香丸用完以后,我再做一些香丸送到你手中。”

 

  “此外,你要是平日里没事的话,就多带着宫女嬷嬷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或者在院子里面练练太极,这样也有助于睡眠。”

 

  “好,那哀家就试试。”

 

  长期困扰的问题即将得到解决,太后龙颜大悦,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多赏给风清染三成好东西。

 

  离开安寿宫的时候,风清染那叫一个喜笑颜开,差点就抱住太后的腿喊爸爸了。

 

  “行了,收一下你那副贪财的样子,等回去以后再好好看那些东西。”

 

  被萧宸这么一提醒,风清染才记起来这是在皇宫,明里暗里有不少人盯着他们。

 

  她丢脸没关系,但要是连累了身边这位大爷也跟着她一起丢脸,那她这条小命就不保了。

 

  她迅速地转身,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服饰,立刻恢复成王妃应该有的样子。

 

  速度之快,引得萧宸都有点怀疑她之前十几年是不是一直待在梨园,不然为何变脸变得如此之快。

 

  “子初哥哥,子初哥哥。”

 

  风清染一行人刚刚经过御花园,就听到有人在身后呐喊,她迅速地转身,就看到一个穿着藕荷色蜀锦宽袖长裙的女子朝他们跑来。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萧宸,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子初哥哥,这是谁家的姑娘啊,怎么叫你叫得这么亲热?”

 

  “风清染,你给我闭嘴。”

 

  “行吧,那你待会儿被她缠上了,别来找我帮忙。”

 

  萧宸眼神一暗,冷声说道。

 

  “那契约一事,就此,……”

 

  风清染瞳孔猛地一缩,赶紧跳上去捂住他的嘴,恶狠狠地说道。

 

  “不许说就此作罢。”

 

  “我帮,我帮还不行嘛!”

 

  说话之间,那女子就已经冲到他们面前了,她先是看了一眼萧宸,微微福身,然后才将目光落在风清染身上,面带杀气地问道。

 

  “你就是那个代替你姐姐嫁给宸王殿下的风清染?”

 

  风清染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没错,我就是风清染,请问你是,……”

 

  “我是皇后娘娘的外甥女,征远大将军的女儿孙薇。”

 

  哦,那没事,依照皇后和萧宸之间的关系,萧宸肯定不会自找麻烦的,所以,这个小丫头也不用放在心上。

 

  想到这里,风清染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

 

  “那不知孙姑娘将我们叫住,所为何事?”

 

  “什么将你们叫住!”

 

  孙薇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风清染,气呼呼地说道。

 

  “我那是在叫子初哥哥,关你什么事。”

 

  哦,好吧!

 

  风清染微微侧身,让出来一点距离。

 

  “那你们聊。”

她这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萧宸眼中划过一抹暗光,心中泛起一抹冷笑。

 

  想跑?

 

  没门!

 

  他快速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拉住风清染的手臂,风清染跟着他的节奏转了一圈,然后就转到他的怀里了。

 

  萧宸倾城一笑,风清染瞬间就呆住了。

 

  “清染,你进宫之前不是还拽着我的衣领,威胁我进宫以后不准跟任何女人交谈,甚至看都不能看她们一眼,这会儿怎么这么大方地让我跟孙薇谈话?”

 

  “难道你不担心有人就在附近盯着我们,看到我跟孙薇谈话,就将这件事情禀告给父皇和母后,让父皇将孙薇赐给我做侧妃吗?”

 

  话音刚落,风清染就迅速地低头。

 

  三息过后,她慢慢地抬头,眼中带泪,楚楚可怜地看着萧宸,完全地诠释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可怜形象。

 

  “子初,昨天晚上你问我有多爱你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了,月亮永不消失,我对你的爱也永不消失。”

 

  “当然,我也知道你暂时对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强行让你爱上我,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我愿意让她进府陪着你,只要你开心就好。”

 

  萧宸的眼神越来越温柔,他伸手抹去风清染眼角的泪水,轻轻地拥她入怀,柔声说道。

 

  “傻瓜,我不是告诉过你,自从我那天骑马从丞相府的后院经过,看到你坐在墙头看着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吗。”

 

  “我知道你在丞相府过得不好,吃不饱,穿不暖,就连想要出府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得翻墙或者爬狗洞。”

 

  “但是,我一点儿都不介意。”

 

  “我只是心疼你,后悔没有早日遇见你。”

 

  “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好好爱护你,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了。”

 

  “所以,你以后也不要再说这种让我伤心的话了,好不好?”

 

  风清染吸了吸鼻子,轻轻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

 

  本来想找萧宸诉一番衷情,想找一下风清染的麻烦的孙薇突然间被强行塞了一把狗粮,瞬间噎得她浑身不舒服。

 

  “子初哥哥,你是真的喜欢这个叫风清染的女人吗?”

 

  “对,我就是喜欢清染,而且,这辈子我只喜欢她一个人,宸王府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

 

  “孙薇,你应该知道,我不是皇后的亲生儿子,跟皇后之间的关系不好,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离清染远一点。”

 

  “不然,要是被我发现,你敢伤害清染,就算是倾尽整个宸王府,我也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萧宸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决绝了。

 

  风清染微微撇了撇嘴。

 

  要是她是孙薇的话,立刻上前给萧宸一巴掌,然后转身就走,从此以后,彻底对萧宸断情绝念。

 

  只可惜,她不是孙薇,孙薇也不是她。

 

  得到了这么绝情的回复以后,孙薇将所有的怒气和怨气全部都发泄在风清染身上了,当时就怒气冲冲地冲过来,要给风清染一巴掌。

 

  “咚!”

 

  只可惜,她的巴掌还没有落在风清染的脸上,就被萧宸大袖一挥,重重地摔在地上,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

 

  “子初哥哥,你,你居然真的为了风清染伤害我!”

 

  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现实逼迫她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是真的。

 

  萧宸捋了一下自己的袖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清染是我的妻子,而你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外人,我自然要保护我的妻子。”

 

  “外人!”

 

  “好,很好!”

 

  孙薇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风清染。

 

  “风清染,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

 

  “子初,孙薇好可怕,我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呢?”

 

  “放心,有我在,她没有机会伤害你的。”

 

  “有你在,我就安心多了。”

 

  身后不断地传来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孙薇加快了脚步,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行了,人都已经走了,别演了。”

 

  风清染闻声迅速地推开萧宸,以手作扇,轻轻地扇了扇。

 

  “可以啊,萧宸,真是没想到,你的演技居然这么高。”

 

  世界欠他一座奥斯卡啊!

 

  “一般,一般,没有你厉害。”

 

  萧宸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毕竟,你可是在丞相府演了十五年的戏,连丞相和丞相夫人都瞒过了的人,我这么一点雕虫小技,怎么能入你的法眼呢?”

 

  “呵呵呵,没办法,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该演的时候,我们还是得演的。”

 

  “毕竟,没有人能一辈子不带着面具活着。”

 

  “如果真的有那种人,要么是人家背后有强大的势力保护着,可以做真正的自己,要么那个人就早早死了。”

 

  风清染淡定地说道,却没有想到这句话在萧宸心里面激起一片波澜。

 

  她这话倒是说得没错。

 

  没有人能一辈子都顺着自己的心意,自由自在地活着,就算是有,人家背后也是有强大的实力保护着。

 

  要不然,那个人现在的坟头草都不知道有多高了。

 

  说实话,风清染这个女人跟自己的处境倒是相同的,而根据他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的观察来看,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同路人。

 

  要是风清染真的不会背叛他,那他倒是愿意一直跟她合作下去,毕竟,这个女人还是能带给他很多惊喜和欢乐的。

 

  此时,萧宸还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个念头,他以后才会在风清染身上栽跟头,而且,这个跟头一栽,就是一辈子,他也甘之如饴。

 

  一进府,风清染就跟萧宸分道扬镳了,一个去了书房处理公务,一个回了凌熙殿。

 

  刚进凌熙殿,风清染就看到锦绣站在院子里,看到她以后,锦绣迅速地走了过来。

 

  “给王妃娘娘请安,王妃娘娘万福金安。”

 

  “起来吧。”

 

  风清染微微摆手,笑着说道。

 

  “锦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回王妃娘娘的话,奴婢是来告诉娘娘一声,娘娘要穿的衣物,要用的首饰还有娘娘的嫁妆都已经安置好了。”

 

  “娘娘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奴婢。”